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花《園》《悄》語—3之1
2010/02/21 20:23:50瀏覽578|回應1|推薦98

前言:  
 
「愛情的本質是背叛?是迷失?還是不可理解?如果享受愛情是每
個人必經的過程,那麼遭受愛情的折磨也是一種宿命?」  
 
這是一個發生在生活週遭的平凡故事,有時候我們會為故事中的人
物感到不解,為何他(她)們會有這樣的舉止和思維發生?然而有
很多人平日非常理性,可是一旦面臨必須處理感情問題之際,卻顯
得徬徨、無助、舉棋不定和莫可奈何!  
 
我們常想:是不是大部分的戀情總是具有「絕對主觀性」?所以在
戀愛過程當中,總會有不少讓人難以置啄的情節發生。  
 
既然是旁人所無法理解的故事情節老是一再上演,那麼也證明一件
事,那就是愛情彷彿無法透過學習和認知而得到教訓,顯然人們在
可以預知的未來,將會尋尋覓覓而想要得到一種絕對的愛情,我們
姑且稱之為「可以免疫的愛情」。  
 
     第一章:消失的學生戀情  
 
那年遲來的冬天冷得很,婷婷整理著脖子上的圍巾,感覺迎著北風
的身軀也捲縮一些,氣象局那位帥帥的預報員還是不肯鬆口,對著
全國觀眾提醒:像這樣冷冽的氣溫將會持續一陣子!  
 
雖然躲進汽車裡暖車時稍稍讓冷空氣隔絕在車外,但是內心卻和外
面的氣溫同步往下降,連平常溫暖而柔軟的雙手也備感冰冷。  

「這個冬天真的很難挨吧!」婷婷心中不禁興起一點點悲哀的感覺。
剛剛參加完「XX大學返鄉服務隊」開幕式,看到校友們個個洋溢
著熱情和歡欣的笑容,她則回想起大學生活的小插曲………  
 
大學四年當中,婷婷好像是一個眾星拱月的小公主,總有刻意獻殷
勤的男同學圍著她,期間有幾許斷斷續續的男女情愫,感覺上好像
都是她在挑選男生,不管接納或是拒絕,主動權永遠是屬於她這一
方。  
 
「妳簡直是集所有幸運之大成呢!」根瑪雅老是用著既羨慕又有點
調侃語氣提醒她。根瑪雅是一個長得很甜的女孩,臉上輪廓分明而
且有著極為好看的眼睛,她也是婷婷從國中到大學都在一起的好友。  
 
這位同學的姓氏比較特殊,不過在賽夏族人當中,姓「根」的族人
還是蠻多的,當然大家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姓氏還是覺得很新鮮,而
「瑪雅」的名字好像具有宗教意味,又帶點神秘的古老文化氣息,
總之根瑪雅身上自然流露著原住民豪爽的性格,和婷婷在學生時期
一直都是很談得來的朋友,因此也敢當面指出婷婷對於感情的處理
方式。  
 
不過婷婷倒是很能夠接納這位好朋友的直言,只是她認為學生時期
的戀情總覺得差那麼一點點,只有和卓昌宴那一段感情可以算是男
女之情吧!其他的倒是很難歸類為學生戀情。  
 
卓昌宴的出現也算是偶然間的一個定數,記得那次迎新露營是在霧
社山區,系上所安排的學伴就是卓昌宴。  
 
他是一個平凡但是有點靦腆的學長,家族中有一個卓姓演員宗親,
以至於第一次自我介紹的時候,他就把那位本土演員一併提起,希
望所有學弟妹能夠深刻記得他,當然那也是婷婷對於卓昌宴最原始
的印象,只是沒想到他就是後來在大學生涯中的第一個男朋友。  
 
卓昌宴大婷婷兩屆,因此在婷婷升上大三那一年,他便考上預官入
伍服役,可是卻在他即將退伍前夕和婷婷分手,分手的過程很平靜
也沒有令人傷心欲絕的情境發生。  
 
雖然那段戀情在她的心中也留下一些無奈與遺憾,她總覺得相愛的
兩個人,必須同樣付出真誠與珍惜的心情來經營,如果缺乏此種動
力或共識,那麼很難把一段單純的愛情維繫下去。  
 
後來婷婷回首看那段學生戀情,心裡總覺得真的比較單純,或許就
是在單純與不在乎的心情之下,當她發現感情變淡那一刻,雖然感
到有點心酸和不捨,可是卻缺乏一股勁全力予以挽回,只是讓該結
束的歸於平靜,因此嚴格說來並未留下太難堪的傷痕。  
 
「也許是感覺不對了吧!」婷婷對於關心朋友的垂詢,大概都以此
一標準答案以對,幾個死黨問了幾次之後便逐漸淡化,沒有人再提
出同樣無聊的問題了。  
 
有人說,如果在學期間不談幾段戀愛,實在對不起慘綠年少的浪漫
情懷;不過也有人認為,學生時代的戀情大都無法圓滿,總是在淡
淡的遺憾中讓人覺得不勝唏噓!  
 
