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十一) 續 六千零九十八
2019/12/08 04:23:30瀏覽151|回應0|推薦2
◎薩迦派(藏Sa-skya-pa)
中國西藏佛教中的一個宗派(俗稱花教
)。「薩迦」是寺名,意為「白土」,因在白
色土地上建立寺廟故名。本派的主要教授為道
果教授,以修歡喜金剛二次第道及其支分(密
宗方面)為主,同時也有一切共道修法(顯教
方面)。道果教授有十八派之多,最主要的是薩迦派。
〔建立和傳衍〕 薩迦派的祖先原是西藏
貴族,藏王墀松得贊的大臣昆拔窩伽的第三子
昆龍王護,他是西藏最初出家的七人之一。他
的第四子侍壽的兒子金剛寶,數傳至釋迦慧。
釋迦慧有二子,長子慧戒,出家淨修梵行。次
子寶王(1034~1102),通達顯密教法,也熟
知風鑒等世間術數。曾從卓彌譯師學習新譯的
密法。又從廓枯巴拉則譯師、迦濕彌羅國杭都
伽薄論師、瑪寶勝譯師、津巴譯師等學習一切
顯密教法。四十歲時,在奔波山建立寺院,以
後逐漸形成為薩迦派。
寶王建寺後住持弘法三十年。他去世後,
其子慶喜藏(1092~1158)年幼,於是請拔日
室稱譯師住持薩迦寺,並且依止學法。十二歲
後從掌底盛藏學對法,又從瓊寶稱和梅朗璀學
中觀和因明,從盛幢兄弟學集密和四面大黑天
法,從扎拉拔學歡喜金剛法,從公塘巴梅譯師
學勝樂及摩訶哥羅法,從布尚羅穹學勝樂法
等。慶喜藏從二十九歲起歷時四年依止相敦法
然學習道果教授。四十七歲時,印度比瓦巴來
到薩迦寺,從受七十二種續部教授和十四種甚
深法門。於是慶喜藏成為一切密法的教主,住
持薩迦寺四十八年,弟子很多。他親生四子,
第四子大吉祥光的長子就是有名的薩迦班禪。
薩迦班禪(1182~1251),初名吉祥義成
,又名慶喜幢。十五歲以前即從伯父名稱幢,
完全學得薩迦所傳的一切顯密教法。十九歲時
從喀伽班禪聽《金剛歌》等,又從宇敦金剛歸
學慈氏諸論。二十歲時從瑪夏菩提精進和粗敦
童獅子學習《因明論》,從則巴自在獅子學宗
派論,從吉窩雷巴菩提光學習寂滅、大圓滿、
能斷、迦當等各種教授。二十三歲時,迦濕彌
羅國釋迦室利論師(簡稱喀伽班禪)到西藏,
遂從論師及其弟子僧伽室利、善逝室利、檀那
尸羅等學習聲明、因明等十種大小明處論,於
是得到薩迦班禪(簡稱「薩班」)的稱號。二
十七歲時從喀伽班禪受比丘戒。三十八歲時著
《正理寶藏論》,五十一歲時著《三律儀差別
論》,破除一切邪見邪說。五十九歲時又以教
理降伏以南印度訶利喜為首的六個外道,使他
們轉入佛教。六十三歲(1244)時受西涼廓丹
王的邀請赴西涼弘法。七十歲去世。
薩班的弟弟桑剎福幢(1184~1239),性
情慈愍,體力過人。總學一切顯密教理,多能
受持。尤其對於薩迦教法的弘揚,寺院的擴充
,都極盡力,五十六歲去世。他有四個兒子,
最有名的是卓滾卻結帕巴。
卓滾卻結帕巴(1235~1280),十歲時,
從伯父薩班出家受沙彌戒,十七歲,隨侍薩班
到西涼,十九歲,受忽必烈的邀請,傳授「歡
喜金剛」灌頂。二十六歲時,忽必烈封為「帝
師」,並將西藏十三萬戶作為供養。此後西藏
