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對人生看得淡薄了
2019/10/15 04:09:31瀏覽184|回應0|推薦7

對人生看得淡薄了

只求能為我的信念我的堅持而活

或許就因為如此

我才能平淡的度過艱辛的這些年

我能每一分一秒的把握住嗎

我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或是留些什麼

還是什麼都不做

我感覺到在這個世上

只有妳能給我快樂

因為妳最了解我 也最關心我

寒冬的氣候 真的很難捉摸

一天有時也有四季的變化

這些天以來 感覺到暴風雨欲來之勢

不知會如何的驚人

經常想到的都是妳

我的心中 是非常的重要

雖然感情不同

但真實的心都是一樣的

我只有一個希望

有一天能站在我的身邊

或許我該再提一次

我離開與妳相識的這個城市

已經多少年了

剛好半個世紀了

這幾年妳也夠辛苦了

雖然想忘妳

就是忘不了 妳知道嗎

不是我不願意常和妳連繫

相信妳可以諒解吧

在過去的一段往事

我一直保留著

現在眼前的一切都已變了

誰變了 不知道

就讓這段往事永遠沉在現實人海中

我欠妳的情

我會謹記在心

並含帶着一份歉意

這份情 欠的太深也欠的太久

也欠的不明不白

如何欠下的

真的不明白

但是愛妳的心是真誠的

只是迷失了方向

初次綻放

今天一掃昨日的陰霾

萬里晴空

這是看看堤道旁的花草

含苞待放的花支頭

嫩綠的露個縫探出頭

尚待成熟的一天

迎風綻放

或許 仍須等待 或許 快了

含苞待放的羞澀

是環境吧 快了 春雷一聲響

萬物也復甦 春天季節百花齊放

思念的思念 也不斷的送出

如何的思念 自己去隨想了

我的朋友不多 知己更少 我想逃避這世俗的一切

但是我做不到

只是情如何的躲

外冷內熱的蟹子

說實在的

不是很喜歡自己的個性

很多話已經到了嘴邊卻說不出口

真討厭自己的沒勇氣

不要怪自己是什麼個性

是人都會有優缺點的

修正缺點發揮優點

怎麼說 巨蟹座的求知欲很強

巨蟹是一個非常熱心真誠的人

也是幽默十足的人

我一直徘徊在十字街口

不斷心痛

若沒有十字路口的存在

就不會心痛(說笑的)

若一心想因我的付出

那麼將會是永遠的心痛

我的感情世界裡

愛我的多我愛的不多

因為時間的流逝

和不斷的了解與諒解

真愛的前題是很痛苦的

真愛是要以心誠為之

眼神將一切表露無遺

交心是最重要的

放鬆情緒

和家人分享心中的喜悅

會感激的共享

機會可能出現又消失

準備好掌握它

當那一日 耶誕節將臨 教會中最是熱鬧

咦 她 我怎麼沒見過 放下手邊的工作

啊 妳是 我是 就這樣的 我們開始了

路途艱辛 也是走過來了 這是我學習戀愛

的第一步 甜酸苦辣 我都品嘗到了

也曾多次破裂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至少 溝通的管道尚未斷絕 經過無數次的溝通

她說過讓我感動的話 我不要你寫悔過書

也不要對天發誓 更不要抵押品

當她說完 抵押品時 我們已然笑開懷了

其實 所有的品種的玫瑰花

都有一個共通點

就是都有刺

我只是想念妳

許久沒有電話問候了

或是我的電話又壞壞去

正好來當死馬醫

胡整亂整 就差一點給拆解了

電話就是電話 就像第一代的所謂 (大哥大)

