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本緣部 二百九十一
2020/10/22 04:59:07瀏覽93|回應0|推薦1

本緣部 二百九十一

◎法句譬喻經卷第二

 ◎喻華香品之二
昔佛始得道在羅閱祇國教化轉到舍衛
國。國王群臣莫不宗仰。時有賈客大人名曰
波利。與五百賈人入海求寶。時海神出掬水
問波利言。海水為多掬水為多。波利答曰。掬
水為多。所以者何。海水雖多無益時用。不能
救彼飢渴之人掬水雖少值彼渴者。持用與
之以濟其命。世世受福不可稱計。海神歡喜
讚言善哉。即脫身上八種香瓔校以七寶。以
上波利海神送之。安善往還到舍衛國。持此
香瓔上波斯匿王。具陳所由。念是香瓔非
小人所服。謹以貢上願蒙納受。王得香瓔
以為奇異。即呼諸夫人羅列前住。若最好者
以香瓔與之。六萬夫人盡嚴來出。王問末利
夫人何以不出。侍人答言。今十五日持佛法
齋素服不嚴。是以不出。王便瞋恚遣人呼曰
汝今持齋應違王主之命不乎。如是三反。
末利夫人素服而出在眾人中。猶如日月倍
好於常。王意悚然加敬問曰。有何道德炳然
有異。夫人白王自念少福稟斯女形。情態穢
垢日夜山積。人命促短懼墜三塗。是以日
月奉佛法齋。割愛從道世世蒙福。王聞歡喜
便以香瓔以與末利夫人。夫人答言。我今
持齋不應著此可與餘人。王曰。我本發意欲
與勝者。卿今最勝又奉法齋道志殊高。是以
相與。若卿不受吾將安置。夫人答言。大王
勿憂願王屈意共到佛所。以此香瓔奉上世
尊。并採聖訓累劫之福矣。王即許焉。即敕嚴
駕往到佛所。稽首於地卻就王位。王白佛
言。海神香瓔波利所上。六萬夫人莫不貪
得。末利夫人與而不取。持佛法齋心無貪欲。
謹以上佛。願垂納受。世尊弟子執心護齋
直信如此。豈有福乎。於是世尊為受香瓔。
即說偈言
 多作寶華  結步搖綺  廣積德香    所生轉好  
  琦草芳華  不逆風熏    近道敷開  德人逼香  
  栴檀多香    青蓮芳花  雖曰是真  不如戒香
 華香氣微  不可謂真  持戒之香    到天殊勝  
  戒具成就  行無放逸    定意度脫  長離魔道
佛說偈已重告王曰。齋之福祐明譽廣遠。譬
如天下十六大國滿中珍寶持用布施。不如
末利夫人一日一夕持佛法齋。如比其福須
彌以豆矣。積福學慧可到泥洹。王及夫人
群臣大小。莫不歡喜執戴奉行
昔佛在羅閱祇耆闍崛山中。於時城中有
長者子五十人。往詣佛所作禮卻坐。時佛為
說無常苦空非身之法。恩愛如夢會當別離。
尊榮豪貴亦有憂慼。唯有泥洹永離生死。群
殃盡滅乃可大安。時五十人聞法喜悅。願為
弟子。佛言善來比丘。鬚髮自墮法衣具足。
即成沙門。此諸沙門有親友長者。聞其出家
意大歡喜。往到崛山。與之相見讚言。諸
君快哉善利。乃有此志。為之設壇請佛及
僧。明日佛與眾會就其舍食。食訖說法晡時
乃還。此諸新學沙門戀慕宗黨皆欲返退。佛
知其意。將出城門見田溝中污泥糞壤中生
蓮華。五色香潔其香芬熏乃蔽諸臭。佛便趣之因說偈言
 如作田溝  近於大道  中生蓮華    香潔可意  
  有生死然  凡夫處邊    智者樂出  為佛弟子
佛說偈已即還山中。賢者阿難前白佛言向
者世尊臨田溝上。所說二偈不審其義。願
聞其意。佛告阿難。汝見溝中污泥不淨糞
壤之中生蓮華不。唯然見之。佛言。阿難。人
在世間展轉相生。計壽百歲或長或短。妻
子恩愛飢渴寒熱。或悲或欣。一凶二吉三毒
四倒五陰六入七識八邪九惱十惡。猶如田
溝畜藏糞壤污泥不淨。欻有一人覺世無常。
發心學道修清淨志。凝神斷想自致得道。亦
如污泥生好蓮華。身自得道還度宗親。一切
