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感情無界線的絕情
2019/08/26 04:48:02瀏覽148|回應0|推薦4

人都是如此

總是事後再來後悔

為何不在出錯前好好的思考再行之呢

埃 人生啊 就是喜歡在錯誤中找答案

現在的政治人物可不會像我 (她/他們不懂得 反省 是何物)

見到棺材也不會落淚

(這些人都是有劣根性的)

通常在身邊的時候

往往都不知去珍惜

一旦在離開之後

才會去明白重要性

但這一次的決定

其想念和後悔的程度

卻出乎自己意料

自己都覺得不可思意

冷靜一陣子

這句話是我提出的

但在之後的時間裡

卻又常常發現自己的眼淚會莫名的流下來

自做自受是不是呢

人都要有一個懷古的心

千萬別說不重要

更別說 我是從石頭蹦出來的 中國人就是中國人

我們的知識 都是一代一代的累積

再一代一代的傳承

有了這些才能讓世代的延續

為人 要做好傳承的工作

承先啟後

雖然 很不幸 社會 不安寧

有人 任意行 有人 肆意為 這樣的行為

對於人類絕對的不利

我要說的是 勿忘本

人都曾有夢

夢由何來 不解之夢

別迷失在夢境中

別把自己釘在夢中無法脫身

別被夢境的幻覺迷失

也別把自己賣給夢幻

夢境 永遠是夢境

夢境一如另一個空間的空間

人都會有一絲絲的情感

會想到 將來 會被未來的人記得嗎

是好名聲 還是一世臭名

如同 一張桌子和桌上的物品

桌上那盞油燈是小時候唯一的照明

還有小時候沖泡牛奶的陶器

懷念用沉重的陶碗裝滿的雞蛋

和一些乾果

當一個人在面對這些時候

如果有感

會拉出多少的記憶

會有多少的懷思

物 有一天會化為烏有

如果 我們現在有所做為

會被世代的傳遞下去

人善變嗎 我一直很疑惑

我曾認識過一位

通常我們是一句話不改變的說給很多人知道

但是她 如果不是認識了 了解了

我也不相信 一人一句話都不一樣

我真的不知道

我可以告訴妳

堅持是我活下去的動力

或許 說真心話會簡單多了

人與人 一切都隨緣

有緣在一起 無緣硬綁在

一起也是枉然的

在我的領域中

沒有什麼不能捨的

只要能和平生活就好

知足常樂是我的座右銘

我不會因為沒有得 就會悶悶不樂

只有和平

當我遇上意見相左的時候

轉身離開是最好的方式

不要用言語去衝突

用心去化解 人以和為貴

當一個人 欲哭無淚之時

就表示還沒有到絕望的時候

一切都隨緣吧

有緣能在一起

無緣在一起也是枉然

當緣絕時候 尚稱還可救藥

所以也別太悲觀

天下何處無芳草

或許緣份還沒到

人與人的緣 如果是有分寸的

誤差在一公釐 也是惘然的

如果無緣 即使綁在一起也會如同陌路

愛我的那個人

妳去那兒找尋我

其實我一直住在妳的心裡

只是 妳讓我極度的失望

妳捨近求遠

卻是妳比我還要有失落感

人生路途有相同

卻是不同命

卻是人人都有無可又奈何

人生路途

人生命 同有奈何之心境

不要為了不捨

而去眷戀的不放手

捨是極易想通的道理

怎麼來的怎麼去

人生靜悄悄的

沒留下什麼

也沒要帶走什麼

只是感覺到不同的每一天

收穫不少 滿滿的

知足 滿足 已無所求

剩下的是 回憶

人生難得糊塗一次

但是 我卻糊塗了三次

第一次 就將感情徹底的付出 一直延續到今天

第二次 一見鍾情似的 栽了進去 一愰眼

二十年過去了 直到 她走了

第三次 我是認真的 卻也非常後悔的一次

她的言行不一致讓我傷透了心

情海中的最後一次

幾乎沉溺不起

最後 那一絲絲的清醒

終於還是讓我抓到了一塊浮木

雖然是塊朽木 至少 我還找回了自己

人如果經歷過無數的挫折

仍然不知道有所省思

那永遠要在挫折中受到煎熬

如果重挫後仍依然故我

那也沒有什麼可說的

人有七情六慾

那是 人有太多的願望

還有無底的貪

更是沒有知足常樂的心境

人活在世界上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天賜的

要珍惜 別欲求不滿的過日子

人生起伏不定 就如同在大海中的一葉小舟

希望能有停靠岸邊

找到一個風平浪靜的地方 不再漂流

卻是事與願違 依舊隨波逐流

人生就像料理一樣

快炒 兩三秒 品嚐過後了卻不知何味

紅燒 清燉 悶墩 油炸 火烤

像不像人生 什麼料 配什麼調味料

加什麼烹調方式

人生的五味雜陳

卻是日常生活中的哭笑不得

在現實中 我最不喜歡的就是

冬天的涮鍋子 五花八門的材料

加上整桌人的筷子在鍋子裡(散播細菌(口水))

