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當妳走
2019/10/13 05:12:02瀏覽133|回應0|推薦5

每天都有許多的多采多姿生活

都有記不完的瑣碎事

只是這樣的習慣

已經不太存在忙碌的社會中了

而我則依舊保持

手寫草稿 記錄每的的瑣碎事情

萬事不要記在腦海中

腦子只用在思考時

等一下 穿暖一些

到中庭去散步

或許 我該好好的想一想

或許 我該冷靜一下

出去走走也是好

總比窩在家中好

等妳到夜深時 在那午夜時分

在那寂寞的心底 癡等又有何用

傻等到天明 驀然驚覺

妳早已入我夢中

妳卻沒讓我知道妳心

來到港都就會連想到

離開 遠去 一去不回頭

就如同 車站

對我來說 車站就等於分手

妳是我的老朋友

也是最最了解我的

我們認識了多少年

一年又一年的匆匆過去

卻也不曾改變妳我

只是妳我也沒有多少時間

可以在等待了 等待妳關愛的眼神

但是 失落了 從那一日起

我再也感覺不到了

知道嗎 我也失落了 我的心

等待的苦 有誰人知

我不能有太多的期望

因為 失望的可能太高了

我仍在等待 想妳的

苦等了這些天 知道嗎 我好想念妳

一直徘徊在十字街口 不斷心痛

難道真愛並非我所想像那麼浪漫

照關懷別人是我快樂的泉源

時時帶給人的是歡樂與幽默話語

喜愛與愛情是給我最大的困擾

只要自己能想到是付出我才會快樂

不要去想到有所回報

自然心中就不會有十字路的存在 不斷心痛

若一心想因我的付出而我因此要得到應得的

那麼 將會是永遠的心痛

我的感情世界裡 愛我的多 我愛的不多

為何會如此的薄情 我擁有的 已然昇華

我不再心痛

因為時間的流逝和不斷的了解與諒解

已是交心的知己 超越一切

所以 真愛的前題是很痛苦的

我曾品嚐過數十載的苦

我並不以此為苦

或許是天性樂觀吧

天塌下來還有比我們高的去頂

問題出在是人製造的

當然也會有由人想辦法解決的

問題產生時 有兩個方式

一置之不理 二衡量一下

不傷害雙方的解決方法下定決心去做

不要模稜兩可 真愛是要以心誠為之

眼神將一切表露無遺

交心是最重要的

多麼希望能和妳成為好朋友

但是 我知道

太難了 當結已成型時

就不是那麼容易消除的

雖然 結可以解

但是 難以消除的是傷是磨不滅的

窗外下著綿綿的細雨

靜靜的落淚

一個老朋友走了

心累了 不願去想

人生總有許多的課題

這份心情 我又該向誰說

我想 任誰我都不願開口說起

因為 擔心與煩憂

我會選擇 一個陪我生命的每個時刻

每分每秒生命的燦爛

心傷 真的很痛

