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南方朔像罵街悍婦,又似賭氣頑童
2013/09/26 16:43:23瀏覽4681|回應5|推薦37



編者按:下文為2010年寫的第一篇關於南方朔的文章。今天看到南方朔比以往更加情緒化,甚至臆造事實地罵人,再用言論自由做保護,應對金溥聰的名譽訴訟,裝作弱者扮可憐:“金好大,我好怕”深感噁心,但又懶得寫新的文章。

也許是因為其他媒體和南方朔的關係太好,也許是害怕南方朔糾纏,此文在新加坡《聯合早報》等國際著名華人新聞媒體,都被拒絕發表或撤稿。但本人不認為這是壓制言論自由。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擺出南方朔,不發自己滿篇情緒化語言的文字,就是言論不自由的“譜”。現在將舊文貼出,做資料,也將幾年前的印象拿來印證。

很早就想就南方朔的觀點和態度說些什麼,但又強忍住了不說。這固然是大家都愛評論時事、臧否人物,對錯、好惡都會有落人口實的那一天,都會讓人喜歡,讓人煩。所以,彼此非但不能文人相輕,還應惺惺相惜。但即使竭力不去追著看他的文章、聽他的言論,但此君最近越發變本加厲,特別是對馬政府、馬英九的批評,已經不是一個學者的深邃和犀利,更像是罵街的悍婦,又似賭氣的頑童。本人實在忍無可忍,也來湊湊熱鬧。

南方朔作為學者,特別是好像又是馬英九倚重過的知名學者,他言論的激烈,論點的聳動,表達方式的粗糙,都讓人難以想像這是一個,可以用嚴謹的邏輯思考,以智慧和睿智來表達的學者。因為淵博的學識不能讓他持論公平,多年的文化薰陶也沒有讓他學會溫潤、平和。

他好像不是意在提供意見和建議供人參考、判斷的學者,更像是依仗娘家權勢逼迫丈夫就範的悍婦。有理十分鬧,無理也鬧七分。他只知道要別人去聽他的自認為正確的諫言,沒有想到自己的諫言也未必都十分正確。即便正確的諫言,他的目的好像不僅僅是要人接受他的諫言,而是借諫言來拉抬自己的聲勢。

智慧的人,會想辦法讓自己確信正確的諫言,用一個合適的形式,讓被諫言者接受;當認為自己意見無法傳遞或者完全無法讓人接受的時候,不是變得更加狂躁,而是要麼自己沉澱,等待另一個機會;要麼,當認為“孺子不可教也”的時候,就更不氣別人也不讓自己受氣地退卻,並反思,自己是否真的正確。人們都說,南方朔和馬英九曾經有過不錯的淵源,果真如是,無論於公於私,南方朔的言論都不是一個善者所為,因為自己的言論不是有助於臺灣情況的好轉、讓臺灣士氣更振作,而是會讓社會導致更加混亂,讓馬英九個人更加難堪;而咬牙切齒的諫言方式,沒有傳遞出幫助改進的善意,倒是暴露了只求自己爽快的猙獰。

南方朔更可笑的是,他自己比大多數臺灣民眾,甚至是一些學者對馬英九本人和馬政府都更有話語權。明明知道,他自己的言論無論以多麼難以讓人忍受的方式表達,以馬英九謙謙君子、幾近虛偽的性格,都會認真聽、小心回應的。他卻偏偏嘩眾取寵地搞個什麼“四野人”的萬言書,這不是賭氣的頑童是什麼?

遠的不說,就最近南方朔對馬政府的評價,說馬政府沒有做什麼事。如果不是他的賭氣、無知,就是他別有用心。一般民眾說馬英九、馬政府上任以來沒有做什麼事,還有情可原,因為他們的眼界和資訊獲取的通道、判斷的能力遠遜南方朔這樣的學者、專家。南方朔難道不清楚,民進黨留下來的爛攤子有多爛?沒有聽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一個積弱如此的政府,一個空虛的家底,上梁不正,一批被散放和慣壞了官員,再遭遇到這麼大的世界經濟危機。在這樣的環境下,許多國家如冰島等國面臨破產的局面,逆水行舟,成效當然難以彰顯。

從學者分析的層面,不僅僅用經濟增長了多少,而是少退步多少來研判馬政府的政績,才算公平。一般民眾有權利享受政府給他們提供的最後成果,他們不必考慮這些複雜的因素,馬政府自身也不能用這種因素作為搪塞民眾、懈怠政務的介面(這是馬政府最有口難言的,可惜沒能在最初由學界和民間甚至是友黨來營造、引導這樣的輿論氛圍),但是作為學者,南方朔們卻有這樣全面分析、理解和向民眾解釋的責任和義務。當然,馬英九的表現站在公正的立場肯定是不會盡如人意,但這些並不是他人格的問題,也不是他能力的問題,而是個性的問題。

他的個性和能力不會因為當選後,就有天翻地覆的變化,就像他沒有變得更能幹,但也沒有變得更不能幹。對馬英九的要求和評價,得立足於他個性本身,而不能提更多他做不到事情。如果南方朔有自己的智慧(沒有智慧幹嘛讓人相信你說的都是對的?),就應該就著馬英九的性格本身來順勢讓其提升,就是要投其所好讓其聽進去對整個臺灣有益的建議。

馬英九和他的馬政府無論個人私德還是公德、政績,與民進黨和陳水扁相比,不是更貪婪、更沒有效率,而僅僅是進度不符民眾的期待而已。因文害意,南方朔這種暴戾的諫言方式,在馬英九方面越來越缺少本來應該持續具有的影響力,在古代就相當於死諫而死。今後,在馬政府那裏,南方朔這個人算是廢了。南方朔們,捶胸頓足、咬牙切齒罵街、賭氣,過程很辛苦、結果更痛苦,何苦來哉?

畢殿龍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xinluzhiyin&aid=8712275

 回應文章

JehJe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9/28 06:46
南方朔?
像罵街悍婦,
更似倒地爛仔!

古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9/28 00:59
南方朔綠毒入腦,他更湮沒了自己對國家社會的起碼道德責任及良知良能,今後大家對於他的所有言論均视之為『妖言惑眾』可也!

whocare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9/27 14:15
以現況而論,您三年前過於高估南方碩的器量及智慧。
畢殿龍(xinluzhiyin) 於 2013-09-27 14:46 回覆:
實在 誠如先生所言

蜘蛛蝴蝶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9/27 01:18
1樓. 不信邪

[說南方朔像頑童,您太客氣了]+1000

                                                        南方朔可以


蛛織綑龜網 蝶舞天地框 噗嘻無奈天 蛛蝶問冷涼 ccc

不信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9/26 18:51
說南方朔像頑童,您太客氣了,而且是對頑童的侮辱,金庸筆下的老頑童周伯通可是十分可愛的! 
畢殿龍(xinluzhiyin) 於 2013-09-27 14:47 回覆:
是的。情感上像怨婦,方式上像悍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