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是專業的迷思?還是專業的霸凌?
2018/01/11 04:32:38瀏覽988|回應0|推薦6

在這個部落格裏面我談了很多電腦教學經驗、教育理念與影像辨識研發,但很少談到另一個和我的學歷最有關連性的海洋測量工作。雖然2001年之後,我的正職就不在海洋領域了,但這十幾年來,在學界時依舊參與多個大型海洋探勘計畫;在業界更夯,持續擔任各海測公司(通常是業界最大咖)的顧問。我沒有顯赫的背景,也沒有官場人脈,顯然作不了門神!這些顧問職都是有支薪的!業界談到錢沒人是笨蛋,所以我的這份兼差必定有其價值。

我所以很少談這一部份工作,基本上是怕麻煩!以前躲在一些頂大研究團隊後面作了些很有價值的事情,但是說多了好像在搶鏡頭?會惹老大們不高興!如果我說某個團隊的某種技術完全是我教他們的!甚至資料處理程序與軟體都是我寫的,一定有人不爽!甚至可能會跳出來跟我爭辯,但這種事真的不少。

在業界當顧問,我除了解決聲納與資訊技術問題,也常常提供一些「專業」意見,讓業者很受用。海測業界很多工作是政府的標案,評審多半是頂大的海洋專業教授,教授們「學術」知識多嘛!難免有時會讓業界人士招架不住,我在海洋探勘方面的專業知識還蠻廣的,通常可以幫忙頂住這些壓力。當然這些事情即使作了,業者也會希望我低調一些,怕說多了有人不高興,繼續出題目橫生枝節。

我在海洋探勘業界與學界之間兼差這麼多年,立場是比較偏向業界的!業界人士的態度就是搞清楚要探勘甚麼東西?目的為何?然後就用最經濟有效也夠準確的方式達到目的。但是常常擔任標案評審委員的學界教授們,總是以學術研究的習慣思維要求業界遵照他們的實驗SOP,有無必要?代價為何?業者的環境是否可以作到?就好像事不關己了!

其實教授也是人,不是神或外星人!專業知識技術雖然精深,但說到實務經驗與知識技術的寬廣度,通常比業界公司還差很多!每一次我被請求參與解決問題,多半都是教授提出了一些違反常識的專業迷思,被要求的人覺得被刁難,但也不知道如何用學術辯論的方式去應對,此時就會需要我了!

近的案例不好說,就舉個陳年的老事件吧?有一度某幾位頂大教授力推內政部的水深測量規範要加入浪高的修正!當時一般的水深測量是用單音束聲納在水面測量的,隨著波浪起伏測出的深度當然會受到影響,誤差甚至可以高達一公尺!但是要修正浪高就必須多購置一個當時至少要價數十萬的儀器(Motion Sensor),資料處理流程也變得更複雜,會讓業者的成本增加很多。

相對的,頂大有得是錢,幾十萬的儀器為了「學術研究」的目的,直接跟富爸爸科技部要錢買就有了!通常只是擺著觀賞(教學實習)用,但是如果真有引起教授興趣的標案,他們就可以用極低價輕易打敗業界公司,以執行計畫的名義搶到業界本來可以作的探勘工作!因為所有儀器都是零成本的!資料處理也不需花錢請人的!有研究生嘛!

我希望教授們只是因為專業的考慮,而非別有居心去力推這項影響很大的水深測量規範。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別人心裡在想甚麼?我確定知道的是:這項修正毫無必要!於是在一次討論此議題的專家會議中,當面向主導的頂大教授問:請問水深規範中,要求的一般地形圖網格尺度是多大?答案是50100公尺之間!聲納原始資料一秒鐘大約有幾筆?答案是十餘筆!一個50X50公尺區域內會有多少原始測深資料?答案是數百甚至上千筆!因為作測量時船速是和一般人走路一樣慢的!

換言之,一個50X50公尺區域內幾百筆資料的平均值才是真正作海圖交差時需要的「測量值」!所以海浪起伏的短周期雜訊,經過大量連續的原始測深資料疊加平均之後,早就自動抵銷修正掉了!還有必要逐一修正每一筆原始資料的浪高效應之後,再將這幾百筆「修正後」的個別資料作平均嗎?事實上Motion Sensor是用加速度「估計」位移量的,準確度未必高於聲納,所以作浪高修正實在是多此一舉,也不會比較準!

這場辯論我贏了!所以規範沒有改。其實類似這種學術辯論,從博士班至今我根本沒輸過!不對的事情我就會自動認輸,根本不會開啟任何爭辯。這種事多了,我想教授們是越來越不喜歡我,業者們則越來越愛我!但我真正在意的是:能不能大家都少做一點傻事?真正一起合作,專心將國家建設作好?想賺錢嗎?攜手前進大家的機會都更多!不要老是互相推擠卡位,以為是在競爭,其實是浪費彼此的生命!還有國家的寶貴資源。

當然有時候問題解決方式也不必非要強渡關山硬拚,今天會想談這種事,原因是昨天又有一家業者來找我幫忙,說某頂大教授評審要求他們作一項資料修正,那個修正以使用目的來說是沒有必要的,但教授就是很堅持!不作就不給通過審查。他們講不過教授就只能承諾配合,但是那項修正需要來自某政府單位的觀測資料,該單位又說只能供給學術單位作研究,頂大拿得到,業界公司卻拿不到!天啊!又不是甚麼國防機密?那麼官僚?

他們這下慘了!怎麼辦?我就說:你們不是有跟某國立科大產學合作嗎?那就請合作的大學教授去申請啊?那不就符合學術單位作研究的要求了嗎?產學合作又不是簽假的?如果觀測單位還要刁難,只有頂大拿得到,科大就不算「學術研究」,那就轉得太硬,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訴諸媒體讓社會大眾看個笑話吧!在資訊公開的文明社會,認真想做實事的人一定可以解套!不合理的蠢事就很難自圓其說了!

( 心情隨筆工作職場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ccsonar&aid=109902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