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西風殘照(十二)
2006/11/10 00:28:02瀏覽380|回應0|推薦14

回到老宅的禾堂,已是掌燈時分,禾堂上擺了五六桌菜餚,老老少少的聚在一起,熱熱鬧鬧的擠在一塊,看見他回來,老的上前招呼著圍攏過去,左揖右讓的大家坐定,閒話著五十年來的滄桑!

這在以前是因太公留下的祖業設立「貞常」,將租出去的收益由族中負名望者管理,用來掃墓、修墳、振荒、扶貧等之用,每年春秋二祭,都會這樣大吃一頓,逢年過節,對族中貧者加以支持。

這樣的聚會,已整整五十年沒有過了,祖業也早就在一輪一輪的鬥爭中被沒收,這次秋祭,因著這五十年的重逢,他囑咐來哥與鄭嬸作了安排,下午他們去橘子園拜祭老父的時候,族中的兄弟就來幫忙,進進出出的忙了一晝。

一個黑瘦的老人趨前,瞇著眼睛望著他說:「平哥,還認得我無?我是阿南呀!你以前的傳令兵阿南啊!」

「南哥,幾十年無見,認唔得囉!你幾好無?」他站起來握著他的手,有些激動的發著抖。

曾經阿南與他在砲火中出生入死,在文革最困難的時刻,他都輾轉傳話,叮嚀他千萬不能回來,這份情義,他是銘心的。如今大家都兩鬢如霜,沒想到在這風燭之年還能相見。

「阿來哥同我講,你轉來拜大墳,我今日從合河趕過來大家見一見。」

「坐,坐!」大家讓出個位子,阿南坐下,又是訴著別離後良朋舊友的悠悠悲苦歲月,勞改的、下放的,盡是斑斑血淚。

「阿泉呢,轉來了無?」阿泉是阿南的孩子,解放那年剛好廣州中山大學畢業,是讀文學的,寫得一手好字,文革期間被下放到清海勞改場,他是當時族中唯一的大學生。

「十幾年前放了轉來,但是整跛了腳,無娶老婆,住在以前老屋那邊。」阿南說著有些淒涼。

他拿起手中那杯白酒,向席中兄弟、老友一一敬過:「我身體唔好,唔能夠同大家乾杯,隨量!隨量!」

村中佳餚尚算豐盛,酒過三巡,總得曲終人散!

阿南、阿來、鄭嬸送到村口,一輛廂型出租車已待在那兒,正升火待發!

他與老妻及兒子上了車,鄭嬸問道:「你愛去看一下你老妹無?」

「唔去囉,路頭恁遠,暗晚頭路又難行,你幫我講渠聽,阿哥無辦法過去看渠囉!」聲音低沉得有點嘶啞。

「我送你出墟頭,我今晚在墟頭過夜!」阿南也上了車。

「平哥,再見囉!唔知那時候再轉來!」阿來揮著手,車子緩緩駛出村子,在崎嶇的黃土路上趕著星月。

又是個露泣蒼茫的夜,這一別,他知道已是永別,故鄉啊!故鄉!

沉沉的夜吞噬著一切,那老宅的燈火漸杳,他不敢回頭再望,眼角已滲下淚水,老妻掏出手拍,在他臉頰上輕輕拭著!

yaduo

《待續》

鄉愁 -- 余光中 詞 / 楊弦 曲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duo&aid=533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