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用心的去對待人吧
2019/07/06 05:03:56瀏覽317|回應0|推薦11

依然灰暗的天氣

冷清的街道 稀少的行人

如同 似失血的心

空虛的感情 失落的方向

未來 一如今晨

依然 是那麼的無奈

無可奈何的要說 我該愛妳

還是 我錯了 妳也有錯 兩相底消了嗎

依然 在我的心中的結 已被心鎖住

只有妳能解

但是 我不能期望妳會

因為錯在我 我錯的很深

我想 這輩子 要痛苦的渡過了 依然有夢

妳曾告訴我 夢 是很好的寄託

若你有夢 就有希望 若夢中沒有我 也沒關係

因為 我是你的希望

依然是那麼的飄逸

動心動情徒嘆無從訴

兩情相憶奈何人言阻

可知我此時情 可知我如何想

可知 若要心平靜 就不要再回憶

這是很難 記憶和回憶 是我的致命傷

我卻願意這樣傷害自己

雖然往事是苦多於樂

但是 我卻往往想到過去

為何 因為記憶是我僅有的

依舊 寧靜的清晨 一切似乎都頓停了

只剩下我向前邁進的腳步聲

踩在滿地的枯葉

昨夜的寒風不見了

昨天的一切都過去了

化成記憶繼續下去

今天又會如何 仰望天際 晴空萬里

在我懂得男女之間的微妙關係時

我心中開始產生了一種怕

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

在我懂得男女之間的微妙關係時

我心中開始產生為什麼

在我懂得男女之間若失衡的時候會是如何

我心中開始產生了一種怕 莫名的怕

一種莫名其妙的怕

直到現在 依舊如此

雖然我們是無話不談

卻從不談男女之間的事

該與不該 我很尊重妳

也很肯聽妳的話和意見

我不再會一意孤行

這一點妳大可放心

或許 我現在這麼做

並不一定能為我們將來帶來一線希望

但是 有總比沒有的好

不論 將來前途如何

我仍要為將來做一個計畫

【我有希望在我心中成長】

人總是會有希望

這樣才能有活下去的目地

才會有進步

才知努力上進

我的期望不多

也沒有太大的野心

我只求生活安穩

「不要太多的刺激」

平平安安的過生活

若能有個知己也不錯

而妳在我心中的地位

想必 妳清楚 所以

我今生不會為別人再動心

有的只是會拒絕

因為我至今仍受到這些困擾

不要諷刺我 人在福中不知福

對妳 我絕對沒有怨言

而我一直如此

我也曾對妳說過

和妳分開的那段日子

我一直在悔過的日子

每日的省思 自我的要求 不可再用情

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對方

事後又在後悔不已

我所受的苦

使我在和妳重逢後

遲遲的不敢相信

妳對我的感情竟比我對妳還重

現在 我每日都在想著妳

念著妳 關心著妳

但是 也是日以繼夜的加深我對妳的

我曾說過 今生沒有別人會像我對妳那樣好了「這句話」

要反過來說 在我今生中 我所受的挫折中

一次比一次重

但是 從未有一位對我如此

我該怎麼說

命運的安排 我卻違背命運的安排

每每面對妳的時候 我總是心虛

妳對我那麼好

我竟然會毫不知情或毫不領情的離開妳

所以 我不是值得與妳為友

而至今 我仍想離開妳

因為我所受的重創的心

至今尚未痊癒

因為妳的嫁人

將來我在何方

我會為妳繼續付出我對妳的關心和想念

妳已離開人世十三年了 整整的十三年

依舊對妳思念

今天大清早的就見到了妳

妳可知我的心情有多愉快

人生一大事樂事

莫過於是和自己所喜歡的人的距離

越近越好 到了近前卻不是妳

可是 我覺得 兩人的心 距離越來越遠

享受自然是最大幸福

因為 自然界的一切也是有生命的

所以 我們要尊敬自然 也要愛護自然

