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十一) 續 五千九百一十一
2019/11/20 04:34:45瀏覽118|回應0|推薦2
◎龍藏
中國清刻藏經一稱《龍藏》,是清代的官
版。雍正十一年(1733),清世宗命王公大臣
、漢僧及喇嘛一百三十餘人,廣集經本,校勘
編稿。十三年開刻,至乾隆三年(1738)完成
(編按,故又稱《乾隆大藏經》),僅僅費了
四年工夫。版片現還完全存在,國內各寺院所藏印本也極多。
《龍藏》全部分正藏和續藏兩類。正藏共
四八五函,以千字文編號,從天至漆,內容編
次和《明刻北藏》完全相同,也分(1)大乘五大
部經,(2)五大部外重單譯經,(3)小乘《阿含經
》及重單譯經,(4)宋元入藏諸大小乘經,(5)大
小乘律和續入藏諸律,(6)大小乘論,(7)宋元續
入藏諸論,(8)西土聖賢撰集,八個部門。續藏
共二三九函,是「此土著述」一部門,編號從
書至機,內容依照《北藏》加以增減。據雍正
〈重刊藏經序〉說︰「歷代名僧所製義疏,及
機緣語錄,各就其時所崇信者陸續入藏,未經
明眼,辨別溜澠,今亦不無刪汰,俾歸嚴淨。
」在這樣的企圖下就刪去史傳類的《釋迦譜》
等、目錄類的《出三藏記集》等、音義類的《
一切經音義》等、義疏類的《觀音經疏闡文鈔
》等、著述類的《止觀輔行傳弘決》等、語錄
類的《宗門統要續集》等,一共三十六種,另
外加入雍正十三年入藏的有關《華嚴》的著述
《會本懸談》、《會本疏鈔》(這些即是所刪
《華嚴疏鈔》重新整理過的本子)等四種,乾
隆二年以清人著述為主而續入的《楞嚴正脈》
、《成唯識論音響補遺》、《梵網經直解》、
《毗尼止持會集》、《作持續輯》、《毗尼關
要》、《紫柏全集》、《憨山全集》各家語錄
以及雍正自選的各書等五十四種,並重新編次。
以上正續藏總計七二四函,七二四0卷,
收書一六七0種(外有全藏目錄五卷)。隨後
又抽去《開元錄略出》、《辨偽錄》、《夢感
功德經》、《明太宗制序讚文》、《楞嚴蒙鈔
》五部、七十三卷的版片,不予流通。從所收
各書的數量上看,這一版藏經總算是內容豐富
的,但其續藏的「此土著述」部分,隨意取捨
,以致經錄割裂不全(《出三藏記集》是重要
之籍,不應刪去,其餘《歷代三寶紀》、《譯
經圖紀》、《武周刊定目錄》等也是有關文史
參考需用的書,而一律淘汰,未免失當),音
義成為空白(《北藏》僅有的《紹興重雕大藏
音》、《一切經音義》、《華嚴經音義》三種
,全數刪除),而台宗典要也多數殘缺(如台
宗三大部加了《法華玄義釋籤》,卻刪去《摩
訶止觀輔行傳弘決》,又《國清百錄》為台宗
歷史文獻匯編,亦從刪),這樣漫無標準的編
纂,比起以前各版藏經來,未免減色多多了。
《龍藏》版式即仿照《明刻北藏》,每版
二十五行,折成五頁,每頁五行,每行十七
字。在校勘方面,它原來不滿意《北藏》的疏
漏,很想做到較勝一籌,但當時舊版藏經所存
無幾,版本的辨別已十分模糊(如誤認《明刻
徑山方冊本藏經》為《南藏》等),又極端輕
視音義的價值,因而校勘的成績,實際很差。
(呂澂〈清刻藏經〉)
《龍藏》在現代曾刊行二次。1980年代,
