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現實出作業
2018/03/17 12:54:11瀏覽747|回應3|推薦20

現實出作業

  重回UDN,其實是一份作業。來自現實生活的考驗、自我的定位,與曉蘋老師的鼓勵。

  近兩年來的流光,離開教職、進入碩士班進修,我歷經了許多生命階段的不得入與人際互動的思索、沉澱,在許多沼澤處陷溺、掙扎,幾度因現實而迷失,關於夢想、喜歡與應該。

  將這部落改名為「空空與光光の自由隨想」,除了延續「輕輕工坊‧一起手作輕旅行」的呼吸,也是承接在原鄉小學任教時,盼望成為親切、溫暖而不灼傷孩子們的「第三個太陽」……空空與光光是我當時所創造的兩個好朋友。一如部落格頁面左手邊的介紹──

 

  空空,其實是空氣,如果想看見他,得吹顆氣球。

  光光,平常以電燈泡的形象出現,總是自帶閃光,與它碰面最好戴上太陽眼鏡。

  空空與光光有個人類好朋友,叫「恩恩」,留著一頭浪漫鬈髮,是個天真、矛盾又很愛聊天的小女孩兒,她的生活就像探險,每晚都會在夢中跟空空、光光分享自己一整天的尋寶歷程。

 

  後來,還加入了新成員「點點」,句點形體的他是個「差不多先生」。而恩恩,在某種程度上,是我,也已不是我了。她保留了我兒時的天真,以及被創造當時的夢幻、矛盾與「原初」。如今的我再回溯,便已是一種「好久好久以前」的故事。

  或許就如《不會飛的氣球》完成後的新生體驗,在創造了空空與光光之後,我也轉而專注於面對、感受與承載著生命的淬煉,而始終未將他們的尋寶歷程繪製與記錄下來。然而,是時候前行了,關於他們的故事……

 

 

▲「空空與光光」角色設定原稿

 

 

現實迷宮與人生藍圖

  「現實」可以是形容詞,兩種用法:一是加在副詞之後;二則是限定形容後方名詞。除了表示某人某情況很「現實」之外,「現實」一詞後面,我們通常加上了什麼?

  答案呼之欲出,不是「現實生活」,就是「現實人生」了。「生活」與「人生」,看似相近,意義卻不相同。時間感上,「生活」比較把握當下、接近現狀,而「人生」則自初至終觀得長遠;空間面上,「生活」能掌握與開創的寬度較廣,「人生」則是一段接連又一段的長條形通道。

  「現實」其實是一個中性的詞彙,本指存在於眼前的事實及狀況。然而隨著語用的進程改變,若不是我們活得埋怨、不甘,而套用了陰暗的濾鏡,「現實」怎有「短視近利」的指涉?實際的生活確實無法符合理想的狀態,但也因此,我們才能夠有所努力,期待補足甚至超越這「有待加強的空間」,達成我們的理想生活。

  為修習教育學分而進修碩士的,這將屆滿兩年的時光,我常常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晃眼即過的,探索知識是快樂的,但撰寫論文卻是快死了的,畢竟不是個活得精確的人,只有面對自己以外的,為有所交代而盡力細心。為了責任而生活,其實很辛苦,因為某種意義上,其實也是為了他人對自己的評價而活。

  這期間,承接了學校、私人的幾個計畫,有人情、興趣的考量,也有百分之一的自我衡量。「喜歡」佔了百分之九十八的分量,因為喜歡這人、喜歡這事,我貪心地想達成這些喜歡。而扣合「人生」主題的規劃,在現實生活所面對的許多與理想的衝突,也讓我將這些喜歡推往未來。

  實際修習了教育學分,理論與實務門前的探討,有些用心、有些根本毫無準備,這樣的對比,顯示了第一線教育的心態參差不齊,令人失望的,是獲聘了、保住了長期飯碗,無論自己的身分多具影響力,總是會有人怠惰、為維持一種假象的美好而冠冕堂皇。然而,值得慶幸的,是已然在框架與活化間追尋理想出路的教師,還是充滿希望,且佔大多數的。

