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路在想我錯了嗎
2019/01/12 04:38:20瀏覽116|回應0|推薦7

一路在想我錯了嗎 愛一個人也錯了嗎

若不 為什麼說人是講感情

為什麼人是感情的動物

我錯了嗎 真的是錯的話

我該怎麼辦 愛的那麼深

愛無悔 我又為何出怨言呢

我愛妳 真誠的 無悔的

今生 無限的付出 直到來生 一路走來

一個不太豐富的人生

卻帶給我許多甜酸苦辣 我卻甘之如飴

因為 愛 讓我豐富了心靈

一載一載匆匆過 匆匆已過去了多少年

相聚日也漸漸已將近

一載一載的匆匆過 情誼依舊醇

只是人兒呢 已是老去舉步艱

一遊舊地 見到妳 非常高興

因為我的朋友不多知己更少 知心那更少之又少

非常高興見到妳

每天都為妳祈禱和我一樣的健康快樂

我想下次的南下 希望妳星期天有空陪我一遊八卦山

多少年不曾去了

雖然在大佛右邊那個卦山莊住過八年

舊地重遊別是一番滋味

下雨的天氣 心裡有如一團烏雲

無奈和無聊是很沉重

平淡從容的生活

這個世界又是為誰存在

流浪在人海 又能在乎些什麼

冥想中的靜 思緒與靈魂桲離

給彼此一切 點綴了憂傷

愛是苦酒 那愛情呢

為何要把愛形容成 苦酒

那愛情就要加上 什麼呢

才能成為 雞尾酒 滋味如何

或許只有品嚐過的才知道 箇中滋味

哭其實是一種幸福

想到傷心 想到開心時

我則想到我所愛的人時 那是一種幸福

最近好痛心 生活或感情已經歷各種痛苦

無論怎樣不甘心 都已是事實

有時會想 有時不會想

會想的時候是 有天災發生時 妳可安好

不會想 知道里會照顧自己

誰不曾作過夢 雖然能有記憶的夢不多

美好的夢更少人為何渴望有夢

因為 只有在夢中才有美好的結果

一種思維 產生自內心深處

這樣是對或錯

只有深沉的思考

才會有較深的理論基礎吧

思維是由邏輯去推演

根深柢固的人心

有一種不可辯駁的 良知

並不因為好人壞人而異

只是 思維被運用的多少

不是我不開竅

感情 友情 愛情

對我來說我心已死

沒有了是一身輕 有了是一種負擔

有所抱怨 有所感謝

有所羨慕 有所妒忌

有無限的感慨

也有難以言語的無奈 無可奈何的是

我心已死對一切都已沒有了希望

人為何要為希望 而活呢

我就為了一個希望

不是我不想再說些什麼

而是我心緒很亂很亂

所以我只是含糊其詞的寫了今天的日誌

雖然不是故意的

而是我想要把這份感情冷卻下來

若不我會失控的

我過的是什麼日子痛苦的

我對妳的距離也就越遠

妳也不可能改變我的決定

我們的緣將到那時終止

我想脫離苦海可是苦海無邊啊

我說 不是我不想談 而是 有必要談嗎 現實和事實

妳說 一切也都是空 那你是說你又要拋棄我了

我說 我沒有那麼說 若妳有這樣想法 我也不願解釋

妳說 我能寫信給你嗎 你以前不都寫給過了

我說 為什麼這樣問 妳都不給我回信 讓我寫的手軟心寒

妳說 你 你 好嗎 我會回 我說我們還是少見面的好

我說 我會寫信告訴妳 我的近況 免得妳胡思亂想

妳說 你一定要告訴我你在忙什麼 有空該出來走走的

我說 好了 妳就等我的信好了

不是我不願對妳坦白 而是妳曾說過

我的坦白 對妳傷害太大

我謹記在心 所以

我要把對妳的這份情深藏在心的深處

愛妳我不願傷害妳 愛妳我要妳快樂

愛妳我要妳無憂無慮

為愛妳我願犧牲 把我的給妳

不是我要用許許多多的

傷感的詞句 說些傷感的話

