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走投無路時不如用萬病總持的阿伽陀藥※黃柏霖警官講述
2016/11/11 09:03:47瀏覽2235|回應0|推薦14

上圖為:黃柏霖警官淨空法師和勝妙法師

敬載自孝廉講堂

這個我如果講說無價、無病,還有功高,價值無量。很多人說黃居士你在講的這是真的還假的呢?

我講個真實公案給你們聽,也就是說阿伽陀藥的現代版。我認識一位陳居士,他是我們臺灣某一個學佛團體的一位學佛的居士,剛開始有在做環保,他對念佛法門其實也沒有很深入,但是他有善根。他後來得了癌症,非常地嚴重,住在我們臺大醫院。他是在那一年的國曆十一月份進到臺大醫院的癌症病房,我們一般叫做安寧病房。

他進到安寧病房以後,非常地痛苦,為什麼?裡面那個味道非常地難聞,都是西藥的味道,他非常地害怕,非常地緊張。裡面剛好有一群菩薩,是在那邊做臨終關懷,也有義工,也有出家師父,也有慈悲心的仁醫。我一個好朋友,也就是剛才我講的那個僧伽醫護基金會的一個義工醫生,叫做殷光達醫師,我都稱他叫仁醫,因為他常常去義診,幫出家人看病。殷光達醫師我認識他,在臺大醫院,他是一位家庭醫師。

這位陳居士到走投無路的時候,碰到死神來臨了,不知道怎麼解脫,又害怕,又恐怖,又知道死路一條,不知道怎麼辦,就是這裡講的他求到阿伽陀藥。他當時很徬徨無助,他就問其他的病人,還有問其他護理人員,沒有一個人可以給他答案。他問到這位殷光達醫師,殷光達醫師跟他講,他說現在你已經癌症了,而且是病入膏肓了,坦白講,我也跟你講老實話,這個生命是很快就結束了,也沒有什麼藥可以延長你的壽命,你如果痛的話,我頂多給你打嗎啡。

所以得到癌症是真的是很值得我們同情,很值得我們去關懷的。所以我寫的一本《知苦樂法》裡面就是專門寫癌症的菩薩怎麼樣去離苦得樂的一個心路歷程。將來有因緣的話就掛在我們孝廉講堂的網站,各位可以從電子書裡面去看。現在大陸要看到這本書,恐怕比較沒有機會。這本《知苦樂法》老法師也看過,老法師非常地支持,也給我賜個墨寶,也給我題序文,老法師說病苦是真的要關懷,生病是很可憐的事情,這給他們一個信心,給他們一個希望,給他們一個力量。

我是看到我一個學佛的蓮友,幫我打木魚的陳居士往生,我嚇到了,我寫這本書,因為我真的看到他癌症,我真的嚇到了,怎麼突然間變成這個樣子啊?而且從發病到死亡一年多,真的把我嚇到了。所以我們要怎麼樣?我們要知苦樂法,《地藏經》的開頭就講,我們見苦知苦,我們要知道怎麼去離苦,不要再迷迷糊糊地。

陳居士,住到臺大醫院這個朋友,他就問殷光達醫師,殷光達醫師跟他講一句話,他說沒有藥可以醫了,只有一帖藥,阿伽陀藥。當場這樣講,就這裡講這樣,他說只有它是不死,沒有病,價值無量。我們這裡講的功高,價值無量,不死之藥,無病。

你要知道生病的是這個色身,生病的是這個業力。就好像我們出麻疹一樣,你看到的是麻疹,是生理現象,是有形的病,那是業所感召出來的,依報所感的這種果報呈現下來的現象。你要看到最原始那個地方,是那個業力的源頭,是因果,是造十惡業的因果,是有冤親債主,這樣你才有辦法對症下藥。否則你會怎麼樣?你會盲修瞎練,你找不到對症之藥。