眾生皆蒙開解。亦如華香奄蔽臭穢。五十比
丘聞佛說法。進志堅固即得阿羅漢道

 ◎法句譬喻經愚闇品第十三
昔佛在舍衛國。時城中有婆羅門。年向八
十財富無數。為人頑闇慳貪難化。不識道德
不計無常。更作好舍。前庌後堂涼臺煖室。
東西廂廡數十梁間。唯後堂前拒陽未訖。
時婆羅門恒自經營指授眾事。佛以道眼見
此老翁命不終日當就後世。不能自知而方
匆匆。形瘦力竭精神無福甚可憐愍。佛將阿
難往到其門。慰問老翁得無勞惓。今作此舍
皆何所安。老翁答言。前庌待客後堂自
處。東西二廂當安兒息財物僕使。夏上涼臺
冬入溫室。佛語老翁久聞宿德思遲談講。偶
有要偈存亡有益欲以相贈。不審可小廢事
共坐論不也。老翁答言。今正大懅不
容坐語。後日更來當共善敘。所云要偈便可
說之於是世尊即說偈言
 有子有財  愚惟汲汲  我且非我    何憂子財  
  暑當止此  寒當止此    愚多預慮  莫知來變  
  愚蒙愚極    自謂我智  愚而勝智  是謂極愚
婆羅門言善說此偈。今實太懅後來更論
之。於是世尊傷之而去。老翁於後自授屋
椽。椽墮打頭即時命過。室家啼哭驚動四
鄰。佛去未遠便有此變。佛到里頭逢諸梵志
有數十人。前問佛言。從何所來。佛言。屢到
此死翁舍。為翁說法不信佛語。不知無
常。今者忽然已就後世。具為諸梵志更說前
偈義聞之欣然即得道跡。於是世尊。而說偈言
 愚闇近智  如瓢斟味  雖久狎習    猶不知法  
  開達近智  如舌嘗味    雖須臾習  即解道要  
  愚人施行    為身招患  快心作惡  自致重殃
 行為不善  退見悔吝  致涕流面    報由宿習
時諸梵志重聞此偈益懷篤信。為佛作禮歡喜奉行
昔佛在舍衛國給孤獨精舍。為諸天人說
法。時波斯匿王有一寡女。名曰金剛。壯寡
未歸。父母哀愍別為宮舍作好舍宅。給五
百妓女以娛樂之。眾中有一長老青衣。名曰
度勝。恒行市買脂粉香華。時見男女無數
大眾各齎香華出城。詣佛即問行人欲何
所至。眾人答言。佛出於世三界之尊。度脫眾
生皆得泥洹。度勝聞之心悅意喜。即自念
言。會老見佛宿世之福。便分香直持買好
華。隨眾人輩往到佛所。作禮卻立散華燒香。
一心聽法。已過市取香。因聽法功德宿行所
追。香氣熏聞斤兩倍前。嫌其遲晚而共詰
之。度勝奉道即如事言。世有聖師三界之尊。
擊無上法鼓震動三千。往聽法者無央數人
實隨聽法。是以稽遲。金剛之徒聞說世尊法
義深妙非世所聞。悚然心歡而自歎曰。吾
等何罪獨自不聞。即報度勝試為我說之。度
勝白曰。身賤口穢不敢便宣。乞更諮受如命
說之。即便遣出重告之曰。具受儀式度勝未
還。金剛侍女側息中庭如子待母。佛告度
勝。汝還說法多所度脫。說法之儀先施高座。
度勝受敕具宣聖旨皆大歡喜。各脫衣服一
領。積為高座。度勝洗浴。承佛威神如應說法。
金剛之等五百餘人。疑解破惡得須陀洹
道。說法甚美不覺失火。一時燒死即生天上
王將人從來欲救火見之已燃收拾棺殮葬
送畢訖。往過佛所為佛作禮卻坐常位。佛問
王曰。所從來也。王叉手言。女金剛不幸不
覺失火大小燒盡適棺殮還。不審何罪遇此
火害。唯願世尊彰告未聞。佛告大王。過去
世時有城名波羅奈。有長者婦將婇女五百
人。至城外大祠祀其法難犯。他姓之人不
得到邊不問親疏。其有來者擲著火中。時世
有一辟支佛名曰迦羅。處在山中晨來分衛
暮輒還山。迦羅分衛來趣郊祠。長者婦見之
忿然瞋恚。共捉迦羅撲著火中。舉身燋爛便
現神足。飛昇虛空。眾女驚怖。泣淚悔過。長跪
舉頭而自陳曰。女人惷愚不識至真。群愚荒
騃毀辱神靈。自惟過舋罪惡若山。願降尊德
以消重殃。尋聲即下而般泥洹。諸女起塔
