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十一) 續 五千八百九十
2019/11/17 04:31:29瀏覽143|回應0|推薦3
◎隨緣真如
指具有隨緣作用的真如。依據華嚴宗三祖
法藏的主張,理體不變的真如,並非永久凝然
止滯不變,而是具有應外緣則顯現萬象的作用
,此稱隨緣真如。相對於此,法相宗主張︰真
如不變不動,諸法藉種子熏變之用而顯現,諸
法之體(真如)與相並不相同。此種真如即為
不變真如。此種真如顯然與華嚴宗所立之隨緣真如不同。
關於隨緣、不變二種真如,《五教章通路
記》卷二十一釋之云(大正72‧463a)︰
「『不變』義者,真如體相,寂靜湛然,不
生不滅,本來常恒,自性不動,是不變義。(
中略)『隨緣』義者,真如之法,不守自性,
隨迷悟緣,舉體運動成染淨法,是隨緣義。」
我國的天台宗學有「不變隨緣」之理論,
此即受上述真如隨緣說之影響。宋代天台宗碩
學四明知禮,於此義亦頗有發明。(參閱附錄
《別理隨緣二十問》)
■附︰宋‧知禮〈別理隨緣二十問〉(摘錄自《
四明尊者教行錄》卷三。文中之案語,錄自牟宗三《佛
性與般若》)
有當宗學者問余曰︰仁于《指要鈔》中立
別教真如有隨緣義耶﹖余曰︰然。客曰︰且如
法藏師著疏釋《起信論》,專立真如具不變、
隨緣二義,乃云︰「不變即隨緣,隨緣即不變
」,仍于彼五教中屬乎終教,亦兼頓教,而對
破唯識宗談真如之理唯論不變,不說隨緣。審
究唯識正是今家別教。彼終頓二教所明不變隨
緣乃是今家圓教之理。仁那云「別理隨緣」耶﹖
余語曰︰藏師約何義判唯識所談真如不隨緣耶﹖
客曰︰《起信疏》云︰「唯識宗只以業相
為諸法生起之本。彼之真如無覺無知,凝然不
變,不許隨緣,但說八識生滅。縱轉成四智,
亦唯是有為,不得即理。故詮法分齊唯齊業相。」
余曰︰灼然!若云真如性有覺知,則可熏
變,乃說隨緣。既唯頑騃,乃不受熏。既不受
熏,安能隨緣變造諸法﹖因詰之曰︰別教真如
無覺知耶﹖若無覺知,何故得名佛性﹖故《輔
行》云︰「今家教門所明中道唯有二義︰一離
斷常,屬前二教;二者佛性,屬後二教。」別
教中道既名佛性,佛非覺義耶﹖若中道頑騃,
本無覺知,焉是大覺果人之性﹖況性以不改為
義。若因無覺義,至果方有,此則改轉,那名
性耶﹖又,《妙樂》云︰「凡別教中立佛果者
有其三意︰一者以理性為佛界,二者以果頭為
佛界(案︰修因得果,果在因之上,故謂為果
頭,與果上同,即果佛也),三者以初地去分
名佛界。」別教既立佛界,豈有頑騃之佛耶﹖
藏《疏》既約真如無覺知故凝然,凝然故不隨
緣。別理既有覺知,驗非凝然。既非凝然,那不隨緣耶﹖
客遭此詰,兀然失措。余乃語曰︰子既不
知所以,安得妄有破立﹖余既憫其無知,乃立
數十問,徵其謬破立者,令少知別理有隨緣義。客曰︰願聞。
(案︰智者本亦視唯識宗為別教,不過視
之為「界外一途法門,非通方法門」。知禮亦
知之。據下附錄二〈天臺教與起信論融會章〉
,知禮說「須知若凝然,若隨緣,但據帶方便
義邊,皆屬別教。」是則別教有兩型態。凝然
者不隨緣,唯識宗是也。隨緣者唯真心,《起
信論》與華嚴宗是也。山外諸家視別理不隨緣
非必定非,蓋指唯識宗而言也。唯不知別理亦
有隨緣者,而視隨緣者為圓教,則誤。智者未
判及凝然與隨緣,蓋因智者時《起信論》未大
顯故,又因其所理解之唯識學為真諦之所傳,
不甚能分別阿賴耶系統與如來藏真心系統之不
同。然無論如何,即使是真心隨緣者,彼亦不
視之為圓教。是則為山外諸家所不知。後來荊