想到她現在可以面對未來

一天又一天的過去

曾經在心底的那句話也許已經不一樣

我很迷惘 心碎 讓思緒游走在兩個世界

隨著時間 等待著命運的牽繫

修來的緣份 真誠的交心

是心間最感動的時刻

那顆最真的心

將是最美麗的天堂

有些事 知道是錯的

有些人 知道是愛的

錯愛了一人 就有更多的錯愛

寂寞一生 離別與重逢

心裡有話千萬句

句句相思意

站在窗前呼吸著冷冷空氣

揉揉雙手溫度裡有

一些記憶陪我暖和

電台又在播放

那支舞曲的開頭

我獨自哼著哼著唱著唱著

跟著音樂哼起旋律

難忘甜蜜的記憶

感受愛情的奇蹟

閉上眼睛我有你

我單薄的心 因為有你而精采

夜霧還沒散 凝聚著期待

一天天天轉地旋

喧鬧的世界不停歇

一夜夜夜長夢多

躲進了記憶的枷鎖

曾經的那首歌迴盪在午後

我用心聆聽昨日的溫柔

想妳淺淺的笑容

想妳為我拭淚的手

我思念的心有太多感受

我的空的手

又緊緊握痛了寂寞

滴著淚愛著妳

在沒有妳的日子裡

縱然寂寞我也不悔

窗外的人們 匆匆忙忙的

為的是什麼 難道和我相同

追尋一個夢 一個理想

人生的際遇的不同

也會給未來帶來影響

人生的不如意十之八九

而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畢竟 人的命運是在一剎那的始就訂定了

無論如何的改變

都脫不了 今生的命運

註定了就是註定了

正如 妳和我的命運一樣

今生的相遇相識到相愛

我始終徘徊在一個茫然的十字路口

而 難的是 我該怎麼辦

我又能說什麼

命運 妳我互相牽扯

無法排清其中的任何環節

妳我之間的結是如何結的

似乎 因時間 越長久

心結也越深也越緊

這是妳的我的之間牽住的一線緣

窗外是一片寂靜

佇立在窗內的人影

也是寂靜 因心已不知飛向何方

我學會了靜而不語

封存言語的無趣

做著對自己的反省

窗前悄悄然

記憶的是過去的妳我

窗裡窗外同樣的

如冬季一般的寒冷

筆 彩筆 人生

人的一生中會用掉多少筆

或許 個性吧 會有所選擇

人的一生都會用活的多采多姿比喻

當然 一切看個人了

多采多姿的要豐富有內容

單色的人生

也要讓生活有深淺度

只要 人生活的有意義

是最重要的課題

筆友 遺忘多時

這是一位已很久的朋友

已忘記了姓 只記得 一個 霜

真的很遙遠了

過去 電腦是有 但那時還沒有網路

聯絡都是用寫信的

經過將近八年的交往

見面談到現實理念時

發現理念不同

見了一面 連再見都沒說 就斷了音訊

這麼脆弱的友誼

交往了八年 斷了

我只還記得 她家住基隆仁二路 (幾號真的忘記了)

