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期望
2019/07/20 05:49:26瀏覽273|回應0|推薦8

無法訴說自己有多傷心過

那只是自己在說的

但是 卻是我的真心感受

沒有人能了解 為何會傷得那麼重

當然 還有妳知道 只是 妳也無可奈何

誰能面對現實不低頭的

沒有什麼不能放下的

也沒有什麼可以永遠擁有的

人 事 物 都是這個世界的過客

自己的過去的路 是我走過的

走過了 就讓它過去 未來 再說吧

沒有什麼不能想的

沒有什麼不能做的

但是 有些時候 想想就好

有的時候 想到了會很快樂

有時候會很難過的

所以有時想想就好

做了以後 會後悔莫急

做了再後悔就太傻了

沒有什麼不能溝通的

只是 有的時候 言語 一時無法表示而已

有時沉默反而更好

因為 當語無倫次的時候

反而會把事情弄的更糟

溝通要誠意的 並且接受對方的建議

當然 要把我們的判斷力用上

不可盲目的說大話

沒有什麼叫能夠

也沒有什麼叫不能夠

就如我常自問

我是誰 誰是我

我又能夠是誰 誰又能夠是我

我也常想到

平淡與平靜的等號

如何的劃定

沒有什麼物不可以

捨 沒有什麼事不可以

放 卻是在情感的世界中

不可隨便 施捨 愛

不可隨便 放入 情

結果不是能 捨 就能 放 的

沒有什麼是不能捨的

但是 也要想想

不是捨了就會有得

如果這樣想的話

那就捨的沒有意義了

就如同做善事的

還要要求回報

那又何必呢

沒有什麼是非要不可

想通了 是不是可以海闊天空

很多事 是不是只要自我要求就能處理好

為什麼答案越多 疑問也越多

認真 真的比較好嗎

迷糊 真的比較好嗎

該認真的時候認真

該迷糊的時候迷糊

這樣的答案算不算不負責任

在我來說 幸福的模糊 模糊的幸福

只要懂了 是最快樂的

沒有比此時的落寞

更落寞 夜已深 人已靜

一切都歸於平靜

唯有我那孤立站在窗前

看著深遂的夜空

承受那落寞的孤寂

又是一個耶誕節的到來

每天的清晨 散步的時候

都會看看身旁

是否有妳同行

只是 除了自己的身影

一直盼望與妳相聚

是自從離開妳那日起

從小橋的那最後一次見面

匆匆多少寒暑 至今 仍盼望

沒有可以改變 是妳我已經成形的情

就因為如此 妳我已經不在乎

那曾是阻礙我們的 現實環境

相信 一路走來

讓我們更懂得 珍惜

沒有人能定自己的命

天註定的是天命

人只有順勢而為

要改名 很容易 要改命 難

命不能改 善有善報 命會不同的

沒有人能再讓我動情

卻 一生為妳 情凝 如 當年的一句諾言

不再改變 已塵封了

對妳的情 始終如一

沒有人說妳錯

我也不說我錯了

只是我們曾停留在那

人生的交叉點上

時光不停止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任誰都無法停止或挽回

今晨不到五點起床

天剛剛微明 沒有下雨

只聽到鳥兒在歌唱

正在享受早晨的寂靜

忽的天陰暗起來

飄了一些小雨 雨的落下

也讓鳥兒一哄而散

也打斷了我思念遠方的伊人

此刻的妳 在做什麼

是否和我一樣的一個人散步

還有思念我

沒有不能溝通的

如果什麼都不想說

那 還不如說再見的好

所以 我說

當然也會有妳不喜歡聽的

但是 溝通 就顯得重要了

別放棄溝通 沒有不能諒解的

但是 要從心根本的諒解

的確很難 除了妳真的傷害了一個人的心

諒解是必然的

不能諒解就太沒有肚量

事可以由大化小到無

卻不可一直放在心中

最後不單傷害了別人

最終也會傷害了自己

沒有什麼不能妥協的

就看妥協的心態

在這個世界上

有什麼不能的

我要對妳說 我妥協了

我無牽無掛的從妳身邊的離去

連說聲再見也是多餘的了

期望 妳不要拋棄我

正如妳所說 妳怕我也怕了

重新開始是我的期望

如要重修(舊好)那就難了

就維持現狀不是更好嗎

期望妳能懂

因為 過去 一個遊戲

讓我損失了一整個網路的友誼

因為 早已有人告訴我

這是一個危險的遊戲

我執意不聽

只想 或許能因此多交一些朋友

結果 我卻變成網路孤兒

雖然 我還在網路上游盪

我卻無法開口對過去的朋友說些什麼

我只有 在無盡的網路中游走

最後 我不再要求朋友的諒解

我告訴我自己 別再錯了

希望妳懂

但是 太難 妳不曾經歷過

妳不知道有多痛 懂嗎

曾經的我 曾經深愛過一個女孩子

她 卻是每天醉醉醉

(她是花蓮阿美族的女孩)

