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本緣部 一百九十九
2020/09/21 03:38:16瀏覽104|回應0|推薦1

本緣部 一百九十九

◎佛說眾許摩訶帝經卷第五

爾時摩賀曩摩說此偈已。即往北門高聲問
言。此有何人不睡守護。甘露飯王言。我於此
處不睡守護。摩賀曩摩言。若不睡守護無諸
過失。而說偈言
 怖睡如山嶮  亦如汎河海    一心防難危  止睡亦如是
時摩賀曩摩說此偈已。即往市肆街巷處處
巡行。覺察眾人止睡守護。而說偈言
 依法離非法  實言勿妄言    淨飯王最上  止睡令守護
時摩賀曩摩說此偈言。天色將曉詣淨飯王
前。而白王言。過一晝夜內外安靜無諸魔難。
唯願大王。更敕軍眾用心守護過七晝夜。令
彼太子定得輪王之位。如是防護至六晝夜。
時忉利天主。觀太子意欲往道場。而說偈言
 善哉大丈夫  牟尼釋師子    必捨王宮殿  趣求山野處
 圓滿六波羅  成就無上智    拔濟於群生  究竟至彼岸
爾時悉達多太子。與諸宮嬪作於娛樂。而忽
思惟。我今雖有耶輸陀羅。娛閉迦。蜜里[言*我]惹。
如是夫人及六萬婇女。若無男女便去修行。
眾人俱言。悉達多太子非是丈夫。出別之後。
即令耶輸身有懷妊。由是太子為諸宮嬪。說
緣生幻有生死輪迴。若不息心無有窮盡。若
與女人同其床座。如起履火速得大苦。是故
我今而生厭離。作是語時有一妓女。口吐涎
沫手足紛紜。髮髻散亂迷悶倒地。時諸宮人
驚怖異常。太子見之深生傷愍。歎言苦哉。云
何有此死相不祥。而說偈言
 須臾變壞生惡相  手足紛紜涎沫流    睹此無常苦惱身  是故我今求解脫
爾時太子說此偈已。觀諸眾生。無有我人眾
生壽者堅實之相。如入尸陀林無所愛樂。如
履淤泥唯增臭惡。如養毒蛇終無所益。如電
如夢。如沫如泡。根本無明覆而不覺。如是觀
已。時淨飯王自說其四夢。一夢滿月有其蝕
障。二夢日出復於東沒。三夢大人眾來禮拜。
四夢自身笑而復哭。耶輸陀羅亦說八夢。一
夢上族離散。二夢吉祥座破。三夢腕釧損墜。
四夢牙齒墮落。五夢髻髮亂垂。六夢吉祥雲
出於宮舍。七夢滿月有其蝕障。八夢日出未
高復於東沒。即時太子復自思惟。曾作五夢。
一夢床座如妙高山坐臥自在。二夢兩手左
托東海右托西海。復以二足垂南海中。三夢
花果樹木及諸藥草長至天界。四夢大身飛
禽其類甚眾。形白頭黑。及諸小鳥種種顏色。
四方而來都至面前。變為一色而禮其足。五
夢大石山上經行顧望。太子自心思念。我夢
如此。定得捨俗證大菩提。爾時耶輸陀羅。
思前八夢。告請太子占其吉凶。太子曰。一夢
上族離散。宗姓團聚未始暫分。二夢吉祥座
破。座今如故。三夢腕釧損墜。見在汝臂。四夢
牙齒墮落。非有墮者。五夢髮亂垂。孰睹垂髮。
六夢吉祥雲出宮。夫為吉祥我又在宮。七夢
月有蝕障。今在天上何有障耶。八夢日出未
高復於東沒。此時夜半日又未出。所夢無惡
汝何憂疑。太子思惟此之八夢。當應是我出
家之兆。即告耶輸陀羅。我今當為一切眾生
往彼山間。志求涅槃解脫之法。耶輸陀羅言。
如夫所志我亦隨往
爾時帝釋天主及梵天王告太子言。善哉善
哉。速捨五欲早出宮殿。明相現前證一切智。
