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而是愛心
2019/07/04 04:25:15瀏覽208|回應0|推薦6

當年的諾言許下了

是認真的 沒有半點勉強的

當初時 雙方都說好了

妳願意等我

而我又一定要更加努力

來不辜負妳的期望

來到北部 就在家的附近工廠(外商)先找到工作

以後就沒再去找更好的

只是沒想到 我們約定的期限快到時

妳的喜帖卻先寄來了

我辭去了五年進工廠當作業員 辭職時是品管主任

離開後 我到一個完全陌生環境沉默的工作

我沒有忘記

雖然妳改變了心意 我也有我的堅持

如此傷痛的心

我是很認真的看待許下的諾言

雖然時過境遷

諾言不變 堅守終身

科技的發達進步

人們的忙碌生活着

對於傳統已經淡化

甚至於不再重視

許多的傳統工藝就此消失

像過去 寒冬的夜晚

最希望聽到的就是 燒肉粽的叫賣聲

還有 熱豆花

我最懷念的就是 餅乾夾麥芽糖膏

雖然 有的時候會到超市買一瓶麥芽糖

然後買一些類似的餅乾

但是 就是沒有古早味

當然 在過去我曾在食品業做過

也由老師傅傳授了不少

現在已經很少在市面上見到的傳統點心了

我曾迷失過 也曾對人生迷惑過

更對人生失去了生存下去的勇氣

我卻再次孤立自己

過孤獨的生活

這是我擁有的唯一天地

從星座中看出來有好的命運

但是 沒有努力和導向 也是枉然的

一個人的前途和身教是很重要的

對妳的關心 雖然出自內心

內心的感受很重要

卻也有些動搖了

意見不合 溝通不良

我喜歡看書 書中盡是知識

活到老學到老 也看盡人生百態

其中也藏有千奇百怪事物

如今的網路也是如此

好比說 不出國 可以瀏覽世界各國的博物館

從小我就有一個信念

一個人和另一個人相識

存在的是緣與份

冥冥之中 一切已注定

當老天要把 緣與份 合起來

那就是 緣份 那之前 什麼都不是

金言三句 雞蛋碰雞蛋

石頭碰石頭 雞蛋碰石頭

箇中滋味自己去琢磨吧

初初和女生在一起時

還分不出喜歡跟愛的差別

經過了兩人的交換自己的想法

溝通的討論在討論

當然也因此而爭執過

現在的感覺如何

幸福呢 結果 喜歡

痛苦呢 結果 愛 懂嗎

現在感覺到幸福就是喜歡

感覺到痛苦就是愛

如此而已 這是我的經驗之談

經歷了多少的挫折

我仍然不記取教訓

或許創傷不夠深

想要過一個平淡的生活

必須捨棄一切牽掛

如果不是這樣的決心

這恐怕是難以將心境平淡

心結的糾結是我的致命傷

而是我已然感到厭倦了

厭倦到有反感的心

或許是認為感情是什麼

愛情又是什麼 友情又有何用

一切到頭來都是空

我要如何的對妳說

或是我該如何對妳說

我是很喜歡妳

但是當面我卻不敢講出來

我不該或許妳也是

誰又能避免感情的產生

妳我都是靠感情生活的

感情沒有了寄托

那一切都也只能說是空的

也是一切也都毫無意義了

其實妳我都很明白

刻意的卻產生感情是不可能的

只有真實的才會是永恆的

難道說妳我不能談感情嗎

或許吧緣份太淺了

感情的火花無法長久的燃燒

當眼前剛一片光明時

一切又重歸寧靜了

時不我予 我很少用到這句

只因將這個世界想像的太美化了

編織了太多的幻想

將每一個人都看得和我一樣單純

但是一次次所受到的教訓

仍然是不願意改變我對人事物的看法和想法

若時光能倒移 我還是會堅持的

但我的夢已醒 這是我的覺悟

生活放輕鬆 人生就是多采多姿

若每天愁眉不展 相信美食也不知味

遇事不亂 三思後行動

自然不會把壓力一直壓在心頭

我常給自己的嘉言

