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一開始我就知道
2019/10/21 04:20:12瀏覽279|回應0|推薦7

從一開始我就知道

今生今世將永遠是我唯一的愛

然而 我也從一開始就知道

這是不會有結果的

然而 我卻是從一開始就抱持從一而終

雖然念念不忘過去

過去又是多麼的傷感

若時光能倒流

我決不會讓妳離開我

情至今已經冷卻下來了

感覺我太傻了

所以再也不想妳了

一切都是

自己的笨 自己的傻

如果有空的話

看看我的

淡淡的情絲一文

寫的一些打油詩

現在好懷念木柵的家

木柵的雨非常乾淨

現在的住處下的雨

雨水非常的髒 真的淋不得

所以 現在也寫不出相思的句子了

相思 一定是雙方的一種情

夢 卻可以各做各的

最終醒來的時候

才發現 一切都是幻夢

夢有清醒的 也有矇矓的

當夢醒之後 也是另一個人生的開始吧

有一句勸世話

人生不帶來去也兩手空空

對於世事 不只是要看開

還要看破 人生短短的

過的開心 總是比心結捆綁的好

愛情最好不要碰

要 就要真誠的對待

不 就要看破

情是很難理解的

我一直都在想

只是因為妳的突然嫁給了別人

讓我失去了倚靠

路該如何的走

我曾想斷了這段情

另外找寄託

但是心中卻有一個結

害怕 恐懼 失落 無奈

愛是個很奇妙的東西

當妳擁有時卻不懂珍惜

失去才覺得可貴

所以要珍惜遇到的緣分

對於過也只能懷念

畢竟人生的路還是長

或許 還有很美好的事

等著我們要我們去珍惜呢

思鄉之情訴不完

想回回不去

只有望月興歎

故鄉你去了何方

離開你之後

我迷失了方向

出外打拼的那幾年

我只要有空一定回鄉去看妳

只是 在妳變心後

我是有回鄉

只是 我們不再相見了

回鄉的列車對我已經沒有意義了

在那故鄉的夜晚

和現在的夜晚

雖然時空與地點都不同

我卻享受到了

夏夜的蟲蛙齊鳴的樂章

懂得的是天籟

不懂得的是噪音

夏季的夜晚彷彿我又回到從前

享受大自然的樂章

人沒有夢太俗

美夢太多會讓人更俗

惡夢連連會俗不可耐

人要入境隨俗

有夢就好 別沉迷於白日夢

更不要做春夢

此時又下起雨

風也一陣一陣的吹

昏黃的路燈更昏黃

只是 立在窗前的我

暗自神傷

為何我會那麼喜歡雨

想起往事 淚也會落下

風吹的急雨橫著飄

淚無聲的滴下

窗外的人們

匆匆忙忙的 為的是什麼

難道和我相同

追尋一個夢 一個理想

人生的際遇的不同

也會給未來帶來影響

人生的十字路口

妳和我的命運一樣

今生的相遇相識到相愛

我始終徘徊在一個茫然的十字路口

愛一個人也錯了嗎

若真的是錯的話

我又為何出怨言呢

妳太傷我的心了

我極力想要表明我的心意

妳太傷我了

我將不再求妳

因為這一切都過去

傷已傷了 這一切已都不重要了

已然許久未給妳寫信了

不是我不想寫

我不想再對妳動心

無論妳如何的待我

我都要接受了

我不想讓妳我的感情進入歧途

就讓它正常的發展或停頓

因為 誰也不知道將來會如何

我期望妳我能很和諧的相處

不要發生任何衝突

若有事 可打電話給我

妳說對我有感情

我不能怪妳一而再的問我對妳是否有感情

這本是人之常情 我不怪妳

在不情願的情形下的分手

這不是我所願意的

我關心妳愛護妳如己

妳並不如我一般的認同

這樣我感到很失望

妳我的認同相去太遠

或許因此而分手也好

自從認識了妳

妳那深情的眼眸

給我接觸的那一剎

似乎告訴我喜歡

但是 我又如何的告訴妳

我已心有所屬

雖然是一個沒有結局的

但是 我情我願

一個不太豐富的人生

卻帶給我許多甜酸苦辣

和妳重逢後

訴說不盡的相思之苦楚

也許妳也有同感受

舊愛還是最美

但是我還是把她給忘了

過去的終究還是已成過去

不如忘了比較好

試著把對她的思念

轉移到別的人事物上

自然就不會那麼想念了

愛情不是有了開始就非得要有結果

曾經交心就非常值得

有緣無份

我也曾品嚐過這種滋味

但 妳知道嗎

心有所屬

是不爭的事實

但是 又能承認的有幾人

妳我是做不到的

除非妳不要我了

我想那也是無法改變的

我今生唯一的期望

也是我未完成的願望

但是 我能擁有妳的心嗎

我能接受妳的感情嗎

但願 我能用真情換真情

或是真愛換真愛行嗎

如果 我心中沒有了寄托

或是如果我失去了妳

今生 我將果斷的跟妳去

此情此愛為妳永遠藏

珍惜 或許吧

也許吧 傷心 失望 還是

諾言的破碎 時間的磨練

帶來的改變是無法不正視的

誰不會改變

我保有我對妳的一切記憶

妳的一言一笑

我們之間不是一無希望

若能堅持唯一的信念

將來一定會長相廝守

近來好嗎

或許對周遭的一切

都失去了希望

我又再次的封鎖自己的心

人情冷暖是讓我對人生失去信心

我一心的祈求

我的心應該是屬於妳

若我的心中有妳

妳的心中有我

依舊 依舊是妳

經過多少年 依舊是妳

不曾改變 不願改變

更不會改變

依舊是思念妳如昔

把思念化作文字傳送給妳

說白了 就是寫封信給妳

當妳讀到了我深情的書信

