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民進黨天天萬聖節:不給糖,就搗蛋
2009/03/02 08:18:49瀏覽7065|回應6|推薦17

在臺灣的政壇上,民進黨對族群的撕裂、政黨的惡鬥,沒有因為世界經濟的整體衰退而稍有收斂、采取和執政黨更加合作的態度,反而變本加厲:馬政府所做的一切都是錯的,甚至都是賣臺的;對臺灣的未來一概唱衰。抗爭的方式,在議會裏,一再杯葛、謾罵、胡鬧,在議會外則是鼓動、縱容暴力的街頭運動。大有萬聖節裏的孩子,“不給糖,就搗蛋”的模樣。如果說,民進黨用民主自由的理由,讓自己獲得議會、街頭抗議的正當性,一如萬聖節的孩子,要糖吃的正當性一樣,那麼,什麼才是民進黨真正要的“糖”(訴求)呢?或者給他們什麼樣的糖她們才不會搗蛋?國民黨、馬政府是在如何、和應該應對民進黨天天的萬聖節呢?

萬聖節是個洋玩意,在每年的10月31日的萬聖節到來,孩子們都會迫不及待地穿上五顏六色的化妝服,戴上千奇百怪的鬼面具,提著一盞“傑克燈”走家串戶,向大人們索要節日的禮物。按照習俗孩子在這一天,可以允許跑到鄰居家門前,威嚇般地喊著:“不給糖,就搗蛋”( Trick or treat)。

即便過萬聖節,也有一些潛規則,即,大家約定俗成的東西,如:討要糖果的應該是孩子;扮鬼要招待,只限於萬聖節前那一夜;如果到鄰居處討要糖果,不得過於刁難;鄰居即使不招待,搗蛋的行為應該自我克制,不能砸鄰居家的玻璃甚至是放火之類的破壞、犯罪等。

   民進黨把臺灣的政壇當成了自己天天的萬聖節。他們認為只要以人民的名義、臺灣人的名義、愛臺灣的名義,就能夠一獨遮百醜,就可以天天向國民黨、馬政府名正言順地要“糖”吃,不給糖,就搗蛋。但當馬政府拿出龍須糖,他們卻說一定要水果糖,你即使把各種糖果都拿出來招待他們,他們也仍然不滿意,會說,糖的產地和牌子不對,一定和你纏鬧,你要是不耐煩,那就是你破壞了習俗,是對民主自由的挑戰,甚至是賣臺;如果他們自己的一幫人搗蛋得過分,甚至犯法了,你要是報案處理,他會以萬聖節的名義,說他多麼正當,你這是在政治、司法迫害,甚至是用中國的鬼節來打壓民主的、西方的鬼節。什麼才是民進黨真正要的糖呢?換句話說,給她們什麼樣的糖,她們才不會鬧呢?其實,他們的本意根本不是要糖,他們的本意是通過要糖,把鄰居趕出家門,永遠不要回來,即只有把政權還給民進黨,他們才不搗蛋。但他們清楚,臺灣是個民主社會,政權的更叠,是要人民用選票來決定。他們不能夠公開說,我只有拿回政權,才會甘心。所以,每個議案、議題都要打著人民和愛臺灣的名義,但每個對臺灣有利的議題、政策,他們就一定要反對,從消費券、到兩岸綜合經濟協議等等,不勝枚舉。抗議的方式,2008年的, 8月30日”、“10月25日”、“11月3日”等頻繁的街頭運動,靜坐、嗆聲更是如影隨形,議會裏,則是大搞行動劇、杯葛議案、包圍講臺、掌摑議員、圍攻、鎖喉官員等。這種局面,如果民進黨的心態不改變,他們還會天天過他們的萬聖節,天天要糖吃,因為鄰居不可能給到他們滿意的糖,所以他們也註定了要天天搗蛋。目前,拿回政權,對心浮氣躁的民進黨來說,最好的方法就是,要國民黨振興經濟的政策執行不成功。越是對臺灣有利的政策,他們越要反對,只有這樣才會給自己搗蛋的正當的理由,只有這樣才會讓執政黨不得民心,失去政權。搗蛋,反正有萬聖節的名義做掩護。