結果這位陳居士他用破釜沉舟的決心,反正他已經是癌症末期了,他就放下這個色身,但是他要求一個解脫,怎麼解脫?短短才幾個月,阿彌陀佛做到了,我跟你講,他十一月份進去的,對不對?他幾乎用不到半年,十一月、十二月、一月、二月、三月、四月,六個月,他變了一個人,我親眼見證的。因為我去幫他錄影,我去做訪問的,所以我可以作見證。基督教裡面講的作見證,我就可以見證。

他那時候已經走投無路了,他就開始念阿彌陀佛,就一句佛號,就真的把他的恐懼治療了,把他的害怕治療了,把他的痛苦治療了。因為我剛才講,痛到沒有辦法的時候要打嗎啡,他就靠這句佛號,撐住他的那一念心,不會顛倒、不會恐懼、不會害怕。

所以這個就是佛陀一再跟我們講的,《無量壽經大經解》裡面黃念祖老居士一再提的,「暗合道妙,巧入無生」,各位一定要記住這八個字,你就找到一個關鍵點,總要有一個鑰匙契進去。結果他就靠這句佛號,開始這樣度過那三、四個月的恐怖期,他對這些不好聞的味道,已經不恐懼了,不會害怕了。我們《心經》裡面不是講嗎?「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嗎?

到第二年三月份的時候,同樣照顧他的一個同修,也是姓陳的,陳師兄夫婦,他們兩個都姓陳,都是同門師兄弟。他告訴那個照顧他的陳師兄說,因為陳師兄跟他太太想利用那個時間到義大利羅馬去觀光,他們還是很快樂的一對學佛人,還有機會觀光。像我都沒有機會觀光,對不對?

我這位生病的得癌症的朋友,就跟照顧他的陳居士講說:你不要走了。因為快接近浴佛節了,農曆四月八日的浴佛節。他就跟他預告,他說我浴佛節前會走。你看,預知時至,才幾個月他就可以預知時至。

我剛才講十一月生病以前,他根本對念佛法門一竅不通,他碰到殷光達醫師才知道,撿到這個法門,這阿伽陀藥。我今天是來幫阿彌陀佛作一個見證。有人常常跟我建議,你常常幫地藏菩薩代言,就是講《地藏經》的殊勝,《地藏經》的好處,《地藏經》怎麼樣。拜託你幫阿彌陀佛作見證,你也幫阿彌陀佛宣導宣導。我現在就幫阿彌陀佛宣導宣導,它是最究竟的法門,《地藏經》是先接引你入門,幫你把這個表象的病,業障病先治好,阿彌陀佛是專門救你出離生死的,完全離開輪迴的這個大病。

結果他跟那個照顧他的陳居士說:你不要去義大利,我浴佛節前會走。我跟你講,人就是沒有辦法信佛,這李炳南老居士講的,很少很少。真正到已經相應智慧的時候,他才真正信佛,我們稱他叫什麼?有悟處了,圓教初信位的菩薩就信佛了。「制心一處,無事不辦」,諸佛菩薩都告訴我們這個道理,我們偏偏就是求世間法,求這個仙丹妙藥,求我們人的方法,人的方法能解決問題嗎?要能解決早就解決了,比我們聰明的人更多,比我們有錢的人更多,為什麼解決不了?他到臨死都措手不及,根本來不及交代,錢放在哪裡都不知道,對不對?但是他真的信到極處的時候,他就可以預知時至,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交代。

結果我們那位照顧他的陳居士就真的到義大利去,回來時他已經往生了。偏偏他的告別式是我朋友幫他做的,楊師兄,楊明德師兄,我們這邊一位法鼓山的師兄,非常地發心,也很護持我們孝廉講堂。我每次拜託他來,他就來跟我幫忙,非常難得的一位菩薩。他雖然是做禮儀,我們臺灣叫葬儀工作,我們一般叫禮儀文化,就是人有往生,他幫忙處理往生的事情,但是他就是菩薩,他的道場就在殯儀館,是在停屍間。我們的道場是在這麼一個莊嚴的地方,他的道場是在停屍間跟助念室,跟火葬場。每一個菩薩他所行教化的地方不一樣,各位要搞清楚,不是只有我們這裡才是菩薩,到處都有菩薩。

