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十一) 續 五千九百一十八
2019/11/20 05:10:19瀏覽135|回應0|推薦1
◎龍清巴(藏Klon% chen pa;1308~1364)
西藏佛教寧瑪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又譯龍
欽巴、龍清饒忠、隆欽然絳巴、渣華龍清巴等
名。本名智美沃色,十二歲出家。曾隨當時著
名的學者學習寧瑪派和其他教派的密法,又在
桑浦寺學習慈氏五論和法稱之七因明論等顯教
經論,成為當時著名的顯、密兼通人物。師之
顯、密功力俱深,相傳曾親見蓮華生大士,並
蒙賜號為「無垢光」。且又曾親見智海王母(
移喜措嘉),而蒙賜號「威光金剛」云云。
師之一生修訂過不少寧瑪派的密法,還寫
過二百七十餘部著作。其中最著名的是七部論
書︰《七寶藏論》(又名《隆欽七藏》,或《
七句義寶論》)。他還到過不丹(一說是哲孟
雄),在當地建立一座塔爾巴林寺,傳授寧瑪
派的教法。其後,寧瑪派又從不丹傳到尼泊爾。
師在世的年代正是帕竹地方政權絳曲堅贊
掌權的時代。帕竹噶舉是噶舉教派的一個支系
,從元朝末年到明朝中葉,一直是衛藏地區的
掌政教派。此政權曾經一度限制龍清巴的活動
,後經人調解,才又允其收徒傳法。
師在寧瑪派的地位,被視為僅次於蓮華生
大士的大成就者。與薩迦派之薩迦班智達、格
魯派之宗喀巴齊名。其著作已被漢譯者有《大
圓滿無上智廣大心要》、《大圓滿龍欽心髓前
行引導文》、《大圓滿虛幻休息妙車疏》、《
大圓滿禪定休息清淨車解》、《仰兌》等書。
■附︰欣然〈龍清巴尊者一滴〉(摘錄自《吉祥
獅子》雜誌一卷一期)
尊者的生平
據云尊者之祖父天護公享壽一0五歲,為
蓮華生大士二十五大弟子音勝公之第二十五代
孫,天護公得「采石精甘露鍊丹延壽」成就,
尊者之尊大人法護公為密行瑜伽士與學者,尊
者之母系出名門,尊者幼時即沉浸於深厚之學
術與修行環境中,五歲時於文學即已相當了然
,及長,從其尊大人處習醫藥、星相與工巧明
,無不通達,法護公且引導尊者修習寧瑪派蓮
華生大士嫡傳之八大忿怒尊法,如大吉祥、普
巴、馬頭王等,且於多種蓮華生大士上師相應
法精勤修習。九歲時即能背誦〈大般若第三會
〉兩萬頌全文,至於八千頌則背誦已逾百遍。
十二歲依止桑耶寺方丈意成寶,教授師為天慶
喜光,蒙賜法名戒智,十四歲即精通律部,為
眾多學者公認辯才無礙。十六歲時從眾多之上
師學習豐富之密教且接受灌頂,舉凡舊派、新
派及希結派各種教法無不從學。
十九歲離桑耶寺,入桑輔鈕託學院正式學
習慈氏五論、陳那之《因明》、法稱之《量論
》,以及《中觀》與般若波羅密多法會。
復從譯師智堅習《三摩地王經》,廣學《
心經大疏》等,又及於梵文、修辭、詩學、工巧明。
尊者雖廣習諸事,於密修之精勤未曾少
懈。多年來尊者於文殊菩薩、妙音菩薩、白金
剛亥母諸成就法之修習甚為圓滿,得圓滿頓觀
之成就。尊者特傾全力於妙音菩薩法之修持,
蒙菩薩特別加持,現量親睹菩薩聖容,菩薩親
為展示此一世界,令其如觀掌中果。復親口指
示其未來種種,至為殊勝。由於尊者在智慧方