供養舍利。佛為大王而說偈言
 愚惷作惡  不能自解  殃追自焚    罪成熾然  
  愚所望處  不謂適苦    臨墮厄地  乃知不善
佛告大王。爾時長者婦。今王女金剛是。五百
侍女今度勝等五百伎女是。罪福追人久無
不彰。善惡隨人如影隨形。說是法時國內
大小。信伏歡喜咸歸三尊。皆受五戒即得道跡

 ◎法句譬喻經明哲品第十四
昔有梵志其年二十。天才自然事無大小過
目則能。自以聰哲而自誓曰。天下技術要當
盡知。一藝不通則非明達也。於是遊學無師
不造。六藝雜術天文地理。醫方鎮壓山崩
地動。摴蒱博奕妓樂博撮。裁割衣裳文繡綾
綺。廚膳切割調和滋味。人間之事無不兼
達。心自念曰。丈夫如此。誰能及者。試遊諸國
摧伏觝對。奮名四海技術衝天。然後載功
竹帛垂勳百代。於是遊行往至一國。入市觀
視見有一人坐作角弓析筋治角。用手如飛
作弓調快。買者諍前即自念曰。少來所學自
以具足。邂逅自輕不學作弓。若彼鬥技吾
則不如矣。當從受學耳。遂從弓師求為弟子。
盡心受學月日之中。具解弓法所作巧妙乃
踰於師。布施財物奉辭而去。去之一國當渡
江水。有一船師用船若飛。迴旋上下便疾無
雙。復自念曰。吾技雖多未曾習船。雖為賤
術其於不知宜當學之萬技悉備。遂從船師
願為弟子。供奉盡敬竭力勞勤。月日之中知
其逆順。御船迴旋乃踰於師。布施財物奉辭
而去。復至一國國王宮殿天下無雙。即自念
曰。作此殿匠。巧妙乃爾。自隱遊來偶不學
之。若與競術必不勝矣。且當復學意乃足
耳。遂求殿匠願為弟子。盡心供養執持斤斧。
月日之間具解尺寸方圓規知。彫文刻鏤木
事盡知。天才明朗事輒勝師。布施所有辭師
而去。周行天下遍十六大國。命敵捔技獨
言隻步無敢應者。心自貢高曰。天地之間誰
有勝我者。佛在祇洹遙見此人應可化度。佛
以神足化作沙門。拄杖持缽在前而來。梵志
由來國無道法。未見沙門怪是何人。須至
當問須臾來到。梵志問曰。百王之則未見君
輩。衣裳制度無有此服。宗廟異物不見此器。
君是何人形服改常也。沙門答曰。吾調身人
也。復問。何謂調身。於是沙門因其所習而說偈言
 弓匠調角  水人調船  巧匠調木    智者調身  
  譬如厚石  風不能移    智者意重  毀譽不傾  
  譬如深淵    澄靜清明  慧人聞道  心淨歡然
於是沙門說此偈已。身昇虛空還現佛身。三
十二相八十種好。光明洞達照耀天地。從虛
空來下謂其人曰。吾道德變化調身之力也。
於是其人五體投地。稽首問曰。願聞調身其
有要乎。佛告梵志五戒十善四等六度四禪
三解脫。此調身之法也。夫弓船木匠六藝奇
術。斯皆綺飾華譽之事。蕩身縱意生死之路
也。梵志聞之。欣然信解願為弟子。佛言沙
門善來鬚髮自墮即成沙門。佛重為說四諦
八解之要。尋時即得阿羅漢道
昔佛在舍衛國。有山民村五六十家。去國五
百里。村中有一貧家。其主人婦懷妊十月雙
生二男。甚大端政無比。父母愛之便為作
字。一名雙德。二名雙福。生五六十日。其父
放牛來還懈息卻臥床上。其母出田拾薪未
還。此二小兒左右顧視不見父母。便共相責。
語一人言前世之時。垂當得道正坐愚意謂
命可常退墮生死不可計劫。今乃得生此貧
家作子。穰草之中以氈褐自覆。食飲麤惡
纔自支身。如此至久云何得道。皆坐前世
戀慕富貴。放身散意快樂須臾。從爾以來長
塗受苦。如今憂惱當何恃怙。一人答曰。我
爾時小難一時之懃。竟不意精進。而令
數世遭諸苦患。此是自為非父母作也。但共
當之復何所言。父聞二子相責如是。甚大怪
之。謂呼是鬼祟來生災變。云何數十日小兒
乃作此言。恐其後日殺親滅族。曼小未大宜
當殺之。其父驚出閉門捨去。到田取薪欲燒
殺之。其母來還問夫用此薪為。夫言。甚大可
