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西風殘照(廿五)
2007/11/30 23:44:27瀏覽557|回應0|推薦33

午間的秋陽還是熱得怕人,阿平放下收工前最後的一擔磚,那薄薄的上衣已經濕透,他將扁擔及麻繩擱在一邊,到工寮裡拿了早上帶來的小布袋,找了一棵小樹下坐著。

他打開小布袋,拿出飯盒,解開那根細繩子,拿那條發黃的舊毛巾擦了一下臉上及脖子上的汗水,然後將毛巾繞過脖子掛在肩上,打開飯盒,用筷子緩緩撥了一口飯入口,飯早已冷,微鹹的飯帶著一點油香的氣息,在幹了半天粗活之後,這無凝是一種堪稱滿足的享受。

他細細咀嚼著每一口飯,每一口飯都充滿著他生活的辛酸與希望,吃完盒中那一點飯,肚子還有一點虛虛空空的感覺,他便拿飯盒到工寮倒了一瓠茶回到樹下,猛灌了幾口,感到肚子開始有一點實在。他望著那座磚窯,盤算著早上自己挑了多少磚,下午又能挑多少,收工可領到多少工錢,然後去換多少米,然後回家拿油罐子去買二兩油,想著想著他不覺睡著了。

「阿平,阿平,你睡著啦!」一個清秀斯文的中年人,穿著唐裝,自工寮中走過來,聲音宏亮而寬厚。

阿平被這一呼,猛然醒過來,一看見那中年人,忙不迭的站起來道:「老板,有什麼吩咐?」

「沒什麼事,只不過我家中廚房要改灶位,你會不會砌灶?」

「以前在鄉下跟著老人家砌過,不過很久沒有砌了」

「不打緊,明天會有一個師傅去砌,但他需要一個幫手,我看你勤快,想叫你明天去幫幫忙。」

「沒問題,我明天就過去。」

「工資你不用擔心,我會照算給你。」

「多謝老板。」

噹!噹!噹!振耳的鑼聲響起。

「老板,我先去開工了。」

「好,明天要記得。」

「好,我會記得。」

他下午心情特別好,感覺腳步輕快,收工時計算工資,他竟拿到一元二角錢。回家時順路去買了一斤半米用那小布袋盛著,還剩下三毛錢。

阿平回到家中,秋妹正背著娃子在生火燒飯,他把米交給秋妹,再把扁擔及繩子擱好,在水缸瓠了瓠水洗了把臉及雙手,自秋妹背上接過娃子,吚吚呀呀的逗著。月華升起,炊煙正濃,屋子裡已昏昏暗暗,阿平點上那盞細細的煤油燈,一圈昏黃的亮光推開那沉重的夜幕,娃子在床上爬來爬去,阿平幫忙著張羅碗筷,準備開飯。

「阿妹的糊仔煑好未?」

「煑好在灶頭角唉會放緊。」

「我先俾阿妹食糊仔,等渠食開糊仔好睡目。」

「唉飯就煑好囉,今晚我蒸開個水春,係屋背後養的唉個雞嬤生的,炒個青菜就可以食飯。」

阿平自端灶邊端過米糊,拿了個小湯匙,抱起娃子,餵她吃米糊,看著娃子的小嘴呶呀呶呀的吃著,他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一天的辛苦勞累,仿佛這一刻都獲得了報償似的。

yaduo

客家用語選註:

(1)灶頭角:灶邊的角落
(2)放緊:放著
(3)睡目:睡覺
(4)糊仔:米糊
(5)食開:吃完

背景音樂:咏想曲 / 江文也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duo&aid=14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