面之卓越成就,乃成為眾所周知桑耶寺之「大
界究竟者」,此為學術方面學位之一種。
以二十餘歲之年齡,尊者從寧瑪派諸師如
童義成、童月、佛稱等學習密乘。然尊者夙秉
法門無量誓願學之志,復廣從各派有成就之大
德參學。如從第三代黑帽迦麻巴自生金剛廣學
迦舉派各種教法,從勝士福德勝幢等受甚深薩
嘉派教法,又從玄色仁波切受所有希結派及掘
玉教法,更從童金剛等遍學迦當派教法。
簡言之,於十餘年中,尊者廣受當時所有
各教派最重要傳承之教法,遂成博學雄辯之作
家與教師,時人稱譽之為「語自在王」。
二十八歲時,尊者決意棄世專志於修持所
學,不顧眾人之勸請,離桑輔徜徉於各處。終
於佳美覺之洞穴中禪定五月之久,得覲度母,
蒙度母許以在精進中賜與加持。在閉關期內,
尊者安住長期之深定,乃成熟而堪為無上大圓滿教法之法器。
翌年春,尊者返桑耶,得悉聞名之上師姑
麻惹扎駐錫鄰近洚地之上鴉隆谷,於是趨訪悉
姑麻惹扎與七十弟子俱。尊者往訪之前夕,姑
麻惹扎夜夢甚多飛鳥啣其經卷頁攜往各方,由
此夢兆知傳承心子將至,喜甚。然尊者以資金
短而不敷供養,不欲久留,然上師示意勿以供養為慮。
尊者從學於姑麻惹扎上師之期間,遭遇極
大困境,諸如由資金短少造成衣食匱乏,然收
穫甚豐,首年即受大圓滿心要之教法與灌頂,
翌年得更高之灌頂且受學大圓滿三部,即心部
、隴部、口訣部之教法無餘。姑麻惹扎上師傾
其全部修學於尊者,如瓶水入另一瓶,點滴不
遺,並立尊者為傳承人。
三十一歲時,尊者離其最後之上師處而長
期周遊各方,一則沈潛於修持,再則教導從學
之諸弟子。在尼輔須色地,初傳心要教法於少
許弟子,於此復由其弟子光鎧處,得《空行心
要》之教本。又一年,赴欽朴利莫堅,修習禪
定並教導男女弟子八人,在此期間,據悉尊者
曾多次親見空行,特如金剛亥母、翠燈母,復
在岡列托迦處,以多次親見蓮華生上師,蒙賜
名「無垢光」,且又親見移喜錯嘉(智海王母
)上師達六日之久,蒙賜名「威光金剛」,智
海王母且親為開示《空行心要》,澄清各項要
點,復囑尊者擴增而成《空行仰的》。
親覲無垢友時,囑將《比馬心要》教法授
與其弟子童佛,彼為姑麻惹扎之化身,且囑修
復烏魯爪地之廟宇。當尊者完成此一工作,同
時又將釋迦牟尼佛像、慈氏菩薩像、十六阿羅
漢像整修完成。慈氏菩薩像向尊者開示︰「汝
終將往生蓮花集淨土,成就佛果,號須彌燈勝幢。」
尊者嘗獨修多年,並於自成熟之年歲中教
導來自西藏各地之從學弟子逾千人,建立寺宇
、修復廟堂多處,如桑耶寺、哈鈴扎格寺、扎
普寺、許色寺、岡列托迦寺,尊者喜於此處閉
關,於此處完成甚多之著作。
尊者曾數度往哲孟雄,從學者甚眾,重整
僧團,建塔巴林寺,興盛迄今不衰。亦數訪拉
薩,當其首訪覺康,由阿底峽尊者像額上放光
直入尊者之額,遂憶及過去數生中曾為印度與
中亞之學者。數訪拉薩,多位卓越之智者向尊
者問難甚廣,咸為尊者深廣之智識與理解所震
懾,尊稱尊者為「全知法王」,某次訪覺康時
,金色光自佛像直射而下,凝聚尊者頂上,出
現多尊佛陀與菩薩,同聲促尊者廣為註疏,此
即密意教法也。含《七句義寶論》、《心性、
禪定、虛幻休息》三部、《心性自在、法性自
在、本然自在》三部、《曙光》三部、《仰的》三部等。