溪說別教大抵皆就隨緣者說。然不隨緣者亦別
教也。故吾借用華嚴宗始教終教之始終兩字,
將別教分為始別教與終別教。如是則清楚矣。)
一問
藏《疏》既云︰「唯識宗齊于業相以為諸
法生起之本,故彼真如不說隨緣。」荊溪既立
別教「真如在迷,能生九界」,則以真如為生
法本,乃永異業相為生法本,安云別理不隨緣
耶﹖(案︰山外所以反對「別理隨緣」者,蓋
因就唯識宗言別教,而以隨緣者為圓教也。其
錯誤是在以隨緣為圓教。若點明有兩種別教,
則別理有不隨緣者,亦有隨緣者,不須如此兩
兩對翻也。)
二問
藏《疏》又云︰「唯識宗未明業相等與真
如同以一心為源,故說真如無覺知,凝然不變
,不許隨緣。」荊溪既釋「別教根塵一念為迷
解本」,云︰「理性如來為善惡本」,豈非業
相等與真如同以一心為生法之源耶﹖既爾,安
云別理不隨緣耶﹖
三問
藏《疏》既云︰「唯識宗但說八識生滅。
縱轉成四智,亦唯是有為,不得即理。」荊溪
既立別理名為佛性,豈是轉八識成四智耶﹖別
理既是佛性,即隨淨緣成于果佛。那云不隨緣耶﹖
四問
藏《疏》五教既皆不立理具三千,但就不
變隨緣立終、頓、圓三教,請子委陳三教之理
隨緣之相。若無異相,安立三教﹖若有異相,便請細說。
五問
藏《疏》圓教既未談理性本具諸法,與今
家圓教得泯齊否﹖彼圓望今圓尚自天殊,安云
終教之理與今圓等﹖
六問
藏《疏》不談理具諸法,為知而不談,為
不知耶﹖若知而不談者,則有隱覆深義之過。
若元不知者,則不善談圓,安得與今圓同﹖彼
圓尚不同今圓,況終教耶﹖
七問
藏《疏》既未談理具諸法,是則一理隨緣
變作諸法,則非無作。若不成無作,何得同今圓耶﹖
八問
藏《疏》圓教談事事無礙,主伴重重,似
今色香中道,諸法趣色,等義。與而論之,似
今圓教。彼終教不變隨緣得作此說否!若說事
事無礙,乃是彼圓,非終教也。若未得然者,
尚望彼圓不及,安齊今圓耶﹖
九問
彼終教不變隨緣,與《金錍》所明不變隨
緣,同耶異耶﹖若異,則非今圓。若同,《金
錍》明「真如是萬法,由隨緣故,萬法是真如
,由不變故」,約此二義,立無情有佛性也。
終教雖立隨緣不變,而云「在有情得名佛性,
在無情但名法性,不名佛性」。既分二派,徒
云不變,正是變也。既違《金錍》,那名圓
理﹖須知權教有名無義,以有佛性之言約解約
理說故。約解約理,尚未云遍,非權是何﹖(
案︰此問是以無情有性無性來分判兩家「不變
隨緣」之不同。實則不須如此說。荊溪於《金
剛錍》中說不變隨緣是依無明法性心之即具而
言,終教說不變隨緣是就真心隨染淨緣起現染
淨法而說。前者為圓教,後者為別教。只須如
此分判即可,不須涉及無情有性無性也。蓋荊
溪說「無情有性」是只就三因俱遍而言;而此
種「遍」並不真能建立草木瓦石亦可修行而成
佛也。是則其所說草木瓦石亦有佛性,此佛性
義與普通所說「一切眾生有佛性」之佛性義不
同。如果佛性義不同,則一名之為佛性,一不
名之為佛性,亦未嘗不可也。)
十問
《金錍》云︰「客曰︰何故權教不說緣了
二因遍耶﹖余曰︰眾生無始計我我所,從所計
示,未應說遍。《涅槃經》中帶權說實,故得
以空譬正,未譬緣了。若教一向權,則三因俱
局。如別初心,聞正亦局。藏性理性一切俱
然。所以博地聞無情無。依迷示迷,云能造
是。(說能造者是佛性)。附權立性,云所造
非(說所造者非佛性)。」(原註︰上皆《金
錍》不移一字。)二因不遍,尚云帶權。正局
有情,的屬別〔教〕。(原脫「教」字,當
補。)終教既爾,那執是圓﹖
十一問
藏《疏》明判賴耶為生法之本,故名分教
(案︰亦曰始教),則顯真如為生法本,乃名