雖然那支又黑又重的電話機

倒是有一個好處 打電話或接電話 沒有那些亂七八糟

要故意顯示自己是高科技產品

卻是爛到 有又難用 沒有就等見面被罵

把電話系統弄亂了 只好暫時丟在那裡

心愛的 請妳諒解我

說一句玩笑話

我教妳學電腦 那樣我們就能在線上見面了

雖然我們是老朋友了 比我玩電腦還久

我玩電腦也有四十年過了

可是 妳卻依然是電腦白吃

事實已擺在眼前

若是真心的愛她

就為她祝福

別再去干擾她

這才是真愛

今年的夏天很異常

不知好友是否有注意

不要直接曬太陽

喝水一定要夠量

多多注意自身的安全

曾經有過不捨的分離

但是 不捨 那有得的道理

捨的心酸不重要

若想要得而得不到

那種心酸才難過的

我很對不起妳

在妳最需要朋友的時候

我離開了妳 我又何嘗不是呢

是妳先的 雖然是萬般的不捨

但是 愛上了妳 卻是我的錯

我也只有捨下

思念了一冬 也散落了一地思念

散了太多的思念

但 如妳想知道我多思念妳

拼一拼 妳就會知道的

思念是長久的

還有多久 到時候才知道

該知道的時候就知道了

我也該告訴妳

只有思念 不變

思念很累 請個假可好

如何很累 妳說呢

讓我的思念 放我個假吧

好友 近日可好 思念我了沒

就是淡淡的也好

我可是深深的思念着

思念著真的很難 也很累

我知道 這用說的不是妳喜歡的

但真的 或許 妳會笑一笑

我是否說些妳喜歡聽的

但是 我又開不了口

思念該怎麼說

不能用說 就不是思念了

思是想念 是默禱是信任

就思念吧 思念了又如何

沒有思念也是過

只是 寂寞和不寂寞之分

思念了又如何

妳說個不停

我只能忍住的聽下去

但是 句句都沒有思念情

思念了妳一整冬

我要問妳 思念我嗎

嗯 我替妳答了

你有讓我思念的地方嗎

嗯 說得也是

那我只好繼續思念妳了

整夜的雨 伊人可安好

整夜的雨 妳可曾經想念我

那個喜歡佇立雨中思念妳的

風雨夜 整夜 風雨情 期待

想念伊人 妳在躲雨嗎

或許 我該再給妳一次機會

或許 妳有妳的難處 或許吧

但是 妳可曾為我想過 關心過我

想見到妳 想聽見妳爽朗的笑聲

想看見妳甜美的笑容

還有那妙語如珠的對話

想每天若能和妳聊聊天

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

其中最重要的是善解人意

如今只能想像

不是只有在有麻煩事才找妳

確實我很煩

一直都很糟糕的煩

老了還會有這許多的煩人的事

我一直都想要吃得飽睡得好

我不知道要怎麼說

我一直都很知足常樂

我沒有企圖心

只要平安就好了

我要怎樣才能擺脫掉

我所不願沾上的麻煩

以朋友之交來往是最單純的

要分手就不用找理由

朋友的默契是很重要的

等有了默契在談感情 再談愛情

若已感到無緣

如果是真的愛她 就放開她吧

若她後悔的時候

她才知道 幸福是要及時把握住的

自我勉勵 也是好的

我不知道要怎麼說

我一直都很知足常樂

我沒有企圖心

只要平安就好了

還有 思念一下

家在何處 誰知道我家在何處

或許 我已沒有家

誰能知道我心嚮往

說了 誰人能懂

因為 我的家就在我心中

既然 妳沉默了

我 也看見思念被雨打散了

思念 也平淡如水了

也變得一成不變了

思念依然是思念

這兩天以來 又濕又冷

只有 火紅的玫瑰

和我火熱的心

給妳思念的溫暖

這兩天 又冷了起來

趕緊送上我的溫暖的心

非常溫暖的 火熱的

燙得不了的 我的思念之心

陰鬱的天氣

展不開的心情

業已凝固的思念

想要說 想要對妳說些近況

但是 心情一直都沉沉的

我不想把心中的一些煩人的事丟給妳

還是 依舊思念

愛情不論短暫或長久

都是美好的

甚至陌生之間毫無結果的好感

定睛的一瞥

朦朧的激動

莫名的惆悵

也是好的 感謝的心

夢幻的思念

配上 夢幻的氣氛

莫非 生活在夢幻

一如 做夢幻相思

滿滿的思念

用近日來下的雨

滿滿的框框

寄給妳 那是我累積的思念

誰 誰這麼晚了還進入到我的夢中

妳是否和我一樣

深受情的折磨

連夢中都無法尋覓

正盼望夢的降臨

也好能擁妳入眠

許久了 沒給妳寫信了

此時的我 心情的不定

說真的 太多的無奈

纏繞在我的心中

不知如何的解開心結

或許 妳和我也有同樣的困擾

我並不了解妳對我的感情

會不會比我對妳深重

這些年來 我把一些事 想了再想

錯了嗎 (我說 我要拋棄我們之間的友誼)

這就叫錯了 被妳不諒解

只因 妳的言行不一致 讓我感到心寒

如何的錯 還會再錯嗎

有可能再有機會

正如妳所說的 錯都錯了 何必再提起

提起了又多了多少感傷

害了妳害了我

一切都已無挽回的可能

匆匆數年過去了

然而 就是多麼的不想觸到過去

就是越難過 我該怎麼辦

失去妳的痛苦日子

我已然過了 我不想再過

但是 繼續下去呢 更痛苦

要知道為何嗎

人生為何如此的苦澀

難道說 這真的是我的命 命該如此

我不怨命運 不尤人

不懷疑我的人生旅途是如此的坎苛

但是 我只是想不到會如此的痛苦

許久未寫信給妳了 不是不寫 而是

我會考慮到 該與不該 我很尊敬妳的感受

也很肯聽妳的話和意見 我不會再一意孤行

這一點妳放心 或許

我現在這麼做 並不一定能為我們將來帶來一線希望

但是 有總比沒有好 不論 將來前途如何

我仍要為將來做一個計劃 我有希望

人總是會有希望的 這樣才能有活下去的目的

才會有進步 才知努力上進

我的期望不多 也沒有太大的野心

我只求生活安穩 不要太多的刺激

而妳在我心中的地位 想必 妳清楚

所以 我今生不會為別人再動心 有的也只是會拒絕

因為我至今仍受到這些困擾

不要諷刺我 人在福中不知福 對妳 我絕對沒有怨言 我敢嗎

而我一直如此 我也曾對妳說過 和妳分開的那段日子

我一直在悔悟 每日的省思 自我的要求

不可再用情 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對方 事後又在後悔不已

使我在和妳重逢後 遲遲的不敢相信

妳對我的感情竟比我對妳還重

現在 我每日都在想著妳 念著妳 關心著妳 但是

虧欠 我曾說過 今生沒有別人會像我對妳那樣好了

這句話 要反過來說

在我今生中 我所受的挫折中 一次比一次重 但是

我該怎麼說 命運的安排 我卻違背命運的安排

妳對我那麼好 我竟然會毫無知情或毫不領情的離開妳

所以 我是不值得妳愛的

而至今日 我仍想離開妳

因為我所受到重創的心 至今尚未痊癒

我的心永遠屬於妳 永遠 不論 將來我在何方

我會繼續為妳付出我對妳的關心和想念

真象 是一個永遠有起因與過程的

在於 我們如何下定論

起因 因何而起

過程 多曲折 多懸疑 多不可思議

這都是會過去的

結論 卻是因人而異

正如 妳我有緣 卻無份

當然的結果 分手

 

 


三川老人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30098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