妳記得 要融入文字中 放在心上

若妳要給我回信時

請記得 要用心寫 把感受寫出來

用文字傳送給我

我會用心的讀每一個字

然後 我再次的回信給妳

這就是情的交流

依舊在故鄉的妳 可好

掛心於妳依舊沒改變

時間卻已過了半世紀

在這季節變化大的時候

唯一關心的是妳

一向需要人照顧的妳

現在如何

別一直讓我放心不下

入秋了 秋老虎還在

幸好 開始下起雨了

展現一場一場的雨氣溫也隨之降低的階段

然後慢慢走向冬天的季節

或許 又會懷念夏天的 溫暖

秋的季節 也是賞雨的季節

也可以串起成串的心情

是何時才能想妳

羅曼蒂克一點

有紀念的時候

比方說 我們的第一次相識

我們人生真奇妙

在不同的地方 能從認識到現在

匆匆快要五十四年了

其實我平常都有想念妳

只是 沒有太想 想太多 真的會瘋掉

相信 這也不是妳所期望的

有人思 有戀倚靠

這是人生中最幸福的

看到日曆 今年又過大半了

日子過得如何 說了又如何

若有災難發生 希望早點來 快快去

說到夏天會缺電 說實在的

我不相信政府官員的恐嚇 藉機漲價

今年很怪 沒有聽說 缺水 那兒出了問題

而我 卻一如平常的過

雖然念念不忘過去

但是 過去是多麼的傷感

若時光能倒流

如今 想要離開妳的念頭越來越重

也越來越堅強

想不到命運的安排

能讓妳我相遇

但是 在背後 誰知道

太多的無奈和苦楚

我不想說為什麼

妳當了解的

在妳我的星座裡

妳我都是一個非常念舊的人

是一個感情深藏在內心深處的

而妳我也是非常重感情的

深藏內心和放在外表都有的一型

這也是妳我相同的地方

我了解了許許多多事

解開了我心中擱置許久的心結

但是一切都不是太遲了嗎

我決心不再讓妳感到心裏負擔

一切的痛苦我願意承擔

今天

不想說些什麼 妳也知道

我有說不完地話題

就是說 妳我總有新鮮事發生

寫了好幾封信

結果都封存了

今天 再次提筆

到這 又停了

心情的鬱悶

想要對妳說些近況

但是 心情一直都沉重的

我不想把心中的一些煩人的事丟給妳

在左思右想後

究竟我該何去何從

若要放棄就是全部的放棄

不能留下一絲一毫情

我不知道我能否捨棄得下

很久很久沒有見面了

妳好嗎 然而我的心更冷

我會在老地方等待妳的回首

因為我依然很愛很愛妳

永遠 我愛的人傷我最深

妳不是說 妳是愛我的嗎

為何沒讓我感受到那種

戀愛的氣氛呢

原來 我好傻 我好笨

害我苦苦追求了妳

卻沒有任何圓滿的結果

我已無話可說

初戀人 相信否 至今

我仍然是我初戀人的知己

無話不談的貼心好友

知足常樂是我們共勉的話題

感觸太深 感觸太多

無限的情懷永誌難忘

這些天來 心情一直都很不好

不知道要如何的

抒發心中的鬱悶

或許是梅雨季節

只有梅(酸)

沒有雨(淋)

秋天是散步的好季節

這怎麼說呢 下雨的機會比較多

兩人打一把傘 走在一起 多好

沒有下雨的時候總是兩人有距離

下雨了就名正言順的靠近一點

可是 事與願違 常發生在我身上

她的理由真的充足到推不翻

她說 傘我自己拿 你不是說你最愛在雨中散步嗎

我給你機會 讓你淋個夠

你看 我多體貼你的嗜好 讓你滿足淋雨的趣味

這我還能說什麼

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以兒童期來說 吃喝玩樂 無憂無慮

青少年的時候 追求一切新鮮事 當然包括 戀愛

青年的時候 是一個反叛的年紀 也是人生轉捩點

壯年的時候 開始擔心 未來如何 經濟基礎可穩

中年的時候 就是開始準備老年的退休而操煩

老年來的時候 別因為一時之貪 喪失一生的準備

任何一處山丘

都可以是一個人的青春嶺

只是一個人的心境

也是一個人生的起點

是否人人都有機會

獨自站在一個都市的邊緣

看到深夜的燈火通明的夜都市

想一下 那些生活在燈火通明中的人們

雖然是周遭五光十色的燈火

卻也會是最寂寞的一群

和孤單的人

或許我是一個喜歡旅遊的人

當然 要自由自在的

就是 有了假日

背起背包 相機 水壺 乾糧

當然還有一份地圖

和一個快樂的心

只是 我好像戀上了火車站

而要與心愛的分手

我都會選擇

最後一面選在火車站

至今 多少年頭過去了

至今 心頭只剩下

當初離別分手時的小橋頭

至今

我心頭依舊只有妳的身影

那 至今的小橋

歷經多少風雨

卻還依舊存在

一如妳我 人依舊 情依舊

只是時光不留情

台灣的今天

一體兩面的呈獻中

繁榮的一面是刻意的假象

那只是經濟面所帶動的

由現今泡沫的經濟化

崩潰只是一夕間

大財團不可取的存在

壟斷並暗地控制國家

是經濟遊戲體

而另一方面的是

人們的苦悶

由政治人物玩的詐術

蒙蔽人們的心靈

就如早晨的大霧

漆黑的時候什麼也看不見

當黎明來的時候

卻還要等待霧的散去

可悲的人生就在霧夜中的進行

 

 


三川老人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30187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