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在我的人生中
2019/07/16 05:04:38瀏覽178|回應0|推薦6

在我的人生中

有兩扇窗 不論是寒冬或酷熱

我的都是溫和的好天氣

我房間的窗都會隨時開關

玻璃窗隨時都擦的一塵不染

就像我戴的眼鏡 要窗明几淨

我還有一扇窗 就是心靈的窗

人的心情都會有好壞的起伏時候

只要記得 也是要隨時記得把心窗打開 透透風

別把事情悶在心中的房間

但是要謹記 不宜自己去製造隱私

不揭別人的隱私

也就是說 開關窗戶要得宜

別夾了自己的手 也別擋住自己的和別人的視線

在初戀的時候 最有趣的就是

我們從來不吵架 最多就是一句話都不說的

我們都喜歡塗鴉 就是兩個人在一起時

隨便找什麼紙或筆 有時最多是互相看對方一眼

把想說的話 寫下來 在各自要回家的時候

我都會把紙摺成紙花給她 她比較不浪漫

把紙一揉 成球狀再丟給我 有時會丟掉

當然 我會去撿起來

兩人有的時候 約在一個地方見面

卻在她看了我一眼 轉身就走了

隔天 見面的時候就好了

有時候一來 還會帶一個摺好的紙飛機 丟給我就又走了

飛機上當然有字 下次約會 要找有紙有筆的地方

冷戰是有 其實那不叫冷戰 約會不能天天有

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和家人

一星期一定會見到一次 是正常的

要去教會做禮拜

不過有一次 我們用言語聊天時 意見相左 大概都想到了

自己是對還是錯 卻像有默契般 同時轉身離開

那次最久 三個月 或許怕見了面尷尬 都互相躲開

後來見了面 沒躲掉 我被劈頭就是一句 你怎麼不來找我

其實兩個人的意見不合是在正常不過了

但是 也不是所有的交往雙方都會如此的

只是何種心境會讓生活過得愜意

左三年右三年 左等右等又三年

等待 對我來說 已經沒有意義了

人生路本來就難走

失去也要感謝曾經的擁有

妳想說什麼 為何不說呢

難道我是那麼的難以溝通嗎

對妳 我的溝通管道一直都為妳開放

只是 妳沒有好好的利用

我真的很想擁有妳這個朋友

雖然我明知這是不可能的事

我仍然很努力

或許是太多的回顧 思前想後的

心灰意冷的念頭越來越越沉心頭

如果有一天 我能一切從頭

我會有另一種的決擇

這些年來 我深深的感覺到在感情的世界裡

我迷失了 找不到自己 找不到目標

未來也沒有了

何苦呢 在妳的面前

我喜歡當一個傾聽者

聽妳細緻的一切

妳是一個可以談心

談內心世界的知己

所以我們能成為知己

我沒有多說一句話

想必妳也知道我在想什麼

雖然內心是多麼渴望能和妳說句談心的話

但是 內心有一種掙扎

也不知為何 我很渴望妳這個朋友

但是 我真的很矛盾

而且也很無奈 因為妳的言行不一致

讓我非常困擾 我們要從何開始

一切從頭嗎 歲月已老 太累了

銜接中斷的也好累喔

從新開始 過去的一切就太可惜了

我想 那麼我們就說再見吧

再等個數十載再看能不能相逢

想念一個人 這種刻骨銘心的感覺

也只有自己在品嘗

我已在這種感覺中翻滾多少年

看破世俗才是真

我願活在這樣的感覺中

一個天天捧著碎心過日子的影子

總是納悶為何老是被情傷到

但是卻是自己心甘情願的

巨蟹是一個感情很豐富執著

巨蟹是一個同情心和愛心很重的心腸很軟的

分分合合無數次

仍戀過去的一段情

一個堅持 一個信念下定決心後

已完全無法挽回也會在所不惜的堅持下去的

想我的巨蟹知己

忍著不看到妳

忍著不去想妳

忍不住想看妳

忍不住不想妳忍不忍不見妳

忍了忍不念妳忍不住見到妳

忍不住想到妳

只是如今不同了

就像一個吹起的汽球

逐漸的漲起最後被刺一針

對妳的了解愈多

也是愈不了解妳

我很納悶究竟妳心裡想些什麼

又想做些什麼

又覺得妳又好像在暗示我什麼

我真的不了解妳

我為妳感傷 我感傷人的現實

當愛上了一個人的時候

當事與願違時 就是翻臉相向的時候

一個人能去要求所愛的人跟他一樣嗎

深沉的夜裡 想妳的寂寞

但是又無奈的無法替妳承擔

人最可悲的是 當需要朋友的時候

而唯一的朋友竟離妳而去

我承擔了過錯 知易行難又何必

當愛到最高點時 想要的又得不到時

那是非常難熬的折磨

對於這種感受相信妳也嘗過

是非常的痛苦

害了我們的一生 是堅持己見

成長中享受苦果

