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昨天一早
2019/06/30 04:07:00瀏覽268|回應0|推薦7

風雨飄搖

一如我心此時情

心情起伏

難寄難牽此情飄

看風看雨看不透

我心所許

迎風淋雨卻濕不透我

心窗心滴血

情滴淚滴不盡

此愛談愛說愛

何種愛 為何愛

飛奔而來的妳

何時起 已不見妳飄逸的身影

無法言語的想念

因何事 眼前剎見妳飄逸的身影

喔 狂跳的心

啊 為何會如此

妳已不再是所愛

妳只是一個過路客

為何要放棄自己的矜持

一切為何 倩影 妳深入我心

讓我不時的想念妳

雖然 沒有絕對的諾言許妳

但是 心已許妳

或許累了 不想再改變了

就此許妳一生

倩影啊倩影

我將永遠會將妳忘記

相信妳看到這一篇定會知道我在說的是妳

近日來的接觸多了

我也知道妳有什麼話或什麼事找我

必竟妳我(曾)是知心的好友

相信妳對我的了解

只要對我說一聲

知己何所求 話說當明白

今天 下班後

從妳的店門口經過

看到妳的身影

看到妳可愛的笑容

看到妳深情的大眼睛

就是那麼的一瞥

已足夠安慰我對妳的思念

妳我曾是知己

妳我曾是交心的朋友

妳我曾是無話不談的

如今 一句也沒有說

就這樣的分手了

妳知道我多傷感

多無奈 雖然 妳我互相的了解對方

也知道 妳不開口我也不會開口的

兩個同一星座的人

苦在一個堅持 互不相讓

我知道妳很想找我談談心

妳也知道我很想找妳談談心

只是一個堅持(固執)害了妳我

在此 我真的很想念妳相信妳也很想我

今天 妳從門口過 我看到妳對我一笑

笑得讓我滿心寒的(因為已許久妳不曾經過時對我一笑)