尊者晚年遭逢不幸,遂出亡哲孟雄,一代
聖者竟受政治迫害,斯亦眾生薄福,然尊者終
能返回故里,廣事教化。
尊者於五十六歲時預為離世作準備,向弟
子告示,略謂︰「我於輪迴之真相久已了然,
是以世法於我無益,如今我即將離此無常之人
身,欲為真實有益之教法作最後之釋示,務必
心領。」尊者於最後一年中將最卓越之教法傳
與親近之弟子,遂使傳承如長江大河之不絕。
一年將終,尊者再返桑耶、甲馬,於此處
為千餘聞法者開示法要,最後抵達清浦,山之
秀美者也。遂謂眾曰︰「此地有足以稱述者即
為與印度振神園相類之火葬場,令人興起生於
此不若於此處賦歸也,我將於此棄去此朽敗之
人身。」之後,雖甚疲憊,仍相續教導不懈,
直至暈倒數次,於眾弟子之懇求下,而暫時休
息,且表示未能將教法圓滿授完,甚感遺憾。
十二月十六日,會供諸空行勇父、勇母,
眾多弟子見護法與空行眾皆來攝食,誠盛會
也。尊者乃集眾弟子而予最後之開示︰「世法
無益,宜努力修法,特宜於徹卻及妥噶法(立
斷、頓超)精進,如仍有不明處,可參讀《上
師仰的》,此書如滿願寶,依所研讀者詳作
修定。如依此教,當能越煩惱障而達法性盡地。」
十二月十八日(即1364年元月二十四日)
尊者於眾弟子之環繞中,以法身坐姿,棄去人
身而安住於本然真實之境界矣。彼時大地動、
極動;震、極震;吼、極吼,並現多種奇蹟。
尊者遺蛻為彩虹弧所籠罩,天雨散花達二十五
日之久。四季逆轉,臘月、元月竟然大地解凍
,冰雪熔化,灌木開花。當尊者遺蛻抬至火葬
場時,大地又現震、極震;動、極動;吼、極
吼達七次之多。當遺蛻火化時,尊者之身、語
、意融而為三金剛,眼、舌、心堅固,火不能
焚。有五大舍利,象徵尊者圓滿開顯五佛智,
小舍利極多,能自孳生,由百而千,累累增上。
尊者教法傳承支脈甚多,經由尊者直接指
示無畏洲(吉美林巴),心要教法乃得日見光
大矣。時至今日,尊者之教法仍廣為修行者所
修學,福澤廣被者眾。祥化仁波切云︰「如為
彼全知上師之弟子,宜常親近寶貴教法,如依
止之為終生之意伴,即此亦足。因再無其他可
依止如此教法者,引導行人直達樂境,終至佛陀之果位。」
尊者之著作
尊者之著作多達二七0種以上,範圍甚廣
,有詩歌、歷史、文法、修辭、醫藥、天文等
類,另亦編有《成就法》等。
首要者為《七句義寶論》,此七論涵蓋所
有佛法之理論與實修,為深入了解無上大圓滿
教法不可或缺之寶典,茲簡介如下︰
(1)《最勝乘道句義寶論》︰本論包羅豐富,
舉凡有關大圓滿教法各方面之說明,皆詳加疏
釋,有二十五章之多。本論為通論之性質,其
他六論各有專題。
(2)《存在體驗句義寶論》︰含疏解,疏解名
為《無上三密續精華疏》,探討存在體驗之四
項本質,即不可說性、連貫性、自發性與孤獨
性,且兼論何等人堪為受法之法器。
(3)《口訣句義寶論》︰以韻文形式精簡敘述
佛陀於學理與修持兩者教法之精華,探討六項主題。
(4)《哲理句義寶論》︰有八章之多,為佛法
哲理窮搜細研之完整作品,本論始於佛陀歷史
,認係精神與文化現象,再則以佛陀教法之結
集與傳播為題,詳論佛陀示寂後,四派之興衰
沿革,終則闡述存在之體驗,而以大圓滿之教法為巔峰。
(5)《寶願句義寶論》︰含大疏名《白蓮花疏