這是享受吃的文化還是有福同享有難也同當

人生中無情 還能活

這是我的體會

然而 自古以來 多情故事

總是悲劇收場的結局的多

我如今的希望是 絕情

我知道 這是永遠的不可能

妳是我人生旅途中

所遇到的知己中的一人

我只能說 遺憾

或許 妳我已到了人生的轉站點

我們終是要分手的

人生嗎 人生路

這是妳我的命運

不是妳我所能改變的

相信 命運會為妳我做更好的安排

一切隨它去吧

不要去奢求不可能的事物

也不要去做辦不到的事

人生 不 就是如此嗎

人生路上 總是要再向前走的時候

會回回頭 然而 回了頭又如何

人生的路

有的很寬 寬敞到閉上眼睛都能大步前行

只要是別跌倒

有的很窄 窄到要用側身用爬的會用擠的

或許還能全身而過

有平坦的 有崎嶇不平 有下坡 有上坡

但是 人總是有辦法走過去的

有人走正路 用了一生

有人走偏路 卻一生在後悔

人的一生中要走很長的路

不能回頭的路一定有

不能迷失的路一定會曾經迷失

路是築在我們心中

行為是我們的走

行為的偏差就是誤入歧途

躊躇不已的我

卻把青春用去了

人生的路 不好走 不是不好走

而是 行不得也

但是 是易還是難不可行

都還是要走的

而且 不能拒絕

人生的一分一秒都是已被安排好的

無法改變的 若想改變

那也是在安排中的一個小小的轉淚點

但仍脫不了 已安排好的命運

人生的路 走的如何

是否已看清楚了方向

人生中的情 可曾如心願

如果不能轟轟烈烈 平淡也行

人不要太多的希望

人不能太過於奢求

看天意 看緣份 看造化 看福份

人生的可貴 在於 從陌生人 到相識

因為緣 而喜歡 成為知己

而終身難忘 疼惜對方

信任對方 愛護對方

好聚好散 一定要珍惜

悲歡離合 每一天都在發生

淡淡的足跡

藏在我心靈的地方

苦與樂常形影相隨

人生的一切

要好好地珍惜今天

漫漫人生路

幸福就是平凡

擁有就是珍惜

一襲白衣 也是妳的工作

風輕柔的拂過耳畔

我流連在石堤上

憂傷著思念 等待痛徹心扉

堤岸的盡頭 白衣飄飄

臨岸而立留戀著塵世

白衣就這樣留給我一世情緣

羞澀的情懷

妳就這樣走過我的面前

妳該是我的忘年之愛

今朝獨把憑欄倚

卻忘煙火任憑生

只是不知道

何時能再次見到白衣的妳

在雨中 總是來不及抓住雨滴

稍不留神 就這麼失落

然而 那麼在身邊的幸福

自己的平凡生活或爲自己

在心靈的裏面

盡了最大的努力

自己擁有的平凡

活出一種好的心情

我們懂得去欣賞

聽潮人 晨的海邊

渴望愛 是歷經的

莫非蒼天笑人心碎

無意把悲傷當真

不願抹去的過錯 冷卻了 那段美麗的往事

止不住的相思

人生的曲折

必須是連貫

也就是不管有多麼不可思議的事

都要有前因後果的

而我的前因與後果中間

卻是空白的

人生的旅途

如何的走出去

並不是在趕集式的

可緩慢也可匆忙

在每一天之中

都要好好把握每一分每一秒

人生的旅途

我走的並不順

但是 我並沒有灰心

也是走過來了

雖然走的跌跌撞撞

那也只是指感情方面

工作上 我都盡所學所能的去敬業的做

人生的旅途中

我想問 我錯過了什麼

親情 友情 愛情

好似都不曾缺少

但是 直覺告訴我 我真的錯過了什麼

每個人的誕生

都是上天特別量身訂製的

因此每個人的生日都是一種喜悅的經典

為此我們準備了365份生日禮物

包括每一天的性格

愛欲 財運 配對生日等等

願與每一天的妳分享

讓妳更珍惜

屬於妳誕生的驚喜與奧秘

之所以這樣說

看開些 人生的道路上不只這些就是人生

還有更多的是人生值得去探討的

人生的無趣 在於停滯不前

美好經驗 發生斷層