  教育的議題,可大可小,可以被理論化,也能列舉生活實例精準地譬喻而過──而我,我想成為什麼樣的老師?認真說起來,我其實沒有真正的答案,即使能在每一次的教育學分課程、教育研習,甚至面試裡,不假思索地回應出一連串的期望、目標,卻總在教學實務的門口徘徊。我想,這或許是因為我明白自己拋不去過去聽講式的學習經驗、教師權威的既定印象、倫常的基本認知……縱使有所微詞,我卻必須承認,這樣的教學情況我之所以適應良好,全是因為我懶惰(等著別人給答案),也是因為我小有聰明(懂得自我思索、在不疑處疑惑)──若不是我的責任感大於一切,這些真的是害人一生的壞性情。

  直至今日,我才想明白,後來決定不留在臺灣的體制內教書,是因為我太明白自己的惰性與依賴舊有經驗、框架的習性,雖然十二年國教、108課綱已有了許多的建置與因應措施,相信在強大的責任心底下,我也總能進步,但,教育現況只有架構上的改變並不足夠,因為體制,教育現場存在的,是更多尚活在以往經驗中的許多人,那樣的無奈,我還沒有信心面對,也沒有信心不被影響。於是,完成學業後,赴異國教書,為本有願望學習的人規劃課程、引導學習,並且開展自己的國際視野,成了我逃避現狀的一種方式。

 

 

現實‧限時

  逃避,指閃躲一旁而不敢面對事實。

  我曾在一次受訪時,回應了「逃避」的議題,說:「當然,我也不覺得逃避是不好的,總是有些解決方式,是必須繞道而行的,或許短時間來說,看起來是一種逃避,但當它終究能在後來解決問題的時候,就只是一個花了比較長時間的解決方式而已。逃避,也不代表不堅強勇敢。」或許,這聽起來就是一種替自己的逃避所辯解的說詞,但我反而覺得這也是好的。無論是否辯解,我都放在心上了,我會記得在每一次的決定轉向時,都問問自己是不是在逃避?是不是只是選擇了一個需要長時間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然而,現實也是有時限的,時代演進、各種知識技能的進階,都會影響存在於眼前的事實及狀況,或許「短視近利」的意涵並不改變,內容卻還是有所變化的。而我總想,上帝會給逃避的人更多時間釐清自己的課題,突破了第三回合的人生大關,我起碼還有十年的時間能夠繼續體驗、學習。現實出作業,我不知道作業的繳交期限,但作為好學生,這麼有責任感的我,總能如期甚至提前完成的。

  

▲「我們去哪裡?」受訪圖文

 

 

現實‧實現

  對許多人而言,「現實」都傾向負面意義,與「夢想」相對,是理想或夢想不可追尋的一種感嘆或怨懟:「這就是現實!」語句是肯定的,也代表著一種無庸置疑。

  試著剝離埋怨、不甘的陰暗濾鏡,坦然面對眼前的事實及狀況,或許我們就能以客觀的態度去解決現實所遭遇的危機,縮短現實與夢想之間的距離。我們的一生都在練習「不過」與「猶及」的收、放,可能是習題,限短時作答;也可能是作業,開放較長時限準備。但,都是為回應自己的生命:為何存在?如何存在?想怎麼存在?

  夢想,可以是具體的職志,也能是抽象的抱負,只要是為自己的存在有所交代,就能逐漸在安放了自己的心的過程中,無論身處何處,都能夠自在自適──心存什麼,風景就在眼前了。

 

 

P.S. 重回UDN Blog

  重新規劃了以往的文章分類,「放一座森林在心裡」是由我近來的心情而來的,期盼自己能在每一次的疑惑、困境當中,播下心靈的沉澱與成長種子,栽成一座森林,能自行光合作用,替自己平心,亦成為他人的芬多精。收錄的是以往成長的封存,以及今日起將要開拓的旅程。

  「輕輕工坊」則是空空與光光、一起手作輕旅行的園地,收錄的是哲思、情誼與手作的歷程,也許是一封封「晴」書,或是一篇篇零散的小故事,甚或可能是一些手作教學的分享。

  很高興重回UDN Blog,我是黎恩,請多多指教!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dolala&aid=111136184

 回應文章

小肉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18 15:15
Welcome back!

歡喜自在的~黎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18 08:47
好久不見!開心歡迎 黎恩 回來!

媺媺 .暫離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18 08:36
我就知道是妳,我好興奮,心裡有份感動。歡迎妳回來,妳的文我慢慢讀。要等我 !好高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