的政教全權,就歸薩迦派所掌握。三十一歲回
薩迦寺。三十三歲,元帝又請他進京傳授灌
頂。四十二歲返回薩迦寺。四十六歲去世。
薩迦的血統,桑剎福幢的兒子智生,智生
的兒子賢德,有十五個兒子(一說只有十二子
),主要的是帝師慶喜慧,他把寺院分為四院
,分給諸兄弟。希陀拉章分給克尊勤波(賢德
之子)兄弟;拉康拉章分給帝師慶喜善生兄弟
;仁欽崗拉章分給慶喜日幢兄弟(這三院傳了
幾代都斷絕了,現在沒有後裔);都卻拉章分
給慶喜善幢兄弟。慶喜善幢一系的後人絳央曩
喀扎什又在則棟建勝三有寺(約在1453年),
因此分為上下兩院。則棟的後裔曉種,當清朝
初年(約在康熙四十年間),因為和藏王拉桑
不和,逃到青海,後裔從此斷絕。只有上院的
血統至今未斷。此派凡出家修梵行的,稱為貢
瑪,居家咒師則稱為薩迦墀巴。
〔此派的弘揚〕 住持薩迦派教法的人很
多,其中最著名的在顯教方面的有雅、絨二師
;密教方面的有俄、總二師。雅為雅楚佛祥,
是則塘官菩提寶的兒子,求學於薩迦寺和則塘
寺,依精進祥學習顯教,依智祥學習密法。絨
即絨敦說法獅子,是雅楚佛祥弟子,幼年學習
苯教,十八歲時進藏,在桑朴寺親近寶勝和慧
自在等學法,通達五明。從卓薩寺住持慶喜幢
受比丘戒。著《決定量論》的注疏等廣事弘
揚。二十七歲遇到雅楚,從他學薩迦派的講說
顯教儀軌。從大乘法王慶喜吉祥學習密乘深
義。七十歲時(1436)建那蘭扎寺,講法十四
年。八十三歲去世。他一生造就的人才很多,
以後多轉成宗喀巴的弟子。達薄吉祥勝繼承那蘭扎的法席。
絨敦的弟子佛增建哲宇結剎寺,興講辯的
規則。從此發展出來的有土登曩賈、漾巴金、
寧鑰賈雄、群稞倫布、結剎訶等五個寺院,共
稱母子六寺,都是講辯法相的道場。佛增的弟
子中以慈氏法成和妙音慶喜法賢為上首。法成
建立寧鑰賈雄寺弘揚教法。妙音慶喜法賢和他
的弟子成就祥然建立群稞倫布寺。
絨敦的弟子釋迦勝建土登賽朵金寺,佛增
的弟子福獅子建土登曩賈寺,登巴饒賽建惹瓦
梅(下院)寺,均弘薩迦派教法。
又有人說住持薩迦派顯教方面的為雅、雲
二師。雅即是雅楚佛祥,雲是惹達瓦雲努羅
卓。惹達瓦(1348~1412)親近慶喜祥等諸大
德,學習顯教經論,從堪勤絳伸聽聞「中觀應
成派」的理論,又從虛空賢譯師等學習「集密
」等密宗經教。在薩迦派大德中,能如實弘揚
集密教法和「中觀應成派」正見的,以惹達瓦
為第一。他著述豐富,弟子很多,宗喀巴和賈
曹傑、克主傑等都是他的弟子。
住持薩迦派密法的俄、總二師或稱慶、喜
二師,是俄巴慶喜賢和總巴慶喜勝(一說是總
巴慶喜幢)。他們的師承是從喇嘛當巴福幢傳
來的。福幢是賢德的兒子。俄巴九歲出家,從
薩迦東院住持智幢學《三律儀論》,從薩桑帕
巴、扎喜仁欽等學習顯教經論,從佛陀室利學
習「道果教授」。曾住在薩迦寺弘法多年,各
方來從受比丘戒的有一萬二千多人。四十八歲
建俄鄂旺寺,接待各方求法的僧眾。曾到前藏
兩次,到阿里地區弘法三次。七十五歲(1456
)去世。著名弟子有佛增、福獅子、釋迦勝、
慈氏法成、慶喜法賢等,以穆勤寶幢為上首。
對其他弟子未曾傳講的道果教授,都祕密授給
寶幢。所以從此「道果教授」有「措協」(對
大眾講)、「羅協」(對弟子講)之分。此後