    既然大家都要過萬聖節,招待萬聖節這些討要糖果孩子的鄰居,也要有合適的應對之道,否則就會發生去年萬聖節,美國三父子要糖果時被射殺的悲劇。國民黨、馬政府應對萬聖節的手段,不是因為不肯給糖,也不是因為太蠻橫,而是因為太軟弱和太缺少溝通。
  
譬如,有民進黨組成的一波波來要糖的隊伍裏,多數是孩子,有許多人也真的是來過萬聖節的,你隨便給他點糖果,他們就不會搗蛋,這個時候,你就應該和顏悅色地,給他們點糖果,讓他們離開;如果有要糖果的隊伍裏,夾雜了幾個成年人,指使孩子們一定要那種糖果,如果你家有,為了息事寧人,也不妨給他,如果沒有,你也得好好向他們解釋;但是,遇到無需化妝成魔鬼的魔鬼,或者是穿著萬聖節衣服的搶劫犯,主人則一定要有自保之道。你不能夠把每天都把穿著魔鬼服裝來你家門前搗蛋的人,都看做是過萬聖節的兒童。也不能允許他人天天在你家門口萬聖節。如果這樣,輕則說,你睡不好覺、做不成事;重則說,自己家的生命財產還會受到威脅。合適的方法是,只在萬聖節前後,這幾天,你誠心誠意準備好糖果,在該拿出糖果的時候拿出自己認為最好的糖果(政策),以不變應萬變,孩子要搗蛋,由得他去,如果是成年人,那就不妨呵斥他幾句,如果是真的魔鬼和強盜,或者是搗蛋得過頭犯法,那就需要驅鬼、自衛或者是報警了。

CECA(兩岸綜合性經濟協定),是馬政府給人民拿出來的一個包括多種糖果的盤子,如果民進黨真的是來過萬聖節的,這種果盤裏,總有幾種糖是適合自己的。但如果仍然別有用心一概反對,甚至教唆他人說,主人家拿出的糖果有毒,鼓動大家一起搗蛋,自己借機砸主人家玻璃甚至是超主人屋子裏扔火把,不但主人應該自衛,同行的人也應該起而制止,因為自己也是這社區的一份子。民進黨如果真正是負責人的政黨,就不要天天鼓動“孩子”去別人家要糖吃,自己也應該盡一個大人的責任,回家準備自己的糖果(準備政策或者重新執政),以便孩子給自己要糖吃的時候,什麼也拿不出。因為,盡管萬聖節(自由民主)有趣,也不能天天萬聖節。人們也要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要輕易被別有用心的人,以過萬聖節為名,行搗蛋破壞之實。做屋主的自己也要時時表明自己的態度,否則,閃閃爍爍,甚至家裏被砸了,搶了都不吭聲,鄰居想幫你,都不能夠。如果大家,都不被利用,即使有一些人想天天過萬聖節,也不過更加彰顯,他們是街頭上胡亂遊蕩、搗亂的幾個潑皮無賴而已,如果他們鬧騰得太出格時,幫鄰居也能夠出聲反對、聲討,相信他們也翻不出多大浪來了。

畢殿龍
相關閱讀:

只知急功近利的民進黨才可怕

“圍陳”陳水扁謝長廷不參加的原因

馬英九的稱呼,矮化尊嚴和智慧

我是黨員是流氓

馬+扁=騙,原來此馬非彼馬

代馬政府答蔡英文書

830大遊行,台灣民主遭遇尷尬

馬政府“咽喉病”的診斷和治療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xinluzhiyin&aid=2700484

 回應文章

IdiotBallanOut
再上街頭 考驗民進黨智慧
2012/12/22 19:59
2012-12-18 中國時報 李坤隆/高雄市(大學教師)
http://money.chinatimes.com/news/news-content.aspx?id=20121218000449&cid=1206

民進黨下月十三日將號召群眾上街抗議,並提前在全台舉辦十場「火大列車」造勢活動蓄積大遊行的能量。但曾經執政八年的民進黨再度走上街頭,確實也考驗著政治智慧。筆者也要提醒,民進黨要注意一些事情:
首先,避免產生權力分贓的印象:每一次社會運動都是屬於複式動員,民進黨也是如此,許多山頭都會因此展現實力、甚至是藉此吸納更多的支持者;這次的上街頭運動如果還是演變成這樣,那麼對於民進黨的發展將是一大傷害。
其次,約束極獨的團體:極獨派在民進黨中人數不多,卻是聲音甚大的群體;就因為這樣,也嚇走許多中間選民。這次的訴求應該著重在經濟;如果讓政治的聲音過度膨脹,對於民進黨的長遠發展很不利。
筆者相信:因為民眾對於執政黨的怒火在這個時候需要一個情緒的出口,而民進黨的上街頭時機正好成熟;相對的,民進黨也應該謙卑自省,畢竟群眾「不滿馬政府」仍不等於「支持民進黨」啊!