結果我就跟楊明德師兄提,楊明德師兄後來才知道這位生病的陳居士是我的朋友,因為我事先不知道他去找楊明德。後來我帶了幾位師兄師姐到這位陳居士家去幫他錄影,因為我要把他最後的交代錄像錄下來。他住在我們臺北市大同區的環河北路,靠近民生西路口,就是我們臺北市的環河北路民生西路口,一個二層樓,二樓的房子。他師姐也是學佛,但是對淨土法門並不是很深信,是到生病的時候才深信。

他住在二樓,單獨一個病床,就是等於他的書房。裡面什麼都沒有,一張床,他的頭看著對面的牆壁,就是床鋪的尾巴上端掛一尊阿彌陀佛,為什麼要這樣?因為他只要躺在病床上,痛苦的時候,他就可以看到阿彌陀佛,就念佛,右側那個樓梯要上來的時候,右側的地方,他掛了一尊很大尊的阿彌陀佛。他只要痛到往右轉,右側一轉過來他就看到佛,看到佛他就忘記痛苦。也是看了很感動,這一幕看了很感動,這麼一個到病苦的時候,他要往生,他才求阿彌陀佛無緣大慈的攝受。阿彌陀佛真的滿他的願。

他要見我,知道我在樓下等他,他端正衣冠,雖然生病,把襯衫穿好,把領帶紮好,把西裝穿好,上面還有吊點滴的管子,腳的外面,腰部前面還掛一個導尿管,他必須要導尿,這樣下來。我看到他,我嚇一跳,整個臉比健康的人還健康,沒想到我給他錄影完,大概不到一兩個月他就往生了,臉色非常地紅潤,然後他帶了一百零八顆念珠,大顆,像一般大和尚或是師父掛在胸前的那種,一百零八顆念珠,就緩緩地這樣走下來,就在椅子上坐下來。

你從他的行住坐臥,走路的姿勢裡面他都充滿了定,心已經定下來了,他已經有得定的功夫了,後來我才知道,在我幫他錄影完了以後,他就跟我這位楊師兄規劃他的告別式要怎麼設計。你看看,他可以設計自己的告別式,他是不是生死無懼了?他是不是已經跳脫生死了?換句話說他已經解脫生死了,一句佛號把他這樣救起來,你說多麼不可思議,完全不依靠嗎啡,完全不依靠化療的藥,就這一句阿彌陀佛,阿伽陀藥,竟然他可以做到,做到把自己的告別式畫出來。要是我們就呼爹叫娘了。印光大師說,呼爹叫娘,如熱鍋上的螞蟻。

結果我在幫他錄影的時候,在錄影前,他不是說馬上錄影,所以你看要往生西方的人,他就有這種禪定功夫,我們就講不疾不徐。他跟我講一句話,他說黃警官,等一下再訪問好不好?我們先念佛。我們本來眾生都很浮躁對不對?我們心都心浮氣躁,人家他不心浮氣躁,所以這個叫什麼?老和尚講的,他有定。

結果他就把那一百零八顆念珠拿出來,坐在我前面,他一個佛號一字一字的這樣念,我看把一百零八顆的念珠按照他的速度念,我跟它算,大概念了將近十分鐘,才把一百零八顆念完,好像不只十分鐘,我記得念了很長,最少十幾分鐘以上。一百零八聲的佛號而已,他念得非常地慢,慢到我們在旁邊都有點急性子跑出來了,你看我們沒有耐性。他是得到三昧的人就是不一樣,他樂在其中,你急他不急,等到一百零八顆念完以後說,我們來錄影。那個錄影,請教他在生病期間的感言,他生病怎麼去面對,他滔滔不絕,完全不看稿,兩個小時講完。

後來真的正如他跟那位照顧他的陳居士的預告一樣,他在浴佛節前一天離開。陳居士回來以後,已經見不到他了。你看多神奇,預知時至,而且可以在三個月前,他先跟他預告說,我浴佛節前會走,果然是在浴佛節的前一天走。了不起啊!就是這裡講的阿伽陀藥。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a6969&aid=6912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