》,本論長達二十二章,論述大乘教法,由大
乘佛法觀點,探討佛法世界,並有源自印度之
佛法,與其他各宗派哲理系統之詳論,而《白
蓮花疏》尤為詳盡。
(6)《明光金剛心無上密句義寶論》︰本論含
十一章,為大圓滿思想之總結,論及生而為人
,欲追究何以為人,以人之狀態存在,由內生
起之失落感,復由內在之體驗所得之認識,乃
能洞悉人之發展而存續,實為其本身能明朗展
示,不藉其他任何依憑,與大圓滿心要教授密切相關。
(7)《法義句義寶論》︰本典短而疏釋詳,探
究作為存在本質之法義,不依任何有關存在法
義之假設,七論中,本論為最廣泛、最基礎之
理性研究,故為最重要之論典。本論共十三章
,一以體驗之本質為探討,不以依於特別事物
之體驗為中心而論究。
於七論中,尊者廣引西藏早期佛法發展之
文獻,作為支持鮮活且實在經歷之體驗,發而
為文之基礎。此類引述,概以表達為主,非復
教條形式,是以全部作品透露散發出,尊者實
為獨立有原創性之偉大思想家。以上七論輔以
「無上法義金剛心」乃成靜慮之根本要典。
其次為《休息》三部︰
(1)《心性休息》︰含十三章,為道次第之形
式,以韻文寫成。對心性之本質予以詳釋,實
際指導以明其意義。另有疏釋三種︰一名《大
車》,為細釋;二名《句析》,將十三章中每
一章,逐句詳作結構分析;三名《白蓮花疏》
,析本論為一四一項靜慮課程,其中九十二項
屬大乘,二十二項屬金剛乘,二十七項為大圓滿不共教法。
(2)《禪定休息》︰本論僅含三章,分別研討
靜慮之適當地點,修行者操作之次第,行人如
何操作,靜慮之終極目標為何﹖亦以韻文寫
成。本論有三種疏釋︰一名《圓滿純乘》,指
導靜慮實修法門。二名《白蓮選粹》,為本論
之結構解析。三名《精要選集》,為靜慮操作實修之摘要。
(3)《虛幻休息》︰亦以韻文寫成,計八章,
直探吾人平日認為穩定與可靠諸事物,實具虛
妄、短暫、如夢之本質。亦有三種疏釋︰一名
《良車》,對本論細予疏釋。二名《天花精粹
》,為本典之結構分析。三名《如意寶》,為
實修之指導綱領。
三則為《本然自在》之三部︰
(1)《心性本然自在》︰分三章,探討心意本
然存在之實質,自身存在且本然自在,相續展
現,但一旦受擾,則陷入迷失。故尊者嘗謂「
勿須堅執彼、此之分別,內在靈明之覺知與彼
與此,皆不相干,勿以人為污損心體本然。超
越世智,令其自生自顯不假造作,自然圓滿發
生」。疏釋一種,名為《光輪》,指導綱領一
種,名為《法性自顯》。
(2)《法性本然自在》︰詮釋知性之覺、存在
之覺、法性三者,併其中之關聯,且闡明此三
者與通常之「觀念」並不相關。疏釋一種,名
《光穗》,指導綱領一種,名《法性圓成》。
(3)《自我一致本然自在》︰世間有情受外境
之影響,顛倒未嘗或止。尊者起大悲憫,就知
性與存在之關聯,更進而指出根本所在,乃其
本然性。故生命之存在,雖因時空不同,而所
取之形態不同,其本然性未嘗或異,遂得了然
於本自一致,而本然自在也。疏釋一種,名《
光網》,指導綱領一種,名《法性任運》。四為《仰的》三部︰
(1)《空行仰的》︰此部《仰的》係根據蓮華
生大士與智海王母之《空行心要》教法而來。
尊者於面見蓮華生大士及智海王母後,又得甚
多之深密指示,奉命為《空行心要》作進一步
