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累了
2019/07/18 05:08:56瀏覽275|回應0|推薦9

從一月七日至今天

發表的文章

為了紀念一位不在的朋友 (已往生)

(好快 十年了)

讓各位格友看到我的另外一面

淋雨 是我偷哭的時候

也因為 我們的共同嗜好 淋雨

所以 一下雨 我就會在雨中

懷念一番 看與寫

一個人 要寫些東西時

以我的看法是 要多看

然後 建立一個詞庫

是建立在大腦中

這樣 才能心想筆隨字展現在紙上

如果 把詞庫建立在檔案中 或 作筆記

那絕對是寫不出東西來的

而且也不會順暢的

還有的是 感覺

這是在寫的過程中最重要的一環

舉例來說 看到明亮的月亮

就要進入記憶

想到曾和什麼人一同漫步月下

說些什麼 或是 做過什麼

(記得 月圓之日 別變成狼人就好)

當然 在月下會發生何事 誰都無法預料的

在滿月的時候 理智會變得模糊

(要小心 明亮的月兒 此時會變成一個大螢幕

把實況做了一個播出)

當記憶被提出

就會想寫些什麼

自然的就會想到詞句

很自然的就完成了 一篇好的文章

當時的情境感覺

烏雲遮月 或是半弦月

或是 不見月的日子思念的心

經過這些天的不停的小雨

就像一顆泡過水的海綿

又濕又沉重

相思已經不知是何物

相思苦苦相思

相思人人相思

思來思去苦來苦去 沉默吧

就用泡了水的海綿的心 思念吧

經常在陷於沉思中時

我會想到過去的一切

如果 當時我這樣想這樣講

今天 就不會有這樣的結果嗎

我懷疑 有時候也會想

如果另外一種想法和講法的話

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呢

若如果什麼都不想不講的話

現在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新春時節

也該讓思念放個假

這一份祝福

就先寄放在心中 思念

假期結束 再繼續

純白的思念

思念的純白

但思念依然屬妳

大清早的時候

不能喊說 思念

免得把思念我的人吵醒

雨滴整晚 天亮之後 依舊滴答

雨是憂慮的憂鬱

雨會影響到 思念嗎

人很奇怪

看不到就想念

見到了又不知道珍惜

既然如此 是怎樣

思念就好 免得被罵 白痴

那後面的我就不多說了

穿越時光 來與妳見面

送給特別的人 一份祝福

思念 這不是妳喜歡的顏色

這是我喜歡的花卉

因為 玫瑰是高貴的代表

所以 心已表明

思念依舊沒變

知道嗎 要改成

仰天長嘯的

思 念 情緒地自己

流經小橋 流經思念的印記

塵世的背棄 生生別離

孤單在遠方 心中那小橋

的確 現在沒有人知道我的心情

因為 我逐漸的隱藏起我的心

和我對情感的渴望

只有這樣才能確保

我心的自由了

心已寒 無絕情

仍然念念不忘妳的情

冬不變 寒依舊

多少寒冬心依舊思念

這些天眼皮跳不停(大家都說會有不祥的預兆)

