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西風殘照(十一)
2006/11/02 23:59:42瀏覽469|回應0|推薦14

回到老宅稍事休息,拿了祭品,五六個人一行魚貫走向小河對面向陽的一塊坡地,過橋處已築了混凝土水圳,少了往日石塊砌疊的自然風情,來哥挑著三牲祭品走在前頭,鄭嬸提著香燭衣紙緊跟其後,他一手柱扙一手拿著那頂氈帽,落後了十來步,老妻與兒子也亦步亦趨的跟著向前走,來到山腳,是一片茂茂密密的橘子園。

這片橘子園便是五十年前在戰火中愴惶與妻子告別的地方,一別五十年,這裡彷彿仍依稀留著他的腳印,以前手栽的橘子樹,隨著物換星移與人事的更替,都已凋殘殆盡,現在的橘樹都是近年新栽,路旁上坡處以小石塊疊得整整齊齊的沿著小路圍起了一條蜿蜒的小基,下坡處是腳踝般高的枯黃秋草,兩旁擦身的橘子樹已是結實壘壘,仲秋的橘子正綠中帶黃的把枝椏壓得彎彎低低。

山徑狹小謹容一人通過,他大病過後,身子猶虛,走來有些吃力,不時扶著路旁層層疊疊的石基喘息,石塊觸手冷冷硬硬,他虛弱得有些顫抖,兒子及老妻幾度欲上前摻扶,皆因路窄而作罷!

行行重行行,好不容易來到山肩處一幅開陽的平坦地,以水泥磚砌了一道矮牆圍著一列半坐土裡的金塔,來哥已把三牲果品擺開,每一個金塔後面都有一塊碑石,刻著名字堂號與年籍,當頭的正是檢骨安放的父親,依次是在苦難中死去的母親及夭亡的弟弟。

他雙膝跪下,親自點上香燭,老妻及兒子也跪在身旁,幫忙奉上茶酒,默默然只聽得山風蕭疏,在紙錢灰飛的熊熊火光中,他緩緩三叩三拜,神情有點蕭蕭冷冷,秋陽卻已西斜,映著他長長的身影,伸向山肩枯得金黃的茅草,茅花正白,絮絮串串搖曳在秋日斜陽中。

「阿叔、阿咪,拜了這次,怕再無機會轉來拜你 囉!」他口中輕聲唸著,拿起酒杯,在墳前奠了酒,這杯酒已等了五十年!

「平哥,來去轉囉!日頭落山會看不到路啊!」來哥招呼著幫忙收拾祭品。

他站起來,看著夕陽漸漸隱入秋山,餘暉映著山巒一抺紅霞,秋風捲衣袂飄飄,稀落的髪絲如銀蛇亂舞。

yaduo

《待續》

寒江殘雪 / 笛子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duo&aid=521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