結果 她走了 我沒有 悲傷

反而 我替她高興 她終於 解脫了

我去依然為她傷感中

曾經的我 曾經的過去 曾經的曾經

一個人若是勇於表示

那將會有無限的快樂跟隨

我是只說心裡話的巨蟹

我每天都有一群快樂的人圍繞在身邊

我每天都有無數的快樂笑口常開機會

要把握 要用誠心待人 不要怕受傷

自然會心想事成

曾經的希望 現在 只要平淡

曾經的朋友 記得嗎

我們第一次一起看的電影嗎 [變臉] 記得嗎

我們第二次一起看的電影嗎 [異形-4]

我知道看到感動時一定會落淚

看電影我一定帶面紙

當我遞給妳面紙時

妳早已淚流滿面

當看完變臉後

我立刻就有一種預感 真的發生了

[這是後話] 不久 接連兩次的變臉

妳我竟然都承受了

我要怎麼說

後來妳我之間上演的戲碼

讓我們無限感慨

曾經的執著

已成為遠去的懷念

往日的情懷

瞻前顧後的想念

心情的凝結

沒有的感歎

沒有發現改變

一點一點而變

曾經的情 曾經的意

卻從未感覺到愛

曾經的思念 曾經的關懷

卻也從未想到要有所回報

因為我的真 我的純

沒有人能懂曾經的曾經

妳我都為了對方落過淚

那是激動的表示

一種無法言語的動作

妳的淚我依舊保存

在那我心底與我的記憶中

還有妳給我的已經泛黃的信紙上

斑駁的淚跡 依然 鹹鹹的

曾經為了情 我沉默的等待

現在 我要繼續訴說我的感情

我不要再做一個沉默者

如今才知道緣盡情非

徒嘆訴說 也無奈 曾經重的是情

曾經是深深的意

情與意建立了我們之間的心橋

原是不可分的 是不可斷的

多少的情意牽住倆人的心靈

卻是 時間的消逝

曾經的 逐漸散去

曾經迷失的心

也有過迷失的情

迷失的愛也很無奈

多少年來 歲歲月月痛苦在我心

妳能了解我多少

妳又願意了解我多少

罷了曾經游走在感情的天堂與地獄的我

最終 我選擇了 地獄 只因

我覺得我的歷練仍然不夠

尤其是在所愛的人

最後選擇了別人的時候

我也只有忍痛的祝福她

然後 去接受歷練(寂寞的孤獨)

地獄中是沒有朋友的

只有的是 孤獨 曾經傷過的心

曾經破碎的情

心情一直是壓抑的

不想動心 是怕再傷

不想動情 還有情嗎

失去了什麼 又遇到了什麼

曾躲在樹後看妳離去的背影

曾經熟悉的妳

現在只是一個陌生的人影

一個人還是這樣過

只是心中的思念早已散去

曾經擁有 又何必在意失去

因為 對於擁有的定義 真的很難下

所以 失去的定義 也是很難下的

我把在我們分手的最後一段日子

來往時的日記找出來了

我看到了多少的懊悔和痛苦

可是多少年來

我過的又是什麼日子

我不怪妳 只因為我們當初了解不夠

而感情的方向的偏差

是最大的錯誤

而今妳我雖然想從新開始

但是 在妳我的之間總是有一層看不見的隔閡

今天 我想用真情來消除這無形的阻礙

並希望妳能了解我的希望

最近 思念日甚 無從訴說

無奈啊 無奈啊

多少個歲月不停的流逝

但我卻抓不住一些些

在無數個歲月中

一直支持我未向命運低頭

就是 和妳相處的那一段日子

雖然 甜酸苦辣嘗盡

但是 那是記憶

無法磨滅一段深刻記憶

和妳分手後

我唯一支柱就是 回憶

對妳 我不說別的

用情之深

甚於初戀

妳可了解

我希望妳能了解

最近有些悶

說是天氣以可以

卻又不知道如何的表示

靠感覺表示心情的我

看到了好文章 卻無言

雖然 心的深處在吶喊

卻是無聲的無奈

最近是怎樣

是天氣太熱了不成

還是 大家的經濟很拮据

買不起一隻筆了嗎

部落格是個寄託心情的好所在

寫出心情 最自在快樂

卻 卻 有人感覺上

虛擬的世界 偷的沒人會知道

但是 電腦這東西 就是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記錄)