我卻是因為擔心初戀人的舊疾復發

睡的不安穩(造成沒有注意到睡覺姿勢)別壓到眼角神經

雖然先在醫學發展的令人稱奇

但卻往往很小的毛病卻要了命

比方說 感冒 過去感冒了就是感冒了

躺上三天多喝水就好了

現在可大大不同了 感冒的種類之多 族繁不及備載

若一次被兩種病菌入親 那是不單吃要就會好的

有可能的就是 併發症 會要命的

我對初戀人的擔心自不在話下

我自己也要顧及到 自己沒有健康的身體 怎能去關心別人

傷都已傷了

心痛又是如何能

不是真誠的情

是不會傷得如此重

曾經許下的諾言 因為愛

曾經把心留給妳 因為愛

已經心痛多少冬 因為愛

今天的玫瑰

因為天寒地凍

含苞待放

那我的思念呢

依舊是思念

天氣已經稍暖

熱情的思念

也要稍微降溫了

過熱的思念

會燒壞妳的心

天氣依然寒冷

思念依然溫暖 農曆節快樂

對了 我們是否已經老到動不了了

今天的雨 是 怕妳的饑渴

灑滿雨滴的玫瑰 最讓人憐

思念的淚滴 最讓人疼

妳疼過我嗎

我卻憐過妳的淚 思念吧

就 思念 天氣又轉寒冷了

而我對妳的思念

卻如同 冬日火紅太陽

我對妳的 思念是溫暖的

老朋友 從重逢後

我一向都是凡事往好的方面去思考

從重逢後 一連串的失望

以一個有宗教信仰的人來說

更讓我對宗教另眼相看

或許說 原本已失望了 現在更失望了

但是 對待我這個老朋友來說

如此對待 妳也忍得下心來

妳認為 我還有在思念妳嗎

奔波的思念 累了 沉默的思念

又太靜了 還是散步的思念

輕鬆愉快 明天 又將是一個好好的天氣

先送上 思念的溫暖

別說是多於的

玫瑰花 等於

思念情 又等於

心亂如麻的思念

再等到 花開花榭花已老去

多少個冬季 在妳我的眼前過去時

又好像凍結了妳我相處的時光

當寒冷的水滴 滴在我的臉頰

總是覺得 被重重的沖擊

也沖醒了冬眠的心

我的朋友 何處曾是我們聚會的地方

太多的老地方

只是 田埂是我的最愛

當我獨自一個人落寞的坐在那兒

只能呆望遠方的飛鳥起起落落

思想一片空白

只有一個念頭

希望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好多年前 妳說過一句話

記得 這封信現在不能看

當你需要幫助的時候 再拆開看

於是 那封信一直擺在抽屜裡

直到多年後的今天

還是看到那封泛黃的信封

我也還是只拿起來看看那逐漸淡去的筆跡

我仍然沒有拆

因為 我還沒有需要幫助的需要

所以 我仍把信封放回抽屜中

我知道 妳看到了我給妳的話

妳不用回應 還是如往常的

沉默以對 對我來說

我的心是依然平靜的

我的老朋友

我知道妳會到我的部落格來

我也知道妳不方便留下言語

我知道妳的苦衷 我不怪妳

妳是我的老朋友

妳我相識了多少年

妳不提我也不提

多少年來 我們互相了解

互相倚靠 互相勉力

如今 妳和我

見面不能 聊聊天不能

雖然 一天天的這樣的過

並沒有將友誼遺忘

只是 不能如往昔

我將心中的苦向老朋友吐

也很為難妳了

這些年來的苦悶

對人生看得淡薄了

名利都不求

只求能為我的信念我的堅持而活

或許 就因為如此

我才能平淡的度過艱辛的這些年

一年春節即將來

再來 元宵節慶提燈籠

勿忘共度提燈時

已是不知幾春秋

對不起 我錯了 我抱歉

妳說 對不起就可以嗎

妳又說 你看著辦吧

或許有一天 我會在一篇中

對妳說出特別的話

不只是思念 而是說 我愛妳

對妳 我始終是有什麼說什麼

不論妳如何的問

同一件事 答案都是一樣的

愛要如何放 口說容易

離開也容易 但願 心呢

對妳的情 我從不怨是有悔

一切都是心甘情願的

把一份真情放下

心冷 把思念妳的心放下

心冷 也把關心給停止

因為心冷 心已經冷透了

我又想讓誰知道

知道了又如何 不讓人知道

也沒有什麼 是不是 一入夏節時

總會想像 這個六月是什麼花的旺季

那淡淡的幽香

那朵朵的小白花 茉莉花

總是有些依戀已凋謝的

冬日的夜特別漫長

半夜醒來 依舊是深夜時分

夢都難以深沈

只有自我催眠

明天日出前要去散步

還是睡飽飽吧

許久以來只要是夢

夢中一定有妳

可是 白日夢中卻沒有妳