菩薩言。憍尸迦。我在深宮如虎入阱。象馬車
步四兵圍繞。宮殿門戶。並皆鎖閉。處處懸鈴
警覺守護。云何而出。帝釋告言。但念過去無
量阿僧祇劫所行行願。為斷眾苦度脫世間。
作是語時四大天等。以威神力令彼眾人不
能為障。即時帝釋化一寶階。告般唧迦夜叉
主言。聖者。菩薩現處高樓。汝以寶階於前
迎接。夜叉聞已。依教奉行。菩薩下之即覓餐
那令被馬王。尋見餐那正當眠睡。而說偈言
 善哉餐那汝速起  被我馬王迦蹉迦    乘入諸佛修行山  求證牟尼無上覺
說此偈已。餐那從睡眠覺。即起合掌告菩薩
言。事無倉卒。何於夜半急要馬王欲乘遠
去。況此宮禁且無兵難賊難及水火之難。云
何如此。菩薩言。汝自昔來嘗奉驅馳。云何於
今而不相順。餐那白言。今當半夜。真偽難分。
慮有不虞以招大罪。菩薩聞已默然思念。恐
人知覺自往中廄。時天主帝釋手執火炬。引
路前行。至其廄門牽致馬王。馬即驚駭雙
足跑地。是時菩薩舉萬字福相百千威德之
手。作無畏印。摩馬王頂告言。迦蹉迦。與我
有緣。若能送我雪山之中諸佛行處。證得無
上菩提之果。降大法雨普潤世間。一切有情
皆獲利樂。汝福無量。時迦蹉迦即受教旨。身足不動
爾時復有四大天子。一名俱羅。二名烏波俱
羅。三名波囉拏。四名波囉拏舍[口*縛]帝。此四
天子至菩薩前。合掌恭敬告菩薩曰。今知出
外修菩提行。我等四天願欲隨從。菩薩問
言。汝有力耶。第一天子言。所有大地之土可
以負行。第二天子言。所有大海江河可以負
行。第三天子言。所有一切山嶽可以負行。第
四天子言。所有大地山嶽及河海等。俱可負
行而無疲困。菩薩聞已即以神力。移足躡地
地大振動。四大天子住立不能而各驚怪。
誰知菩薩有斯威力。我等四天云何懺謝。是
時餐那見是神力。即牽馬王詣菩薩前
爾時大威德諸天。及諸龍神傷愛別離。於上
空中啼泣下淚。餐那言云何空中無雲下雨。
菩薩言。此非降雨。我將出外。天龍傷別啼泣
雨淚。餐那聽受住立合掌。菩薩即時深思佛
功德威儀利樂之法。復思父母養育慈愛顧
復之恩。如不告辭有虧孝行。作是念已。即入
殿內見淨飯王。正當睡眠。右繞一匝合掌啟
白。我於此時往雪山中求無上道。度脫世間
生老病死。令諸眾生得大解脫。言已而辭。時
有釋種摩賀曩摩。瞻見太子戀慕憂惱悲泣
涕淚。云何因業輕捨王宮。太子答言。我為利
益一切眾生求成佛果。摩賀曩摩白云。王敕
我輩長時警護。無令太子暫出宮禁。太子告
言。我於往昔發菩提心。經三大阿僧祇劫。歷
修萬行求無上覺。欲度眾生。今此王宮非我
所止。摩賀曩摩聞是語時。倍復憂惱涕淚悲
泣。發麤澀言。苦哉苦哉。我淨飯王所望不就。
致令大子棄捨深宮欲出遠行。時耶輸陀羅
聞是語已。驚疑惶怖迷悶倒地。良久乃蘇。告
太子言。緣何今日捨我而去。娛閉迦。蜜里[言*我]
惹。及諸宮嬪悲淚前行。告淨飯王。太子無故。
欲離宮寢往彼山野。如鬼魅所著無以遮止。
唯王當嚴勗勿令遽往。王既聞已欲行誡敕。
帝釋梵王與諸天子。接迎菩薩即出城外。菩
薩右邊色界天子善現威儀。菩薩左邊欲界
天子手執幢幡。有無數天樂導引前行。有百
千天子。於虛空中雨優缽羅花。俱母那花。白
蓮花。及曼陀羅花。復雨沈香末香旃檀之香。
種種上妙衣服。復有天子歌舞作唱。復有天
