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本緣部 一百零六
2020/08/14 05:06:14瀏覽127|回應0|推薦2

本緣部 一百零六

◎修行本起經卷下

 ◎遊觀品第四
於是王告太子。當行遊觀。太子念言。久在深
宮。思欲出遊。審得所願。王敕國中。太子當
出。嚴整道巷。灑掃燒香。懸繒幡蓋。務令
鮮潔。太子導從。千乘萬騎。始出東城門。
時首陀會天。名難提和羅。欲令太子速疾出
家。救濟十方三毒火然。願雨法水。以滅毒
火。難提和羅。化作老人。踞於道傍。頭白齒
落。皮緩面皺。肉消脊[身*婁]。支節萎曲。眼淚鼻
涕。涎出相屬。上氣肩息。身色黧黑。頭手
疣掉。軀體戰懾。惡露自出。坐臥其上。太
子問言。此為何人。天神寤僕。僕言老人。何等
為老。曰夫老者。年耆根熟。形變色衰。氣微力
竭。食不消化。骨節欲離。坐起須人。目[穴/具]
耳聾。便旋即忘。言輒悲哀。餘命無幾。故謂
之老。太子歎曰。人生於世。有此老患。愚人貪
愛。何可樂者。物生於春。秋冬悴枯。老至如
電。身安足恃。即說偈言
 老則色衰  病無光澤    皮緩肌縮  死命近促
 老則形變  喻如故車    法能除苦  宜以力學
 命欲日夜盡  及時可勤力    世間諦非常  莫惑墮冥中
 當學燃意燈  自練求智慧    離垢勿染污  執燭觀道地
於是太子。即迴車還。愍傷一切。有此太患。
憂思不樂。王問其僕。太子出遊。何故速還。
其僕答言。道逢老人。傷念不樂。還宮愁思。
數年小差。復欲出遊。王敕國中。太子當出。
禁諸臭穢。莫在道側。於是太子。駕乘出城
南門。天化為病人。在于道側。身瘦腹大。軀
體黃熟。咳嗽嘔[口*逆]。百節痛毒。九孔敗漏。不
淨自沒。目不見色。耳不聞聲。呻吟呼吸。手
足摸空。喚呼父母。悲戀妻子。太子問曰。此
為何等。其僕答言。病人也。何如為病。答
言。人有四大。地水火風。大有百一病。展轉
相鑽。四百四病。同時俱作。此人必以極寒
極熱極飢極飽極飲極渴。將節失所。臥起
無常故致斯病。太子嘆曰。吾處富貴。極世
所珍。飲食快口。放心自恣。婬於五欲。不能
自覺。亦當有病。與彼何異。即說偈言
 是身為脆哉  常俱四大中    九孔不淨漏  有老有病患
 生天皆無常  人間老病憂    觀身如雨泡  世間何可樂
於是太子。迴車還宮。思念一切有此大患。王
問其僕。太子出遊。今者何如。其僕答言。逢見
病人。於是不樂。數年小差。復欲出遊。王敕
國中。太子當出。平治臭處。無令近道。出西
城門。天作死人。扶輿出城。室家隨車。啼哭
呼天。奈何捨我。永為別離。太子問曰。此為
何等。僕言死人。何如為死。答言。死者盡也。
精神去矣。四大欲散。魂神不安。風去息絕。
火滅身冷。風先火次。魂靈去矣。身體挺直。
無所復知。旬日之間。肉壞血流。[月*逢]脹爛臭。
無一可取。身中有蟲。蟲還食之。筋脈爛盡。
骨節解散。髑髏異處。脊脅肩臂。脾脛足指。
各自異處。飛鳥走獸。競來食之。天龍鬼
神。帝王人民。貧富貴賤。無免此患。太子長
嘆。而說頌曰
 觀見老病死  太子心長歎    人生無常在  吾身亦當然
 是身為死物  精神無形法    假令死復生  罪福不敗亡
 終始非一世  從癡愛久長    自此受苦樂  身死神不喪
 非空非海中  非入山石間    無有地方所  脫止不受死
於是太子。迴車還宮。愍念眾生有老病死苦
惱大患。憂思不食。王問其僕。太子出遊。寧