這就是現實世界

在現實世界中我不能擁有妳

在夢中雖然擁有妳

我們永遠都是有一個距離存在

這就是夢 所以才稱之為夢

自從認識妳 放心的伸出友誼的手

沒有任何防線的友情

或許 是了解日深

或許是妳顯露本性

我喜歡夜 也更喜歡眨眨眼睛的星星

當然 明月當空的時候

就是我最想許願的時候

如果說 真有天地之說

應該知道我的情

每日晨起都在天還沒有露出曙光的時候

不時的望向東方

想見那黑暗中的東方微明的地方

在此時 我會感謝上蒼 又給了我一天

為妳 知道嗎

家住在北斗鎮的妳

為妳仍繫上一絲少年時的情

只是 妳離開後

我到處去尋找妳

從我們共同的友人處

得知 妳的日子並不好過

我期望 能再經由過去的共同友人處

取得連繫

雖然匆匆已經過了六十載

年過的如何 年如何的過

就抓一把思念吧

好多年了 好多年好多年都過去了

就這樣的過去了

我不知道期待什麼

我又希望什麼

我渴望什麼 我需要什麼

我只希望年年平安的過去

好久沒見到妳

少年時代的我們

在同樣的學習環境

我們天天玩一起 坐一起

我們互相暗戀對方

一直一直到現在

盛開的玫瑰

是冬天難得一見的

而 溫室中的

好了 不多說了

今天最重要的

說說思念 今天的思念又濕又冷

只是家中沒有一間溫室

或許 但是 如果

現在 只好 思念

寄於無形無言中了

至今仍無回音

不知是否收到

可否給我個回音

或許我根本沒有送出訊息

這兒的冬天很冷

然而我的心更冷

冬季的雨是我的思念

但妳是否看見了

春天快到了吧

我會在老地方等待妳的回首

因為我依然很愛很愛妳

永遠 今晨的四點半

在正西方的亮月(非常明亮)

中秋的月該告老還鄉了

相機充電中未能拍下

在冬日難得一見比探照燈還亮的月兒

冬日 火熱的思念

是非常需要的

尤其是妳 驅寒送暖

給妳我的朋友

情的建立 一個人和另一個人

有了情有了意

當然還有生活中不可缺的

麵包和水

當然要珍惜不可浪費的情

我們才能長長久久

我們在遇到困難之時

曾經共勉之

相互支持 互相讚賞過

但是 還是敵不過現實的眼光

我們低頭了 我們 有爭執過 也有妥協過

也有不斷的進步

也曾互相依靠過

畢竟 最後 分手了

卻是帶走了滿滿的友誼

妳與我 來相憶傾訴相思

天南地北遊 傲視天下男女

宣誓有緣慢步行

期待倆情生根穩定

雖不立誓天長加地久

只望隨緣隨意牽手同心

在我的心中 雖然有無限的不捨

但是 我還是要捨

妳們的平安 是我的心願

雖然 我知道妳對我非常不諒解

我願意承受 畢竟 我們朋友一場

我已不想解釋了

因為妳的不諒解

讓我們的友誼破碎

曾經躲在角落

暗自為妳祝福 落淚 擔憂

祝福妳 得到妳要的

落淚 那值得犧牲嗎

擔憂 怕妳會受到傷害

如今 我知道 妳並不在意我的心

讓妳去吧 歡喜做甘願受 不是嗎

妳也常這樣的對我說

妳切勿亂用我的關心

要知道關心 有一天會枯竭的

那是妳的濫用

雖然 我曾經給過妳暗示

妳仍然認為是應該的

現在 晚了 遲了 枯了 別了

又接近藝文節了

我開給初戀的情人 見面支票 跳票了

又十年不見了 雖然妳常常說一句話 等老的時候就沒得看了

但是 妳卻不知道 妳在我的心中 永遠年輕

每一次我都說會啦 但是 一年又一年的過去了

見到她 怕她對我掉眼淚 怕她對我抱怨 怕她對我說 我欠你太多

記得 我今年的邀約 還沒有得到妳的回音

過去 我們約會的地方最多的是在圖書館

因此 藝文節對我們來說 特別值得留念

還記得嗎 縣政府門前的台階

是我們暢談的舞台 有草地的襯托 有大排水溝的流水聲

還有車來車往的吵雜聲

但是 那並不妨害我們談心的心情

坐累了 換一個地方

縣議會的大草坪 那是 看星星 許心願

躺下來看著天空 海闊天空毫無忌諱的說出真心話

或許 縣政府的台階 縣議會的草坪 都還在

只缺少了妳我的身影和那爽朗的笑聲

 

 

三川老人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28137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