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光與影的交會
2016/05/04 07:14:00瀏覽558|回應0|推薦64

(金門文藝2016春季號第61期)
     
 
   每天不同時刻從浯島遠眺海平面,通常都會看到許多令人驚艷的景
致,除了朝陽日出、日落夕照和深邃海水形成海天一色之外,更有歸
巢的留鳥與侯鳥,伴隨著回航漁船優雅的飛翔,簡直美得像似一幅畫
而讓人流連忘返!

   欣賞此種大自然情境之際,轉身回首看到許多古老閩南式建築,依
然靜靜的矗立在這個海島上,於是我們想起女婿分享遊覽希臘地中海
風光的相片,當地到處可以看到潔白房屋牆壁外面,恣意綻放許多燦
爛繽紛與奼紫嫣紅的花朵,因此遊人步行其間彷彿浸淫在花團錦簇的
樂園,著實讓人備感心曠神怡而滿心歡喜。

   日昨趁著冬陽乍現的時刻,在院子裡看到了屋子牆壁也有類似的景
致,那是一棵長得欣欣向榮而且開滿紅色花朵的九重葛,它們隨意攀
爬在牆面的姿態,悄悄然而且是多麼的自在和悠閒的樣子;加上另外
一株白色花朵的九重葛摻雜其中,更形成了一種優雅和喜悅的畫面,
倘若把這一個場景加上蔚藍的海水,老實說其實並不輸地中海旁邊的
鄉村景色呢!

   當然旅遊的目的與價值,除了欣賞異地風光之外,其實更是一種尋
覓紓解心情的過程,所以風景是否感覺到美麗的關鍵之一,就是將自
己置身於大自然的那種幸福感覺,才是最為吸引旅人動身出發的原
因。


   提到凝視浯島海邊景致、欣賞地中海旅遊照片,以及邂逅冬陽照拂
花園的經驗,不禁想起有一位日本女畫家所寫的故事,她說在日本隨
處可見的公共澡堂,經常可以看到使用藍色油漆在室內塗上一大片藍
天當作背景,而且這種油漆畫作在幾近視野正中央的地方有一條水平
線,素有日本神山美譽的富士山就巍然座落在水平線之上;有時候畫
匠還會在海平面上添上幾艘帆船悠然漂浮,甚至還隱約有幾座小島,
島上長了幾棵松樹點綴在畫面之中,然後用白色油漆畫上海水波浪,
彷彿流動的海浪還會拍打到浴池旁邊。《註一》

   這是日本女畫家和作家《佐野洋子》對於公共澡堂的印象,其實她
並不喜歡在溫泉澡堂泡湯,對於澡堂的油漆畫作也沒有好感,她總覺
得如此空間布置風格不太真實,所以寧可不要也罷。

   後來有一次當她在海邊遠眺海平面的時候,竟然非常驚訝的發現,
像似澡堂的油漆畫此刻卻真實呈現在眼前,甚至在海面上也漂浮著幾
艘小帆船,而且更有幾處小島和松樹矗立在海上,幾乎是澡堂油漆畫
的翻版呢!

   這樣的際遇對於作家而言簡直是不可思議,加上她原本就是一位專
業畫家,所以比一般人更具有極其敏銳的觀察力和藝術視野,因而其
衝擊力道就不是一般遊客可以想像得到了。

   當她看到如此美麗的景致時,更發現了陽光從雲端斜斜的照射下
來,像似神明在天上所設出來的光芒,「美得像畫的現實也太滑稽了
吧!」她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當下之心情,只能夠在心裡讚歎不已。

   此刻當她面對這種「連畫作也畫不出來的美景」之際,似乎也在同
時失去了言語能力,只能夠盡情抓住剎那之間所感受到的意境;此種
意境對於畫家而言,也許像似「醍醐灌頂」的經驗,或者是徜徉在內
心無比悸動的境界之中。

   我們想像畫家親臨其境的境界,當下會受到如此衝擊的原因,也許
有很大部分是受到了「光與影」交會時的畫面,其所產生令人極其感
動情愫之故,因而只能夠用滿心歡喜的心情,來填滿一種無比幸福的
感覺。

(印象派莫內代表作--日出)


   其實當我們提到光與影所形成的境界時,大都會想到十九世紀歐洲
許多畫家所開創的「印象派」畫風,因為當初印象派這個名稱,乃是
由法國畫家莫內的一幅風景畫《印象:日出》得來的,而其創作過程
就和光與影交會時所迸出來的色彩與畫面有關。

   莫內在畫作《印象:日出》之際其實充滿令人讚歎的執著,因為他
守候在戶外作畫,就是為了真實擷取太陽所照射出來的那一道光,經
由畫家敏銳的感受能力,然後用變幻莫測之色彩來留住日出剎那間的
姿態,其結果就是這一幅有名畫作的誕生,以及開創了一派畫風的旅
程碑,當然也為光與影所交會的色彩,作了一種深入而且令人驚艷的
詮釋。  

   我們從各種文獻當中了解印象派繪畫的特色,除了莫內之外的其它
畫家,雖然各有其繪畫技巧與特點,不過大都借助光、影與色的變幻
莫測,用來凸顯畫家在戶外大自然作畫,並且藉由瞬間所捕捉到的真
實印象而入畫,則是這一個影響深遠畫派的主要特質。

   「所以印象派畫家紛紛走出室外,來到海邊、田野和充滿自然風光
的環境裡,用最真實之筆觸把所看到的景致輝在畫布上。」一位藝術
老師對學們作如此簡潔之解說。

   雖然印象派畫家特別著重擷取光與影交會時所產生的色彩,以及擅
長捕捉自然現象的繪畫技巧,乃是有別於當代學院派的風格,並且開
創了十九世紀繪畫的新紀元,然而對於光與影之變化所產生的色彩美
學,卻不單單是印象派畫家的專利而已,其實藉由光線影響所及的範
圍乃是無遠弗屆。

(感謝詹顏 插圖)
 
   當然這些被法國巴黎「藝術沙龍」屏除在外而無法參展的畫家,特
別提供了各具特色的畫作,除了和學院派畫風作為明顯區隔之外,更
頗有互別苗頭的意味在裡面,所以其畫作不再是嚴謹而傳統的宗教故
事,或者老是以宮廷和貴族作為主軸的作品,即使被傳統畫會譏諷是
隨手的印象之作,卻因此而成為影響後來一百多年的藝術流派,真是
應驗了有「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的俗語。

   回過頭來談到光與影交會的現象,如果我們嘗試想像在一個沒有光
源的情境當中,那麼豈不就是置身於一片漆黑的環境裡了嗎?既然是
一片漆黑就像似黑夜而看不到任何物品,當然也就沒有光與影交會所
產生色彩變幻莫測之區別;在一種沒有色彩繽紛的世界裡,不只是畫
家無法憑著視野揮灑出傲人的畫作,而且在全然黑暗的情境當中,視
覺作用就成為一種沒有價值的裝飾品,那麼就會是一個死氣沉沉和寂
寥難耐的情況了。

   因此我們每天迎接旭日東昇的心情,其實就是一種安穩延續生命的
象徵,也是彩妝生活內容所絕對必須的素材,更是抱持著感恩與惜福
的心境,然後用喜悅與愉快的態度,來揮灑一個全然屬於自己的人生
了,不是嗎?

《註一》參考佐野洋子著作【我可不這麼想】一書之內容。


(金門文藝2016春季號第61期105年4月出刊)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ngrolin&aid=51854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