IdiotBallanOut
有感於陳唐山和陳師孟之怒/冷眼看民進黨的黑幫政治
2011/06/03 11:17
2011年5月30日 魚夫
http://www.yufulin.net/2011/05/blog-post_30.html

陳唐山怒責黨中央,陳師孟則揚言退黨,為了一個小小的王定宇、也只不過是台南市的一個小議員,和總統大選與台灣前途何干?犧牲一個年輕人,只消團結一致把台灣從賣台的馬英九的手裡拿回來,那王定宇又算什麼?
這說法對嗎?如果對,那兩陳氣什麼?如果不對,那雙陳是頭殼壞去?
現在的民進黨是阿扁倒店後,一群嚐遍權力滋味後的失意政客的組合。重裀而臥、列鼎而食的生活過慣了,忽然間失去了頭路,沒了司機,沒了前呼後擁,又不知扛去哪裡埋?忽然間出現了小英,猶如行船在狂風暴雨中遇見了媽祖婆的光明燈,於是如飛蛾般群聚,忽然又生氣篷勃起來了。奈何馬英九這廝又特無能,眾人眼見「復職」有望,大夥兒又汲汲營營的找起工作來了。
日本教育家福澤諭吉有句話說:「我身經二世。」他所謂的二世是:日本從落後國家經由西學的傳入,而成為亞洲第一個現代國家。我乃凡夫俗子,也身經二世,看到台灣人從盛世轉到俗世,又實在俗不可耐,不忍卒睹。
回顧從前的黨外,比如說,康寧祥在龍山寺演講,天空忽然飄雨,老康一句:「今天的風,為咱吹;今天的雨,為咱落。」台下的觀眾就哭成一團,乃高票當選。那時代,人民相信政治人物是為台灣無私的奉獻的。
陳唐山、陳師孟是我那時代的戰友而又不失其本色者。陳唐山當上外交部長,LP仍掛在嘴上,不失本土樸實直言的本色;陳師孟雖後來貴為中央銀行副總裁,卻有如曾擔任古巴中央銀行總裁的Che(切.格瓦拉),永遠的不斷革命英雄,堅持自已的理想。
那麼不提名王定宇這個小小議員,為什麼他們那麼生氣?是就是,非就是非,沒有政治操作,沒有任何操作的空間,這就是我們那時代抗爭的最低準則吧?
我現在真的不太認識民進黨中人了。就算以前我認識的民進黨老友,我也不太認得出來;一來是我大概快老人痴呆了,二來是他們實在變了個樣子、跟國民黨的黑幫政治沒兩樣。我現已髮蒼蒼而視茫茫,政治家與政客實在不知如何分辨?
王定宇有沒做事,我早說過了。雖是旁觀者,沒有涉入地方政治,也總算還不到目不明、耳不聰的地步,看得很清楚。他的努力,陳師孟、陳唐山和我都點滴在心頭。
現在的民進黨,是一群群要打群架的幫派組織的結合,是失業者急著找工作的就業中心,居然也是中國官場裡的「朝中無人莫作官」,不比愛台灣,但比政治實力,所以「這就是愛台灣啦」成為藍營訕笑的一句口號;最終,居然連馬英九這個急統派也可以大聲疾呼「愛台灣」,何等的諷刺!
判斷一位政治人物,當下我坐計程車早都論不過溫將大哥了。誰是為了找工作而參與政治,誰是為了理想而去參與政治,簡單的概念而已,何需長篇大論?何需派系放迷霧?蔡英文在選黨主席時,依我之見,也吃盡了派系鬥爭的苦頭吧?角逐任何權位者,何者為了爭取未來的工作和為了台灣人民的未來者比比看,就知大不同了,這是溫將大仔等基層人民給我的開示。如果只是一味的妥協,重返執政後的民進黨,換上另一群人在權位上吃香喝辣,大抵雙陳和區區我魚夫都又要忍不住嗆聲了。
只可歎: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AntiIdiotBallan
誰是改革者?
2011/01/17 12:55
工人民主協會 楊偉中 作於2007年
http://www4.webng.com/wda2/xxx.asp?eID=369
(本文以「誰是臺灣改革派」為題 刊登於2007.11.1中國時報)

