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西風殘照(八)
2006/10/17 00:21:32瀏覽513|回應2|推薦13

「大伯,大伯,我媽叫你回去吃粥,吃了等一會要去掛紙,她去了來哥那兒拿三牲。」昨晚那孩子從村舍那邊奔過來。

「好,我就來。」他一邊應著一邊緩緩站起,一手拄著扙,回過身對那孩子揮手,那孩子又輕煙般跑了回去。

雲氣繚繞的山巒間露出一抹陽光,田野的煙霞慢慢散去,他回頭望了望水中搖曳的倒影,定了定神,朝著村舍走了回去,老妻緊跟在後面。

回到昨夜乘涼的和堂,十來個人正熙熙攘攘,門前的一口大鐵鍋,蕃薯粥正熱騰騰的冒著白煙,灶下已熄了火,餘燼仍暗紅暗紅著。

一旁擺了兩張八仙桌,放了幾張條凳,桌上放了一碟新曬的蘿蔔乾、一碟鹽炒花生,還有一碟小魚乾,幾個孩子坐了一桌,正一大口一大口的吃著粥。

一個年約花甲的莊稼漢迎了上來招呼著:「平哥,來吃粥呀!還認得出我嗎?」

「你是那一個?人老了,沒記性,我已經認不出來囉!」

「我是全伯的兒子阿根,你走時我才八、九歲!」

「你講起來,我好像有點印象,那時候你很廋小!」他走向空著的那張八仙桌。

「來吃粥,你坐著,我來盛。」阿根拿了兩個小碗公,到大鐵鍋處盛了兩碗熱騰騰的蕃薯粥,一個手端一碗,慢慢的走到平哥旁。

平哥連忙站起來幫著接過一碗給老妻,並忙不迭的說:「這麼客氣,不敢當啊!」

「平哥盡管吃,鄭嬸煮了一大鍋,鄉下地方,別的好吃的沒有,蕃薯粥倒還是夠的。」

「怎麼那麼客氣呢?再說就見外了!」平哥堆著滿臉的笑容。

「我去張羅東西,吃完叫阿群幫你添。」阿根說著便去拿籮筐,幫著把上大墳的茶、酒、鞭炮、香蠋放進籮筐中。

糙米煮成稠稠甜甜的蕃薯粥,入口溫潤而帶點米香,金黃色的蕃薯在粥中特別耀眼,他細細品著曾經熟識的山村風味,秋風中擱久了的蕃薯,特別甜,回憶的深處,沉沉緩緩的慢慢甦醒。

以前大清早熬一鍋粥,或中午將蕃薯切絲和著米放在飯架上蒸,鍋蓋一掀,那一股香香甜甜便直撲而來。

「沒看見你兒子,不知起來了沒?」老妻輕聲說著。

「阿根,有看見阿泰嗎?」

「他跟鄭嬸去了來哥那兒。」阿根轉過頭應著。

暖暖的陽光已越過屋脊,照在和堂上,那老黃狗,找了個不礙腳的地方趴著曬太陽,幾隻雞正踱著步撿昨夜收稻穀時遺下的穀粒,幾個人往屋子鑽進鑽出的在張羅。

他端著那碗粥,一隻手拿著湯匙停在半空中,怔怔地望著這個既熟識又陌生的場景出神,以前每年要上大墳祭公太,大夥就是這樣一大早起來忙著,弄三牲的、蒸茶果的、備香蠋的,大家都懷著一份虔敬的心情。

yaduo

《待續》

背景音樂:江河水 / 二胡曲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duo&aid=494264

 回應文章

yad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掛紙
2006/10/21 00:47

很高興晨星的來訪,「掛紙」的習俗,在客家人中盛行,有一說客家人來自北方,想當然耳應有其更早的源頭,只是吾未知也!

另一說客家人為吳越的族群避亂江西、廣東、福建交界的山區三角地帶,與當地少數民族混成一個具有特殊文化的族群,那掛紙也可能是少數民俗的習俗!

yaduo


野渡 / 原鄉人客棧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掛紙
2006/10/20 03:06
「掛紙」﹐好親切的用詞。在台時每年掃墓﹐父親都會用客家話對我說要去「掛紙」。不知其他語言是否也用「掛紙」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