的學人,稱為俄派。
總巴有前後兩系,前者為喇嘛當巴,傳弟
子總持祥,住持薩迦派的顯密教法。總持祥的
弟子有賢幢、幢寶、善賢等。幢寶的弟子為穆
賽巴金剛幢等,弘揚薩迦密法,稱為前總巴或穆賽巴。
又喇嘛當巴有弟子大乘法王慶喜吉祥,吉
祥的弟子名總巴慶喜幢和扎陀巴福賢等。慶喜
幢與俄巴是大乘法王的得意弟子,賜名「妙音
名吉祥」。俄巴主要弘傳薩迦東院的法規,慶
喜幢維持薩迦拉章系的制度,所以通稱為俄、
總二師。他的弟子有吉祥法護、童勝、克主結等。
扎陀巴福賢的弟子慶喜尊勝,幼年就熟悉
五大陀羅尼,從慈氏洲者受比丘戒,三十三歲
時(1464)在前藏貢迦(地名)建金剛座寺,
弘揚薩迦派的教法。六十五歲去世。這一系統
稱為後總巴或貢迦巴。
後來又有剎勤明慧海(1494~1566),起
初在後藏扎什倫布寺求學,後來從朵仁巴普賢
法日得到俄總二系所傳的道果教授;還有俄總
等系所未傳只是薩迦嫡派相承的耳傳教授等,
也都從達勤慧幢和朵仁巴處學得,所以他成為
薩迦派一切教授的集大成者。七十三歲去世。
他的弟子有絳漾欽則旺薄、多聞龍猛海等。三
世達賴福海也曾從剎勤聽聞摩訶哥羅幕和四面
教授。五世達賴也曾從剎勤的弟子福勝受學過
剎勤派的道果教授、十三種金法和大小摩訶哥
羅等法。現在金法和四面等法,在格魯派(即
黃教)中也極盛行。從剎勤所傳大密羅協教授
,世人稱為剎派。從前元明兩朝,西康、蒙古
、漢地也有很多薩迦派的寺廟弘揚薩迦教法,
但入清以來衰微殆盡,只有西康德格倫主頂等
,還有少數寺廟,由俄寺派人住持講演薩迦派
教法,其他地方沒有弘揚薩迦教法的寺院了。
俄寺仍然是各處教徒求學的基本道場。各處的
薩迦派僧人,到俄寺或薩迦寺求學,多係聽講
《三律儀論》和「道果教授」。至於《現觀莊
嚴論》、《入中論》、《因明論》、《俱舍論
》等諸顯教經論之講學,已經很少。
〔見解和修行〕 薩迦派諸師的見解極不
一致,如薩班、絨敦等很多人是中觀自續派的
見解,惹達瓦童慧則是中觀應成派見解,釋迦
勝起初是中觀見解,中間變為唯識見解,後來
轉成覺曩派的他空見解。其餘也有執持大圓滿
見解的。但薩迦派有一種不共的見解,為「明
空無執」或「生死涅槃無別」,即是「道果教
授」的見解。這種見解的建立分顯密兩種次第
的關係,與其他各教派大體相似。(法尊)
■附︰王輔仁《西藏佛教史略》第六講第四節(摘錄)
薩迦派的教義中,最獨特的就是「道果
」法,但是對於「道果」的解釋,則有幾種不
同的說法。這裏,我們根據龍樹一派的說法,略作介紹。
據說修薩迦派的教法有三個次第,用佛經
式的韻體文來說,就是「最初捨非福,中斷於
我執,後除一切見,知此為智者」。
「最初捨非福」的意思是,一個人應當想
到他今生能投胎為人,而沒有墮入地獄、餓鬼
、畜牲「三惡趣」中去,是由於前世積善修德
來的,是不容易的事情。要珍惜這個結果,就
要勉勵自己,防止做壞事。壞事在佛家來講,
就是「非福惡業」,人應該把「非福」捨掉不
做,而專心致志於行善做好事,起碼可以指望
來世投生在天、阿修羅、人「三善趣」之中,
這就是「最初捨非福」。
認識了「最初捨非福」的道理,能夠努力
做止惡修善的事,下世可以轉生到「三善趣