今年是一個「週年年」︰在臺灣有台灣民眾黨八十週年、二二八六十週年、鄉土文學論戰三十週年、解嚴二十週年,在國際上則有十月革命、日本侵華戰爭、格瓦拉逝世等一連串的「X十週年」紀念。每一個這樣的日子,意義都不僅止於紀念,還在於透過檢視歷史,反省當下,看看我們進步了多少,又在哪些地方停滯不前,甚或是倒退反動。透過這樣的檢視與反省,我們可以不斷思考改革的目標、路徑、動力和社會基礎。
回想從日治時期的台灣民眾黨到解嚴前後的民主/社會運動,在革新陣營中雖然有著各種路線的辯論,有激進與溫和的差異;但是誰是改革者、誰是保守派,這條界線還是基本清楚的。但在今日的臺灣,沒有一個政客/黨不談民主、本土、自由、公義,也沒有人不自封為改革力量;但是在當下,保守與改革的這條界線真的能夠毫不猶豫、清清楚楚地在藍綠兩大陣營中劃開嗎?
就個人接觸的經驗來說,許多來自日本、韓國的進步社運人士,相當關心「誰是臺灣改革派」這個課題。他們從自己的歷史與政治經驗出發,通常認定:淵源於獨裁政權時代民主運動的民進黨,即使在社會經濟議題上有重大的侷限,仍屬於改革勢力;而民進黨執政七年的過錯,也比不上國民黨獨裁數十年累積的罪惡。不過這樣的見解,在日韓朋友們對臺灣政治有更多了解之後,明顯地產生了變化。
是的,承繼獨裁政權遺續的國民黨,有不少政治人物拒絕承認歷史錯誤;主其事者雖然對一些歷史事件作出了看似謙恭的回應,但這絕不代表他們進行了深刻的反省︰從單個政治事件的責任歸屬、長期的官商結合,到獨裁政權下經濟開發對工農的剝奪和生態的破壞等。這樣一個對歷史缺乏反省、對未來沒有進步前瞻的力量,當然難以幫它帶上改革的桂冠。
然而,民進黨呢?對於一些日韓社運工作者來說,他們在自己國內看到主要政治勢力總是親近資本家,所以對於民進黨執政前後財團的傾斜、對中下階級利益的漠視,相當可以理解;他們也明白,在所謂全球化的時代,不管你是自由派、社會民主派,在執政後都難以抵抗財團的壓力,不得不推動各種經濟自由化的政策。但最令他們無法置信的,倒是部份綠營中那股鮮明的「日本殖民統治肯定論」,以及在國際政治上向美日強權一面倒的路線;一位韓國朋友就曾問我︰「為何反獨裁的民主運動,會支持一個外來殖民統治者?」他們也很驚訝地發現,綠營正向當年的專制政權學習,積極運用「反共、仇共」的意識形態,來打擊敵人、鞏固權力;而過去的民主運動人士,如今卻是踐踏法律與程序正義的共犯,也令人愕然。
在臺灣,究竟誰是改革派?這個問題似乎複雜而模糊了起來;其實,只要我們略加釐清,改革與保守的軸線還是可以重新確立的。在兩岸問題上,堅持台灣人民的自決權利;在政治上,堅持民主主義理念,也就是真正捍衛人民的自由、平等權利,全面地落實主權在民;在社會經濟議題上,反對市場經濟掛帥,堅持生態與工農小市民權益優先;對日本和國民黨外來統治的歷史,從民眾的角度進行批判反省,謀求不同歷史經驗民眾的對話。或許從這樣的立場出發,我們能在藍綠陣營內外,拉出一個改革派的陣線;也只有以這樣的理念為基礎,各種各樣所謂第三勢力的醞釀,也才有一個檢證的標準。

AntiIdiotBallan
建國廣場負責人傅雲欽回○○會副○○長李○○函:台聯迎戰民進黨 當然值得讚賞
2010/07/12 12:12
寄件者: 李○○
收件者: 建國廣場 傅雲欽
傳送日期: 2008年1月11日 上午 09:04
主旨: Re: 不忠不義的叛徒本來就要開除《回函》

「.........但他的戰鬥性,尤其向民進黨開戰,我欣賞。」真可笑。向民進黨開戰,你就欣賞。為什麼不是向國民黨開戰,你就欣賞呢?
大概民進黨垮了,是你最高興的事吧!
說實在的,不是很喜歡收到您的郵件,因為罵民進黨多於罵國民黨!
                  