現在的電腦已經非常聰明了

使用者都不用傷腦筋

但是 有人不懂 電腦神通

還是有人動了歪腦筋

卻拖累了在部落格中的沉默創作者

泣血 原本 只要我們把心情的訊息

轉移到手指

再經由手指敲出我們的心境

那種快樂 不是盜取者所能了解的

無法平復的內心煎熬

說好了永遠忘年交

感情和理智

妳已不是我所認識的

堅持和捨棄

就要有所選擇

多麼無奈的時刻

就再做一次痛苦的抉擇吧

這封信 一字未改的從許久未動的檔案匣中呈現

不是不想送妳搭車去

怕送妳的感覺又再心中浮起

今日與妳的相聚

多年的感情心情訴說暢快

無法形容 坦白的告訴妳

對妳不保留 只是要告訴妳

我的心聲 期望下一次的見面

或許那時妳的心情會非常開朗

今天非常高興

已有多年不曾有過的感覺 太好了

我們要珍惜這份能重逢的緣

並好好的維護

不要再有阻力產生

我非常珍惜這份緣

但 如果不愛護

我想不容易 我想過 過太久的平庸生活

忽然生活中多了妳

我要冷靜 必須要理智

不能高興過頭 而又犯錯

一次的錯是二十年

第二次錯又是十年

我知道我絕對無法

再一次的犯錯

所以我能給妳的是一顆破碎的心

我想也只有妳了解我的心

就算我寄放在妳那裡

不要說我頑固 只是很執著

每天都很盼望見到妳

即使是一瞥也好

可是這正常嗎

若有愛意時

感受上有太多的精神負擔

對妳的好奇

對妳的想法

對妳的一切

我都很好奇

如果沒有這麼多的無解

我想我也早已掉頭而去

又何必為妳苦惱又何必對妳那麼在意

或許 有一天我會很坦白的向妳表明我對妳的情意

但是又何時 或許來生吧

我也記得我曾給妳過很多次的暗示

相信妳也感受

得到我對妳的那種眼神

妳知道嗎 我現在有多痛苦

無法形容的

妳在我心中的地位

是無法改變的

如今的結局卻是太令人痛苦

或許 妳的心早就是屬於我了

或許 妳並不相信我對妳有感情

經過這些年來的分離

是否有感情的存在

思念是無法形容的

言語是無法表示我對妳的心

只有讓時間來證明我對妳的心妳的情

我想這不是短暫相聚或三兩句話

就能夠表示的要怎樣來愛妳

告訴我 要我愛妳一輩子

妳我相愛是幸福的

只是 現在 不容許妳我長相廝守

若妳堅信我對妳 的情

或妳對我的感情是真誠的

並不會因任何原因而改變時

堅持下去 有一天 妳我會在一起的

那時 期待 始終無法表示我對妳的歉意

因此也無法去要求妳的諒解

就算是我這輩子欠妳的

我是 曾在一個小鎮和所愛的 分手了

後 在台北市 重逢 這是命中註定的

我也是一個小鎮的人

或許 珍惜一個人 或一件事 並不一定是好事

但也不一定是壞事 或許可以看淡薄些

一切都看 對人或是物的感受

我是她交心的知己

我也是巨蟹座的人

我可以說是巨蟹座的巨蟹

因為我的太陽星座在巨蟹外

另外還有五種都在本星座中

而我的後半生中一個星座都沒有

我也有自己的一段纏綿悱惻的故事

她的故事就好似我過去的翻版

朋友 巨蟹的缺點和優點是互補的

無法挽回 也會在所不惜的堅持下去的

無法理解的人生

既然要我們相愛

又為何要我們

一而再再而三的離別 相逢

離別 相逢的

為何 難道

就不能將這斷斷續續的緣

黏合在一起嗎

能否

 

 

三川老人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28167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