有樂乎。即答王言。逢見死人。遂致不樂。數
年小差。復欲遊觀。嚴駕出北城門。天復化
作沙門。法服持缽。行步安詳。目不離前。太子
問曰。此為何人。其僕答曰。沙門也。何等為沙
門。蓋聞沙門之為道也。捨家妻子。捐棄愛欲。
斷絕六情。守戒無為。得一心者。則萬邪滅矣。
一心之道。謂之羅漢。羅漢者真人也。聲色
不能污。榮位不能屈。難動如地。已免憂苦。
存亡自在。太子曰。善哉。唯是為快。即說偈言
 痛哉有此苦  生老病死患    精神還入罪  經歷諸勤苦
 今當滅諸苦  生老病死除    不復與愛會  永令得滅度
於是太子。即迴車還。齋思不食。王問其僕。
太子又出。意豈樂乎。僕言。行見沙門。倍更憂
思。不向飲食。王聞大怒。舉手自擊。前敕修
道。復令太子輒見不祥。罪應刑戮。即召群
臣。各使建議。設何方術。當令太子不出學道。
有一臣言。宜令太子監農種殖。役其意思。
使不念道。便以農器犁牛千具僕從。大小
相率上田令監課之。太子坐閻浮樹下。見耕
者墾壤出蟲。天復化令牛領興壞。蟲下淋落。
烏隨啄吞。又作蝦蟆。追食曲蟺。蛇從穴出。
吞食蝦蟆。孔雀飛下啄吞其蛇。有鷹飛來。
搏取孔雀。鵰鷲復來。搏撮食之。菩薩見此
眾生品類展轉相吞。慈心愍傷。即於樹下得
第一禪。日光赫奕。樹為曲枝。隨蔭其軀。王
念太子。常在宮中。未曾執苦。即問其僕。太
子何如。對言。今在閻浮樹下。一心禪定。王
曰。吾令監作欲亂其思。然故禪定。在家何異。
王敕嚴駕便往迎之。遙見太子。樹枝曲蔭。神
曜非常。不識下馬。為作禮時。即與俱還。未
及城門。無數千人。華香奉迎。相師一切。稱
壽無量。王問何故。梵志答言。明旦日出。七
寶當至。王大歡喜。必成聖王

 ◎出家品第五
是時太子。還宮思惟。念道清淨。不宜在家。
當處山林。研精行禪。至年十九。四月七日。
誓欲出家。至夜半後。明星出時。諸天側塞虛
空。勸太子去時裘夷見五夢。即便驚覺。太
子問之。何故驚寤。對曰。向者夢中見。須彌
山崩。月明落地。珠光忽滅。頭髻墮地。人奪
我蓋。是故驚覺。菩薩心念。五夢者應吾身
耳。念當出家。告裘夷言。須彌不崩。月明續
照。珠光不滅。頭髻不落。傘蓋今在。且自安
寐。莫憂失蓋。於是諸天言。太子當去。恐作稽
留。召烏蘇慢(漢名厭神)。適來入宮。國內厭寐。時
難提和羅。化諸宮殿。盡為塚墓。裘夷伎女
皆成死人。骨節解散。髑髏異處。[月*逢]脹爛臭。
青瘀膿血。流漫相屬。太子觀視宮殿。悉作塚
墓。鴟鵂狐狸。豺狼鳥獸。飛走其間。太子觀見
一切所有如幻如化如夢如響。皆悉歸空。而
愚者保之。即呼車匿。急令被馬。車匿言。
天尚未曉。被馬何湊。太子為車匿而說偈言
 今我不樂世  車匿莫稽留    使吾本願成  除汝三世苦
於是車匿。即行被馬。馬便跳踉。不可得近。
還白太子。馬今不可得被。菩薩自往拊拍
馬背。而說頌言
 在於生死久  騎乘絕於今    騫特送我出  得道不忘汝
於是被馬訖。騫特自念言。今當足[跳-兆+答]地。
感動中外人。四神接舉足。令腳不著地。馬時
復欲鳴使聲遠近聞。天神散馬聲。皆令入虛
空。太子即上馬。出行詣城門。諸天龍神釋梵
四天。皆樂導從。蓋於虛空。時城門神人現稽
首言。迦維羅衛國。天下最為中。豐樂人民
安。何故捨之去。太子以偈答言
 生死為久長  精神經五道    使我本願成  當開泥洹門
於是城門自然便開。出門飛去。天曉行四百
八十里。到阿奴摩國(漢言常滿)。太子下馬。解身寶
衣纓絡寶冠。盡與闡特。告言。汝便牽馬歸。
上謝大王及國群臣。闡特言。今當隨從供給