怪所說如是。此似是鬼。必破人門族。以其曼
小欲燒殺之。其母聞此意中愕然猶豫未
信。小停數日更聽其言。至明日夫婦俱出於
戶外。潛聽二兒在內相責如故。夫婦重共
聞之甚怪。所以便共集薪密欲燒之。佛以天
眼見此。夫婦欲燒殺二子。愍其可憐宿福
應度。往到其村普放光明。天地大動山川樹
木皆作金色。村中大小驚到佛所為佛作禮
莫不歡喜。知佛至神三界無比。佛到雙生小
兒家。二兒見佛光明喜踊難量。父母又驚
各抱一子將至佛所。問佛世尊此小兒生來
五六十日所說如是。甚共怪之。恐作禍害欲
火燒殺之。正值佛來未及得燒。不知此小
兒為是何等鬼魅也。唯願解說。是何災怪。小
兒見佛踊躍歡喜。佛見小兒大笑。口出五
色光普照天地。佛告小兒父母及村人大小。
此二小兒非是鬼魅。福德之子。前迦葉佛時
曾作沙門。少小共為朋友同志出家各自精
進。臨當得道。欻起邪想共相沮敗。樂世榮華
恃福生天。下為侯王國主長者。欻起是想便
墮退轉不得涅槃。更此生死。彌連劫數常
相鉤牽。輒共雙生遭我世時。今始乃生。
已往供養佛功德故。餘福應度罪滅福生。
自識宿命。是以世尊故來度之。我不度者橫
為火所燒。於是世尊即說偈言
 大人體無欲  在所照然明    雖或遭苦樂  不高現其智
 大賢無世事  不願子財國    常守戒慧道  不貪邪富貴
 智人知動搖  警如沙中樹    朋友志未強  隨色染其素
佛說是時小兒見佛其身即踊。如八歲小兒。
即作沙彌得羅漢道。村人大小見佛光相。又
見小兒形變踊大。皆大歡喜。得須陀洹道。
父母疑解亦得法眼

 ◎法句譬喻經羅漢品第十五
昔有一國名曰那梨。近南海邊。其中人民採
真珠栴檀以為常業。其國有一家兄弟二人。
父母終亡欲求分異。家有一奴名曰分那。年
少聰了賈販市買入海治生無事不知。居家
財物分為一分。以奴分那持作一分。兄弟擲
籌弟得分那。止將妻子空手出舍。時世飢
儉唯得分那。恐不相活以為愁憂。時奴分
那白大家言願莫愁憂。分那作計月日之中
當令勝兄。大家言。若審能爾者。放汝為良
人。大家夫人有私珠物。與分那作本。時海潮
來。城內人民至水邊取薪。分那持珠物出
至城外。見一乞兒負薪。薪中有牛頭栴檀
香。可治重病。一兩直千兩金。時世有一不可
常得。分那識之以金錢二枚買得持歸破作
數十段。時有長者得重病。當須此牛頭栴
檀香二兩合藥。求不能得。分那持往即得二
千兩金。如是賣盡所得不訾富兄十倍。大家
感念分那之恩。不違言誓放為良人。隨意所
樂。於是分那辭行學道。到舍衛國為佛作禮
長跪白佛。所出微賤心樂道德。唯願世尊垂
慈濟度。佛言。善來分那。頭髮自墮法衣著
身即成沙門。佛為說法尋得羅漢道。坐自思
惟今得六通存亡自由。皆主人之恩。今當往
度并化國人。於時分那往到本國。至主人家
主人歡喜請坐設食。食訖澡手飛昇虛空。分
身散體半出水火。光明洞達從上來下告主
人曰。此之神德皆是主人放捨之福。往到佛
所所學如是。主人答曰。佛之神化微妙乃
爾。願見世尊受其教訓。分那答曰。但當
志心供設饌具。佛三達智必自來矣。即便設
供宿昔已辦。向舍衛國稽首長跪燒香請佛。
唯願屈尊廣度一切。佛知其意即與五百羅
漢。各以神足往到其舍。國王人民莫不敬
肅。來至佛所五體投地。卻坐王位。食畢澡訖。
佛為主人及王官屬廣陳明法。皆受五戒為
佛弟子起。住佛前歎分那曰。在家精勤出家
得道。神德高遠家國蒙度。我當云何以報其
恩。於是世尊重歎分那而說偈言
 心已休息  言行亦止  從正解脫    寂然歸滅  
  棄欲無著  缺三界障    望意已絕  是謂上人  
  若聚若野    平地高岸  應真所過  莫不蒙度
