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本緣部 二百零一
2020/09/22 04:08:21瀏覽118|回應0|推薦2

本緣部 二百零一

◎佛說眾許摩訶帝經卷第七

爾時有二梵天子。住自梵界而作是念。今南
贍部洲有佛世尊。於烏嚕尾羅池側尼連河
邊菩提樹下成等正覺。彼佛世尊而於樹下
結跏趺坐。於七晝夜入於火界。時二梵天互
相謂言。我等天人亦有大力。如展臂頃能到
於彼。我等今者宜速往彼。以妙伽陀而伸讚
請。於是二天從彼梵界速至佛所。旋遶瞻仰
禮重畢已。住立佛前。時一天子先以伽陀。而讚請曰
 願佛起道樹  救度眾生界    為說最上法  令得智法寶
第二天子說伽陀。而讚請曰
 佛面如滿月  心淨煩惱除    願說甘露法  行安樂世間
二梵天子說是伽陀讚請佛已。隱而不現
爾時世尊出彼禪定。觀諸世間。說伽陀曰
 世間所有諸欲樂  乃至天上所有樂    若比斷貪之大樂  十六分之不及一
復說伽陀曰
 擔世苦重擔  迷苦而不捨    若捨苦重擔  能擔最上樂
復說伽陀曰
 能斷世間一切愛  一切煩惱自除滅    知煩惱者脫輪迴  當得解脫之快樂
爾時世尊於七晝夜。跏趺而坐入於禪定。當
爾之際亦無有人持食供養。纔說偈已。忽有
商主。名布薩婆梨迦。將五百量車載諸寶
貨。欲往他國經過近地。時布薩娑梨迦。以宿
善根力常起思念。云何令我獲得善友及妙
眷屬。忽聞人言。世尊入定七日不飲不食。作
是念言。今佛世尊在烏嚕尾羅池側尼連河
邊菩提樹下經七晝夜。不飲不食而入禪定。
得解脫樂成等正覺此我善友當為我益我今
宜速詣彼奉食作最上供養。發是心已。時有
天人以天報通聞知布薩婆梨迦。發如是心。
乃觀照布薩婆梨迦及一切所將車乘等已。
乃先白佛言。今商主布薩婆梨迦。聞佛在此
得解脫樂成等正覺。於菩提樹下跏趺而坐。
入於禪定經七晝夜不飲不食。彼人定來獻
食供養。希望果報求大安樂。及利益故。作是
語已隱而不見。於是布薩婆梨迦。與同行親
友。自手辦造種種飲食美妙香潔品味。成已
即專注虔誠持以奉佛。未至佛所復作斯念。
我今奉食為最上供養。如來必當演說最上
之法。而使我等以獻食因得天樂果。作是念
已。尋至佛所即用頭面禮如來足。禮已起立
瞻仰而住。時布薩婆梨迦。白佛言。世尊。我
與親友辦種種飲食而來供養。願佛慈愍唯垂納受
爾時世尊許而未受。何以故。佛初成道未有
應器。作是思惟。我若不以應器受斯供養者。
彼外道天魔必生毀謗。作如是言。豈有過去
正等正覺為利益眾生故。如是受其供養耶。
佛作念時。彼梵天子白佛言。世尊。過去正等
正覺為利益眾生故。皆持應器而受檀施飲
食供養。於是世尊思欲應器。彼四大天王即
知佛意。乃各於自天令其妙工選取寶石。於
少時間造成應器。清淨瑩徹殊妙無比。時四
天王造成缽已。各各自持同來奉獻。至佛所
已。即以頭面禮世尊足。禮已瞻仰住立一面。
爾時四大天王異口同聲白世尊言。我等今
者。各以寶石造得應器同來奉上。唯願世尊。
哀愍納受。作是語已。顒聽佛旨
爾時世尊復自思惟。今此四王各獻一缽。我
若受一三天不喜。我若受三一天生惱。我今
等受四天之缽。既受缽已又復思惟。用唯一
器四缽孰先。即以神力合四為一。四器雖合
楞際疊存。於是世尊為利生故。即持此缽於
布薩婆梨迦處受所施食。既納受已。即謂布
薩婆梨迦曰。我今為汝演說三歸。汝當諦受。
時布薩婆梨迦奉教而住
世尊曰。歸依佛歸依法歸依未來僧伽。此是
三歸。盡汝形壽不得違悔。時布薩婆梨迦
白佛言。我今歸依佛歸依法歸依未來僧伽。
盡此形壽不敢違悔
爾時世尊謂布薩婆梨迦曰。隨喜布施感果