所須。不可獨還放馬令去。山中多有毒蟲虎
狼師子。誰當供養飲食水漿床臥之具。當何
從得。要當隨從與并身命。騫特長跪。淚出
舐足。見水不飲。得草不食。鳴啼流涕徘徊
不去。太子復說偈言
 身強得病摧  氣盛老至衰    死亡生別離  云何樂世間
於是闡特。悲泣禮足。牽馬辭還。未至國城。
四十里外。白馬悲鳴。其聲徹國中。國中皆
云。太子來還。舉國人民。絡繹出迎。但見
闡特牽馬空還。裘夷見此。自投殿下。前抱
馬頸淚下交橫。王見裘夷泣。五內皆摧傷。
自抑告言曰。吾子學自然。國中臣民。見
王及裘夷哽咽悲泣。莫不為摧傷。裘夷日
夜思。王便召群臣。吾有一太子。捨我而入
山。卿曹今差次令數滿五人。共追侍太子。
慎勿中來還。太子得離俗。踊躍欣喜。安徐
步行入城。國人睹太子。歡喜無有厭。太子離
恩愛。遠諸苦惱根。思欲剃頭髮。倉卒無有
具。帝釋持刀來。天神受髮去。遂復前行。國
中人民。隨而觀之。於是出國。小復前行。到
摩竭國。從右門入左門出。國中人民。男女大
小。見太子者。或言天人。或言帝釋梵王天
神龍王。歡喜踊躍。不知何神。太子知其所
念。便下道坐樹下。人民圍繞。歡喜觀視。時國
王瓶沙。即問臣吏。國中何以寂默。了無音
聲。對曰。朝有道士。經國過去。光相威儀。非
世所有。國人大小。追出而觀。于今未還。於
是王與群臣。出詣道士。遙見太子光相殊妙。
便問太子。是何神乎。太子答言。吾非神也。
若非神者。從何國來。何所姓族。太子報言。
吾出香山之東雪山之北。國名迦維。父名白
淨。母名摩耶。瓶沙問言。將非悉達乎。答
言。是也。驚起禮足。太子生多奇異形相炳
著。當君四天下為轉輪聖王。四海顒顒冀
神寶至。何棄天位。自投山藪。必有異見。願
聞其志。太子答言。以吾所見。天地人物。出
生有死劇痛有三。老病死苦。不可得離。身
為苦器。憂畏無量。若在尊寵。則有憍逸。貪
求快意。天下被患。此吾所厭故欲入山。諸
耆長曰。夫老病死。自世之常。何獨預憂。乃
棄美號。隱遁潛居。以勞其形。不亦難耶。於
是太子。即說頌言
 如令人在胎不為不淨    如令在淨不為不淨污
 如令苦不為多無有數    假令如是誰不樂世者
 如令人老形不若干變    如令善行者不為惡行
 如令愛別離不為苦痛    假令如是誰不樂世者
 如令病瘦無復有大畏    如令後世無有諸惡對
 如令墮地獄無有苦痛    假令如是誰不樂世者
 如令年少形不變壞者    如令所不可不以著心
 如令死至時無有眾畏    假令如是誰不樂世者
 如令愚癡不以為厚冥    如令瞋恚不為強怨家
 如令五樂心不為染惡    假令如是誰不樂世者
 如令不與諸癡人共居    如令眾癡法自遠離人
 如令諸癡人無有思想    假令如是誰不樂世者
 如令諸惡種不若干輩    如令諸惡盡滅自離人
 如令諸惡念無有思想    假令如是誰不樂世者
 如令世間惡為最尊上    如令惡行已滅不復生
 如令諸惡行盡無有實    假令如是誰不樂世者
 如令諸天食福常不動    如令世人壽命得常存
 如令諸處所不為行趣    假令如是誰不樂世者
 如令諸蔭蓋不為怨家    如令諸六入無有苦惱
 如令一切世間為不苦    假令如是誰不樂世者
於是如諸君言。不當預憂。使我為王。老到
病至若當死時。寧有代我受此厄者不。如
無有代。胡可勿憂。天下有慈父孝子。愛徹骨
髓。至當死時不得相代。若此偽身。苦至之
日。雖居高位。六親在側。如為盲人設燭。何
益於無眼者。吾睹眾行。一切無常。皆化非
真。榮少苦多。身非己有。世間虛無。難得久
