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馬政府“咽喉病”的診斷和治療
2008/11/15 10:46:32瀏覽3425|回應5|推薦5

       馬政府上任馬上就要屆滿6個月了,在執政上盡管沒有大的建樹,但一直是向好的方面發展,其努力的方向和采取的措施也沒有大的錯失,這些執政如果假以時日,相信能夠修補和累積馬政府的正面形象。與其執政不相配的是,馬政府的溝通和對外宣傳則是在漸漸磨滅和蠶食馬政府特別是馬英九的原有的正面形象,如該宣導的沒有宣導或宣導不足、宣導滯後,或者該批駁和應對的,要麼姍姍來遲,要麼軟綿乏力,自己有理的卻給人理虧的感覺;應該公開宣導的,卻要遮遮掩掩,讓人徒增疑竇;應該各個部門,黨團合作宣導的,卻表現得好像只有一個馬英九自己在做宣導。這種情況不加改善,勢必讓馬政府的執政效能大打折扣。馬政府的咽喉病病因何在?什麼才是治療這種病癥的良方?

       馬政府的“咽喉病”表現之一是,在新政府一上任,許多閣員接二連三說錯話。這固然和閣員內多為學者,個性率真,進入官員角色比較慢有關,但也和不重視宣傳和溝通不無關系。和沒有能夠換位思考或者同理心的角度來講話,更凸顯了馬政府在非常媒體生態下,缺少固定而暢通有效的新聞發布溝通制度有關。學者型的講話,只知道得精確、專業,忽視了模糊有時候比具體更精確,感情溝通比數字溝通更重要,信心比實時的進度更能夠鼓舞人。

另一忽視宣傳的現象是,通訊社和公股媒體新政府上任好久,沒有大幅更換班底,即使是任期制不方便撤換,卻可以由新聞局補充新人提供為政府政策宣傳的通稿。

其次,宣導缺少主題,往往要麽詞不達意,要麽不合適的時候講了敏感的但無助於現狀的話,如馬英九會見墨西哥媒體時的專訪,不但無助於兩岸關系,因為沒有和國內媒體同步系統論述徒增困擾。政府缺少對重大問題統一的、有分量的講話。很多對外界的溝通,多采取專訪形勢,這樣作為政府高層,不夠系統和鄭重,很多回應甚至都沒有講稿和提綱,隨意性是失言的主要問題。

再次,對突發問題缺少第一時間的及時回應,導致民眾的困惑和在野黨的操弄空間。如大陸對毒奶的道歉,應該大張旗鼓地宣傳,是政府對大陸施壓和談判的結果,而非民進黨的遊行、民進黨莫貪天之功。宣導的時機十分重要,有的需要在有征兆之前,如陳雲林來臺之前,民進黨組織的涉嫌違法圍攻、煽動等,有的需要在現場中溝通,如很多民生問題,有的需要善言於後,如,王定宇說司法起訴為政治迫害等。

最後,宣導需要層次分明、各個部門需要協同合作、宣導的方式需要智慧和樣式多樣才能夠有效送達。層次,就是那些事情該各個具體部門或部會自己說明,那些需要首腦級出面說明,如,王定宇案件本身,檢察機構自己就可以說明,但王定宇一再炒作、把司法案件政治化,就需要司法部門的宣導機構和執政黨的宣導機構或人員,有相應的宣導。宣導的渠道和形式,是讓民眾能夠聽到、看到、有效的技術性問題。協作,就是在資信、人才、稿件、形式和聯合造勢上,要有專屬分工,又要共享和協同。比如,民進黨的宣導工作,哪些需要國民黨接招,哪些需要政府或具體部門接招,要有一個統合分配。現在給人的印象是,馬英九自己忙得不行,好像宣導工作只有他一個人在做。

改善上述問題,需要從組織建構上、人才遴選的源頭著手。各個部會,要確定新聞發言人制度,對敏感問題,統一由發言人對外發言,或定期讓發言人與媒體直接溝通。各個部會的首長,面對十分敬業的媒體要學會官方語言和外交辭令。

如果確定一定不更換史亞平和王郁琦的話(這兩個不認為是最合適的人選),則一定要加強幕僚長的人才統合和遴選工作。比如,初選出幾個文選比較好的做總統府的“文膽”候選,一個是讓他們自行決定和提供什麽時候該馬英九講話、講哪些話,並寫出講稿,緊急的,要列出講話提綱,以供參考;另一途徑是,由幕僚長馬英九對他們提出同題作文。這樣下來不要多久,就可以遴選出最好的文膽,並可儲備文選方面的人才。總統府和各個部會發言人在遴選過程中,不應該像王郁琦對發言人理解的那樣:忠實理解和執行首長的意思。這種理解,其實只是做好了發言人的一半,另一半更重要的是,要組合人才,在充分理解首長意圖的基礎上,要彌補首長的不足,創造性的擴展領導人的思想,主動彌補領導人的缺陷。

發言人要有主動性、創造性;為首長的撰稿人,在任何時候都應該準備階段性的講話稿或談話提綱,只允許備而不用,但不應該沒有。新聞發言人和宣導人員,各個部會要縱向和橫向都要溝通,新聞局更應該對之進行培訓和加強和各個媒體之間的溝通,而不是經常走秀把自己弄成一個新聞。總統府的人才不應是由少到多的過程,而應該是以不給職的方法,由多到少的遴選過程,更別怕花錢。只要不貪污、只要別超過前朝的預算,在人才上花錢是最值得的部分。馬英九一定不要為了節省或者認為別人都不如自己,而搶盡所有的鏡頭或者弄得發言人無言可發、無言敢發。

    日前馬英九已經深切領悟到溝通的缺失,大大增加了宣傳的力度、並惕勵閣員,說錯話要負責,看來已經知道自己的病在“咽喉”,這是一個好的開端。但只找到病因是不夠的,還要有良方和對症的良藥。政治就是“三分做,七分說”,如果這個方面能夠真正加強,馬政府的滿意度定會迅速提升。

相關文章:

代馬政府答蔡英文書

模擬陳某某訪台講話提綱

阿扁自白:俺渾身上下都是寶!