當妳走近 請妳細聽

在妳身後落了一地的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當妳孤獨的時候

請 不要來找我

因為 我曾經讓妳依靠

當妳寂寞的時候

也請 妳不要來找我

更不要想起我

因為 我已經習慣了 被妳冷落

當妳站在我的身旁

妳在想什麼 又想做什麼

我倒希望 妳我並肩而坐

一起看着遠方的風景

一面訴說內心的世界

沉思在一個寧靜的世界中

當站在霧朦朦的陽明山上

感覺遠遠的有東西向靠近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

可以清楚的看見它了

會覺得 它 是什麼呢

當知道 緣已盡了

不願再次的要求諒解

也曾說了太多的

對不起 和 抱歉

這些年以來 想到已經遠去的交談聲

從一封封來往的書信

已然成了無形的思念

看 那逐漸淡去的墨跡

和 那已經泛黃的紙張

還有 那甜蜜的字句

這時 淚水已止不住的落下

我不想再說了

就讓這淚水流去

用無形的思念 隨風而去

當寒冬來臨的時候

我那溫暖的雙手

是妳所需要的

或許是妳變了 或許妳已不再需要了

或許吧或許 當妳想要的時候

那溫暖的雙手

已經是別人的了

當然 我們的幻想要何於邏輯

就像去廟裡許願

當然 不能讓願望超越常理

將來要還願的時候

如果所以人的幻想不是非分之想

過份了 就會傷害到自己的

當知 當著妳的面

我又開不了口 想妳就是想妳

別無他意若沒有感情

我也不會對妳如此

每一次見到妳

心中有說不出的快樂

但是 每次都是那短暫的相聚

帶來些許的無奈

或許 我太苛求了些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我並不要求事事如意

但是 我只要求我生活在夢幻中

天天能和妳在一起

但是 這是現實所不允許的

近來 我在生活中有些恍惚

不知何去何從 有太多的想法

看法 但是 我一直是有一個原則

我的生活中有妳

其他的我一概拒絕

但有時這樣做是會得罪人的

但 又有誰會了解呢

在我的心中早已有人住下了有時不得已

只有坦白告訴對方說 我早有意中人了

這話沒人信

妳知道嗎多年來

我一直是上班下班的生活

認識我的都知道

如今 我有太多的困擾近來我找到了幾根白髮

過去只為工作 但白紙黑字

並不要太費腦筋為了感情

我們未重逢時

我已認真的將心貼上了封條

但 被妳拆了我給我自己的路是只要生活

不要希望 生活過的愜意

就心滿意足了我的路已被我截斷

妳的出現 能給我什麼路走

指點指點

我有些迷失了在我的心中一直有一個問題

想要問妳

但是 想了很久

多少年來我一直在心中自問

有嗎 有嗎 但是 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過去有過一次的前車之鑑

二十年的終了

我知道了真象

妳可知給我的打擊是多麼重

從那次以後

我從不要求別人怎樣

只求自己 律己

知足常樂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夢

生活在夢幻中不是更美嗎

現實雖如此的無情

但是我能否將心中的問題提出來嗎

還是永遠就放在心底深處

或者是說 算了有一些事情

不去追究真象是最完美的

我有太多的迷惑和困惑

當愛在心中鬆動的時候

也就是說 該放手了

如果 依然堅持不放手

那 手中握的就是帶刺的玫瑰

當漫步在長堤上時

溪水緩緩在眼前流過

任誰都會把煩惱拋到九霄雲外

多少年前的時候

只有簡單的護岸

隨時都可以走進溪中

多少年過去 建了一個新堤

防得了普通小雨

卻防不了颱風雨

多少年又過去

又增建了更高寬的堤防

此時要進入溪水中 難些

行行復行行

漫步了多少年的感受是

遍地黃金是堤道上的特色

已經站在大雨中許久

衣服早已濕透

但是 我卻仍然沉迷於雨的敲擊

當我仍站在那裡時

忽然 雨停止了

睜眼一看 一位好心的人站在我的身旁

用傘幫我擋雨 我只好說 謝謝

我又說 我正在享受雨的洗禮

那人看看我 (或許確認我不會跳河)

然後走開了

我能說什麼 為何要打斷我的好心情

碎夢裡

記得嗎 妳常說我

你話不多

是不是和我在一起

心卻想另外一個人

我說 沒有啦

我只是想我們的未來

妳又說 現在這不是在一起

還在做夢 真是的

一早起床 看到的是低低的雲層

還下着綿綿的細雨

不久 雨停了 不下了

雲也回到了高處

我散步的心情依然沉沉的

緩慢的踱步在堤道上

好清爽的早晨

又呆坐在堤岸邊

魚兒在清澈的水中悠遊

羨慕的眼神

真的想跳下去

但是 看到 禁止游泳的牌子

感嘆 魚兒能在禁止游泳的地方游泳

人的自由到哪兒去了

經過 昨天的一陣毛毛細雨

(雖然是颱風)

卻是風雨都平靜

今天 涼爽多了

但是 那雲層依舊厚厚的

颱風走了

就怕 夏日的回眸一笑

讓人難以消受 經過一整夜的風雨肆虐

中午過後 一切又歸於平靜

經過散步的巡禮

折枝殘葉鋪滿了小徑大路

平凡的小社區

現在卻是殘破處處

也不知道何時才能恢復生氣

大自然的破壞

當然 大自然的自療

也是會很迅速的

經過多少冬的磨滅

經過多少次的希望與失望

仍 無法平復的內心煎熬

但是 感情和理智 堅持和捨棄

卻一直在糾結 一直理不出頭緒

歷經多少冬的洗禮

心底的塵埃依舊

多麼無奈的時刻

因 無奈的執著

 

 

三川老人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30037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