便迫不及待的盲目找尋

失望之聲此起彼落

感受生活 學會欣賞

在漫漫的人生旅途中

但每一次的感動過後

但人又是有思維

情感是永恆不變的

不要奢望能擁有很多

自由隨意的交往

感受到生命的快樂

擁有一段感情要平實得多

世上的人有千萬種

不一定都要相愛

不一定都要相守

只要學會欣賞

人生的旅程

當我們旅行經過某地

只有完全經過

在站在高處望時

才能清晰的看見它的景緻

人生的旅程

不也是這樣

只有在走過了

才能深刻體會

人生的旅程中

一站站的留有嘆息的回憶

也有美好的回憶

出於無可奈何的心境

我為回憶而活

卻儲存了更多的回憶

感情乎情感曰

雖然失敗過

但勇往直前

是我的命運

人生有太多的無奈

所以不要為了一二個無奈

將自己牢固鎖住

一個人不要因為一二個無奈而倒下

那是會愧對我們的人生的

無可奈何的起因都是自己找的

卻能讓人頹廢

在我來說 經常用到無奈二字

所以 無奈的說說

會把無奈給丟棄

人生有太多的磨難

是天經地義的事

因為 人是好事的物種

人在沒有事的時候 會喊無聊

如果太多事纏身 又會叫煩人

人真的那麼難 款待嗎

人生有如華爾滋

不管如何的旋轉

或是 大步的 小步的

最後 總是會回到原點的

人生有兩難 親情與愛情的選擇

但是 我卻在同一時間失去了

妳卻也用此而對我產生不諒解

讓我有了抉擇

連妳的友情 我也不要了

人生有時苦有時樂

當苦時想到樂

其實 苦時並不苦 樂時並不樂

何謂苦何謂樂

因為 苦樂是並存的

所以要記住 樂極生悲

人生有條大路可行走

這是人生必經的

當然也有人喜歡羊腸小徑

當一個人走的平順時

那我要問了 得到了什麼 學到了什麼

大多數的人會說 不知道

或許 也有人會說

我已經走頭無路了

那我也要問

失去了什麼嗎

我要問 曾經得到過嗎

感情無界線

再說 妳是追求完美的

充實內心世界以求互相暉映

不進則退 相信妳會懂我的這一番話

憑感覺處理身邊的事務 這是我們的共同的缺點

誤解是我們的致命傷

自小有記憶開始

就有的印象

家 總是住在依山傍水

早已迷上了那 日出與夕陽

煙雨斜陽照我好心情

煙是 從大陸飄過來的砂塵暴

雨是 台灣特有的酸雨

斜陽是 因雲層太厚了斜陽去睡回籠覺

照在我身上的是塵土和酸雨

心情好的是拋棄了該拋棄的

心情的負擔輕了 內心的壓力釋放了 消失了

感情的是非是切不斷理還亂

但是 唯一的路 就是不見面

不聯絡 是止痛療傷的萬靈丹

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誰能真正瞭解巨蟹

大家都是生活在巨蟹的日子裡

但知道巨蟹真正的性格的人很多嗎

希望大家能給我一個真正巨蟹的個性

看誰真正瞭解巨蟹

我對自己的了解是

關心別人 喜歡帶給別人快樂

是一個樂天派 生活單純

對於周遭的人們非常熱心

對於事物觀察細心

處理事情明快

不會口出怨言

感情的豐富 是讓我傷痕無法癒合 我自認為是我的致命傷

明知道會因感情的付出再次撕裂舊傷痕

但是 感情是我的生命 不付出感情 也就是說失去了生命

在我的心中只有愛 所以受到更重的創傷

我也仍然會告訴自己 為愛而活 不要恨浪費生命

我不敢說 我曾受到多重 重到什麼程度

或許 在別人看來 沒有什麼

有一天 心中也下起毛毛細雨時

也只有徒嘆無奈

感情是我的全部 也是我非常富有的可慰可欣的事

在感情精神上 我一直追求要充實

雖然付出的代價非常高 痛苦

我不能說愛妳了 但是 我的誠是我能給妳的

或許 我該向妳表白 但是 要妳在我心中有一席之地有些難