人生的坎苛 並沒有擊倒我

我也沒有放棄力爭上游

人是有感情的而我生活在一次次感情失敗中

累了把傷感寫出拋棄 不要懼怕未來會如何

只要記得路 早已是等待我們

走的順與不順都是在考驗我們

不要讓我忘記了已過去的

這樣在未來我才不會犯下同樣的錯誤

第一次錯誤 是我的失誤

第二次錯誤 是我的認知偏了

第三次錯誤 是我的疏忽出了錯

不再犯錯 就是要記住過去的錯誤 不計較什麼天氣

每天第一件事穿梭在小巷子中

期望能再次與心中的倩影相遇

深刻的倩影心底的重現

一瞥那久已消失的倩影

雖說 一日是三秋 久矣 我真的那麼不值得嗎

妳還說對我有感情 我很懷疑

所以 妳不能怪我一而再的問妳對我是否有感情

由此可以看得出來妳要的和我所要的不同

怪妳還是怪我 我不想說妳現實

這本是人之常情 我不怪妳

只是 妳要對我說明

或許我不會將如此深的感情給妳

我也不會很痛苦的想要離開妳

年輕的時候有機會接觸到 土風舞的活動

那美妙的音樂 心都會跳起來

只是 妳並不同意我學土風舞

土風舞是一種團體的舞步

在旋律中手會接觸到不同的舞者手

當然我也有說明 我的用在學習舞步

但是 妳卻咬我選擇 妳或舞

昨晨佇立在窗前不斷飄下的雨絲

隨風舞動夏末的雨告訴我們秋來了

無意間碰到牆壁已經不是夏日的溫暖

而是有些冰涼的感覺

在現代社會中 早出晚歸的人們

要隨時注意添加衣物保暖

因為 秋季的風寒 最容易被忽視的

在我的大半輩子中 我從不恐懼什麼

戀愛 工作 生活 我都很滿足了

雖然 我沒有屬於自己的家

我依然會滿足的活下去

在我的人生裡只剩下一關難過

情要悟出情難關早知今日何當初

一輩子 連做夢都會想笑的事

有一次相約小橋見

後來我等了兩小時

伊人沒有來 事後才知道

雙方都忘了說好時間

那年她十二 我十五

在那耶誕節前相識了

第一句就是 希望和妳作朋友

她很簡潔的問 你也教友

我說 是 剛搬來沒多久

我接著說 以後我們還能見面嗎

她說 當然 星期日一定來做禮拜 平常有活動也會來

後來大概是還有些陌生 從未長時間交談

她說 可以寫信啊 為了能再常看見她

我也開始熱心的參加教會中的活動

想渴望和她講一輩子的話

讓我一生只愛一個人 一生只懷一種情

一輪明月清澈的透明 是的 我見過

清晨的月亮 妳可見過 那是無法形容的美

清晨貼地的濃霧和日出的晨曦

讓人覺得心胸多麼寬廣

星星的仰望是讓人都有一絲絲的希望

和無限的期望

今年我好似有了重生的感覺 也祝福妳

一顆心 幾人 我的念舊

讓我的過往塵封的人

還是在我的身邊

讓我的關心給了她們不寂寞

我的念舊 讓我的愛人 在乎我的人

看了只是無法幫上忙的無奈

我的心軟 不知會不會是出軌的好理由

妳的相信 只在我現對妳的用心

妳的不相信 只在我身邊讓我對它人好的人

不過 我相信 一生中 也許不只深愛過一人

但一次 我只能一顆真心給一個人

一樣的天空 遠方依然是那個山的輪廓

一樣的空氣 不知來自何方的流水從小橋下流過

依然是難以入鼻的氣味

一樣的人 下雨天 也有人在偷偷的落淚

天晴時 也可以看到張張的笑靨

一樣的天空下 卻也是無論如何的千變萬化

都要過的快樂

這才不辜負 上蒼的恩賜 生命

不知道何時開始 我再次的為人擔心

或許我沒有辦法避免的一劫

還是 命運早已安排

我只是擔心 為擔心而擔心

關心別人變成我的生活的一部份

或許這也是一種寄託 一顆心 幾個人

我的念舊 讓我的過往塵封的人