不虛。汝自捨施定獲快樂。所求福報依願皆
得。亦復當證最上寂靜。布薩婆梨迦。若行布
施所作福利。人天及魔不能迷惑。乃至禪定
智慧。若能盡行能竭苦源。見前證聖。是時布
薩婆梨迦聞是說已。心意快然歡喜踊躍。願
於未來世中憶念受持亦不忘失。作是語已禮佛而退
爾時世尊受得商主布薩婆梨迦所施之食。
即持往彼尼連河邊。即於岸上敷草而坐喫
所受食。食既畢已。又復盥漱。如是之際忽覺
體中而發風病。何以故。佛出世間示斯為緣。
欲令眾生知身如幻故。是時天魔。恐佛出世
教化眾生出離三界。當空我境。常伺其隙欲
來惑亂。忽知發疾速離天界來至佛所。而作
是言。善逝。汝今不安涅槃時至。我今請佛入
大涅槃。爾時世尊知是魔來欲亂我心。佛謂
魔言。我涅槃未至。我今直待聲聞弟子。解佛
法分智慧明達。了知教本廣演法相。乃至苾
芻苾芻尼優婆塞優婆夷等。修持梵行。有眾
多人欲周大地及彼天人皆證解脫。我於是
時方入涅槃。時彼天魔聞佛語已。知不涅槃
心生懊惱。於是天魔慚恥而退
爾時帝釋天主遙知世尊體發風病。自天而
下至贍部洲。去菩提樹不近不遠。有大訶梨
勒林於中而住。於此林中取得上好訶梨勒
已。疾往佛所。到佛所已。頭面著地禮世尊足。
禮已瞻仰住立一面白言。世尊。我知聖體小
有風病。此贍部洲有訶梨勒。色妙馨香可療
斯恙。我今持來奉上世尊。唯願大慈納受而
食。世尊受已尋便服食。風病即除體安如故。
世尊慰勞。帝釋乃退還歸天宮
爾時世尊又復離菩提樹。往彼母唧鱗那龍
王宮。到彼宮已。於一樹下跏趺而坐入於禪
定。是時彼處七日七夜降[雨/注]大雨。時母唧鱗
那龍王。以雨方[雨/注]知佛在定。恐其風雨之氣
互侵佛身。又恐蚊蚋虻蠅唼擾聖體。遂以自
身纏繞七匝卯首上覆。如傘蓋相。經七晝夜
不動不搖。佛將出定龍自攝身龍王還宮。復
以種種花鬘塗香嚴飾其身。來至佛所頂禮
佛足白言。世尊。七日已來風雨之氣。蚊虻之
類侵擾以否。聖體云何。於是世尊。說伽陀曰
 觀察於世間  一切眾生等    若得無侵害  歡喜復快樂
 離欲斷煩惱  此樂難比喻    無明若調伏  斯為最上樂
爾時世尊說是伽陀答龍王已。即離彼處還
來菩提樹下。結跏趺坐經七晝夜。入定觀察
十二緣生。云何根本而因得生。所謂因於無
明乃緣於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
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
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由如是因得一
大苦蘊集如是。根本不生則一切得滅。所謂
無明滅即行滅。行滅即識滅。滅識即名色滅。
名色滅即。六入滅。六入滅即觸滅。觸滅即受
滅。受滅即愛滅。愛滅即取滅。取滅即有滅。有
滅即生滅。生滅即老死憂悲苦惱滅。解如是
滅則得一大苦蘊滅
爾時世尊於七晝夜。在於禪定如是觀察十
二緣生已。乃出三摩地。而說伽陀曰
 淨行觀察苦相時  知一一法有所因    若知苦相之不生  自然一切所愛斷
 淨行觀察滅受時  知滅受法之無盡    若知滅受之不生  自然一切所愛斷
 淨行觀察緣生時  乃知緣生法無盡    若知緣生之不生  自然一切所愛斷
 淨行觀察有漏時  乃知有漏法無盡    若知有漏法不生  自然一切所愛斷
 淨行觀察如是法  知如是法悉無生    如日遍照於世間  行住虛空無所礙
 淨行觀察於苦相  知一一苦悉無生    破壞煩惱得無餘  如佛降伏魔羅軍
爾時世尊說伽陀已。復說是言。若有眾生斷
於輪迴。知甚深法微妙言辭悉能通解。如是
之人是有智者。我為此等人說。我令此等人