子手捧馬足。瞻仰菩薩一心隨行。俱吠囉等
無量諸天恭敬圍繞。須臾之間至雪山中。去
迦毘羅城一十二由旬
爾時天主帝釋及大梵天王等。合掌白言。我
等諸天發精進心隨侍菩薩來至山中。若我
菩薩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願垂攝
受度脫我等。住立右邊一心瞻仰。菩薩即時
為說偈言
 我得最上道  一切佛行處    度脫於汝等  及彼諸有情
說此語已即脫寶冠上妙衣服。告餐那曰。將
我衣服及彼馬王歸奉父王。若不證菩提誓
不迴也。復說偈言
 汝將馬王及寶衣  速歸本國迦毘羅    我住雪山修梵行  菩提未證而未歸
爾時菩薩說此偈已。餐那聞之而復悲泣白
言。今此山中多有虎狼師子諸惡禽獸。菩薩
一身云何可止。又此山野中皆有叢林荊棘
土石磽确。菩薩旦暮云何經行。菩薩言。餐
那。汝何愚迷。眾生之身業惑所感。四大和合
性相違反老病死苦。如至身時。非釋尊貴上
族富豪貧賤端正醜陋少壯老年冤親人我。
速歸散壞俱受無常。云何修行怖諸危難。餐
那曰。菩薩之行其義如是。王或見我。不見太
子必生憂惱。如致大病其事云何。菩薩言。我
今出家行菩提分法。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
定智慧。成就十力四無所畏。豈令父母得不
吉耶。作是語已。即從座起合掌頂禮。舉手執
劍如優缽羅花葉。即自截髮擲虛空中。天主
帝釋運大神力以手接髮。與諸天子安忉利
天如法供養。後有淨信婆羅門長者居士。於
此山地起立塔廟
爾時菩薩截髻髮已。問餐那曰。汝意云何。可
能住此同修行不。餐那曰。王族之意不令住
此。何敢固違。菩薩即以萬字福相百千威德
之手。摩迦蹉迦馬王頂授菩提記。令彼餐那
歸迦毘羅城。行七晝夜至二更初。到於城外
園苑之中。王敕宮人眷屬至園迎接。唯見馬
王不見太子。時宮嬪眷屬俱向馬前。抱馬王
項高聲啼哭。迦蹉迦馬聞是哭聲。心思太子
悲淚傷痛。經須臾間迴顧兩邊即乃命終。以
宿因緣生六葉婆羅門家。利根結薄聰明多
智。太子成佛之後。即詣佛所聞法悟道得無生忍
爾時菩薩而復思惟。我今落髮作沙門相。云
何身上得袈裟衣。如是念已阿耨波摩城中。
有一長者。眷屬熾盛財富無量如毘沙門。家
有十子。人相端嚴智慧聰利。俱樂出家淨修
梵行。因觀外境遷變無恒成辟支迦。父亡之
後老母信重。製一袈裟施辟支迦。子白母曰。
我當不久入於涅槃。今此袈裟。我若受之無
所使用。去此不遠有淨飯王子名悉達多。不
久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此袈裟奉
彼菩薩。能令老母得大果報。說此語已運大
神通。於虛空中現其雲雷閃電風雨。然後化
火焚身入圓寂界。是時老母臨將捨壽。所持
袈裟付與一女令奉菩薩。此女忽然身得病
患。臨無常時安置樹上。告樹神言。以此袈裟。
與我奉彼淨飯王子悉達多。時帝釋知是事
已。自變其身為一獵士。手攜弓劍披此袈裟。
見太子來坐於路傍。太子問曰。汝是獵師。云
何身上有此憍尸迦衣細妙法服。可以與我。
獵人告言。唯此袈裟我非愛樂。今欲與汝是
服微妙。恐人侵奪傷汝性命。菩薩告言。一切