還是在我的身邊

讓我的關心給了他們不寂寞

看了只是無法幫上忙的無奈

一顆心曾分給幾人

我的心軟 不知會不會是好理由

她們的相信 只在我現對她們的用心

她們的不相信 只在我身邊讓我對人好的人

一顆很沉重的心

想要與妳分手知道嗎

我愛妳愛的好痛苦和辛苦

因為這一切是那麼不真實

在現實的眼中很艱苦

而我 我很茫然不知何去何從

付出的感情何去何從

一雙鞋 誰都可以穿

但是 合不合腳 那又是一回事了

麵包其實不管形狀 原料都是一樣的

是否合乎每一個人的口味

那也不一定(當然)極度饑餓的除外

七月六日出生的人

需要定期地給自己放個小假

離開工作和情人讓自己有機會獨處

以便發展出一種自我控制的能力和自覺

了解一件事和了解一個人

差距在一個有時間的

一個不可預料的

在錯綜複雜中很容易迷失

只有隨時間逐流才能找回自我

人生的路那麼的坎坷

那麼的難行人生本是一場夢

人總是喜歡活在夢境中夢醒時

現實是無情的 更是無從起步

想到此 心緒一團亂

不為別的 我知道不告而別

對妳的傷害太大了

但求妳能了解我對妳的情深

我的感受人生的路很長也很艱辛

就我來說 真的很艱辛

人生的路不走 行嗎 既然走了 就走完它吧

雖然 一言難盡 總是 邁了第一步

就是再有無法訴說的

也是要走下去的人生的路途中

需要多少愛來幫助呢

走在愛的道路上很辛苦

在愛的日子中有充滿了許多的

幸與不幸的因素在人的一生中

最常遇到的是 掙扎 只要想到的事

都會有一番掙扎的因素在內 就是 得與失

人生的路途是沒有目地的

就像一個火車頭一經造好了

這一生就注定要在鐵道上行駛

除了發生意外

或是 已經要進博物館

人也是一樣 不管人生過程有多曲折

我們已經在人生的路上

有了 起點和終點

有些人會說 好在我沒有這樣沒有那樣做

其實 我們的道路 早已存在了

人生的路還很長

為什麼我不能愛妳

相信我對妳付出的真情

我要如何的對妳說

揮之不去切不斷的

如今我對妳的情斷了

絕不會是藕斷絲連的

人為何都匆忙的過生活

匆匆的來去想東想西

匆匆的去做一些決定了又後悔的決定

人生中為何不走的踏實些

太匆匆時候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是已 我也有些後悔之心

帶不走的任何事物卻緊緊抓在手上

當初的許下諾言

是把我困住了 諾言是不可以去捨棄

或許 我現在的人生又是另外一種情景

現在要後悔真的已經太遲了

人要知福與惜福 福至的厚薄 都是要存感恩之心

福之所以稀有 在於 我們施了多少

不要忘記 施比受有福

人們 對許多的事情 都會有 喜新厭舊 之心

但是 當知道 珍惜過去的經驗 吸收未知的經驗

兩相合成 才不會對事事經常改變

而且 也能坦然接受未來的變

人海茫茫 何處是我的方向

也許 我已找到了自我而不自知

我曾迷失過 也曾對人生迷惑過

人能走的路非常多

寬有寬的走法 窄有窄的走法

平坦也有平坦的走法

崎嶇不平也有崎嶇不平走法

下山容易上山難

說的很順口 但是 上山時攀附不到藉力點

是無法登到高點的

下山時 一步踏空就成千古遺憾

人能定下自己的命運嗎

其實天已早註定了

早已注定的又何必去費心呢

再改也只是人生繞個道而已

不能改千萬別去改變

因為 因果早已註定

如何的種因 如何的得果

是宇宙萬物的定律

人從陌生到相識 已經很奇妙了

相識後更能談心