中國大陸印行一次,為線裝大字本。1993年台
灣新文豐出版公司又據原本縮版印行一次,並
附有重編之〈作者索引〉及〈書名索引〉。
■附︰張德鈞〈關於清刻大藏與歷代藏經──
對「柏林寺和龍藏經板」一文的商榷〉(摘錄自《
佛教聖典與釋氏外學著錄考》)
(〈柏林寺和龍藏經板〉)作者(朱家濂)說︰
「清藏,它是以北藏為基礎而有所增益的。
自宋以來,元、明、清三朝的高僧大師,以及
對佛學有研究的人士所留下的有名的著述,也
都包括進去。這部大藏的刊刻,可以說是給佛
教經典傳入我國以後,一千七百多年的譯著闡
述結了一筆總帳,對中國學術界的貢獻很大。
它不但是研究佛學的寶庫,而且也是研究文學
、歷史、哲學、翻譯等等學術領域的寶庫。」
這段話是不正確的。試以《清藏》(《龍
藏》)與《北藏》對勘。《清藏》新增書只五
十種(〈大清重刻龍藏彙記〉稱︰「新續入五
十四種」,實際其中《華嚴玄談會玄記》、《
法華玄義釋籤》、《密雲禪師語錄》、《教乘
法數》四種,《明藏》已有,故只五十種),
後來又撤出五種,實增四十三種。而抽掉《北
藏》原有的書亦達三十六種。合《南藏》計,
即四十種。是其所增益的跟所抽掉的,已幾乎
可以兩相抵消了。
再說所抽掉的南北藏那些書,實很重要。
如《出三藏記集》,是記載漢譯佛典的現存最
古目錄(在目錄學上也有特殊創造);《佛祖
統紀》,是依《史記》、《漢書》體例分〈本
紀〉、〈世家〉、〈列傳〉、〈表〉、〈志〉
,編寫至宋理宗為止的佛教通史鉅著;《禪門
口訣》、《六妙法門》、《國清百錄》、《止
觀輔行傳弘決》、《止觀要例》、《始終心要
》,是隋唐兩代法華宗的重要著作;《原人論
》、《華嚴法界觀通玄記頌注》,是唐宋時代
華嚴宗的重要著作;《鐔津文集》、《永明禪
師唯心訣》、《古尊宿語錄》、《禪宗頌古聯
珠通集》、《禪宗決疑集》、《宗門統要續集
》、《禪宗正脈》、《續傳燈錄》等,是宋、
元、明禪學和有關禪宗歷史的重要著作。沒有
這些書,對於中國佛教的歷史,是難以進行全
面的有系統的研究的。
還有,明‧萬曆時私家以書冊形式刻成的
《嘉興藏》,至明末清初續有《續藏》的編刻
,增書達三一0種。至清‧康熙五十五年左右
,復有《又續藏》的編刻,又增書達二二0種
(此處數字係依據《日本續藏經》〈大藏諸本
一覽〉所記)。這兩種續藏都是以往大藏所未
收和續出之書。在《又續藏》中特多遺民之為
僧者的著作(如方以智的《愚者禪師語錄》即
在其內)。《清藏》開雕遠在其後,卻沒有把
兩續所收的書囊括進去。這更可明顯看出,《
清藏》實不如作者所說,是在「給佛教經典傳
入我國後,一千七百多年的譯著闡述結了一筆
總帳」這個意義上進行刊刻的。
作者似單從時間先後上著眼,以為凡「後
來者居上」,《清藏》既晚出,理應是結總帳
的(集以往之大成)。殊知事實不然。清朝之
刻大藏,據我考察,並不是從一般宗教的「廣
種福田」出發,而是抱有極深隱的政治目的,
欲藉此以消除潛伏在佛教內的反滿分子的反滿
思想。明亡以後,有很多不忘故國的知識分子
穿上僧服,表示既不作降臣,也不當順民。他
們的講經說法,實際就是宣傳不投降主義。凡
有良心的人對他們都很尊敬,願意出錢刊刻他