 彼樂空閑  眾人不能  快哉無望    無所欲求
佛說偈已主人及王益加歡喜。供養七日得須陀洹道

 ◎法句譬喻經述千品第十六
昔佛在舍衛國。有一長老比丘字般特。新作
比丘稟性闇塞。佛令五百羅漢日日教之。
三年之中不得一偈。國中四輩皆知其愚冥。
佛愍傷之即呼著前授與一偈。守口攝意身
莫犯非。如是行者得度世。時般特感佛慈
恩。歡欣心開誦偈上口。佛告之曰。汝今年
老。方得一偈人皆知之不足為奇。今當為汝
解說其義。一心諦聽。般特受教而聽。佛即
為說身三口四意三所由。觀其所起察其所
滅。三界五道輪轉不息。由之昇天由之墮淵
由之得道。涅槃自然分別為說無量妙法。
時般特[火*霍]然心開。即得羅漢道。爾時有五百
比丘尼別有精舍。佛日遣一比丘為說經法。
明日般特次應當行。諸尼聞之皆豫含笑。
明日來者。我等當共逆說其偈令之慚愧無
所一言。明日般特往諸比丘尼。大小皆出
作禮相視而笑。坐畢下食食已澡手請令說
法。時般特即上高座自慚否曰。薄德下才
末為沙門。頑鈍有素所學不多。唯知一偈粗
識其義。當為敷演願各靜聽。諸年少比丘尼。
欲逆說偈口不能開。驚怖自責稽首悔過。般
特即如佛所說。一一分別身意所由罪福內
外昇天得道凝神斷想入定之法。即時諸尼
聞其所說甚怪甚異。一心歡喜皆得羅漢道。
後日國王波斯匿。請佛眾僧於正殿會。佛欲
現般特威神。與缽令持隨後而行。門士識
之留不聽入。卿為沙門一偈不了受請何為。
吾是俗人由尚知偈。豈況沙門無有智慧。施
卿無益不須入門。時般特即住門外。佛坐
正殿上行水已畢。般特即擎缽申臂遙
以授佛。王及群臣夫人太子。眾會四輩。見臂
來入不見其形。怪而問佛是何人臂。佛言。是
般特比丘臂也。近日得道。向吾使持缽。門
士不聽來入。是以申臂授吾缽耳。即便請入
威神倍常。王白佛言。聞般特本性愚鈍方
知一偈何緣得道。佛告王曰。學不必多行之
為上。般特解一偈義。精理入神。身口意寂
淨如天金。人雖多學不解不行徒喪識想。有
何益哉。於是世尊即說偈言
 雖誦千章  句義不正  不如一要    聞可滅惡  
  雖誦千言  不義何益    不如一義  聞行可度  
  雖多誦經    不解何益  解一法句  行可得道
佛說偈已三百比丘得阿羅漢道。王及群臣
夫人太子莫不歡喜
昔佛在舍衛國精舍之中。為天人說法。時舍
衛國中有婆羅門長者名藍達。大富無極。其
家資財不可計數。梵志之法當作大壇以
顯名譽。盡家之財持用布施作般闍于瑟。供
養婆羅門五千餘人。五年之中供給衣被床
榻醫藥珍琦寶物郊祠供具。盡所愛惜。諸梵
志等五年之中。為羅摩達長者。祭祀諸天四
山五嶽星宿水火。無不周遍。咒願長者長夜
受福五歲已周。最後一日極大布施如長者
法。金缽盛銀粟。銀缽盛金粟。象馬車乘奴
婢資財。七寶服飾散蓋履屣。鹿皮之衣。錫
杖踞床澡罐澡盤。床榻席薦。所應當得
事事八萬四千盡持布施。當其爾日皆來大
會。鬼神國王大臣梵志大姓。悉來會坐隱隱
闐闐莫不歡欣。佛見如是歎然言曰。此大
姓梵志何以愚癡。所施大多福報薄少。如種
火中何從得報也。若我不化長離法門。於是
世尊便起嚴服。化從地出放大光明普照眾
會。大小見之怪未曾有。驚怖悚懼不知何神。
長者羅摩達及諸大眾。頭面著地為佛作禮。
佛見眾人皆有敬心。因其恭肅便說偈言
 月千反祠  終身不徹  不如須臾    一心念法  
  一念造福  勝彼終身    雖終百歲  奉事火神  
  不如須臾    供養三尊  一供養福  勝彼百年
於是世尊告藍達曰。施有四事何等為四。一
者施多得福報少。二者施少得福報多。三者
施多得福報多。四者施少得報亦少何
謂施多得福報少者。其人愚癡殺生祭祠。飲