」之中,這固然是好事,但仍然沒有脫離苦惱
,沒有超脫輪迴。要想完全脫離苦惱和流轉輪
迴,那就必須斷除「我執」,所謂「我執」就
是人們的思想牽掛於某件有形無形的事物之
上。如果能把一切有形或無形的事物,從思想
上斷除掉,即是斷除「我執」了。
 一個人用什麼樣的辦法才能斷除「我執
」呢﹖首先應該想到︰我們的身體不過是眾緣
湊合而成,並非什麼實有,假如沒有父母的因
緣巧合,自己的身體是不會存在的。人是如此
,世間萬物也是如此,所以宇宙間的萬物都不
是實有。能悟透這個道理,用佛家的話來講就
是由「無我空慧」來斷除「我執」了。把「我
執」一斷除,煩惱苦痛就都無從生起,也就是
從流轉輪迴的痛苦中解脫出來了,這就是「中
斷於我執」的解法。也就是把世間的一切都看
穿看透,以便斷除任何欲念,並靠著斷除欲念來解脫痛苦。
那麼,什麼是「後除一切見」呢﹖當一個
人有了「諸法無我」的看法(佛家稱為「正見
」)之後,假如他認為「宇宙萬物皆非實有
」,那他就犯了「斷見」的毛病,因為當他確
認這句話是真實的時候,這句話本身就變成是
實有了,又怎麼能說「宇宙萬物皆非實有
」呢﹖須知「皆非實有」的意思是說一切的「
有」都是由於眾緣湊合而成為「有」的,所以
是「非實有」。因此,不能抓住「宇宙萬物皆
非實有」這句話去片面地解釋。應該認為自然
的、獨立的「實有」固然是不存在的,但是由
於因緣湊合而成的「有」還是存在的,說它不
是「實有」,是從它的終極意義而言的。一個
人如果只抓住「一切實無」、「一切皆非實有
」的話語去認識世界,那就是犯了「斷」的毛
病,而這按佛家的說法是很危險的,因為一個
人如果沒有斷除「我執」,固然斷除不了煩惱
、脫離不了輪迴,但是只要他相信有因果報應
、生死輪迴,他還可以想到不做惡事,以求得
到來生的幸福。可是只知抓住「一切實無」的
那些犯了「斷見」的人,就會認為生無由來,
死無去處,因果也是無,善惡也是無,引伸開
去,他就可以不做善事,盡做惡事,這豈不是
比沒有斷除「我執」的人更危險嗎﹖
「斷」的對立面是「常」,「斷」可以理
解為武斷,「常」可以理解為平常。持「斷見
」有危險,持「常見」,即和平常人一般見解
也不足取。佛家既反對「斷」,也反對「常
」,用他們的話來說就是「不落斷常兩邊,方
為無執之中道」,這倒和儒家的中庸之道有些
近似。總起來說,一個人在斷除「我執」以後
,還必須防止「斷見」,又要防止「常見」,
要走中道,這就是「後除一切見,知此為智者」的意思。
在佛教哲學中談到對「宇宙真諦」的認識
論時,有兩個常用的名詞,一個是「世俗諦
」,一個是「勝義諦」,二者合起來就是大乘
佛教裏講的「境」。這二諦並不是有高低之分
,而是對同一件事物從兩方面去理解。「世俗
諦」,照佛教的解釋就是「名義量所緣之境
」,其體性為「名義量所緣之一切有為法」。
講通俗一些,世俗諦就是按照一般世俗的看法
來認識宇宙真諦,也即是從相對意義上看待宇
宙間的一切事物,比如我們眼所能見的一個茶
杯、一把椅子等等都是從「世俗諦」的相對意
義而言的。「勝義諦」,照佛教的說法就是「
勝義量所緣之境」,其體性是「現見真實義聖
智所緣之一切無為法」,就是用超乎世俗見地
