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夢中森林
2020/04/01 07:20:00瀏覽690|回應1|推薦38

(圖片取自於馬報副刊原版插畫--下同)

 

 世界上每一個民族大都有屬於自己的神話故事,假如沒有一系列完整的
神化資產,最起碼也都有口耳相傳、一代傳過一代而且具有深邃意義的故
事。

 比如古希臘、羅馬神話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由於其內容具有豐富、繽
紛而且充滿詭譎神奇的特質,加上歷史悠久而源遠流傳之緣故,所以很自
然成為西方文明的濫觴之一,其重要性和全世界流通最為廣泛的《聖經》
一書,同樣具有無可取代之文化與文明價值。

 希臘、羅馬神話源自於古老的文明地區,從渾沌宇宙創造開始,到建立
具有高度秩序和道德規範的文明世界,都可以納入神話故事的經緯當中,
所以其內容除了類似中國的盤古開天地之外,《奧林帕斯山》上大部分天
神,和塵世間凡人所扮演的角色相互重疊;換句話說,也就是希臘諸神和
人類一樣,同樣都具有喜怒哀樂的情緒,以及善、惡摻雜共生共榮的特
質,因此發展出精采絕倫的神話故事自不在話下。

 在希臘諸神當中,有一個名字叫作《普羅米修斯》似乎特別照顧人類的
天神,祂不但用泥土捏成人的形狀而創造人類,而且教導人們生活起居所
必須學習的技能,例如耕作、蓋房子、烹調和各種相關瑣碎的事務,其角
色像似我國古典傳說當中神農氏、伏羲氏和燧人氏等綜合體,因此稱之為
人類的守護神一點都不為過。

 然而由於祂太過於照顧人類,而且違背禁令從天庭盜取火種給人類之
故,被眾神之王的《宙斯》處罰而被綁在《高加索》山區,並且剖開祂的
胸膛而露出內臟;不但如此,每天都有一隻兇猛的老鷹前來啄食其肝臟而
讓祂痛苦不堪,可是隔天又會重新長出一顆肝臟,然後繼續上演著老鷹啄
食其肝臟的戲碼。

 由於《普羅米修斯》也是屬於天神之一員,所以並沒有死亡而得到解脫
的事,祂遭受這一種毫無止境而且極其痛苦的懲罰,和另外一個同樣沒完
沒了《推巨石上山》的工作一樣,都是一直重複在做著相同的任務,可是
卻沒有完成的那一刻而讓人覺得不勝唏噓!

 有人在《普羅米修斯》的神格特質當中,發現祂的一生遭遇之挫折,其
實也正是人類極為貼切的寫照,因為人們每天必須辛勤工作而換取填飽肚
子, 以及維持生命機能所必須的各種因素,然後在年老的時候,卻又得要
丑, 面對死亡而離開至愛的家人,最後只剩下一個圖騰、或是名字供後人
寅, 憑弔與懷念罷了。

 當然人類【包含宇宙間的各種生物】和這位天神最大不同點,就是人們
終究可以經由死亡而得到解脫;可是《普羅米修斯》卻沒有這種一了百了
的福分,必須重複遭受無法遁逃的宿命,也許目前仍然被困愁城而無法逃
避呢!

 不過這位具有慈悲心的希臘天神之故事,除了以極其溫柔而無微不至的
照顧人類之外,同樣也具有違抗《宙斯》的魄力和狂野的風格;雖然祂只
是人類憑著想像力所創造出來的天神,所以也不必麻煩人類太過於同情其
遭遇,因為最重要的是蘊藏在故事背後,其所給予人類之借鏡和正面啟示
彌足珍貴。

 提到類似這種無厘頭的神話故事,其實人類在每天夜裡的睡眠當中,也
經常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好比日前就夢到走進一座井然有序的森林裡,看
到一棵長相奇特而且會說話的植物,看起來像似一個極度叛逆的孩子,恣
意伸展翠綠的枝椏,當它極目遠眺四方的模樣,彷彿正在宣告自己擁有一
個不可侵犯地盤。

 此刻夢境在眼前滑過這棵大樹的成長過程,我們看到它的幼苗也曾經柔
順而鮮綠,可是在逐漸長大之後,卻忘記把此種原本屬於善良的基因承襲
下來,甚至選擇在夜黑風高的森林裡撒野,不但驚醒沉睡中的小鳥族群和
頑皮的獼猴,而且連喜鵲再也無法鳴叫出愉快和悅耳的天籟。

 當它像似無賴而激起千堆雪的剎那間,天空也因此而為之變色,森林裡
的朋友也不禁為它捏一把冷汗,咸認世界末日即將來臨,就只是因為這棵
無知而自大樹木的背叛,卻要教所有森林裡的生物一起遭殃。

 此一棵跋扈而且奇怪的大樹,喜歡聆聽周遭同儕痛苦的呻吟,而且在內
心深處引燃不可饒恕的快感,即使壓縮到千年蒼松的天空,也沒有一絲絲
的愧疚感,反而用最為卑劣的臉龐,嘲笑那一棵已經呈現斑白面容的老
樹,當然也沒有鄉親能夠挺身而出,為老者說一點比較具有公允的道理。

