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西風殘照(廿四)
2007/10/13 01:23:44瀏覽497|回應0|推薦28

黑夜無言,貧者無淚,活著日子總得撐下去,因為還有明天,期盼著明天日出之後,街頭的號外能有返鄉的好消息,夜深時思索著那熟識的一磚一瓦、一門一巷、一山一樹,足以慰藉裊裊燈火吹息後的黯暗長夜。

娃子在歲月的消逝中漸漸長大了,已會到處爬行,天可見鄰,秋妹在阿平的照顧中,也漸漸的養好了身子,阿平在這段日子中內外的勞形而更見消瘦。看著娃子的成長,與妻子的康復,阿平的心漸寬,對生活開始有著卑微的願景。

他努力積攢著每一個錢,準備買一隻小豬回來養,待小豬長大賣了之後,多買幾隻小豬。他心中盤算著,這樣下去再一年,他應可養五、六隻小豬了。只要他這樣想著,他就覺得人生充滿著希望,雖然生活仍然非常艱苦,午夜夢廻,他仍然眷念著在鄉下的母親與弟妹。

秋天的晨曦有一點冷,門外的灶已用稻草和泥巴糊在竹架上圍將起來,屋頂也蓋上了瀝青紙,成了聊可遮風蔽雨的克難廚房。阿平起來在灶上燒了一鍋開水,灌了暖瓶,將昨夜一碗多的剩飯利用灶中的餘燼炒熱了一下,將油瓶小心翼翼的滴了幾滴油到飯裡,灑上少許粗鹽,拌和後盛了一半放在鋁製飯盒中,蓋上飯盒,另一半擱在鍋子中用鍋蓋蓋好。接著拿了一雙筷子,用那條發黃的舊毛巾包裹在一起,然後用一根細繩子結結實實的縛紥好,放在一個小布袋中。

他在廚房外牆角落拿起那根被肩膀撫得烏溜溜光閃閃的扁擔,將小布袋打了一個活結,穿在扁擔的一頭,再把兩根麻繩圈了兩圈用手索在一起後也一併掛上,反手將扁擔輕輕一挑擱在肩上,正待出門。

秋妹背著娃子走出來:「平哥,天涼了,多著一眼衫。」

「奈會涼,你自家身子正過好,多著一眼過著。我出去啦!」

「你去磚窯開工,小心一下來!」

「你唔使擔心,我知道!」他帶著憐惜與歉意的望著秋妹,娃子正從背帶的頭蓋中鑽頭出來,呶著咀吧在吚吚呀呀!

「我想等陣間熱頭出來,巴緊阿妹上山攞柴草!」

「等多幾日,等身子過好一下正去,我前幾日放工攞轉來的柴草,在廚房唉會還有!」

「我已經無兩邊,恁樣....」秋妹欲言又正。

他漫開粗獷而有力的腳步,往坡下走去。 天已大白,他走到拐角處,回頭望了一下這些日子用汗水灌溉漸漸成形的家園,心中乏著甘味,自言自語的說:「天無絕人之路的!」

yaduo

客家用語選註:

(1)無兩邊:沒怎樣
(2)一眼衫:一件衫
(3)過著:比較對
(4)唔使:不用
(5)唉會:那邊
(6)攞轉來:拿回來
(7)奈會:那會
(8)等陣:等一會
(9)巴緊:背著

背景音樂:江河水 / 二胡曲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duo&aid=1295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