不斷的成長不斷的累積經驗

雖知已無法挽回已然過去的

不承認錯誤是我們最大的缺點

誤解不去解 也不想解

因為 現實是冷酷的

無情的 是難以用來平復創傷的良方

妳有妳的矜持

若妳想要朋友

妳就要放下這些

因為 朋友是交心的 這些都放不下

妳又能如何來對待朋友呢

不是我要怨妳

是妳對我的了解太淺薄

看到妳在大雨中佇立

很想和妳溝通

但是 妳的眼神 憂憂鬱鬱

還是讓妳自己去想一想

是否願意來了解我

不要怨我 不要怨我無情

就是太多的情感了

壓抑的情感 給了我太大的壓力

我小心翼翼的

妳知道 我不能對妳說心裏的話

也不能表示什麼

妳知道 我有多痛苦

妳不會了解我的 妳可了解

為何 當初和妳分開

現在 唉 我不怨妳傷過我

因情之深是感情

妳若以真情又何必為情付出歉意

妳是我生活的依戀

或許妳仍不了解妳對我的重要

妳了解我要說的

寒冬雖將至

期望妳能給我心的溫暖情

讓我好過此寒冬

或許說 魂牽夢繫已無影

肝膽相照已無心

朝思暮想已夕陽

奈何說 我心已隨妳飄散去

我情已無法再燃燒

愛已灑滿在虛無中

我心已停止對妳的思念 不是我變了

我已不再對妳付出愛情 不是不愛了

我已決心要疏遠離開妳 我已麻木了

我知道妳仍然需要我愛 但是我不願

妳已傷我傷的太深太沉了

我是光 照耀妳的視野也照耀妳的心

但勿忘擺上一支蠟燭在此

河上的風 吹在妳我臉龐上

因此一陣微風

都感受到溫柔的心

卻顫抖得莫名

入秋以來的擔心

昨夜的微雨至清晨

有些事我們無能為力

和妳在一起時

我們只過了一個情人節

如果那時我不那麼的任性 無理取鬧

我想我們就不會分手了

今年的情人節 我想我只能自己一個人的想妳

想妳 當天空不再是空洞

美夢成了微風 我的心也隨著四季

緩緩地起起落落

當擁抱不再有感動

誓言漸漸地變成空洞

剎那交錯的眼眸中找不回

昔日一絲溫柔眼神

是不是曾經愛過

就真的擁有嗎 還是我不懂的把握

是不是不要從頭開始

就如果真的能夠

忘記生命中的過客嗎

在感情的浪潮中

一波波的衝擊 已是傷痕累累

但 我願沉淪在感情的浪潮中

因為這是我僅有的了

我不能因為已是累累傷痕就想逃避

我仍然是要面對最後的衝擊 決不回頭

近日來 看到過去給妳的一些片紙隻字

只有二個字可以形容的

無奈 為何我遇到的妳是那麼的不夠浪漫

談感情 傷感 談友情 無情

各種值得紀念的事物

都沒得到回應

為何會如此

妳不是巨蟹星座的嗎

在我心中在我眼前衝擊翻滾

回頭看 已是滿身心的傷痕

落寞在波浪低時 可以沉思

衝擊推到浪頂時 思考回想

當風平浪靜時 一切都已成往事

或許 我該再給妳一次機會

或許 妳有妳的難處

或許吧 但是 妳可曾為我想過

關心過我 或許有太多太多可回憶的往事

但是 往事卻是不堪回首的

因為 痛苦的多於歡樂

人在不如意的時候

總是會想到往事

但往事 又會帶來更多的痛苦

人生 = 矛盾

說真的 若是要將星座中所說的一切

用來衡量彼此的各方面

再來下定論

也就是說 太免強了 以平常心去相處

星座的說詞用來參考

魔羯座和巨蟹座的位置在星座圖中是相對的

卻有相惜的看法

對妳 我能擁有什麼

妳的一句話 妳的一個承諾

但 我曾擁有什麼

妳的一言一行 妳的玩世不恭

我曾想到過太多太久遠

經過深思 經過長考

我該對妳死了心

我不該對妳太費心

我不該的 從小就和大自然接觸

多少也改變一些剛強的個性

從小就是不服輸的

總也和同伴爭執 久了玩伴都遠離我

小時候家住在山城(苗栗鎮) 沒玩伴就獨自到山林亂竄

這也養成了日後喜愛散步和徒步旅行

另外就是對植物的觀察 對昆蟲的特性等

有的時候會坐下來 對那移動較慢的 喃喃自語

走累了就會坐下 聆聽大自然的聲音

這又引起我日後在朋友間 都以一個傾聽者自居

自小的自我約束與判斷力

讓我在有形的世界做最快的抉擇

但是 無形的感情世界 是很難的抉擇

對錯是非 不能與感情劃上等號的

在這人海茫茫中 妳我分手這些年了 竟然又會相逢

原本我已完全放棄希望了

為何又要讓我心痛一次

我要如何的對妳說

我是多麼愛妳 無法形容的

不想再和妳來往了

這是對妳的決定

妳沒有對不起我的地方

我也沒有對不起妳的地方

只是無緣了 我不知道妳對我是否還有感情

還是需要我的時候才想到我

罷了這又何必去追究呢

不論對與錯在誰

已成定局的此時此刻