酒歌舞破損財寶。無有福慧。何謂施少得報
少者。以慳貪惡意施凡道士。俱兩愚癡是
故無福。何謂施少得福多者。能以慈心奉
道德人。道士食已精進學誦。施此雖少其福
彌大。何謂施多得福多者。若有賢者覺世無
常。好心出財起立塔寺精舍果園。供養三
尊衣服履屣床榻廚膳。斯福如五河流入
於大海。福流如是世世不斷。是為施多其
報轉多。譬如農家地有厚薄所得不同。爾時
藍達長者座中會人。見佛變化聞說法言皆
大歡喜。諸天人神皆得須陀洹道。五千梵
志皆作沙門得應真道。主人藍達居家大小。
皆受五戒亦得道跡。國王大臣皆受三自歸。
為優婆塞亦得法眼
昔佛在舍衛精舍教化時。羅閱祇國有一人。
為人凶愚不孝父母。輕侮良善不敬長老。居
門衰耗常不如意。便行事火欲求福祐。事火
之法。日適欲沒燃大火聚。向之跪拜或至夜
半火滅乃止。如是三年不得其福。更事日月。
事日月法晝以日出夜以月明向日月拜。沒
乃休止。如是三年復不得福。轉復事天燒
香跪拜。奉上甘美香華酒脯豬羊牛犢。遂至
貧困故不得福。懃苦憔悴病不去門。聞舍衛
國有佛諸天所宗。當往奉事必望得福。即到
佛所。至精舍門瞻睹世尊。光相晃然容顏奇
異如星中月。見佛歡喜頭面作禮叉手白佛。
生長愚癡不識三尊。事火日月及諸天神。九
年精懃永不蒙福。顏色憔悴氣力衰微。四大
多患死亡無日。伏承世尊度人之師。故遠自
歸願垂福慶。佛告之曰。汝之所事。彌是妖
邪魑魅魍魎。禱祀如山罪如江海。殺生求福
去福遠矣。正使百劫懃苦盡殺。普天豬羊
持用禱祀。罪如須彌福無芥子。徒自費喪豈
不惑哉。又卿為人不孝父母。輕易賢善不敬
長老。憍慢貢高三毒熾盛。罪舋日深何緣得
福。若能改心禮敬賢者威儀禮節供奉長
老。棄惡信善修己崇仁。四福日增世世無患。
何等為四。一者顏色端正。二者氣力豐強。三
者安隱無病。四者益壽終不枉橫。行之不
懈亦可得道。於是世尊即說偈言
 祭神以求福  從後觀其報    四分未望一  不如禮賢者
 能善行禮節  常敬長老者    四福自然增  色力壽而安
於是其人聞佛此偈。歡喜信解稽首作禮。重
白佛言。罪垢所蔽積罪九年。幸賴慈化今得
開解。唯願世尊聽為沙門。佛言。善來比
丘。頭髮自墮即成沙門。內思安般即得羅漢道

 ◎法句譬喻經惡行品第十七
昔佛在羅閱祇國。遣一羅漢名曰須漫。持佛
髮爪至罽賓南。山中作佛圖寺。五百羅漢常
止其中。旦夕燒香繞塔禮拜。時彼山中有五
百獼猴。見諸道人供養塔寺。即便相將至深
澗邊。負輦泥石效作佛圖。豎木立剎幣幡繫
頭。旦夕禮拜亦如道人。時山水瀑漲五百
獼猴一時漂沒。魂神即生第二忉利天上。七
寶殿舍衣食自然。各自念言從何所來得生
天上。即以天眼自見本形。獼猴之身效諸道
人戲作塔寺。雖身漂沒神得生天。今當下報
故屍之恩。各將侍從華香伎樂臨故屍上。散
華燒香繞之七匝。時山中有五百婆羅門。外
學邪見不信罪福。見諸天人散華作樂繞獼
猴屍。怪而問曰。諸天光影巍巍乃爾。何故屈
意供養此屍。諸天人言。此屍是吾等故身。
昔在此間效諸道人戲立塔寺。山水瀑漲
漂殺吾等。以此微福得生天上。今故散華以
報故身之恩。戲為塔寺獲福如此。若當至
心奉佛世尊其德難喻。卿等邪見不信正真。
百劫懃苦無所一得。不如共往至耆闍崛山
禮事供養得福無限。即皆欣然共至佛所。五
體作禮散華供養。諸天人白佛。我等近世獼
猴之身。蒙世尊之恩得生天上。恨不見佛今
故自歸。重白佛言。我等前世有何罪行受此
獼猴身。雖作塔寺身被漂殺。佛告天人。此
有因緣不從空生。吾當為汝說其所由。乃往
昔時有五百年少婆羅門。共行入山欲求仙
道。時山上有一沙門。欲於山上泥治精舍。下