我也真的想要將妳收納為我人生豐富的感情寶藏的一部份

現在 要我捨棄妳 我何忍 我願將心空下來收納妳

我也有同樣的想法和感觸

滋味自在心頭

妳的一舉一動都牽引著我的思緒

無時無刻都在想著妳

注意著妳 希望妳能有所回應

但 也許是不可能的

不過此刻的我只希望能和妳成為好朋友

傷 能夠傷妳傷到留下痕跡

這是可以痊癒的傷

就怕是傷妳傷到看不見的傷

心傷 那才是真正的傷

妳有嗎 我有

一直無法接受妳就如此

亦然決然的離我而去

讓 我 措手不及

見不到妳的最後一面

留給我每天午夜夢迴中的想念

歲月會告訴什麼是愛

但是 歲月告訴我了

時光不回頭 後悔已太遲

感情的強烈波動後

冷靜下來沉思

為何 深情換無情

卻一輩子背着情傷

為何 要那麼癡情

為何 感情是我的寄託

而我已將一生的寄託付之流水

如今 已是浮萍一片

我不知何去何從

堅持著一個信念並沒有錯

但是 我卻不能面對現實的可怕的一面

當我得知 愛情無望 我並不灰心

當感情也被利用時

我也認為人生嗎

當友情也斷時

我整個人都崩潰了

雖然 我強顏歡笑

但是 我內心的苦

已造成了內傷

一個大半生都靠感覺而生活的

沒有了寄託 人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我不能說這個世界不好

只是 也許逆來順受慣了

我也不想擁有些什麼

平靜的生活就好

能算奢求嗎

感情對某些人是不重要的

在我所認識的人中就有很好的例子

非常明顯的表明對感情的看法和感受

感情對我而言 是 致命傷

感情對某些人是不重要的

在我所認識的人中就有很好的例子

非常明顯的表明對感情的看法和感受

感情對我而言 致命傷

我的初戀 她對感情也看得很重要

但是 她始終對我友情重於愛情

這也不能怪她

我並沒有表明我對她的態度

當然得到的回應自然就不是那麼明確

對她來說 沒有羅曼蒂克需要

不懂得生活中的一些小細節

對人是多麼重要

我也曾嘗試著讓她了解到感情是人生中

(愛情更甚)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

人與人之間是建立在情的橋樑兩端

但是 感情對她而言 是多餘的

在人生的現實中是很沉重的負擔

我的好友

她(妳) 我了解她(妳)嗎

不 或許我並不是很想去了解

因為她(妳)在各方面來說

就像是鏡中的我

自然 我知道

我是一個很難了解猜測的

而對感情是那麼的執著

對一切感情上的看法想法都自有一套 她(妳)

我知道是無法能用了解來看穿的

當然 感情也是她(妳)致命傷

對我也是 我並沒有另一半可傷

她(妳)就不同了

其結局是可悲的

而我 只要我放開

我仍然有很好的前途

她(妳)將無法再次的出發

尤其是一個女性

非常的明顯表示對感情的看法和感受 不屑

感情對我來說 是致命傷

我的她 她對感情也看得很重要

但是 她始終對我的友情重於愛情

這也不能怪她

我並沒有表明我對她的態度

當然 得到的回應

自然的就不是那麼明確

感情對某些人是不重要的

在我所認識的人中就有很好的例子

或許我並不是很想去了解

自然 我知道

我是一個很難了解猜測的

而對感情是那麼的執著

對一切感情上的看法想法都自有一套

我知道是無法能用了解來看穿的

當然 其結局是可悲的

而我 只要我放開

我仍然有很好的前途

 

 


三川老人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28846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