居。物生有死。事成有敗。安則有危。得則有
亡。萬物紛擾。皆當歸空。精神無形。躁濁不
明。行致死生之厄。非直一受而已也。但為
貪愛。蔽在癡網。沒生死河。莫之能覺。故吾
欲入山。一心思四空淨。度色滅恚。斷求念
空。無所適莫。是將反其原而歸其本。始
出其根。如我願得乃可大安。瓶沙王及諸
耆長。歡喜意解。太子志妙。世間難有。必得
佛道。願先度我。太子默然而逝。復前念言。
今我入山。當用寶衣為。世間癡人。皆為財
所危。即便見獵師驅遊被法衣。太子喜念
言。此則真人衣。度世慈悲服。獵者何故著。
心念欲貿易成我志所願便持金鏤衣。貿所
法震越。獵者內歡喜。菩薩亦俱然。太子被
震越。柔軟鮮且潔。顧視僧伽梨過佛無差
別。於是遂入山。菩薩得法服欣喜光。照耀
山林。諸道士。一名為阿蘭。二名為迦蘭。學
來積年。四禪具足。獲致五通。見光驚怖。此
何瑞應。便共出觀。遙見太子是為悉達。今果
出家。善來悉達便坐是榻。冷泉美果今可
食之。而作頌曰
 日王初出時  在於山頂上    是故慧明照  一切諸群生
 若有觀面像  終竟不知厭    是故道德最  無雙無有比
是時菩薩而說頌曰
 雖修四定意  不知無上慧    道心正為本  不在事邪神
 行俗謂為真  長夜求梵天    是故不識道  輪轉墮生死
於是菩薩。行起慈心。遍念眾生老耄專愚。
不免疾病死喪之痛。欲令解脫。以一其意而
起悲心。愍傷一切。皆有饑渴寒暑得失罪咎
艱難之患。欲令安隱。以一其意而起喜心。
念諸世間。皆有憂苦恐怖遭逢之患。欲令淡
泊。以一其意而起護心。欲度五道八難眾
生。愚蔽曚闇。不見正道。念欲成濟使得無
為。以一其意得善不喜。逢惡不憂。捨世八
事。利衰毀譽。稱譏苦樂。不以傾動。成二禪
行。復前到斯那川。其川平正。多眾果樹。處
處皆有流泉浴池。其中清潔。無有蚑蜂蚊
虻蠅蚤。川中道士。名為斯那。教授弟子等
五百人。修其所術。於是菩薩坐娑羅樹下。
便為一切志求無上正真之道。諸天奉甘露。
菩薩一不肯受。自誓日食一麻一米。以續精
氣。端坐六年。形體羸瘦。皮骨相連。玄精
靜寞。寂默一心。內思安般。一數二隨三止
四觀五還六淨。遊志三四出十二門。無分散
意。神通妙達。棄欲惡法。無復五蓋。不受五
欲。眾惡自滅。念計分明。思視無為。譬如健
人得勝怨家。意以清淨。成三禪行。天帝釋
意念言。菩薩坐樹下。六年已滿。形體羸瘦。
今當使世間人。奉轉輪王食。補六年之飢
虛。便感斯那二女。使於夢中見天下盡成為
水。中有一花七寶光色。須臾便萎。失其本
色。見有一人。以水灑上。更生如故。水中眾
花。始生萌芽。覆水而出。二女夢寤。怪未
曾有。即啟語父。其父不解。盡問耆年。皆不
能說。天帝復下化作梵志。為女解夢言。汝
見天下水中生一花者。是白淨王太子初生
時。今在樹下六年。身羸形瘦。是花萎時。見
一人水灑更生者。是能獻食者。小花[卄/朋]芽欲
出者。是五道生死人也。時天帝釋。即說偈言
 六年不傾猗  亦不念飢寒    精進無所著  形瘦骨皮連
 汝等修敬意  奉獻於菩薩    現世獲大福  後世受果報
女言。獻食者其法云何。梵志答言。當取五
百牛乳。展轉相飲。至于一牛。[(殼-一)/牛]一牛湩。
持用作糜。乳糜涌沸。出高七仞。左上右下。
右上左下。斟糜入缽。釜杓不污。二女恭肅。
奉獻菩薩。菩薩意念。欲先沐浴然後受糜。
行詣流水側。洗浴身形。浴訖欲出水。天神
按樹枝。二女奉乳糜。得色氣力充。咒願福
無量。令女歸三尊。食畢洗手漱口。澡缽已