就是 天塌下來有高個子的頂

在網路中 妳要來 請光明正大的來

之前妳說絕不上我的格子 竟然

網路多寬廣 竟然被我搜尋到妳有來看我的相簿

不要忘記我教妳的

凡瀏覽過的地方

都會留下痕跡

雖然妳沒有留下言語

有一日 我行經妳我常送行的那個車站

雖然有些微的改變

巴士是比較新了

只是 缺少了兩個人

誰要搭的車先來誰就

在月台上暗自擦淚

終於 妳走了

我該說什麼 淚早已流乾了

只是妳不知道

每天的寫 當靈感一來就停不下來

直到寫到傷心處

眼淚不自覺的掉下來的時候

有如在次撕裂了創傷

那種痛徹心扉的痛

這傷的造成 也不是誰的錯

只是生不逢時

加上社會上的眼光

只能是 情缺線牽的無奈

多麼希望我們能再次成為好朋友

雖然我知道太難了

因為我太了解妳了

當結已成型時

就不是那麼容易消除的

雖然結可以解

但是 難以消除的是傷

是磨不滅的

與妳相談甚歡

只是沒有幾句對話

妳對我的態度是什麼樣的

還是朋友嗎

我並不願意用猜測的

我希望一切都能重新開始

至少 希望能給我們一個機會

一顆已經寒冷的心

還能指望令我心寒的人

讓我的心再溫暖嗎

何時何處何錯何以原諒

諒解未必是好選擇

往日情懷一點都不存在

狂熱的天氣

地上也是滾燙的如料理台

積雲快速的急行

心情也不太好

因為 不知道妳如何

但是 仍會不經意的掛念想起妳的安危

和妳面對面的見面了

只是給我的感覺

妳憔悴多了臉上失去了光芒

臉上失去了些許久不見的笑容

說話有些刻板 也有虛弱的感覺

為何會有這樣的變化

不能吃素的身體就別吃素了

缺少了動物性蛋白質 人會快速老化

在人的一生中

是人都會有一些遺憾

沒有一個人能例外

這就是人 有思想的人

人都有七情六慾

只要一樣沒有滿足到就會說 是 憾事一件

社會之所以會這麼活躍

就是每一個人每天都忙於滿足

不想留下憾事

只因為人生的短暫

而我 只能說 遺憾了遺憾

許久不見妳芳蹤

想必依然是那麼的飄逸

雖然想見到妳

但是見到了又如何

想要對妳訴說的話

早已拋到九霄雲外

因為說了也無奈

對妳的思念已超過我對朋友的思念

甚至於是不應該的

我明知道沒有可能的結果

我仍然是那麼的執著的痴心

我怎麼那麼不自量

只因我們是相愛的

早年和妳面對面的坐在那裡

妳說來我說一個笑話給你聽

當然我還有什麼理由說不

或許我的推理性很強

一開始我就知道結果了

不過我還是被妳的笑著說的笑話逗笑了

有時我會感覺到能和妳聊天也是享受

雖然總是那麼短暫

但是我很滿足了

這就是我要說的

說笑話的人是不能笑的

電話聊天是我們現在僅有的一點期待

但是也要顧及到人言可謂

雖然我們都已經跨過了一甲子的年齡

但是 社會的一些偏激者還是會造謠的

雖然我們也有見面的可能

但是 時間上難以配合上

妳有妳忙的事 我也有

所以 電話聊天就更方便了

有空還得找到對方有空

記得過去 電話非常稀少

寄信又寄不起

就利用圖書館的冷門書籍的第幾格第幾本當信箱

若有人來借去其中的 就得一本一本翻找

後來乾脆是說放在那本書中

畢竟相識了五十年

有多人能有相交五十年的朋友

繼續往一甲子前進

我一直無法克服見到妳就緊張的心情

話從何說起 就從曾有一段傷心時期

求人不如求己 我很用心的學習如何的淡忘

如何的捨棄 不再珍惜身外之物

逐漸的我走出了那段傷心的日子

曾有段時間幾乎是滿頭白髮

說到那段日子真的是萬念俱灰

一切設想美好的都一下子成了泡影

那段日子不提也罷

我已捨棄希望有人能分擔解憂

我可能又將去流浪(感情的)