終教。子今既信「別理無住,能造諸法」,若
不隨緣,安能造法耶﹖(案︰對方之信「別理
無住,能造諸法」,恐亦不解。見下十五問。)
十二問
他宗皆不云「無住」。子今曲解所依法性
可覆為無住。縱子作此曲解,只如終教真隨妄
轉,造立諸法,是「可覆」義否﹖若不可覆,
所造諸法得云一多相入,事事無礙否﹖若爾,
何異彼圓﹖若不爾者,非覆是何﹖豈真如理性
不自在耶﹖當知終教「但理」,以無住故,不
可守佛界之性;為妄扼覆,壓作九界,正當可
覆義。稟此教者,雖信真如變造諸法,未知事
事當處圓融,以此教未詮理性頓具諸法故。若
稟今圓者,既知性德本具諸法,雖隨無明變造
,乃作而無作。以本具故,事既即理故,法法
圓常,遍收諸法,無非法界。終教所詮既其不
爾,那得齊今圓教耶﹖
十三問
終教說真如是本覺,別教說真如是佛性。
性非本耶﹖佛非覺耶﹖名義既齊,安得不同﹖
十四問
唯識宗說︰真如無覺知,故不能迷。終教
談真如有覺知,故能迷。能迷故能悟,故立隨
緣。別理既有覺知,那不能爾耶﹖若能者,那不隨緣﹖
十五問
子云︰「別理無住,能造諸法,只是理能
造事,乃偏一之義」者,豈非但有隨緣義,無
不變義﹖(意言如子所說,這豈非只成有隨緣
義無不變義﹖這如何可通﹖故有下文之駁斥。
)子元不知「不變」則終教分教同詮,「隨緣
」則獨在終教。故明不變,未必隨緣。(案
︰此如唯識宗)。若說隨緣,必有不變,以是
真如性隨緣故。若隨緣時改變,則不名性也。
〔案︰對方原文不存,不知其所說「偏一之義
」究是何意。就知禮之發問以及駁斥之語脈而
觀之,其意似是若說「別理無住能造諸法」,
則只成隨緣義,而喪失不變義。此是對方之設
難。何以有此設難﹖蓋對方以唯識宗為別教。
此別教之真如理乃凝然真如,本無隨緣義。因
此,遂設難云︰若如汝(知禮)所說,別理有
隨緣義,則「只是理能造事,乃偏一之義。
」「偏一」者,即只成隨緣義,而無不變義。
何以如此﹖蓋因唯識宗之真如理本不能隨緣造
諸法。如隨緣造諸法,則雖說理能造事,而此
時之理已不是理,而成為阿賴耶矣。是則改變
其自性,故隨緣而無不變矣。但知禮說別理是
就終教說,本是不變與隨緣兩義俱備者。如就
始教(分教即唯識宗)說,則本無隨緣義,只
有不變義,故云︰「不變則終教分教同詮,隨
緣則獨在終教。」對方以別教當分教,故設難
云︰你若說這種別理有隨緣義,便喪失其不變
義,汝何能說不變隨緣兩義俱備﹖兩義俱備是
今家圓教,汝何說是別教﹖兩方別理所指不同
,故有此對方之設難。對方之誤一在以賢首所
說之分教為天臺之別教,只知不隨緣者為別教
;一在以賢首所說之終教為天臺之圓教,而不
知終教雖有不變隨緣兩義,而不即是圓教也。
下十六問即簡之。〕
十六問
子云︰「別教云不即,終教說即,為不同
」者,蓋子迷名,全不究理。以彼不談性具九
界,乃是但理隨緣作九。若斷無明,九界須
壞。若九界即是真如理者,(原註︰大意與止
觀皆以是義釋「即」,如云「初心是,後心是
」等),何須除九﹖豈非九界定能障理耶﹖(
案︰此指終教說)。若謂不然,終教還說九界
皆是法界,一一遍收否﹖若說,與彼圓何別﹖
若不說者,安稱「即」耶﹖況彼圓既未談性具
三千,雖說一一遍收,尚未有遍收。所以若比
今圓,不成「即」義。況終教耶﹖〔案︰此駁
斥對方「終教說即」之語,以明終教雖有隨緣
義,無「即」義,故非今家圓教。子以為彼之
終教相當于今家圓教者誤也。不但彼之終教無
「即」義,即彼圓教亦不成「即」。至于對方
所謂「別教云不即」,此中之別教乃指唯識宗
而言,非知禮心目中之別教也。知禮說別教是