自然才會給我們自然的生活

在那轉角小巷口

妳飄逸長髮燦爛笑靨

我鼓起勇氣 開口說 妳好

來不及說 妳右轉進另一個巷子

只好讓妳在我心底放下

來去匆匆 因為我有另一種心境 少為人知和所了解

我一直留有的感謝狀 義工的

雖然 現在是這麼的無奈 但是 我會快樂起來的

人生何處不相逢 相逢即是有緣人

曾經

我認識一位女孩 好多年了 當我們第一次約會時

她說 我們有緣認識 你若向我求婚 我願意嫁給你

我並不在意一個人的外表 說真的 當時的她 真的很漂亮動人

我當時就在心裡想 妳如是說 那條件一定很特別

她說 你只要告訴我你的工作是什麼 和你對人生的看法

我說 我的工作是金融服務業 但是 我還有一份社會義工的兼差

我喜歡為別人服務 當我看到別人快樂的時候

也就是我快樂的時候

當我說完 我的工作和我對人生的看法

她說 那就不用說了 再坐一會兒我就要回去了

我問她怎麼回事 我要知道原因

她說 我不會注重你的外表 你我有一半的看法相同也可以

但是 做社會工作者 我討厭 如果你可以放棄義工的兼差

我們還可以談 但是 所以

我說 沒得談了

因為我對於社會工作的快樂

是我人生最大快樂泉源來源

我堅持不放棄 做一個社會義工 一面之緣就此結束

知道我為何要提到這一段往事

有人因為 相欠債 才會認識

有人認為 一生一世就是夫妻緣 有人因為 太多的因為

也有人因為一個不自知自己所云的理由

這次的約會讓我開心了好一陣子

竟有人會如此的想法 是否太幼稚或太傻了

這就是所謂現實的人生了

中午的一場 夏日的浪漫

風雷雨電的大合奏

只是 太短暫了

如果能像 第五號交響曲 就好了

不是嗎 命運交響曲

一場雷陣雨 可以給人多少的連想

( 讓我可以多寫一些 雨的詩詞 )

昨天 下了整晚的雨

雨是我思緒的一根繩子

將一些觸感串聯起來

寫了一些塵封已久的事

心情一起一伏就像斷了線的雨滴

想像到 雨滴撞擊到曾破碎已一壓再壓的心底記憶

突然的全部的思緒釋放

眼已盈滿的淚水 快似雨滴落下

然而 今天心情

飄飄然 (快樂的不得了)

寫好的拿去給妳

卻 (我的淚水終於落下了)

朋友 讓我失望了 拖著沉重的步伐

滴頭延熟悉的小路回到自己的小天地 路上

怕遇到認識的人

看到我那已含淚的眼睛

含住眼淚到了家

淚水已奪眶而出

我自問 為何又再次的踏出自己的生活圈

經過這些年深刻在心上的 捨 & 得

仍舊不夠深又再次的受傷

我這樣的克制自己 仍然受傷了

我再次向妳說 對不起

真的很抱歉 我又錯了

而我沒有多說一句話

想必妳也知道我在想什麼

雖然內心是多麼渴望能和妳說句談心的話

但是內心有一種掙扎

也不知為何

我很渴望妳這個朋友

我真的很矛盾

而且也很無奈

想與妳取得聯繫

知道嗎 這是一個機會

妳將離開台北

我想這樣也好

或許我們就此分手也好

雖然我有那麼多的不捨

但是不捨又能怎麼樣

原本我們就不該在一起的 不是嗎

就此分手是最好的借口

再次的見到妳

聽見妳爽朗的笑聲

看見妳甜美的笑容

還有那犀利的批評的對話

每天若能和妳聊聊天 雖然 受罪 我也甘願

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 雖然 妳沒泡一杯梅子綠茶給我喝

因為 我仍然是一個傾聽者 不須言語 並不會口渴

妳是善解人意的 知道我許久未受教了

謝謝妳貼心的關懷

昨天的夢 今天想起

有時清晰如同正在發展

也如同曾經有過的感受

但有時夢境是帶不回來的記憶

也是帶不回來的虛幻

往往是醒來時一無所有 尤其是 美夢

昨天的酷熱 (好像有些誇張)

今天的酷寒 (也有些誇張)

昨天中午的時候

是不是很誇張 (這是真的)