之疏釋與發展而來。內容分為六部份,分別記
敘實修過程中之外、內、密甚深含義,與空行
教法之口授、灌頂配合一致。其中含極為深祕
之部份,非法器不傳,縱使堪能,但加行不圓
滿,亦不能傳之口訣,甚為豐富,茲舉一例,
即《金剛飲水儀軌》也,見此儀軌之名者,宜自慎重。
(2)《上師仰的》︰此部《仰的》係依據比馬
拉密扎(即無垢友尊者)所授之《比馬心要》
(或譯《無垢友心要》)擴充及疏釋而成。係
尊者面見無垢友祖師,得進一步之指授,復蒙
祖師開許而得完成。含攝大圓滿三部精華於一
部,且另又有主要大護法之成就儀軌等。
(3)《甚深仰的》︰尊者曾於閉關期中得智海
王母親臨教授,至為嘉許,囑尊者將所學兩種
《心要》匯而為一,於是一則專修,再則以修
持之心得,恭請智海王母抉擇後,融貫各種《
心要》為一而成。本《仰的》分為三部,首則
詳述各種《心要》之傳承史,二則為《仰的》
之主要部份,所有《心要》傳承,融貫匯而為
一。且更進一步將原有之各項口訣,細予疏釋
,使聞法起敬信,而實修者一得永得,入無忘
失法,恒住捨性之大法門也。
五為《曙光三部》︰尊者為宏揚大圓滿無
上智之教法,畢生精力盡在於斯,然寧瑪派之
修行法門極廣極深,含攝生起次第、圓滿次第
,無不殆盡。而寧瑪派之生起、圓滿次第,任
一法如修行圓滿,皆得即生即身證入無果上
位。修行人所以不克晉入無上境界,一方面故
由於多生累積之業障,再則於貪嗔癡疑慢之轉
化,並非全力以赴,非法之過,人謀不臧也。
尊者為使後起之秀,不致偏離當機之教法
,乃有此作,將《心要》教授,與生起次第所
依據之《根本本續密心要》予以調和而成有關《曙光三部》。
六為《善逝教法史》︰本書分上、下二
函。專家云︰必有一日尊者之《善逝教法史》
將廣為各方所接受也。此處暫時從略。
七為《雜文選集》︰本集亦為兩函。內含
尊者詩歌、聖者行誼、即興短文、歷史小扎、
經續攻讀心得等,皆極精彩。
結言
尊者一生以修持為主,對佛陀之教法契入
甚深,故修持乃得入於法性盡地。即以修持而
論,尊者向來了解「體驗」一詞,在本質上,
實具有對立之雙重性。以人而論,第一人稱之
我,其身語意三業對周遭之環境,與第二者(
人)作用,產生回應時,即成為「我」之體
驗。由此體驗,導至略有改變之身語意三業,
發而向外,再次接受反應,而得進一步之體
驗。安住本然之心,與此體驗者經此體驗而產
生之心,其中間隙如何產生﹖尊者實注意及此
,以尊者之深般若波羅密多行,得以洞悉個中
原委,發而為文,自得深中肯綮,要言不煩。
尊者一生,皆以鮮活且親身經歷之體驗,
引導來者,故得不落窠臼如彼一味盲目崇拜量
化戲論之智者。然亦於思辨,無所偏廢,蓋正
法之抉擇,非經慎思明辨不為功,而佛果則非
歷超越言思境之修行,無能直登也。至聖哉!尊者歟!
〔參考資料〕 敦珠編‧劉銳之譯《西藏寧瑪法源
歷史讚頌》;敦珠著‧明珠、劉銳之合譯《西藏古代佛教史》。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72717015e&aid=130963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