還擲水中。逆流未至七里。天化作金翅鳥飛
來捧缽去。并髮一處。供養起塔。即復前行。
當渡尼連禪河。是時菩薩。便說偈言
 渡水尼連禪  慈愍一切人    五道三毒垢  使除如水淨
 菩薩興是念  一切癡墮冥    當持八直水  洗除三毒垢
 是如始上岸  青雀有五百    飛來繞菩薩  三匝悲鳴去
於是復前行。當過瞽龍池時。龍大歡喜。踊
出見菩薩。便說偈言
 善哉見悉達  來救何以晚    本請一切眾  無上甘露漿
 行步地震動  眾樂自然鳴    正與過佛等  於我無有疑
 今持無上慧  降伏諸魔怨    今當佛日照  覺諸群生眠
於是復前行。望見叢林山。其地平正。四望
清淨。生草柔軟。甘泉盈流。花香茂潔。中有
一樹。高雅奇特。枝枝相次。葉葉相加。花色
蓊鬱。如天莊飾。天幡在樹頂。是則為元吉。
眾樹林中王。於是小前行。見一刈草人。菩
薩便問曰。今汝名何等。我名為吉祥。今刈
吉祥草。今汝施我草。十方皆吉祥。時人
吉祥即說偈言
 以棄聖王位  七寶玉女妻    金銀之床榻  氍氀錦繡褥
 吉祥哀樂聲  八部真音響    超越過梵天  今用芻草為
菩薩以偈答言
 發願阿僧祇  欲度五道人    今往滿本願  是故欲得草
 人與把亂草  便持向樹王    世間意皆亂  我當正其志
 即持草灑地  齊正如所言    菩薩便坐上  一切蒙其恩
 菩薩作三要  心坐及其樹    若我不得道  終不離三誓
 言我肌骨枯  不動會當成    過佛得道時  皆悉出一心
於是菩薩。安坐入定。棄苦樂意。無憂喜想。
心不依善。亦不附惡。正在其中。如人沐浴
淨潔覆以白褻。中外俱淨。表裏無垢。喘息
自滅。寂然無變。成四禪行。以得定意。不
捨大悲。智慧方便。究暢要妙。通三十七道
品之行。何謂三十七品。一為四意止。二為
四意斷。三為四神足。四為五根。五為五力。
六為七覺意。七為八直行。周而復始。苦空
非常。無想無願。我念世間。貪愛嗜欲。墮
生死苦。少能自覺本從十二因緣起。何等為
十二本。從癡行便有識。緣識行便有名字。
從名字行便有六入。緣六入行便有更樂。緣
更樂行便有痛。緣痛行便有愛。緣愛行便有
受。緣受行便有有。緣有行便有生。緣生行
便有老死憂悲苦痛心惱大患。具有精神。從
是轉墮生死。欲得道者。當斷貪愛。滅除情
欲。無為無起。然則癡滅。癡滅則行滅。行滅
則識滅。識滅則名字滅。名字滅則六入滅。
六入滅則更樂滅。更樂滅則痛滅。痛滅則愛
滅。愛滅則受滅。受滅則有滅。有滅則生
滅。生滅則老死憂悲苦痛心惱大患皆盡。是謂得道
菩薩心自念言。今當降魔官屬。即放眉間
毫相光明。感動魔宮。魔大惶怖。心中不寧。
觀見菩薩。已在樹下。清淨無欲。精思不懈。心
中煩毒。飲食不甘。妓樂不御。念是道成。必
大勝我。欲及其未作佛壞其道意。魔子須摩
提(漢言賢意)。前諫父曰。菩薩行淨。三界無比。以
得自然神通。眾梵諸天億百皆往禮侍。此
非天人所當沮壞。無為興惡自毀其福。魔王
不聽。三女自占。一名恩愛。二名常樂。三名
大樂。父王莫憂。吾等自往壞菩薩道意。不
足勞父王。勿復憂念。於是三女。嚴莊天服。
從五百玉女。到菩薩所。彈琴歌頌。婬欲之
辭欲亂道意。三女復言。仁德至重。諸天所
敬。應有供養。故天獻我。我等好潔。年在
盛時。願得晨起夜寐供侍左右。菩薩答言。
汝宿有福。受得天身。不惟無常。而作妖媚。
形體雖好。而心不端。譬如畫瓶中盛臭毒。
將以自壞。有何等奇。福難久居。婬惡不善。
自亡其本。福盡罪至。墮三惡道。受六畜形。
欲脫致難。汝輩亂人道意。不計非常。經歷