谷取水身輕若飛。五百婆羅門興嫉妒意
同聲笑之。今此沙門上下翻疾亦如獼猴耳。
何足為奇也。如是取水不止。山水一來溺殺
不久。佛告諸天人。爾時上下沙門我身是也。
五百年少婆羅門者。五百獼猴身是。戲笑作
罪身受其報。於是世尊即說偈言
 戲笑為惡  已作身行  [口*睪]泣受報    隨行罪至
佛告諸天人。汝之近世雖為獸身。乃能戲笑
起作塔寺。今得生天罪滅福興。今者復來躬
奉正教。從此因緣長離眾苦。佛說是已五百
天人即得道跡。其所共來水邊五百婆羅門。
聞罪福之報而自歎曰。吾等學仙積有年數。
未蒙果報不如獼猴戲笑為福得生天上。佛
之道德實妙乃爾。於是稽首佛足願為弟子。
佛言善來比丘即成沙門。精進日脩遂得羅漢道
昔佛在舍衛國精舍之中。為諸天人說法。
時國王第二兒名曰琉璃。其年二十將從官
屬退其父王。伐兄太子自禪為王。有一惡
名曰耶利。白琉璃王王本為皇子。時至舍
夷國外家舍。看到佛精舍中。為諸釋種子所
呵。罵詈無有好醜。爾時見敕若我為王。便
啟此事。今時已到。兵馬興盛宜當報怨。即敕
嚴駕引率兵馬。往伐舍夷國。佛有第二弟子名
摩訶目揵連。見琉璃王引率兵士伐舍夷國
以報宿怨。今當伐殺四輩弟子。念其可憐便
往到佛所。白佛言。今琉璃王攻舍夷國。
我念中人當遭辛苦。我欲以四方便救舍夷
國人一者舉舍夷國人著虛空中。二者舉舍
夷國人著大海中。三者舉舍夷國人著兩鐵
圍山間。四者舉舍夷國人著他方大國中央。
令琉璃王不知其處。佛告目連雖知卿有是
智德能。安處舍夷國人。萬物眾生有七不
可避。何謂為七。一者生。二者老。三者病。四
者死。五者罪。六者福。七者因緣。此七事意
雖欲避不能得自在。如卿威神可得作此。宿
對罪負不可得離。於是目連禮已便去自以
私意取舍夷國人知識檀越四五千人。盛著
缽中舉著虛空星宿之際。琉璃王伐舍夷國。
殺三億人已引軍還國。於是目連往到佛所
為佛作禮自貢高曰。琉璃王伐舍夷國。弟子
承佛威神。救舍夷國人四五千人。今在虛
空皆盡得脫。佛告目連卿為往看缽中人不
也。曰未往視之。佛言卿先往視缽中人
眾。目連以道力下缽見中人皆死盡。於是目
連悵然悲泣愍其幸苦。還白佛言。缽中人者
今皆死盡。道德神力不能免彼宿對之罪。佛
告目連。有此七事。佛及眾聖神仙道士。隱形
散體皆不能免此七事。於是世尊即說偈言
 非空非海中  非隱山石間    莫能於此處  避免宿惡殃
 眾生有苦惱  不得免老死    唯有仁智者  不念人非惡
佛說是時座上無央數人。聞佛說無常法。皆
共悲哀念對難免。欣然得道逮須陀洹證

 ◎法句譬喻經刀仗品第十八
昔有一國名曰賢提。時有長老比丘。長病委頓
羸瘦垢穢。在賢提精舍中臥無瞻視者。佛將
五百比丘往至其所。使諸比丘傳共視之為
作糜粥。而諸比丘聞其臭處皆共賤之。佛使
天帝釋取湯水。佛以金剛之手。洗病比丘身
體。地尋震動[火*霍]然大明莫不驚肅。國王臣民
天龍鬼神無央數人。往到佛所稽首作禮白
佛言。佛為世尊。三界無比道德已備。云何屈
意洗此病瘦垢穢比丘。佛告國王及眾會者。
如來所以出現於世。正為此窮厄無護者耳。
供養病瘦沙門道士及諸貧窮孤獨老人。其
福無量所願如意。譬五河流福來如是。功德漸
滿會當得道。王白佛言。今此比丘宿有何罪
困病積年療治不差。佛告王曰。往昔有王
名曰惡行。治政嚴暴使一多力五百主令鞭
人。五百假王威怒私作寒熱。若欲鞭人責其
價數。得物鞭輕不得鞭重。舉國患之。有一
賢者為人所誣。應當得鞭。報五百言吾是
佛弟子。素無罪過。為人所[打-丁+王]。願小垂恕。五
百聞是佛弟子。輕手過鞭無著身者。五百壽
終墮地獄中。考掠萬毒罪滅復出。墮畜生中
恒被撾杖五百餘世。罪畢為人常嬰重病痛