昨天是情人節

我卻不想給我的情人祝福

因為 妳們只存在於我的心中了

來自另一個村莊的女孩

妳那深情的眼眸

在我接觸的那一剎

似乎告訴我喜歡

但是 我又如何的告訴妳

我已心有所屬

雖然是一個沒有結局的

但是 我情我願 來得快去得也快

很容易因為一點小小的事物或感覺立刻墜入情網

而當感覺不對了

必須結束戀情時

也很能夠看得開

最不令人擔心會想不開的

失戀當然難過

可能在大哭一場後

又能積極地面對生活了

這就是我 依然 是那麼的無奈

無可奈何的要說

我該愛妳 多天來的考慮

我要放棄這段感情

雖然對我而言

由如放棄生命

但是 精神上的痛苦

又有誰能 能承受如此的痛苦

我愛妳 一切都是誠意的出發

但是 我為妳 承受的

不是妳所能了解的一種痛

感情的付出 暫告今天 我太累了

依然 是那麼的無奈

無可奈何的要說 我該愛妳

還是 我要怨妳

我錯了 妳也有錯 兩相底消了嗎

依然 在我的心中的結

已被心鎖住 只有妳能解

但是 我不能期望妳會

因為錯在我 我錯的很深

我想 這輩子 要痛苦的渡過了

若無戀愛時 失戀從何說

又是一年匆匆過

期待未來時 戀愛不再戀

想那品嚐失戀苦之味

何處尋覓清淨地

有緣再談情說愛時

才能共品戀愛好滋味

若說 與妳分手不痛心嗎

痛 那是無法用痛來形容

痛 只能說心痛

苦了這些年 相信妳不會忘記

忘記了也好 只是 昨天 已過去

快樂 已高興過

我卻是很擔心 妳太沉迷於昨天

忘記了 我正等待妳我向明日前進

我的心中有初戀的身影

但何苦呢 她已佔有我的心已多年

妳會懂嗎 當一段感情結束的時候

就會發現 自己非常富有

雖然沒有的結局

卻有無以數計的心情可以寫

給自己的提示

下次不可再犯同樣錯誤

分享給大家

口中含著苦瓜寫心情的滋味

身為蟹子的我常被朋友說龜毛

因為對愛情總是持著一種想要卻不敢追的態度

總是一直喜歡著一個人

只因就是害怕跨出

總看著她的一言一行

卻不知要如何開始

或許 希望沒有讓我不知所措

我是一隻典型中的典型蟹子

我處的環境讓我和妳一樣

但是 我卻在無數個痛苦的日子裡

苦思 我願一個人痛苦

不願讓另一方面也痛苦

緣來 對於我來說默默守候比連朋友都做不得來的不會心痛

只是何時才停的下一顆關懷的心

春暖花開 似蓓蕾初綻洋溢

美麗的花朵 迷人的芬芳

春風吹散苦悶的心

心情 我的記憶力也是不錯

雖然年紀漸長

感情豐富卻也是與生俱來的超強

這是缺點嗎 或許是吧

記憶力強和感情豐富

好像都注定受傷的是自己

雖說不要再多想

但個性使然

忍心去違背自己的真心嗎

我體認到要愛自己

愛自己之後才知有更多的力氣及無悔去愛人

這是一個道理

我還在學 因為那種感覺

反而才能給我一種充足而沒有後悔的餘地

而沒有才能釋放自己

我受的傷及坎坷可能不會比你比別人多

但之於我而言

那的確夠傷害

所有的一切依舊得面對

還得更堅強的應對

苦嗎 苦 但要不要受 要

因為躲不掉 就面對了

苦與甜 我期待

也怕深愛的妳讓我受到傷害

我卻愛上苦苦的滋味

而妳 為妳 我成了癡

我想 這是我的選擇

要知道人類所累積下來的知識

何止千百萬

再聰明的人 也不可能樣樣精通的

基本的知識和生存手段是要有的

要下雨了

伊人是要愛護自己

伊人沒有人陪伴妳 也是如此嗎

讓我先躲起來

因為想看妳是否愛護自己

我是很擔心脆弱的妳

要如何的決定自己的方向

是停頓還是繼續前進

面臨一次抉擇

人生不就是這樣的重複著

要把妳忘記何其難

妳卻很快的把我忘記

這樣也好 珍惜在心

不在是否來往 這是我的想法

而妳 我還是放了吧

心情五味雜陳的思緒

我心想什麼 妳知道些什麼

對不起 我將名字隱藏起來

我對妳的一番話

我知道妳對我有情

雖然現在才知道

只是 多了些無奈

我相信妳對我的情 一定很深

妳可能不會親口告訴我