那時是我最傷感的日子

“白髮除不掉 只有減少麻煩事 白髮自然少 人生匆匆轉眼去”

“若要擁有朋友 須先伸出友誼的手 誠心誠意”

能讓我將積壓在心中的壓力釋放

或許妳了解 或許無法了解

太多的感觸 太多的情

不是我要用許多傷感的詞句

說些傷感的話

人生的坎苛並沒有擊倒我

我也沒有放棄力爭上游

人是有感情的

一次次感情失敗中

我想脫離這感情的苦海

不過我會繼續的寫

直到有一天淨空了我的思潮

妳我相逢的不是時候

愛如何的寫 愛如何的表示

愛如何的成長加深加濃

情如何的寫 情如何的表示

情如何的成長加深加濃

在這人海茫茫中

妳我分手這些年了

竟然又會相逢

真的是沒想到

原本我已完全放棄希望了

與妳的相逢

勾起我深藏心底的回憶

有心酸 有痛苦

在這些年中

不如意的時候

我曾多次想到妳

想要找到妳

矛盾的是 見了妳也很無奈

給一個無情人的一封信

至今 我仍相信妳我仍然相愛

只是現實的情況讓我們近在眼前

卻如同在天邊

相信心的契合是不可否認的

看到妳我心痛

不見妳我難過

曾多次多次的決心放棄

但那份情難割捨

但不捨又怎能解除痛苦呢

或許吧 是下定決心的時候了

我也知道不捨就只有末路一條

或許 還會有比妳更貼心的人在等待我去碰出火花

這句話若讓妳知道

妳一定會比我更難過的

該結束的時候

總是要結束貼心情

妳讓我覺得就算再溝通

也無法表達真的意思

如果真的感覺到

對情人已經不再有愛意

應該好好自我約束才是

但形勢並不一定對妳有所幫助

沒有面對面的壓力

可能不顧情人的感覺

本來是沒有的感覺

這樣會影響感情的

會影響對妳的感情變化

衡量一下輕重再決定

才會有好的結果

如今 我只想將這一切思想上做個結束

但是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我在妳的記憶中是否佔有一席之地

妳我曾是人生旅途中偶然的相遇

但是 這也已深刻我心中一道很深的刻痕

雖然過去我曾經受傷過

但是 那些都是我明知不可能有結果的

但我仍然堅持

那個傷害是我自己割傷的

而這次卻是妳

妳傷的我很重

我不期望妳能為我做什麼

如果有一天 妳能對我說

我仍然是你的朋友

這樣也就夠

許久未曾給妳寫些什麼了

或許感觸淡了

還是沒有了感覺

我能期望什麼

我能希望什麼

兩難的 或許吧

妳也知道我對妳的了解

對妳來說 也是難為

我也很希望 淡忘了這一切

恢復到從不曾相識

對妳對我都好

人生不就是如此嗎

遊戲人間 一切都如兒戲

過去的又何必回頭

回頭了又會有多少的無奈和多少的後悔

但是想到了 悔之晚已

人都是如此 事後再來後悔

為何不在出錯前好好的思考再行之呢

埃 人生啊

我已然不放在心上了

唯一感情是我的寄託

當我得知 愛情無望 我並不灰心

我不能說這個世界不好

也許逆來順受慣了

我也不想擁有些什麼 平靜的生活 能算奢求嗎

我的夢終於醒了

但是 我卻跌入了另一個惡夢中

我是一個很直的人

很多人受不了我的直

因此 我的朋友不多

若我的朋友都像妳

我會更快樂的

啟發性的聊天對我幫助很大

書本的讀是基本架構

若要完成一件事

就是要相當多的經驗和見識

快樂是自己要去找的

服務別人是我的心願

過去還在職場的時候

一直是早班的 天未明時就要上工了

早起的蟲兒 卻從未被鳥兒吃過

唯一讓人欣慰的

我見過 清晨的月亮