 這個時候想要走出不愉快的夢境,可是卻沒有辦法用意志力而甦醒,於
是發現原本寂靜的森林似乎逐漸變質而遠颺,由於大樹越來越茁壯,因而
讓鳥兒選擇飛離溫暖的巢穴,寧願另覓它處而再度辛苦的築巢,也不願意
讓耳朵長出難以化解的繭,或是忍受大樹的輕蔑和糟蹋。

 夢境情景轉到成群的獼猴,牠們似乎正在遭受到大樹狂妄旋風的襲擊,
所以在愣頭愣腦的情境之下失去理智,無法運用聰慧的思維面對蒼穹,只
有在惦念上天所給予的慈悲之際,悄然離開了原本極其豐碩的果園。

 我們在夢裡聽到動物與植物竊竊私語,它們雖然面對曾經熟悉的森林家
園,卻也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陌生,於是仿效人類悲傷時候,總是以潸然
淚下而收場的結局,用最為難過和原始的狂奔方式逃離家鄉。

 雖然一向和森林最為親密的小鳥和獼猴都已經離去,不料此刻越來越跋
扈的大樹,仍然不曾改變異常驕狂的習性,盡是把森林當作握在手掌心的
禁臠,除了指向天空的枝椏之外,更是將粗大樹根毫無禁忌的亂竄,於是
跑到鄰居的地底天堂,更以摻雜著柔順與狂妄的手段,逐漸嶄露出佔地為
王的姿態,緊緊的吸吮大地精華而呈現無比的貪婪。

 當然此刻在夢境裡,我們突然想起正在遭受無止境折磨的天神,看到那
顆一再滾落回到山腳下的巨石,卻毫無辦法給予疼惜與代表慰問之情;至
於這一棵極其跋扈、喜歡咆哮叫罵、而且還會走路的樹木,其囂張情況和
《普羅米修斯》之遭遇有很明顯的反差。

 終於夢境拉到一個夜深人靜的晚上,此刻依然目空一切的大樹,似乎突
然看到寂寥而冷清的月宮,於是無厘頭的故事情節乃急轉直下。

 因為大樹看到《嫦娥仙子》與《吳剛》常駐在廣寒宮已經數千年,然而
卻尚未迸出足以令人歌詠的情愫,只有焦急萬分的玉兔,盡量裝作沒事的
樣子而徜徉在到處都是坑洞的月球表面,隱約呈現皇帝不急而急死太監的
模樣,卻也沒有辦法改變一再流傳的命運。

 於是驕傲、狂妄和會說話的大樹,終於突然頓悟而悄悄垂淚,原來在鏡
花水月的背後,只不過像似白雲蒼狗一般的虛無飄緲;那一些兼具狂野而
柔順的雙層人格,倒像似白駒過隙那般流過而消逝殆盡。

 此刻在森林裡感到萬分寂寥的大樹,已經不再是個目空一切的頑童;加
上對於自己逐漸蒼老的軀體也有所警覺,於是每當看到垂垂老矣的鄰居好
友們,似乎增加了一些比較具有人性與懊悔的憐憫。

 當夢境回到大樹一生充滿繽紛燦爛、跋扈囂張和意氣風發的過程,總算
體會到存在於內心的那種矛盾特質,一直是左右自己人生的劊子手,可是
當下卻無法以理智的思維來分析,反而盡情享受那種迷濛而飄飄然的快
感,所以到頭來卻像似回到被懲罰的天神那樣,毫無怨懟而徹底的認命,
並且承受永遠都不會消褪的原罪。

 夢境看到大樹在突然悔悟的剎那,終於感受到生命即將結束的命運已經
來臨,不過並沒有恐懼與遺憾隨行,反而用一種極其心平氣和的姿勢隨意
躺下來,然後將柔和而疲倦的心情眺望蒼穹最後一眼,把曾經狂野、柔順
和矛盾的心情,禁錮在潘朵拉的罐子裡面,心中只有一個衷心的期盼:希
望不要再有人因為好奇心之故,切勿太過輕率的把蓋子打開來,讓原本屬
於凱撒的都還給凱撒吧!

 此刻終於從睡夢中甦醒,想到這個彷彿是童話般的故事,不知道具有甚
麼特殊的意涵?或只是一種無法解釋而奇怪的夢而已?不過想起神話《普
羅米修斯》耐心教導大家如何耕作,而且違反禁令偷取火種造福眾生,只
是為了幫助天下蒼生免於茹毛飲血過日子,卻將自己陷入無可遁逃和難以
救贖的境界,果真和這個柔順而又狂野的森林有所關聯嗎?也許像似神話
故事那種變幻莫測的情節一般,終究無法得到正確的解析和答案了。

(馬祖日報副刊109.03.10鄉土文學)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ngrolin&aid=131983908

 回應文章

the flying kit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05 20:23
您夢中那棵大樹的行徑與普羅米修斯大相逕庭欸! 若按榮格的心理分析來解析您這夢,或者您內心深處,或潛意識有多重糾結吧?
林清陽(小綿羊)(yangrolin) 於 2020-04-06 09:54 回覆:

謝謝來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