雖然妳的笑容仍然是那麼親切和歡樂

但是 我知道 對我來說 並不是很好的預兆

我的思想就像脫韁野馬

到處亂跑 大難臨頭 我該如何的應對

或許事情不如我想的那麼遭

果然 十分鐘後 妳來到我的面前

我想問妳有何事 我忍了

我想說些什麼 我忍了

我想看妳(多)一眼 我也忍了

對於可以解我相思之苦的 我都忍了

妳讓我失望過

而妳我又不是屬於同一個階層面的

知識學識和周遭所處的環境的人

雖然妳也很想要將我當成妳知心的人

但是 一樣米養百種人

妳給我的感覺變了

距離也越來越越遠

我也只有在

忍痛割捨妳這個有能成為交心的知己

這是我的無奈

相信 有一天妳會發現

我是多麼的無奈 放棄了

妳今天來到我的面前

只是對我一笑為何不開口

說妳想要說的話

只說了些無關的話題

妳很讓我很納悶

妳要給我什麼訊息

明講不是很好嗎

既然妳有勇氣走到我的面前

為何不說出妳真正想說的話來

真傻 跟我一樣

相信妳看到這一定會知道我在說的是妳

近日來的接觸多了

我也知道妳有什麼話或什麼事找我

必竟妳我是知心的

相信妳對我的了解

只要對我說一聲

知己何所求 話說當明白

雖然想念 但心已寒心已碎情已逝

只是一剎那間

我想一切就讓她去吧

何苦呢 沒有什麼可以值得留戀的了

就讓她遠去吧

讓一切都歸於平淡

讓一切都消失吧

如果說是不如意十之八九

那也只有認了

倩影在眼前一閃

雖想留住久一點

但 這 如何

心已寒 心已碎

情已斷 愛已逝

只是一剎那

我想 一切就讓她去吧

何苦呢 又沒有什麼 好戀

沒有值得可以留戀的了

就讓她去吧 讓 但是 這

讓一切歸於平淡

讓一切都消失吧

如果說 這 人生為何一定要求十全十美呢

就缺一不好嗎

倩影在我心已烙下很深的灼熱痕跡

但 人生的旅途還很長很迷人

和不可知的未來

隨緣吧 今 拒絕她的同行

是殘忍還是為她好

走下去吧

重如泰山 輕如鴻毛

重如泰山的事有誰做過

很少數吧 說一句不好的話

只有狂人才會做重於泰山的事

結果是害死了自己多少的同胞

譬如說 德國的希特勒

想要建立 亞利安人種的優越感

輕如鴻毛 是人都會去做的

像無厘頭的罵人

花費金錢買不必要的東西

或做傷害自己的事

或是不論結果的

事後一定會後悔的怨言

所以 我們的心要穩重如泰山

拿起放下要如鴻毛

這個世界是一個莫可奈何的世界

重重的是情 深深的是誼

情與誼是不可分的

是不可斷的 多少的情誼

多少的喜怒哀樂

情誼牽住的

是 倆個人的心靈

重感情是我的缺點

也是我的優點

然而就如此 在感情上受到重創之時

缺點讓我很痛心

優點讓我很快的重新站立起來

重新回到那尋夢的地點

此時卻是我一個人

對了 還有那經常跟隨我的影子

旋轉一圈身邊依然沒有妳的身影

我孤獨的站在沙灘上

看著海水慢慢的拍打沙灘

還有 那依然孤獨的夕陽西下的落日

被寒風的吹著孤獨的心情

或許 轉一下

去看看也是孤單的日出

風 今天會來嗎

請告訴我 若來 請輕輕的吹

切勿 把花兒吹折了枝

雨 會也跟來嗎

請 不要大滴的打擊花兒

聽說 雷電的作用

可以讓空氣中的成份

轉化為氮肥

如果 真是如此

我要感謝大自然

毀滅與創造的神奇

風中有妳 在夢中有妳

在那散步中沒有妳

我卻在夢中與妳並肩

我不知道明天是否還有風

明天是否還有夢

夢中是否依然有妳

可否緊握妳的手

風吹著

讓人被一種幸福包圍

反復扎掙

其實星星就在眼前

仰望即有

只是缺了一個妳

願妳安好

昨天一早 看到遠處的黑雲

很慢的往這邊移動

好像雲掉了下來

遠處的大樓逐漸隱去了

先是極綿密的毛毛雨

霎時好像起了大霧

沒多久 就是雨滴急敲欄杆的聲音

就這樣 從早上一直下到今晨未停

這場雨過後 將不會再有高溫的天氣了

當然 異變的就很難說了

聽了幾天的雨聲(打在窗欄杆上)

