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捕蛇人
2021/12/04 07:14:00瀏覽553|回應0|推薦32

 

   【他自從多年前遠赴洄瀾之後,再也沒有任何消息,所以村子裡再度恢
復安靜的氣氛……】

   鎮上有一家販賣蛇湯和蛇肉的店鋪,記憶中打從我們孩提之際就已經存
在,因此算一算開業將近半世紀之久了,以致於許多同儕和鎮民,一提起
那家販賣蛇肉的商店,幾乎大家都知道位在哪裡,雖然很少人曾經光顧該
店予以消費,不過斑駁的店面確實佇立在街角好幾十年。

   提到十二生肖之一的蛇小龍,許多人都不太喜歡牠們,畢竟滑溜溜而吐
露蛇信的外表並不討喜,加上有許多蛇類都帶有劇毒,所以更讓人感到害
怕而避之唯恐不及呢!

   不過記得早期農村土角厝和三合院的建築結構,不但周圍種植莿竹林當
作天然圍籬之外,通常農田就在厝腳旁邊,不但對於耕作與農事作業非常
便利,而且和大自然互動的頻率極其和諧。

   然而由於住屋與農田緊鄰而居的結果,人們經常會發現從田野裡面,偷
偷竄上來溜達的小動物,其中蛇總是讓大家驚叫不已的野生動物了。誠如
上述,也許其冷冰冰的觸感,以及長久以來所給予人們的印象,就是讓大
家頭皮發麻的圖騰而害怕至極!

   所以不管如何,自從魔鬼撒旦在伊甸園裡,化身為誘惑亞當與夏娃的意
象之後,即使民間習俗十二生肖當中,蛇郎君也佔有一席之地,而且也被
賦予《金蛇》而稱頌之,可是大家還是於對於牠門鮮有好感,以致於假如
能夠選擇的話,通常都會和蛇動物劃清界線而不相往來。

   不過在五○年代的農村社會裡,由於工商業不甚發達,於是有很多閒散
的人力資源,因而平常在村子裡面總是會有一些抓魚的人、也有人捕捉青
蛙和田螺、或是誘捕虎頭蜂來浸泡藥酒的人,其中當然也有專門抓蛇的
人。

   好比記憶當中,曾經有一位以捕蛇為生的中年人,他就是上述那些族群
之一,並且以抓蛇為生而聲名大噪。

   然而嚴格說來,把那位大叔定位抓蛇為生並不太確實,因為他從學校輟
學之後,到了入伍當兵之前,雖然做了一些雜役賺點零用金,但是基本上
並不是一個專業的捕蛇人。

   後來他應召入伍服役,雖然抽到三年的大頭兵,可是卻頻頻演出逃兵的
爛戲碼,以致於陸陸續續當了好幾年兵役,才完成每一個男生應盡的義
務。正當他終於退伍之後,好像也沒有找到一個正式的工作,於是懵懵懂
懂的過日子,一下子就來到四十多歲的年紀了,並且平日老是喝得醉醺
醺,而且晃著恍惚的腳步到處趴趴走。

   至於他為何會成為捕抓蛇的人呢?據說原來有一次,他不經意在住宅角
落抓到一條俗稱《過山刀》無毒的錦蛇,於是拿到上述鎮上那一家蛇店去
賣而獲得幾十塊零用錢。

   雖然那一條蛇賣得幾十塊錢,可是對於一個沒有正常收入的人而言,這
種天上飛來的意外之財,宛如寓言故事《守株待兔》中的那位農夫一般,
當然喜孜孜而興奮得很,更盼望能夠天天都可以抓到蛇,那麼就不用煩惱
沒錢買酒來喝了。

  不過因為他勇於冒險而抓蛇,而且農村又經常可以見毒蛇趴趴走,復以
人們對於冰冷的長蟲,也大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心理,村民住宅附近若發
現蛇的蹤跡,便會通報他前往捕抓,因此在如此陰錯陽差之下,他便成為
村子裡頗有名氣捕抓毒蛇的人。

   然而他除了抓蛇賣錢之外,最主要的嗜好就是嗜酒如命,因此即使沒錢
買酒,也會向高齡的父母要錢,然後在村子裡的柑仔店買一瓶紅標米酒,
除了獨自喝得爛醉如泥之外,偶爾也呼朋引伴而喝到醉得不醒人事。

   當然大部分時候,這位經常喝醉酒的捕蛇人,總會到處自誇捕蛇的神勇
功夫;甚至偶爾趁著尚未把蛇賣掉之前,把一米多長的毒蛇當寵物般玩
耍,除了讓大家驚呼連連之外,更藉以吸引村民的注意與好奇心。

   尤其這位老兄更有一個壞脾氣,當他喝得醉醺醺之際,喜歡在住家附近
廟埕裡咆哮而喊叫,甚至滿口三字經加上五字經謾罵,不但打擾神聖的神
明之外,更鬧得街坊鄰居在晚上睡覺也不得安寧。

   後來他的父母親因年老而仙逝,可是卻沒有讓他改變酗酒的習慣,仍然
三天兩夜喝得醉醺醺;尤其少了長輩嘮叨的告誡,因此喝醉酒的情況越來
越頻繁。

   雖然當鄰居受不了這樣胡鬧的時候,也會打電話報警請求協助處理;可
是當辛苦的警察半夜到場勸阻之際,他倒是表現得規規矩矩,而且頻頻向
波麗士大人頻說對不起,搞得連警察也對他感到徒呼負負而莫可奈何!

   看到這位捕蛇人惹人厭煩的行徑,以及其誇張的行為,不禁讓人想起
《周處除三害》的荒唐事,當然兩者並不能夠相提並論,不過周處的禍害
只是個故事角色而已,可是他卻是一個在村子裡行走,而且是活生生而難
以逃避的麻煩人物,就好像媒體偶爾報導,那些到處可見的醉漢一般模
樣,著實讓村民覺得苦不堪言!

   不過細膩的村民卻發現,有一陣子沒有看到這位醉漢的蹤跡,而且據說
不久之前,他和一些酒肉朋友酒後相約跑到東部花蓮、台東山裡抓蛇。可
是他們並沒有再回到經常群聚的院子裡,當然也無法了解是否抓到蛇;當
然大家倒不太在意他們抓蛇之成果,反而覺得爾後可以過一個清靜的夜
晚,所以能夠安心的睡個好覺而覺得慶幸。

   日子一天天過了很久之後,村民聽說有一次那些人確實找到了一處蛇
窩,可是看到一條巨大無比的蟒蛇盤據在巢穴裡,而且對一幫人吐出蛇信
來嚇阻人類的入侵。

   當時他們覺得好奇怪,因為從來沒看過那麼大的蟒蛇,所以一行人倏地
被嚇得冷汗直流並且落荒而逃。

   後來那一幫狐群狗黨的醉仙,究竟跑到哪裡去,似乎已經沒有被村民注
意了,而且好像永遠消失了一般,當然村子裡夜間咆哮與喝醉酒鬧事的情
況,也隨著他們的失蹤而終止,總算是再度恢復了寧靜的氣氛。

   日子在平凡的時序中更迭,大家早已經忘掉捕蛇人醉酒鬧事的荒唐事,
當然只有少數好事的村民,偶爾在茶餘飯後閒聊之際,才會再度輕描淡寫
而不經意提起這一段泛黃的鄉野軼聞;至於那一位捕蛇人和狐群狗黨們,
當時真正的情況究竟如何?大家似乎也不會太在意,因為畢竟那些宛如似
過往雲煙的往事,人們真的不太想提起呢!※

(更生日報副刊110.09.16)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ngrolin&aid=167795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