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清朝人的---《臭屁赋》
2009/11/13 11:13:11瀏覽2327|回應1|推薦6

     近日讀清朝李百川的小說《綠野仙蹤》,其中一三家村先生鄒繼蘇的 2篇文章,忍俊不禁,仔細錄出聊博一笑。

       今夫流惡千古,書罪無窮者,亦惟此臭屁而已矣。視之弗見,聽之則聞,多呼少吸,有吐無吞,溯本源於臟腑,仍作祟於幽門。其為氣也,影不及形。塵不暇起,脫然而出,潰然而止,壯一室之妖氛。泄五谷之敗餒,沈檀失其繽紛,蘭麝減其馥郁。其為聲也,非金非石,非絲非竹,或裂帛而振響,或啞啞而細語,或咄咄而疾呼,或為唏為咦,為呢喃為叱咤。為禽啼獸吼,百怪之奇音。在施之者,幸智巧之有余;而受之者,笑廉恥之不足。

       其為物也,如獸之獍,如鳥之梟,如黍稷之稂莠,如草木之荊棘。擬以罪,而罪無可擬。施以刑,而刑無可施。其為害也,驚心振 耳,反胃回腸,雖亦氤亦氳,實無芬而無芳。變山珍海錯之味,汙商彜夏鼎之光。繡襦錦服,掩其燦爛;珠宮貝闕。晦其琳瑯。凡男婦老幼中其毒者,莫不奔走辟易,嘔吐狼藉。所謂臭人臭己。而無一不兩敗俱傷者也。嗚呼!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

         乃如之人兮,亦竊效其陶熔。以心肺為水火兮,以肝木為柴薪。以脾土為轉運兮,以谷道為流通。釀此極不堪之毒盅兮,使吾厭鼻而莫測其始終已矣乎。蛟窟數尋,可覆之以一練;雄關百仞,可封之以一丸。惟此孔竅,實無物之可填。雖有龍陽豪士,深入不毛,探只能塞其片刻之吹噓,而不能杜其終日之嗚咽。宜其壞風俗,輕典禮,亂先生之雅樂,失君子之威儀。侮其所不當侮之人,而放其所不當放之時。又誰能禁其聳肩掇臀,倒懸而逆施哉!

    予小子繼蘇,學宗顏孟,德並朱程,接斯文於未墜,幸大道之將行。既心焉乎賢聖,自見異而必攻。爰命子弟,並告家兄,削竹為挺,截木為釘,挺其以往,釘其將萌。勿避熏蒸而返旆,勿驚咆哮而收兵,自古皆有死,誓與此臭屁,不共戴日月而同生!(

相關文章:清朝人的------《臭屁行》

                   蹲馬桶大便時的各種境界

                團團圓圓熊貓館對話錄(並非模仿)

                國外笨賊笑話集錦

               阿扁自白:俺渾身上下都是寶!

              精神病人(思維方式獨特)幽默笑話全集

         捷運上“你踩我腳”的智慧

                    

                     

( 休閒生活笑話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xinluzhiyin&aid=3471644

 回應文章

雨林
反臭屁賦
2009/11/13 17:36

冷於冰宿於荒村學社,既吟鄒繼蘇之《臭屁行》,復誦其《臭屁賦》。因曰:先生之文,可謂通篇精義,層出其妙。然於繼承道統之人,專與區區一屁作對,不亦惑乎?繼蘇曰:子有所不知。屁者,惟其臭也,向難登大雅之堂。文人雅士,避之若瘟疫,見之若寇讎,惟恐臭及己身。今吾冒天下之大不韙,為其立賦,意欲標新立異,做古今未做之題耳。於冰曰:雖然,何惡之甚也?曷不改弦更張,一正其名乎?繼蘇曰:吾思慮已竭,君且為我賦之。於冰曰:喏。

今夫屁之見於文章者鮮矣!予嘗征諸典籍,但凡屁之所及,貶之所加也。在言為屁言,在文為屁文;在事為屁事,在人為屁人。庶幾被千古之罵名,集萬惡於一身。嗚呼,屁之蒙冤也大矣哉!

夫屁之生於天地之間,稟三光之精華,得五谷之兼味。無形恒配於水德,有聲偶合乎宮徵。其為性也,動如脫兔,靜如處子。無私無欲,無慍無喜。未上達乎天庭,終沈淪於下體。共宰予兮晝眠,聊糞墻兮徙倚。望紫氣兮東來,出函谷兮忽弭。凡百君子,日施月為,雖聖哲概莫能外。故俗語雲:孔夫子放屁――文理文氣也。

且夫人情有殊,物無醜好;利弊並存,功過兼造。龍庭泄氣,獅子悲乎降階;冥府獻詞,秀才笑得壽考。惟施之而得法,乃變廢為洪寶。斯為氣也,方其振頹風於蘋末,將落葉兮橫掃。聞鶴唳於草間,破敵膽於天討。奏凱歌兮以還,聊相羊於蓬島。

更有增唏嗚唈,梗塞愁腸;行道遲遲,中心惶惶。導引按摩,破郁積於臟腑;延醫請藥,殲二豎於膏肓。當此之時,忽一聲噗嗤,則上下通氣,欣喜若狂。不啻覿青蠅之報赦,聞金雞下夜郎。宜乎彈冠兮相慶,對酒兮引吭。

然則其臭如之何?曰:若乃金谷園開,蘭馨罷亞。蠻素侑歡,嬿嬉無暇。衣錦繡堆,肥醲甘炙。代謝失衡,食而不化。其出恭也,必若銀瓶乍破,水漿迸射。霧熏五裏,聲振四野。宜乎睥睨掩鼻,退避三舍。豈必截木削竹,空築堤壩,以至災發無妄,煩惱自惹。

至如東郭決履,原憲捉襟。茅椽蓬牖,瓦竈布衾。灌園粥蔬,聊棲息於一壑;啜菽飲水,幸承歡於雙親。其虛恭也,則愔愔翳翳,如鼓瑟琴。嗅味淡淡,溫沁脾心。宜乎欣然受之,坦然處之矣。豈能皂白不分,一概而論耶?

故屁之於禮儀未必若水火,大可並行不悖矣。有詩曰:一屁天然萬古新,豪華落盡見真醇。冰雖不才,亦當浚廞塞,通關津;泄忿滀,崇禮仁;勤稼穡,保生民,以養吾浩然之屁也。

繼蘇曰:幸承規諫,自當書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