以上的一種見地來認識宇宙真諦,也就是從絕
對的意義上看待宇宙間的一切事物。例如,在
「世俗諦」裏的一把椅子、一間教室,到了「
勝義諦」裏,椅子、教室都是由樹木、釘子、
磚頭、水泥,還有人工等等一些因緣湊合而來
的。而樹木又是從種子、泥土、水份、肥料、
陽光等因緣湊合而來的。釘子也可以這樣追下
去。追到後來,世間萬物,沒有一件不是各種
因緣湊合而成的,這就是從終極的、絕對的意義上的看法。
薩迦派雖然是一個教派,但是它的一些代
表人物對「境之二諦」的認識也並不一致。薩
班是「自續中觀」的觀點,仁達哇‧宣奴羅追
則是「應成中觀」的觀點,還有一些人根本不
是中觀論,而是唯識論。「自續中觀」認為「
世俗諦」有,「勝義諦」無,即一把椅子從相
對意義上看是存在的、實有的,但從終極或絕
對的意義上看是沒有的、是空的,說它有,即
承認相對的有,是為著使人容易理解。這一派
著重說的還是「諸法皆空」,之所以暫時地在
「世俗諦」許為實有,關鍵是限於世俗人的水
平。但是在「勝義諦」上,它就要強調「諸法
皆空」,「宇宙萬物皆非實有」了。「應成中
觀」則認為「世俗諦」無(但因果作用不失)
,「勝義諦」無,這更是「諸法無我」,全部
都是空無自性的。只是在「世俗諦」上,雖然
說它無,但因果關係不失,免得人們認為什麼
東西都是空的,而不去區別善惡。其實承認因
果關係不失,還是等於承認「世俗諦」的暫時
的「有」,不過是變換一個說法而已。
唯識論的觀點恰好相反,他們主張「世俗
諦」無,「勝義諦」有。例如一把椅子,他們
說即使從相對意義上來講,也應當把它看作是
不存在的,這是把對「諸法無我」、「一切皆
空」的認識提高了標準來說的。但是到了「勝
義諦」,一把椅子從絕對的意義上看,本來應
該是無,可是從「一切法空」、「諸法無我
」的絕對意義上看,又是實有的。換言之,承
認「一切法空」本身就是一種實有,不能連「
一切法空」都說成是沒有的。
薩迦派在「境之二諦」的認識上,早期可
以說是各派都有,但是後期以唯識論為主。他
們的看法多表現在認為一切外境都是空的,都
不過是內心的一種顯現罷了(這是意識決定存
在論),而且連這個內心也是空的,猶如幻覺
一樣。這種外境是無,內心有顯現的說法,都
是典型的唯心主義哲學觀點,也是很接近唯識
論的。因此,一般人認為薩迦派和格魯派(主
張中觀論見地)在教義上是對立的看法,其實
是不正確的。從唯心論和唯物論的區分來看,
它們兩家並沒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
最後,也有很多人稱薩迦派為「花教」,
據說這是因為薩迦派寺院的圍牆上塗有紅、白
、藍三色條紋的緣故。
〔參考資料〕 王森《西藏佛教發展史略》第五篇
;李安宅《藏族宗教史之實地研究》第五章;達倉宗巴
‧ 班覺桑布著‧陳慶英譯《漢藏史集》。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72717015e&aid=131193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