們的著作,收入於可以永遠保存的《又續藏》
。這不能不引起清朝統治者的注意和視為隱患
,所以雍正要重刻大藏,正就是針對著此種情
況而來。其所增所減,收入什麼,不收入什麼
,都以是否合乎他們的利益為準則。(中略)
上面就是雍正給佛教制定的政治標準。其
重刻大藏,也就貫徹了這種精神。所以沒有囊
括前此私家編刻的《續藏》、《又續藏》,原
因就在於兩續藏全收入了法藏、弘忍派的著
作。其他撰述的作者,也多是「見御飯即吐
」的人。其所以在禪宗部分抽出了一些《明藏
》原有的書,原因也在於它們是法藏、弘忍派
據以論證六祖五宗傳承「宗旨」的要籍。後來
又抽出了錢謙益著《大佛頂首楞嚴經叢鈔》,
還是因為錢謙益「降附後,復肆詆毀」(《清
高宗實錄》第一0二二卷,乾隆四十一年十二
月諭)。這不是完全體現了雍正「御著」的破
的精神嗎﹖至於新增入的幾部禪宗語錄,正好
是跟法藏、弘忍派對立的「見御飯即吃」的通
琇祖孫著作。其收入紫柏、憨山等人的書,則
是因為他們原不隸於五宗派下,很可作為否定
法藏、弘忍執持五宗傳承說的憑據。最有意思
的是特收雍正自己的《御選語錄》、《御錄宗
鏡大綱》、《御錄經海一滴》以殿後,顯示全
部藏經都要彙歸到這個「現在佛」身上來,尤
有畫龍點睛之妙。這不是又完全體現了雍正「
御著」的立的精神嗎﹖
自雍正「御定」的大藏刻出,私版《嘉興
藏》遂無敢再續。諸有志節的高僧大德的遺著
,都不能繼續刊版(如方以智為僧後許多著作
即十九未刻,幸其子孫保存下來稿本)。是《
清藏》雖然新增入了一點點書(其大多數《嘉
興續藏》已經有了),實不足以抵償其以「御
定」為厲禁,而使更多更珍貴的著作遭受湮滅
的罪責。正如乾隆時《四庫全書》之編修,雖
然從《永樂大典》輯出一些佚書,但不能抵償
其藉編修《四庫全書》而搜羅燒燬了成千成萬
明人和明遺民的著作,以及肆意竄改刪削了大
量宋元人著作的罪責一樣。足見作者誇譽《清
藏》「自宋以來,元、明、清三朝的高僧大師
,以及對佛學有研究的人士所留下的有名著述
,也都包括進去」,是同真實的情況有很大距離的。(中略)
附帶說明一下,「龍藏」也不得為《清藏
》專有之名。明朝人稱《明藏》亦曰「龍藏
」,如《嘉興藏》目錄載《懇免賒請經典說》
︰「茲幸逢聖明,頒給龍藏。」即指《明藏》
。到了清代,也還有沿稱《明藏》為《龍藏》
的,如智楷《正名錄》就不止一次地說︰「紀
諸燈錄,載在龍藏。」「《禪燈世譜》、《五
燈嚴統》,無故擅改龍藏。」「從上世系相承
機緣,一出一處,載在龍藏。」此書成於康熙
三十三年,再後三十九年《清藏》才命工開雕
,可知智楷所謂「龍藏」,仍是指的《明藏》
。又詳,稱以「龍」者,以開雕出於「御敕
」。「龍」是作為皇帝的代名,如稱皇帝容顏為「龍顏」一樣。
〔參考資料〕 《縮本新編乾隆大藏經總目錄》(
新文豐出版公司);林純瑜《龍藏‧維摩詰所說經考》
(台灣‧中華佛學研究所畢業論文)。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72717015e&aid=130962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