知。我今如是獨處林野。依相應行見行法樂。
是時世尊說是語已。自在行住無諸繫著。不
云說法亦不生心。是時娑婆世界主大梵天
王。知於世尊不云說法亦不生心。而作斯念
若如是者世間滅壞。何以故。如來應正等覺
出於世間。如優曇缽花時乃一現。今不說法
自取法樂。當令一切有貪欲者樂邪法者不
覺不悟。云何世間而不滅壞。我今往彼伸其
勸請。是時梵王娑婆世界主離彼梵界。如展
臂頃即至佛所住立佛前。說伽陀曰
 出世摩伽國  過去法無垢    悉開甘露門  演法濟眾生
世尊告言。我法甚深難見難了。我若輒說速
取滅壞。何以故。世間一切樂邪法者。有貪欲
者。不樂聽受不能覺悟。何以故。貪欲之者。
黑闇覆障故。梵王白言。世尊。眾生者。世間
生世間老有利根鈍根及以中根乃至相好易
化。塵垢輕微諸異生等。世尊。譬如青蓮花或
白蓮花等生於水中。於水而長於水而老。其
中或有出水者。或不出水者。亦復如是。世尊
諸異生等。若不為說種種妙法。皆趣沈墜。唯
願善逝。賜其法寶。唯願善逝。降於甘露
爾時世尊受於梵王慇勤勸請已。默而許之。
遂以佛眼。審諦觀察世間眾生。世間生世間
老。鈍根者利根者。乃至於中下。顏貌之好醜。
易化與難化。少塵極少塵。如是眾生等。我若
不為說種種之妙法。不知諸苦本。悉趣於沈
墜。世尊如是觀察知已。而起大悲將演妙法。先說偈言
 我今降法甘露雨  當潤樂聞及一切    從此人間得法因  若見弊魔不廣說
是時梵王娑婆世界主聞此偈已。定知世尊
演說妙法。身心快樂喜不自勝。即以頭面禮
世尊足。右繞三匝隱沒而退。爾時世尊即自
思惟。今者何人先得聞法。乃憶往昔阿囉拏
迦羅摩等仙人可先聞法。何以故。我於往昔
過彼住處。受其妙供及受其囑。我今先為彼
人說法。作是念時乃有天人。來白佛言。彼阿
囉拏迦羅摩等。皆已命終方今七日。世尊默
知。又聞天告。乃嗟歎曰。無常大事世不驚乎。
又念阿囉拏迦羅摩等。薄祐如是。不聞正法耶
爾時世尊復念。何人可先聞法。彼嚕捺囉迦
囉摩子。亦曾供我亦曾囑我。作是念次彼
有天人。名曰囉吒。又告佛曰。彼嚕捺囉迦囉
摩子亦趣無常。世尊默知。復聞天告。世尊
又歎曰。正法難聞薄祐乃爾。於是世尊思念
五人。我出王宮入山苦行。是等尋來供侍於
我。我應先為彼人說法。於是以淨天眼觀在
何處。見彼五人在波羅奈國鹿野苑中。於是
世尊自菩提樹。往波羅奈國鹿野之苑。時於
路次有一仙人。名烏波[言*我]。相逆而來。時彼仙
人忽於路次得見世尊。又見身長丈六金色
晃然。相好端嚴殊特超世。驚歎良久乃作是
言。瞿曇瞿曇。睹汝相好湛然清淨。復如金色
非世所同。何因出家。歸依何法。誰為汝師。今復何去
爾時世尊乃說伽陀。答仙人曰
 我今無所師  處世獨無侶    悟正等菩提  為最天人師
 知世間諸法  不染亦不斷    具一切智力  當降魔羅軍
烏波[言*我]仙人言。瞿曇。實如汝言是佛無疑。佛
言。如是了知及得漏盡。降伏罪業故號為佛。
時烏波[言*我]仙人又復問言。瞿曇今往何處。佛
言。往波羅奈國擊大法鼓轉大法輪。當說世
間未曾有說。亦復宣示過去佛敕。當令世間
知法離欲。佛說是已。彼烏波[言*我]仙人頂禮世
尊隨路而去
爾時世尊即自往彼波羅奈國鹿野之苑。時
彼五人其名灑替梨迦摩斛梨迦未斛羅[口*爾]
[口*縛]缽囉賀拏尾婆囉多等。方新澡沐香油塗
身。廣排飲饌列坐食次。彼五人等遙見世尊。
知非他人皆大驚怪。互相議曰。今此太子居
山苦行欲成佛道。今乃退志還尋我等。我等
安坐勿得迎侍。世尊遙知默而行詣。佛身巍
巍由如金山。尊貴吉祥相好具足。有大威德
無能儔匹。時五人等見佛俯近威德加臨。無
能安坐皆起迎侍。於是五人咸言善來。請當