不離身。爾時國王者今調達是也。時五百
者今此病比丘是也。時賢者者吾身是也。
吾以前世為其所恕鞭不著身。是故世尊躬
為洗之。人作善惡殃福隨身。雖更生死不可
得免。於是世尊即說偈言
 撾杖良善  妄讒無罪  其殃十倍    災卒無赦  
  生受酷痛  形體毀折    自然惱病  失意恍忽  
  人所誣者    或縣官厄  財產耗盡  親戚離別
 舍宅所有  災火焚燒  死入地獄    如是為十
時病比丘聞佛此偈及宿命事。自知本行剋
心自責。即於佛前所患除愈。身安意定即得
羅漢道。賢提國王歡喜信解。尋受五戒為清
信士。沒命奉行得須陀洹道
昔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精舍中。為天人
龍鬼說法。東方有國名鬱多羅波提。昔有婆
羅門等五百人相率欲詣恒水。岸邊有三祠
神池。沐浴垢穢[仁-二+果]形求仙如尼揵法。道由大
澤迷不得過。中道乏糧遙望見一大樹如有
神氣。想有人居馳趣樹下了無所見。婆羅門
等舉聲大哭。飢渴委厄窮死斯澤。樹神人現
問諸梵志。道士那來今欲何行。同聲答曰。欲
詣神池澡浴望仙。今日飢渴幸哀矜濟。樹神
即舉手。百味飲食從手流溢。給眾飯食皆
得飽滿。其餘食飲足供道糧。臨當別去詣神
請問。本行何德致此巍巍。神答梵志。吾本所
居在舍衛國。時國大臣名曰須達。飯佛眾僧
詣市買酪。無提酪者左右顧視倩我提之。
往到精舍使我斟酌。訖行澡水儼然聽法。一
切歡喜稱善無量。時我奉齋暮還不餐。婦怪
問。我不食何恨。答曰。不恨也。吾行於市見
長者須達。於園飯佛。我往持齋。齋名八關。
其婦瞋恚忿然言曰。瞿曇亂俗奚足採納。君
毀遺則禍從此興。踧迫不已便共俱食。時
我爾夜年壽算盡終於夜半。神來生此。為是
愚婦敗我齋法。不卒其業來生斯澤作此樹
神。提酪之福手出飲食。若終齋法應生天上。
封受自然。即為梵志而說頌曰
 祠祀種禍根  日夜長枝條    唐苦敗身本  齋法度世仙
梵志聞偈迷解信受。旋還舍衛路由一國。國
名拘藍尼。有長者名曰美音。為人恩仁眾人
敬仰。梵志過宿。長者問曰。道士那來今欲
所至。具陳彼澤樹神功德。欲詣舍衛造須達
所攢採齋法冀蒙得福。美音喜踊宿行所追
且自解暢。宣令宗室誰能共行受齋戒法。
合五百人僉然應命。本願相引。威儀嚴出共
詣舍衛。未至祇洹道逢須達。遇而不識顧問
從者此何丈夫。對曰須達也。梵志眾等喜而
追曰。吾願成矣。求人得人馳趣相見。同聲歎
曰。樹神歎德。注仰虛心具說所嗟故來投託
冀示法齋住車。答曰。所求大善。吾有尊師
號曰如來。眾祐度脫人類近在祇洹。可共親
造即皆敬諾恭肅。進前遙見如來情喜難
量。五體投地退坐一面。皆共長跪白世尊曰。
本初發家欲至三池沐浴求仙。經由樹神所
陳如此。是故投化願示極靈。於是世尊因其
所行。而說偈言
 雖[仁-二+果]剪髮  長服草衣  沐浴踞石    奈疑結何  
  不伐殺燒  亦不求勝    仁愛天下  所適無怨
五百梵志聞偈歡喜。皆作沙門得應真道。美
音宗等逮得法眼。諸比丘白佛言。五百梵志
及長者等。本行何德得道何速。世尊告曰。過
去久遠時。世有佛名曰迦葉。為諸弟子說
法。當來五濁之時。時有梵志長者千人。同
發是言令我遭見釋迦文佛。爾時梵志者今
此等梵志是。爾時長者今美音等是。從是因
緣見我便解。比丘歡喜作禮奉行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51863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