就彼之終教說。〕
十七問
子云︰「性具九界,不得云差別」者,蓋
未知理中自有「立一切法」義也。故《妙樂》
云︰「理則性德緣了」等。又,若謂「性具諸
法,不名差別」者,何故《妙經疏》(《法華
經文句》卷第七上)云︰「若知地具桃李,即
識實中有權,解無差別即是差別。若知桃李堅
相,即識權中有實,解差別即無差別。」既以
「地具桃李」為權,此權名為差別,豈非性具
九界得稱差別耶﹖
十八問
《止觀》「別教一念心為迷解本」,引《
楞伽》「理性如來藏為善不善因」。子意謂
︰「此句若證終教,則是隨緣義,若證別教,
則非隨緣義」者,且今引文略。彼經具云︰「
七識不流轉,不作苦樂因(原註︰無明體空
)。如來藏為善不善因,若生若滅,受苦樂,
與因俱。(原註︰真如成事。)」既能為因,
又即生滅,此文如何作不隨緣解耶﹖若謂不引
「生滅」等文,則非隨緣者,且唯識宗中可云
真如為善惡因否﹖又,次文(《止觀》次文)
以《大論》池水喻,此如何通﹖故云︰「如大
池水,象入則濁,珠入則清。當知池水為清濁
本,珠象則為清濁之緣。」今問︰池水還隨此
二緣為清濁否﹖若隨者,如何作不隨緣解耶﹖
〔案︰對方以賢首所說之終教為天臺之圓教,
以賢首所說之始教為天臺之別教,故云《楞伽
》語「若證終教,則是隨緣義。若證別教,則
非隨緣義。」可是《止觀》咚「別教一念心
為迷解本」而引《楞伽》語。此中之別教即相
當于賢首所說之終教,不會是始教(唯識宗)
也,即根本不會引《楞伽》證唯識宗也。故知
禮云︰「且唯識宗中可云真如為善惡因否﹖
」又,賢首所說之終教亦決不會是天臺所說之
圓教。終教雖有隨緣義,的然只是別教。對方
只以唯識宗,賢首所說之始教(分教),為別
教,而不知尚有隨緣者亦別教,故誤。〕
十九問
《輔行》釋別教發心云︰「煩惱之中有如
來藏。凡夫生盲,常與藏俱,而不知見,故流
轉生死,卻為藏害。」且別教菩薩既見眾生如
是,故發心,豈可云「真如不隨緣」耶﹖
二十問
子云︰「《指要》為破安國師立問故,特
立別理隨緣」者,蓋子不解安國問意,致茲謬
說。如彼問云︰「別教真如不隨緣,《起信》
真如能隨緣,未審《起信》為別為圓﹖若別,
文且相違。若圓,乖彼藏《疏》。」且初云隨
緣不隨緣者,蓋為泛學者妄謂別教不談隨緣,
《起信》乃說隨緣,故順常情,而為問端。既
共知《起信》談于真如隨緣,故定之曰︰「未
審此隨緣義是別是圓﹖」蓋泛學之者不知真如
隨緣通于兩教故。茲雙定後,正難云︰「若謂
《起信》是別,且違《論》文。以《論》文一
心攝世出世法及相大,明具無量性功德,是本
具千如故;又十住八相是圓教分真,任運垂應
,是圓位故。若定判屬別。則違《論》此文
也。若定判屬圓,則乖藏《疏》。以《疏》不
約心具百界為攝世出世法,及無量性功德不約
性善性惡釋之;又十住八相不說分真而辨,乃
云是伏見思住,願力神通而作故。若判屬圓,
則違《疏》中此等義故。」子今若執安國定判
終教是今圓者,何故正難云︰「若圓,乖彼藏
《疏》﹖」藏《疏》正用終教釋乎《起信》。
若終教是圓者,作圓說之,恰順藏《疏》,那
云「若圓乖彼藏《疏》」耶﹖
〔參考資料〕 《華嚴經探玄記》卷十三;《大乘
法界無差別論疏》;《華嚴五教章》卷四;《金剛錍》
;《十不二門指要抄》卷下。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72717015e&aid=130906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