劫數展轉五道。今汝曹等。未離勤苦。吾在
世間處處所生觀視老者如母。中者如姊。
小者如妹。諸姊等各各還宮。勿復作是曹
事。菩薩一言。便成老母。頭白齒落。眼冥脊
傴。柱杖相扶而還。魔見三女還皆成老母。
益大忿怒。更召鬼神王。合得十八億。皆從
天來下。圍繞菩薩。三十六由旬。皆使變成
師子熊羆兕虎象龍牛馬犬豕猴猿之形。不
可稱言。蟲頭人軀蚖蛇之身黿龜之首。而有
六目。或一頸而多頭。齒牙爪距。擔山吐火。
雷電四繞。擭持戟鉾。菩薩慈心。不驚不
怖一毛不動。光顏益好。鬼兵不能得近。魔
王便前說偈問言。菩薩慈心。所問盡答曰
 比丘何求坐樹下  樂於林藪毒獸間    雲起可畏窈冥冥  天魔圍繞不以驚
 古有真道佛所行  恬惔為上除不祥    其成最勝法滿藏  吾求斯座決魔王
 汝當作王轉金輪  七寶自至典四方    所受五欲最無比  斯處無道起入宮
 吾睹欲盛吞火銅  棄國如唾無所貪    得王亦有老死憂  去此無利勿妄談
 何安坐林如大語  委國財位守空閑    不見我興四部兵  象馬步兵十八億
 已見猴猿師子面  虎兕毒蛇豕鬼形    皆持刀劍擭戈鉾  超躍哮吼滿空中
 設復億垓神武備  為魔如汝來會此    矢刃火攻如風雨  不先得佛終不起
 魔有本願令我退  吾亦自誓不空還    今汝福地何如佛  於是可知誰得勝
 吾曾經身快布施  故典六天為魔王    比丘知我宿福行  自稱無量誰為證
 昔吾行願從錠光  受拜為佛釋迦文    怒畏想盡故坐斯  意定必解壞汝軍
 我所奉事諸佛多  財寶衣食常施人    仁戒積德厚於地  是以脫想無患難
 菩薩即以智慧力  申手按地是知我    應時普地軯大動  魔與官屬顛倒墮
 魔王敗績悵失利  惛迷卻踞前畫地    其子又曉心乃寤  即時自歸前悔過
 吾以不復用兵器  等行慈心卻魔怨    世用兵器動人心  而我以汝等眾生
 若調象馬雖已調  然後故態會復生    若得最調如佛性  已如佛調無不仁
 垓天見佛擒魔眾  忍調無想怨自降    諸天歡喜奉華臻  非法王壞法王勝
 本從等意智慧力  慧能即時禳不祥    能使怨家為弟子  當禮四等道之證
 面如滿月色從容  名聞十方德如山    求佛像貌難得比  當稽首斯度世仙
菩薩累劫清淨之行。至儒大慈。道定自然。
忍力降魔。鬼兵退散。定意如故。不以智慮。無
憂喜想。是日夜半後。得三術闍(三術闍者漢言三神滿具足)。
漏盡結解。自知本昔久所習行。四神足念。
精進定欲定意定戒定。得變化法。所欲
如意。不復用思。身能飛行。能分一身。作百
作千。至億萬無數。復合為一。能徹入地。石
壁皆過。從一方現。俯沒仰出。譬如水波。能
身中出水火能履水行虛身不陷墜。坐臥
空中。如飛鳥翔。立能及天。手捫日月。欲身
平立。至梵自在。眼徹視。耳洞聽。意預知。
諸天人龍鬼神蚑行蠕動之類。身行口言心
所念。悉見聞知。諸有貪婬無貪婬者。有瞋
怒無瞋怒者。有愚癡無愚癡者。有愛欲無愛
欲者。有大志行無大志行者。有內外行無
內外行者。有念善不念善者。有一心無一心
者。有解脫意無解脫意者。一切悉知。菩薩
觀天上人中地獄畜生鬼神五道先世父母兄
弟妻子中外姓字。一一分別。一世十世。百
千億万無數世事。至于天地一劫崩壞空
荒之時。一劫始成。人物初興。能知十劫百
劫至千萬億無數劫中。內外姓字。衣食苦
樂。壽命長短。死此生彼。展轉所趣。從上頭
始。諸所更身。生長老終。形色好醜。賢愚苦
樂。一切三界。皆分別知。見人魂神。各自隨