世間知我威力。汝但施服勿懷憂慮。帝釋天
主即復本形頭面禮足。乃以袈裟奉上菩薩。
授已即披與身不等。帝釋見衣不等心自懷
疑。作是念時。菩薩威神。令其袈裟與身相等
忉利諸天歸命供養。婆羅門長者於後彼處
建立塔廟。恒有苾芻往來禮拜。爾時菩薩威
儀具足。漸次經行。見一仙人名婆哩[言*我][口*縛]。以
手搘揌顏容不悅。菩薩問言。於意云何。仙人
答言。我此住處有多羅樹。花果繁盛其味甘
香。忽然乾枯令我煩惱。菩薩復問。仙人住此
本為修行。花果枯朽致愁悶耶。仙人聞已心
忽惺悟。又見一菩薩色相端嚴。瞻仰戀慕而
復問言。汝是出家菩薩不。菩薩答言。汝見分
明。婆里[言*我][口*縛]即斷疑惑法眼開淨。請菩薩坐。
而以花果如法供養。經須臾間。菩薩復問。迦
毘羅城去此遠近。仙人答言。從茲至彼十二
由旬。菩薩思惟。城邑不遙。如釋種來必作魔
難。即別仙人過殑伽河。往王舍城。以自工巧
採取樹葉。作為缽器入城持缽。時民彌娑囉
王在高樓上。遙見菩薩身相端嚴威儀寂靜。
體挂法服手持應器巡門乞食。而興歎言。王
舍城中所住之人。無有如是威儀色相。今此
苾芻當非庶人下族之類。應是王種捨位出
家。滅除罪業修持淨命
爾時菩薩持缽出城往一山中。以缽置地端
坐入定思惟。民彌娑囉王。見我發心必有異
意。作是念時。王告大臣。我於樓上見一苾芻。
身相端嚴威儀調順。非是庶人下族所生。汝
當訪尋今在何處。即時遣使往至山間。見此
苾芻安詳而坐。國王知己躬自臨幸。接見瞻
仰心生歡喜。因告言曰。汝之身貌甚是端嚴。
若為苾芻不相宜稱。我有宮殿樓閣嬪妃美
女。最上富貴與汝受用。勿作苾芻。汝身何姓。
有何種族。為我宣說。菩薩白言。雪山相近有
迦毘羅城。我之父王姓剎帝利。名曰淨飯。
方理是國。我須捨棄君父為求菩提。若是愚
癡貪愛之人。假使世間并四大海。滿中珍寶
猶尚不足。譬如大火然於乾薪。貪愛身心亦
復如是。大王。我觀此物由如冤家。亦如毒蛇。
一切憂惱怖畏根本。大王。假使大風而能吹
動一切諸山。於蘇迷盧終不能動。假使世間
所有珍寶最上資財。國城妻子象馬僮僕。而
能惑亂一切人心。而於我心終不能動。唯涅
槃解脫是真究竟。爾時民彌娑囉王言。汝今
於此有何所求。菩薩告言。我求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王言若成菩提願賜攝受。菩薩答
言。如是如是。王生歡喜復歸本處。爾時菩薩
往鷲峰山。山側非遙而有仙人勤修梵行。能
以一足履地住經一日。菩薩聞之亦以一足
履地住經兩日。仙人復以五熱炙身立經一
日。菩薩於是立經兩日。時彼仙人互相驚怪
降伏稱讚。此是修行。此是大沙門。菩薩問言。
汝等修行於何所求。一云我求帝釋。一云我
求梵王。一云我求魔界之身。爾時菩薩即自
思惟。今此仙人所修之行。皆是邪道非我所
依。我今於此不求帝釋。不求梵天。不求魔界。
本為宿願利樂眾生求成佛果。道既非真宜應捨彼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50829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