雨是我所愛 淋雨更愛

當然遇到傷心事 也會落下幾滴淚

天氣放晴了 雖然不是萬里晴空

依然有薄薄如霧的雲

空氣中依然有些冷地氣息

當然 心情也會有所變化

雨天晴天各有各的心情

我喜愛藍

但是 我的夢 卻永遠是黑白的

這些天陰霾的天氣

一直見不到藍藍天空

心情自然隨天氣起舞

心情抖縮起來

剩下來 還有無盡的飄雨

我從遙遠的等待 到 遙遠的現在

一直都在等待中度過

遙遠的情的給付

與今日的付出

過去現在都依舊沒有改變

依舊等待 很難說定

人生能有幾次個戀愛

更何況是初戀

回想一下 那已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青梅竹馬的好時光

已不堪回首 人生能有幾次戀愛

更何況是成敗後的時候

初戀 初戀只能有一次

回想一下 那曾經的戀愛

早已不堪回首 悠悠歲月 老矣

怎麼能夠

怎麼能夠就如此把妳忘記

怎麼能夠就如此把感情拋

怎麼能夠

我曾在雨中對妳訴說

情比生命重要

所以要珍惜生命才能有情

卻 妳不珍惜生命

妳走了 走的連頭都沒回

放我在此孤獨中

用雨遮去我滿臉的淚水

這個世界

曾經有妳我相互快樂的在一起

現在這個我倆的世界剩下我

還有同情我的小雨

怎麼給呢 我試過了

而你寧願選擇傷害

相信你懂我的意思

我知道妳要一份心照不宣

而我也只不過要一份擔當

兩人之間卻無從選擇的無言

怎麼說 我現在的心情

幸或不幸 捨與得

要轉變多年的固定生活

正好跨在內心交戰的邊緣

七情六欲對我來說

好似離我太遙遠

此時此刻 外面正在下著雨

而我內心已無淚可流

或許吧

已沒有可以讓我動心動情的事

會再發生在我身上

怎麼說 巨蟹座的求知欲很強的

雖然有些不專

但是 巨蟹是一個非常熱心真誠的人

多用心去求知

相信將會因豐富的知識經驗

思古的心 不一定是上了年紀的才能擁有

這個主題是

要大家不要忘本

事情可以無中生有

人卻不能

而心中更不能沒有思古的心情

思古 也可以說剛剛過的一秒鐘

也可以說在很久的年代之前

小時候

我最喜愛的就是

在農耕忙碌時

一個人坐在田埂上

看著農夫忙碌著

而不時的就聽到清脆的牛鈴噹聲

那時候的牛隻尚多

每隻的牛脖子上都掛有不同數量的銅鈴

走路的晃動 或許是告訴大家

閃一邊去 牛老大要來了

現在 牛隻少了

農耕也大都機械取代

思古 也是要舉一反三

人的源出自 古

經歷了漫長的人生

思潮卻從未停止起伏

遙遠的過去 遙遠的回憶

眼前的現實 眼前的求生本能

未來呢 我的未來之路呢

而 每天的散步是一定要的

思考 過去的選擇

現在的抉擇 未來如何行

都是難以避免的要思考

也絕對要行進的

今晨 又來到河堤上 先去看了看小魚兒可好

然後一路走下去 沉思 思考

邊散步 邊看到自己和周圍的景象 喔 自己多麼渺小

心上人 當我想到妳是否有機會和我一樣的

有在如此的美麗風景中散步

若能在此時此刻一起散步在這河堤上

那麼 能和自己心愛的人在這美好的地方 散步

談心 享受人生 享受美景

但是 陣陣涼風吹襲 吹醒這似乎不可能的幻想

雖然過去有一段美好的日子

但是 現在 我卻孤孤單單的一個人慢步在河邊

一邊散步 一邊想著妳

我很容易因為一點小小的事物或感覺

立刻墜入思考中

而當感覺不對了

必須結束一切時

我也很能夠看得開

失戀當然使我難過

可能在大哭一場後

又能積極地面對生活了

就可將傷痕平復了

我很焦慮 也真的替妳很擔心

妳去哪兒 妳總是如此

難道說 妳從來不曾為我想一想

替妳付出的心是多沉重

我希望妳能了解我

了解我的心

我很注意 因

也很注意 果

一個人的成敗 都會因為 因果 而決定的

思考迷宮

沒有什麼是非要不可

想通了 是不是可以海闊天空

很多事 是不是只要自我要求就能處理好

為什麼答案越多 疑問也越多

認真 真的比較好嗎

迷糊 真的比較好嗎

該認真的時候認真

該迷糊的時候迷糊

這樣的答案算不算不負責任

思妳日甚 明知 空思一場

但這是美夢一場

還是惡夢一場

或是一場空夢

思念 經過了多少個

匆匆的歲月 一冬一冬的過去了

卻也早已習慣了

不以為苦 卻更加的認為

這就是人生

因為 妳了解我

日子過的很快

秋天 記得彷彿昨天

又過了一年了 很快的冬季來了

寒冷的冬季 一段相守的情緣

思念心間 在臨別的秋天

沉默的改變 戀影隨風

回溯情感裡 昨天與妳電話聊天

卻得知妳摔跤了

好像還不輕

因為我說 好久我沒寫信給妳了

妳說 現在只有一隻手可以用

今天是彰化市聖十字天主堂建堂九十周年慶

試想妳一定會去參加

只是想能找到一些還健在的老朋友

因為原先有計畫南下彰化

老人家(老媽媽)七月底也摔了一交

現在更是無法遠離

只好託妳 代為尋人

卻也得知 妳也摔跤了

很是掛念

思念如同待醞釀的酒

在酒窖中的等待成長

從何角度衡量

眼前還是一生

不要無奈的想

要好好的耕耘才是

思念如同待醞釀的酒在酒窖中的等待

多長久 從何角度衡量 眼前還是一生

不要無奈的想 要好好的耕耘才有收穫

以心換心 以誠換誠

天底下的事都是很公平的

我曾走過的路

我拾起對的記憶

走我對的路

我現在是一隻快樂的蟹子

 

 

 

三川老人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2788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