就坐。是時五人或為佛敷座者。或汲水洗足
者。或奉上名衣者。或接手扶侍者。於是五人
承事於佛同於往昔。是彼世尊安詳就坐。從
容而言謂五人曰。汝等五人。初見我時共有
要議欲輕於我。汝等甚愚。汝等皆是我族當
行我戒。是時世尊復告五人曰。汝等。莫於如
來生起輕慢。何以故。汝等。若於如來起於輕
慢者得無利益。後於長夜獲大苦惱。五人白
言。佛於昔時所有威儀最上世法殊妙之事。
後行苦行得最聖清淨無上之智。通達妙法。
本所觸行今在何處。佛言。汝灑替梨迦末斛
梨迦末斛羅[口*爾][口*縛]缽囉賀拏尾娑囉多等。若
於眾生廣大供養廣大之施。上妙飲食酥乳
之味。食畢沐浴香油塗身。潔淨諸根嚴好殊
麗。前後顧視容色適悅。汝等如是為見我者
非見於我。灑替梨迦等言。如是如是。時彼五
人常行乞食。世尊到已。或三人乞食二人奉
事。或二人乞食三人奉事。互為給侍精進無
懈。佛因制之日。有二事法。修行之人而不
得行。云何二事。為於色欲生貪。此輪迴根非
上人法。若有人能自正其心修其苦行。於此
五蘊三毒如是諸法無迷無執。智眼觀察斷
彼輪迴。離於苦樂行於中道。復於正見正思
惟正語正業正命正勤正念正定。於此八正
而廣修習。獲於神通證於涅槃。得名中道。當
趣無上正等正覺。我於是事悉辦無餘
爾時世尊如是說已。又復觀知五人堪能受
法。即復告曰此是苦汝須知。於是五人思惟。
以慧眼觀是法。於過去世曾所聞聽。菩提發
生而得了知。又復告曰。此是集汝應斷。於是
五人復思是法。以慧眼觀。於過去世曾所聽
聞。菩提發生而得了知。又復告曰。此是滅汝
應證。於是五人又復思惟。以慧眼觀此法。過
去已曾聞聽。菩提發生還得了知。又復告曰。
此是道汝應修。於是五人又復思惟。以慧眼
觀察此法。亦於過去之世曾所聞聽。菩提發生還得了知
爾時世尊又告五人曰。苦法我已知。集法我
已斷。滅法我已證。道法我已修。我以是法乃成佛道
爾時世尊又告五人曰。汝等可應學。吾知於
苦斷於集。證於滅修其道。汝等。若能於此四
諦真實之道而得了覺。自然知彼無集無解
無明無慧無菩提無不生。乃至梵界魔界諸
天世人。沙門婆羅門等亦無所住。離顛倒相
心意快然。當來決證無上正等正覺
爾時世尊如是三轉十二行法輪。時尊者鉤
抳等。除去塵垢得法眼淨。及彼八萬天人得
法眼淨。於是五人既悟道已。乃白佛言。我等
欲於佛法出家。願賜聽許。爾時如來謂五人
曰。善來苾芻。於是五人鬚髮自落。袈裟著身
成沙門形。爾時世尊復謂鉤抳等言。色是常
是無常。是苦是非苦。是空是非空。是有我是
無我。受想行識是常是無常。是苦是非苦。是
空是不空。是有我是無我。鉤抳答言。世尊。
我觀色受想行識。皆是無常苦空無我之法。
爾時五苾芻聞佛說是五蘊之法。乃得漏盡
證於無學。時佛謂言。汝等。所作已辦梵行已
立。我生已滅永斷輪迴。我與汝等六人。當為
世間第一福田。三寶之名今已具足
爾時世尊說是法時。有一夜叉名曰菩摩。高
聲唱言。今日世尊於波羅奈國鹿野苑中仙
人住處三轉四諦十二行法輪。為愍念利益
世出世間梵魔天人沙門婆羅門等。時彼菩
摩夜叉作是唱已。彼四大王天三十三天。及
彼諸天互相告唱。須叟之間。乃至梵界諸梵
天等。皆悉聞知。世尊在彼波羅奈國鹿野苑
中仙人住處。三轉法輪。三寶出見。利樂人
天及諸有情。是時地即大動天亦大明。於是
梵王帝釋及諸天等。各各執持寶幢幡蓋來
詣佛所。雨天妙花作天妓樂歌唄讚歎種種
供養。歡喜踊躍禮佛而退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50853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