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西風殘照(九)
2006/10/24 00:00:25瀏覽429|回應1|推薦16

大夥兒扶老攜幼,年壯的挑著籮筐,裡面放著三牲、糕餅、果品、紙錢及香蠋,婦女用花布背帶背著幼童,老人牽著小孩,一路沿著預先派人割草整理出來的山間小路,蜿蜿蜒蜒的走向大墳,大墳是這祖屋的開基祖阿公太的墓地。

一列數十人長長的隊伍,在秋日早晨的黃草坡上緩緩前進,太陽晒在黃草坡上特別耀眼,秋露濕了一夜的枯草仍未蒸乾,正散發著一股特有的秋草氣息。

年輕的鄉丁,不時向空中抛出一串鞭炮,炸響一片寂寥的秋山。

他一襲深褐的棉布唐裝,戴著一頂三○年代流行的黑色氈帽,帽上繫著咖啡色的寛邊絲帶結,一手柱著杖,走在最前頭,走得有點龍鍾,老妻緊隨在後,兒子則走在隊伍的最後面。

到了一片開陽的緩坡,只見幾株老松,蒼勁的立在坡上,一 穴老墳靜靜的擱在那裏,墳地四週山草已割淨,碑石斷成四塊,被拼湊隴在一起,碑上字蹟亦已模糊,墓石亦已殘破,碑前的一圍灰砂地,間中長著幾株小草亦已枯黃。

他立在那兒,望著那大墳,怔怔著出神。

「那石碑是文革時給打碎的,他們打碎後扔到下面的荊棘叢中,前幾年全伯去把它撿回來,安回墳上。」

大夥將三牲、果品,還有鄭嬸作天漏夜做的艾草茶果,一一擺放在斷碑前面,然後點上蠟燭,奉上茶酒,在墳頭以石塊壓著紙錢。

他摘下了帽子,手奉三柱香,虔虔誠誠的在墳前跪下,默默的念著,曾經多少次隨父親來拜大墳,每一回都是興高采烈的崩崩跳跳的來,祭完坐在那老松樹下,分食著三牲果品,尤其是那艾草茶果,柔柔軟軟,透著一股艾草的青香。

秋日的暖陽,斜映著他那瘦削的身子,老妻將他的香接過,插在墳頭上。

他緩緩拜了下去,直至額頭觸及灰砂,三拜之後,他再站起,重新跪下,又再緩緩的拜下去,當他再度站起,面帶淚光,由老妻摻扶著再度跪下,三拜之後,久久伏地未起,老妻及兒子上前摻扶,已是淚流滿臉。

「拜了這次,怕再沒幾會轉來拜了」他語帶哽咽,老妻掏出手拍拭去他臉上的淚水,揩去額上灰砂,扶他到墳邊坐下。

空氣彷彿凝住,沒有人接一句話。

各人依次拜祭過後,在轟隆的鞭炮聲中,奠了酒,便就在墳邊坐著、蹲著,分食著祭品,喝著剩下的燒酒,閒聊著過往的滄桑世事,更話那秋月春風。

兩個山村小孩經過,鄭嬸抓了一把糖果,走過去塞在孩子的手中,這是山村的習俗。

在山坡向下望,一條小溪蜿蜒的流過溪谷,田野沿著小溪在起伏的山巒間展開,村舍靜靜的散佈在山迴水環的一角,灰沉沉的屋瓦,正冒著裊裊炊煙,已是過午時份。

yaduo

《待續》

黃水謠 ─ 光未然 詞 / 冼星海 曲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duo&aid=505560

 回應文章

十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6/10/31 01:21

很感動的夜晚

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