妙啊 談心談到能成為知己

何其難 更難的是 共同生活

難在相互的體諒互信

如果緣能讓我們圓

也就會緣圓滿滿的

我卻無以說詞的

我想要嗎 人都有依戀的心

也會有矯情的時候

更會有濫用的可能

只是 會依戀沒有錯

而 要用在對的地方

何為對的 不是別人要來認定的

而是自己 用心去辨別

人的前半生是聆聽

中年的時候 如置身在交響樂團中

後半生呢 我已然失聰

前半生 有許多的明燈給我指引

中年時 由如生活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燈的世界中

後半生 我已經繳不起電費了

只有 生活在黑暗裡了

一個無法結尾 因為 浪濤是不會止息

也不會因為我們走到了盡頭

浪濤會消失 人的美夢是什麼

所謂的美夢 美夢是可信的嗎

人的理想是什麼 我們無法思考

我討厭任何的鬥爭

在愛情路上的致命傷

就是太癡情 該怎麼說呢

不管原因 喜歡和平是好事

不過對於自己非常重視

或對自己來說非常重要的

人事物 絕對不可以逃避

我常常在黑夜中盼望

妳的倩影能夠出現

當有了這個念頭

又獨自在黑夜中暗笑

要在黑夜中見到倩影

是我在做夢 還是有可能嗎

酷酷的夏季 懷念那冷冷的冬季

人啊 為何會如此的不知足

一見鍾情的妳我

如今 妳已走了 連一聲再見都沒說

天上可好 記得 幫我留一個位置

讓我們永遠彼鄰而居

夏季的天空 是多變化的

時而萬里無雲的

時而又是白雲朵朵

過了午後 又見烏雲由四方聚集

天暗的快要點燈

剎那間 光雷驟雨下

忙收衣 行人躲

地上一下成水塘

人的恐懼 不在於看到了恐怖的事物

而是發自人的內心深處

人的病痛 根源起因於心

當心的微恙開始

心結就開始了 當結痂成疴 卻也不能再次開心

唯有轉換環境

重新選擇所接觸的人群

改變對事事的看法

學習調和心境

心病唯有如此 試一下吧

人的想是很重要的

卻在正邪之間 走正確的道路

想是應該的卻是不要幻想人的路

在孤獨的路上行走時

並未如想像中的那樣順利

雖然過去走過憊受艱辛

當回頭想走之前的路

但是已在我轉頭時

路已消失無蹤

當我回歸孤獨路時

孤獨路也消失

如今徘徊在一個點上

人有話不說會生病的說太多話

也會生病的有這一個心願

一直擺在我心中不曾改變過

因為 我相信

人的際遇是偶然的還是註定的必然

若只是說有緣才相識

那這算是偶然還是必然

而分開又是生命中的偶然還是必然的

一種無法控制的抉擇

人非聖賢 情是藥 是有劇毒的藥

藥引卻是 [錯誤] 誰能不犯錯呢

誰能是無情人呢

除非這個世界是個

無情世界 原生物的世界

我就是一個 情藥的上癮者

所以遇到下雨天的時候

自然觸景傷情

情淚止不住的落下了

人是宇宙的一部份

正如我們身處的社會

天生我才必有所用

我竟想過一個平淡的生活

與世無爭不求名利

也不是自掃門前雪的心態 只要單純的

我也曾有過一個人

獨自在咖啡館中品嚐過那種苦後甘香

如果在家一小杯咖啡

我會加入七八顆方糖

正如我的人生 先嘗盡人生的甜

然後才知道甜美的代價是苦澀的

現在 我也品嚐不加糖的咖啡

看是否能在其中找到甘美

 

 

 


三川老人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23646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