我也不想有什麼改變

改變了又能怎樣

知道嗎 這是一個現實的世界

爭名爭利爭一口氣

然而 這一切都是空虛的

如同夢幻般的不切實際

然而 我們生活在這個環境中

又能做些什麼改變

然而 我只是承認現實征服了我

知道嗎有時沉默些在這現實的世界中

這是可以平安的

我們生活在這個環境中

又能如何改變不順心的事

然而 沉默才是福是嗎

我要對妳說 對不起

我有太多的不得已

從一開始 我就一步步的走向錯誤

沒有真心對妳 沒有寬容妳

沒有對妳做對一件事

沒有對妳說一聲再見 就離開妳

我想說一些心裡的話

在和妳分手後 我知道我錯了

怎麼錯的 為什麼錯的 但是我錯了

有多少的時光曾就在等待中度過

但是我等待的又是什麼呢

我也很迷惘 我錯過了什麼

我又期待些什麼 在未知的未來

那一線希望 實在是太渺茫了

或許有一天 幸福會降臨在妳我身上

在妳我的心中

妳我都已早已結合在一起

但是 在現實面

從重逢那一刻 我就決定

再躲妳一次 再離開妳一次

為何 妳應該知道

我對妳用情太深

不是今天才開始的

而是分手那時

我知道錯了

因為對妳有情

對妳不告而別

所以我知道我錯了

對妳我一直付出我的感情的

從分手後 對妳的感情從未間斷

再次的相遇時

我真的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

情的流露 多少年來的感情積壓

和妳的重相逢

帶給我一線生機

我對妳的感情是真情

感覺實在是無法形容

如果說若一個人沒有希望

那會是什麼情況

無憂無慮或樂天派

凡事都不在意好嗎

但卻不能沒有了希望

對妳 我已經沒有了希望

卻 希望妳平安快樂

好多好多的無奈

在心中一波波的起伏不定

無法想像情感的付出

是那麼的難以想像的困難

如果說 真情似水 細水長流

這就要靠時間的考驗

如果說 我給妳的真情和時間是一樣的長久

『從友情到愛情容易 從愛情到友情難』

感覺上妳比我悲觀

我變得看淡這世俗的一切

我一直追求心靈的平靜

妳卻依然如故

為何不看開些

這世界是美麗的

我對妳的感情很重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

或許這就是一種緣吧

對妳的心 卻已經逐漸那麼平靜

妳可曾感覺到

似乎我已不太和妳聯繫

我不會告訴妳

雖然和妳的來往是很痛苦的事

本想打個電話

向妳問安 對我來說 妳也知道

對自己喜歡的 我也只有認命了

心一橫就打通了

考慮太多電話費又省了

自我的承諾的約束力真大

為何我會再和妳相逢後

能和妳再次的相逢

我今生已無所求

為何不和妳談一談

是我失常了嗎

我此時此刻非常的想念妳

也不知道為何會如此

只要我把心放在妳那兒也就夠了

而妳也請放心

在我的心中從妳而終

或許因為沒有那種感覺存在在我的心中吧

有太多的心事要對妳訴說

今天接到妳的電話

不是我不想說什麼

而是我心緒很亂

而是我想要把這份感情冷卻下來

所以 我靜下心來聽妳說

對妳的關心

是出於真情的流露

沒有情那裏來的關心

當妳知道我不再出現在妳面前時

那時 一切都太遲了

今天又沒見到妳

或許真的淡了

感覺也淡多多了

或許有一天我會完全忘了妳

在感情和理智衡量下

也讓自己承受很沉重的壓力

多年來

積壓對妳的那份情

存在我心中已塵封許久

妳了解嗎 這種痛苦 說不能

我只是想說我多愛妳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我並不要求事事如意

我一直是有一個原則

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夢

生活在夢幻中不是更美嗎

現實雖是如此的無情

和妳重逢後

我享有了太多的快樂

也有太多的回憶要整理

但也有太多的無奈

知道嗎 和妳重逢後

我變得有些坐立不安

也許快樂來得太突然了

也許是無福消受它

那妳呢 和妳重逢後

有太多的話要對妳說

訴說不盡的相思之苦楚

也許妳也有同感受

 

 

 

 

三川老人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2811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