○○會副○○長
李○○ 2008/1/11
----------
李小姐:
妳還寄望民進黨啊?套妳的用語──「笑話」。
民進黨就是有妳這種貨色,才會這麼不長進。妳這種人我看多了。
各黨都在爭選票。台聯當然也有向國民黨開戰。台聯有說大家支持國民黨嗎?我欣賞台聯向民進黨開戰,不表示我不欣賞台聯向國民黨開戰。
民進黨先欺負台聯,打擊台聯,要消滅台聯。台聯迎戰民進黨,不是要民進黨垮,只是要自保而已。大欺小時,小的不投降,敢迎戰,當然值得讚賞。中國、美國打壓台灣,台灣如果敢於迎戰,不值得讚賞嗎?
民進黨垮了?我希望台聯有這個能耐打垮它,但事實上沒有,反而是快被民進黨打垮了。民進黨垮了,我最高興?不十分正確。民進黨垮了,只是去掉獨立建國的「瓶塞」而已,還不夠。此外,還要看到獨立建國的希望,我才會最高興。
民進黨大欺小,妳幸災樂禍。大概台聯垮了,是你最高興的事吧!
我罵民進黨多於罵國民黨?妳只滿腦袋裝民進黨的屎,才不曉得我在罵什麼。我罵民進黨的內容都是罵民進黨媚統避獨、對國民黨太軟弱、對小綠太殘忍之類。我罵民進黨,就包括在罵國民黨。怎麼沒罵國民黨?
不是很喜歡收到我的郵件?OK!妳以後不會收到我的郵件了(除非妳再寄給我)。再見。祝妳們民盡(進)黨不垮,享榮華富貴不盡(進)!
建國廣場 傅雲欽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民進黨員人數大幅減少
2009/03/02 11:25
進黨高雄市黨部原本有五萬名繳費黨員,是全台黨員數最多縣市,高雄縣也有三萬多人;不過高市今年只剩下一萬多名繳費的黨員,高縣也只剩下八千多名黨員繳費,基層黨員分析,應是受到政權轉移、扁案風波影響。縣市黨部主委則否認受扁案衝擊。

  台灣蘋果日報報道,民進黨黨員繳交黨費至上月十日截止,黨費收入三百萬元。高雄市黨部主委陳政聞昨說:“有限的黨費收入恐怕被人事支出拖垮。”

  不具名綠營民代透露,扁案嚴重打擊老黨員的熱情與信心,新黨員很難招募,“即使拜託親朋好友挺自己,絕口不提民進黨,還是拜託不到人!”

  陳政聞否認繳費黨員減少與陳水扁有關,“應與民進黨失去政權及氣勢不佳有關。”民進黨高市議員周玲妏則說:“今年高雄市沒選舉,景氣又低迷,當然繳錢的人變少,等議員與市長選舉,黨員就增加了!”

  高雄大學政治法律系副教授廖義銘分析:“民進黨很多黨員本來就靠大戶在養,選舉才繳費,再加上陳水扁弊案連連,許多中產階級看不下去,灰心不願再支持。”

GW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民進黨是臺灣社會的沈重負擔
2009/03/02 09:36

他們就好像米倉裏的老鼠群,咬破米袋,到處拉屎;祇知破壞,不事建設;提不出合理可行的國是建言,衹會以政治鬥爭來扯後腿,浪費國家社會資源。

非常希望有其他的有識人士們合組一個有水準的反對黨,取代三十多年後還在包尿布的民進黨。 徹底把民進黨邊緣化, 讓他們再也無法在政治舞台上興風作浪。

沒有民進黨的台灣絕對會更好。


成語言簡意賅,是千陲百鍊的人生精義。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