但是 妳的眼神已全告訴我了

我體會這感覺 這是除了言語以外的對妳了解方式

妳知道嗎 對妳愈了解

我愈 無法相信 不是我不相信

而是 不可思議的事 妳對我有情的存在

我真的想聽一聽 妳對我說聲 我愛你 這是奢求嗎

若妳真的對我有情 我相信這要求並不過份 是嗎

我會嘗試要妳對我說出來

這樣的要求不會太過份吧

我不是妳的另一半

有一天我們見面時

我不說什麼 自然我知道

放在一個角落

所有的我都只看看

她問我 沒有喜歡的

我指指我的心

她 喔的一聲

她說 我都帶來了

我說 所以都只有我

朦朧美的

她說 怎麼會

要怎麼說我現在的心情

幸或不幸 捨與得

想要轉變多年的固定生活方式

卻正好跨在內心交戰的邊緣

七情六慾對我來說

好似離我太遙遠了

而此時此刻

外面正在下著大雨

而我內心已無淚可流

或許吧

已沒有可以讓我動心動情的事

再在發生在我身上

要旅行當然是和他一起去嘍

妳是這麼認為嗎 不要懷疑

妳最大的心願

就是不管幾年過去

要讓自己徹底的死心容易嗎

曾經不相信自己也會這麼輕易的掉進不可自拔的感情漩渦中

可是 我就是如此的不爭氣

現在的我 只能勸自己趕快找機會跳出來

已經想不起來當初是如何喜歡上她的

也許是因為她表現出來的溫柔關懷

讓我的心不知不覺的沈溺在她身上

不在去注意到身旁的人

可是 但是現在一切 隨緣 好嗎

為了這句話 不由地又等了下去

如今的我 不知自己是為了什麼一直在等

雙方見面的機會相對減少當中

各自的生活領堿也不盡相同了

身旁的朋友相繼勸說 放手吧

心裡也有一個聲音不斷地提醒自己

就讓這段感情昇華成一段美麗的回憶吧

只是現在的我

有信心完成這項艱難的任務

忘了她 真的容易嗎

對於 若要說與妳分別不痛心嗎

那是無法用痛 來形容的

只能說我為何先選了得

所以才會有捨

今天開窗了嗎

是否有向窗外凝視著

窗裡窗外是有很多的故事

苦難生命 有喜悅心靈

玻璃窗前的我

堅強和自在 眼前來來往往的事物

往昔歲月的窗前

要一個 完美的結局

就是 把一切過程 淡化

就如同攀登高山 不急不徐

要生存就要磨練自己

處事時 遇圓用圓應對

遇方用方應對

做人時 不能像寫小說 見一個編一個

而是有什麼就是什麼

人的才智是要用在正途上

我之再次的出發

我努力的填補我失落的一章

我孤獨的工作 孤獨的生活

我冷漠的看著這個社會和世界

要再次留情嗎

勿忘 情是我的致命傷

然而 沒有情同樣是致命的

難以抉擇

情讓我又更近的走向人生的終點

要多少的關懷

妳才能認為是愛妳

或許是妳我的認知 不一樣吧

或許 我只是關心妳

還沒有 情 所以 妳無法感受到

一切的一切 我聽了一位忘年之交的建言

如果要快樂 就要放 將一些繁瑣的拋棄

回頭想一下 還是妳最好 能和我談心

可願意 聽我一句話

因為我要放了妳

因為妳很會說

卻做的完全是相反的事

這是我對妳的了解

要知道 天底下有三件事是

獨一無二的

一 天上的雲 (每分每秒都不一樣)

二 海邊的浪潮 (沒有相同的波浪)

三 自己 (知己知彼 難以預料的就是自己)

沒有絕對的事 也不要做絕對的承諾

因為 沒有絕對的事

所以 不要做絕對的承諾

事事多變化

這是這個世界的多采多姿的一面

意外 永遠不會讓我們出乎意料的驚奇

記住 承諾是人在做的

也絕對不要太寄予厚望

承諾 是那些想掩飾沒信心的藉口罷了

如果承諾了 別管周遭如何變化

要堅持下去

要關心對的事物人

要關心該關心的人

特別去關心該關心的事物人

特別去關心不曾被關心的人

用心的去對待人吧

 

 


三川老人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27979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