因此在寒冷的冬天裡,看到青春洋溢的學弟妹,不經意回想起卓昌
宴的那段情,心中有一點暖流間夾著複雜心情劃過心頭,可是對於
此刻的心痛卻於事無補。  
 
     第二章:銀河鐵道巧遇真命天子?  
 
雖然和卓昌宴分手是在服役期間,但是婷婷也很清楚一個事實,若
把他的服役當作兵變原因的話,對於兩個人而言都不太公平。  
 
「不過無論如何,就當作一段學習享受愛情的過程吧!」雖然婷婷
不喜歡提及此事,好友根瑪雅在她們分手之後的一個晚上,靜靜陪
著她在宿舍頂樓看星星時,不經意說了這段略帶著哲理的話來安慰
她。  
 
婷婷不知道是否需要安慰?或是真的不在乎那段情?不過此時此景
倒有一種感覺:是不是只有女人才真正懂得珍惜女人?  
 
對於突然興起這樣想法她並不意外,因為很多時候女人還是比較懂
得女人的思維和心理,男人卻總在上半身與下半身擺盪中猶豫不決,
更何況多年來和瑪雅所培養出來的感情,已經是一種相知相惜的姊
妹與朋友情誼。  
 
其實婷婷並不至於模糊自己的性向,而且也沒有蕾絲邊的傾向。她
對此當然有絕對的自信心,因為在卓昌宴之後的那段戀情不但可以
證明,而且也是平生第一次遭受最痛苦的折磨與挫折。  
 
繼卓昌宴之後傷婷婷至深的那個男人就是孟東元!在這樣冷冽的氣
溫下,孟東元的影子彷彿不自覺溜進車子裡,在俯仰之間甚至都可
以覺得他的獨特氣味總是飄在車子內………  
 
認識孟東元是在八卦山腰那家花園餐廳,餐廳的名字取得很好,因
為興建中的高速鐵路緊鄰餐廳花園之下,因此那一家提供簡餐和咖
啡飲料的餐廳就叫做「銀河鐵道」。  
 
孟東元是同仁羅明權大學同學,由於阿權考取EMBA在職碩士班,
同仁們便選在銀河鐵道為他慶祝,而孟東元也剛從澳洲墨爾本企管
碩士學成回國,並且幸運的在中部一所大學擔任專職講師。  
 
在這個年頭碩士找得到大學教職應該是祖上有德,因為婷婷的同學
從美國唸完比較文學碩士回來很久之後,最近才在一所大學英文系
找到兼任講師工作,而專任與兼任之間更有許多不同待遇,不過只
要是能夠學以致用都是蠻難得的福分。  
 
也許孟東元任職的學校剛好是婷婷的母校,所以難免對他特別具有
好感。其實在銀河鐵道餐會當中,孟東元並不是最起眼或是最愛現
的人,在許多人相聚的場合裡,他也不喜歡吹噓國外的種種事情來
打開話題,反而靜靜聽大家聊天和祝賀阿權重返校園念書。  
 
婷婷偶爾注意孟東元喜歡遙望山下燈光閃爍不已的夜景,他說那種
夜景很像服務學校夜間遠眺的景色,同樣都是在黑夜裡有著成千上
萬的燈光照著每一戶人家,尤其道路車燈流動的情景更像是一條燈
河,溫暖的燈光把黑夜點綴得更迷人!  

「那麼多的燈光中,有哪一盞燈是為自己而留的呢?」婷婷對於那
天夜晚銀河鐵道聚餐的印象,竟然是和孟東元共同欣賞夜景那一刻
最令人懷念。   
 
曾經在網路上看到一則四格漫畫,漫畫內容也是遙望都市中的萬家
燈火,每一盞燈光都有一個溫暖的家,也有不盡相同的故事,千千
萬萬盞燈光便有數不盡、說不完的溫馨故事。只是在感情沒有歸屬
的婷婷心中,望盡月夜萬盞燈火之餘,卻找不到是否有一盞燈為自
己而閃爍?是一種淒涼的自憐呢?還是心灰意冷的無奈?  
 
不過從銀河鐵道回來,開始和孟東元幾次單獨約會之後,發現已經
把愛情的幼苗栽種在各自心田,而且還是日益茁壯和欣欣向榮!只
不過那是一種美好機緣的邂逅呢?還是折磨和令人心碎戀情的開始?  
 
和孟東元在一起不久,瑪雅也回到南庄向天湖結婚去了。新郎是瑪
雅的族人,師大畢業之後在當地國中當老師,而瑪雅則嘗試將賽夏
族的傳統文化,以田野訪談的方式作有系統的整理和保存。 

「也許有一天,我可以很驕傲的對著子孫述說著族人的歷史呢!」
根瑪雅還是不改豪放與樂觀的個性,在電話中邀請婷婷和孟東元到
山城遊玩。 

(金門日報副刊95.06.23/原標題:公路花園之戀)

(待續)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ngrolin&aid=3759508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酸酸甜甜或者有些苦味
2010/02/22 12:24
總要等舔去糖霜後
才發現原來是苦澀難嚥的酸李子

真正知心朋友才是人生中最難能可貴的

偶猜偶會喜歡瑪雅這一型的:)

繼續期待...

林清陽(曼荼羅)(yangrolin) 於 2010-02-22 15:56 回覆:

看得蠻仔細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