行。生五道中。或墮地獄。成墮畜生。或作鬼
神。或生天上。或入人形。有生豪貴富樂家
者。有生卑鄙貧賤家者。知眾生或五陰自
弊。一色像。二痛痒。三思想。四行作。五魂
識。皆習五欲。眼貪色。耳貪聲。鼻貪香。舌貪
味。身貪細滑。牽於愛欲。或於財色思望安
樂。從是生諸惡本。從惡致苦。能斷愛習。不
隨婬心。大知毛髮。受行八道。則眾苦滅。譬
如無薪亦無火。是謂無為度世之道
菩薩自知。已棄惡本。無婬怒癡。生死五陰
諸種悉斷。無餘災[薜/女]所作已成。智慧已了。
明星出時。廓然大悟。得無上正真道。為最
正覺。得佛十八法。有十神力四無所畏。佛十
八法者。謂從得佛。至于泥曰。一無失道。二
無空言。三無妄志。四無不淨意。五無若干
想。六無不省視。七志欲無減。八精進無減。
九定意無減。十智慧無減。十一解脫無減。十
二度知見無減。十三古世之事悉知見。十四
來世之事悉知見。十五今世之事悉知見。十
六攬眾身行化以始所知。十七攬眾言行化
以始所知。十八攬眾意行化以始所知。是為
佛十八不共之法。十神力者諸佛悉見知。
深微隱遠。是處非處。明審如有。一力也。佛悉
明知來今往古所造行地。其受報處。二力也。
佛悉分別天人眾生彼彼異念。三力也。佛知
眾生若干種語及度世語。四力也。佛悉了知
世間雜種無量情態。五力也。佛能現禪解
定行。餘眾勞諍。六力也。佛知欲縛知欲解要
在所宜行。七力也。佛智如海善言無量追
識一切宿命所更。八力也。佛天眼淨見人
物死神所出生。善惡殃福。隨行受報。九力
也。佛漏已盡。無復縛著。神真叡智。自知見
證。究暢道行。可作能作。無餘生死。其智
明審。是為佛十神力也。四無所畏者。佛神
智正覺。無所不知。愚人或言。佛未悉知。至
於梵摩眾聖。皆莫能論佛之智故。獨步不
懼。一無畏也。佛漏盡悉止。愚惑相言。佛
漏未盡。至梵摩眾聖。莫能論佛之志故。獨
步不懼。二無畏也。佛說經戒。天下誦習。愚
惑相言。佛經可遏。至梵摩眾聖。莫能論毀
佛正經故。獨步不懼。三無畏也。佛現道
義。言真而要。能度苦厄。愚惑相言。不能度
苦。至梵摩眾聖。莫能論佛正道故。周行不
懼。四無畏也。佛得是意。一切知見。坐自
念言。是實微妙。難知難明。甚難得也。高而
無上。廣不可極。淵而無下。深不可測。大苞
天地。細入無間。養育眾生。如視赤子。承事
諸佛。積德無量。累劫懃苦。不忘其功也。今
悉得之。善自頌曰
 作福之報快  眾願皆得成    速疾入眾寂  皆得至泥洹
 今覺佛極貴  棄婬淨無漏    一切能將導  從者必歡豫
是時佛在摩竭提界善勝道場貝多樹下。德
力降魔。覺慧神靜。三達無礙。度二賈客。
提謂波利。授三自歸。及與五戒。為清信士。
念昔錠光別我為佛。汝後百劫。當得作佛。
名釋迦文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
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世尊。度
脫眾生。如我今也。吾從是來。建立弘誓。奉
行六度四等四恩三十七品。善權隨時。一切
諸法。積累不倦。高行殊異。忍苦無量。功報
不遺。大願果成。佛說經已。一切眾會。皆大
歡喜。為佛作禮而去
修行本起經卷下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48594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