大到像一個探照燈

真的見過非常清楚的月亮

或許是清晨的天空

那是無法形容的美

清晨的貼地濃霧和晨曦相伴

更讓早晨的月亮特清晰

也讓人覺得心胸多麼寬廣

星星的仰望

是讓人都有一絲絲的希望和無限的期望

但是在大都市中

燈光的照射

車輛的排放污染

是很難得一見空氣中那麼乾淨

要想看到星星

只有按照季節的天空位置

才能找尋到星光

這只有每天都天未明時就起床

才能有的享受

雖然 月亮不是天天都能看到的

天上還有會眨眼的星兒

此時是社會中最激盪的時候

歷盡現實的殘酷競爭

走過了這一段心酸日子

回想一下 真的也沒有留下什麼

如同一首歌曲

我所喜愛的歌曲

空留回憶

或許 我還是一個人的好

沒有朋友 煩惱也就會少了

今天的天氣陰沉沉的

就如同我現在的心情

以經跌到了谷底

有時 我會想到多麼無奈的人生

每個人的一舉一動

都要受制於人

就如同我想過一個人的生活

總是事與願違

巨蟹座的女孩真的水做的嗎

我曾認識過的巨蟹女孩

真的有點委屈與難過就會淚水直流

而我認識的巨蟹女孩

真的動不動就會哭個不停

害我手忙腳亂的拿面紙為她擦拭

而她內心跟外表一樣很柔弱

害我真想時時刻刻在她身旁保護著她

怕她被別人欺負了唉

不過她有一點我真的拿她沒辦法

就是任性

而且有時我真的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我真的覺得我好累

我只給妳一句話

日久見人心

這是我的對巨蟹女孩的經驗

相信我千萬不要露出不奈的神情

要不就要準備一包面紙了

那是會事與願違的

每日守候在稀少行人的堤道上

期望看到倩影翩翩迎面而來

但是 妳總是如霧般的

日出一現

如霧影的妳就消失不見

守候吧 有一天 會見妳的

每一個人都有喜愛的歌曲

而且朗朗上口

雖然 閩南語不是我的母語

但是 我卻是下過苦功夫學習過

最大的收穫

就是曾在鹿港工作過

晚上無事的時候

我都會到龍山寺

聽一些當地老前輩 聊天 說古

我還學到一些閩南語的俚語應用

昨天一整天的颱風肆虐

突然想到了可有一比

間歇的狂風和大雨

時而又是太陽異常刺眼

一下子四周的大樓都不見了

狂風猛頂落地窗 整個框架都在顫抖

雨大到像把水潑在玻璃上

不過總算把玻璃窗洗得非常乾淨

此時(發稿)依舊陣風陣雨中

這個颱風的步調有些像 跳 探戈

我非常了解妳

就如同我對自己的了解

妳是多渴望有我這個朋友

就如同我的渴望

為何不能再次的成為好朋友呢

為何要成為現在的情況

內心的燃燒

卻無法解開現在凍結的情結

記得第一次看到妳的時候

看的我怦然心動

那種的感覺

已經很久沒有了

似曾相識又有深厚感情的吸引力

我不知道妳有什麼可以吸引人的

我想大概是妳的內涵所發出的

其實一個人是非常的矛盾

心情也常常起伏不定的

但想要一個人說出真心的話相當困難

當人在心裏產生矛盾的心情

真的是很難排解

解鈴還須繫鈴人

只有靠自己了

當我們在一起時

談心都像在猜謎

一來一往 那種感受

沒有可以形容的融洽和甜蜜

有時也會表現出要人疼惜的一面

多情是正常的

但情並不是愛情

而是愛心

 

 

 

三川老人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27949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