馬政府若能善用特赦,必能收穫利多

馬政府急軍購,凸顯缺少政治智慧

馬英九首任內閣的“趟雷”任務

陳雲林10月該不該如期來臺?

馬英九,弱點未因當選而改變

馬英九政府病在何處(人事篇)?

迅速提升陸客赴臺旅遊品質和人數的方案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xinluzhiyin&aid=2383023

 回應文章

青青的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滿分
2009/12/16 12:25

100分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新戒嚴時期》作者的邏輯像民進黨一樣混亂
2008/11/16 07:11

《新戒嚴時期》作者的邏輯像民進黨一樣混亂,認知水平像南部的一些民眾那樣無知。現在的檢察官、法官都是陳水扁時代任命的,即使有問題,也不是從現在才開始的。像民進黨一樣抓住一點不及其餘。唱片行退一萬步講,即使執法過當,但也是個案,馬政府已經對此第一時間道歉了,但作者或者是什麼草莓為什麼不要求聲稱要負全責的蔡英文和民進黨道歉?因涉嫌貪污的總統也應該給予禮遇嗎?那條法律說,總統犯法也要有特別規格的禮遇?邱義仁呢?葉盛茂呢?他們不也都是高官嗎?是不是也應該給他么禮遇?總統涉嫌犯法應該拿出更高的格調,如果是有罪的,就要勇敢面對司法,懷有忐忑懺悔之心反省自己,向人民謝罪;如果認為自己無罪,則通過司法程序還自己清白,而不是像陳水扁這樣,撒潑、無賴,連無賴法警打他的賤招都用,讓人怎么尊重他?每年拿著納稅人的錢,卻爲了自己的貪腐案件不惜鼓動、煽動暴民造反,爲了一己之私不惜犧牲整體人民利益,讓人民怎么尊重他?以後每個貪污犯都去絕食、都開新聞發布會,把自己的貪污或者強奸犯罪都搗鼓成政治事件,甚至是說自己是台灣人、愛台灣就可以免罪?律師是幫助代理人脫罪的,而不是幫助傳話、串供,更不是幫助進行政治炒作的。



X-ra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去重修啦!
2008/11/16 06:57

馬政府內的高層好像都沒有讀過政治學或是管理學?

政治的原理,結構和治理都弄不清,像是在幼稚園階段;

難道果真是百無一用是書生嗎?應該回去重修啦!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新戒嚴時期
2008/11/16 05:00

「馬統」政府的「黨國」復辟之後,台灣駸駸然進入「新戒嚴時期」;基本上形同是沒有「戒嚴法」的「戒嚴狀態」。

先回答外界批判「野草莓學運」的質問。「野草莓學運」最明確的訴求就是修改〈集遊法〉。那麼要問的是,為什麼民進黨執政時,青年學生沒有站出來,現在卻挺身而出?問題恰恰在此。「馬統」政府藉〈集遊法〉擴張警察權力到暴虐地步,北投分局長李漢卿藉口「上揚」唱片行聲音太大,就能夠侵門踏戶的「關閉」大門;〈集遊法〉在「馬統」拿捏下,人民已無任何逃避空間;「野草莓學運」抗議「行政濫權」,確實一語中的。

「行政濫權」豈只警察而已,「葉盛茂案」法官自兼檢察官「訓人」,不是孤例,隨手撿拾,令人驚怖。

■為了壓制傾綠電台發聲,NCC大動干戈,警方兵出多路,拔除存在多年的台中「海洋之聲」,藉口是「地下電台」;然而合法的高雄「快樂之聲」,因為挺扁反中,遭到施壓,威脅「停播」處分,甚至連情治單位都出面「關切」。「馬統」公然打壓言論自由到無法無天地步,當然是行政濫權、警察濫權。

■股市名嘴朱成志只因為一句「笨總統」,金管會下令「噤聲」三十天,抓到的只是「筆誤」的小辮子;過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今天成為「下馬威」!

■前總統陳水扁律師鄭文龍替扁發表「十點聲明」,法務部竟而出言威嚇,要「追究」有否違反律師倫理規範。這不只「寒蟬」律師,也「寒蟬」言論。

■「押人取供」如同「警總」時代「屈打成招」。雲林縣長蘇治芬未遭傳訊而遭收押,更且先不當羈押葉安耕夫婦達兩個月之久,目的在「不正當取供」,以此做為起訴理由;至於「本案羈押」、「他案取供」,無所不用其極。法院最後在蘇縣長絕食壓力下,「無保開釋」;司法程序橫遭踐踏。

■最後看一看「手銬」前總統的「馬統」大戲。把陳水扁打成「貪腐」是「倒扁」、「反台」的必要,捨「無罪推論」,羈押陳前總統已然「超過」,戴上「手銬」更是「超過」,用意不過是藉羞辱扁來羞辱台灣人民而已。檢察官權力極大化,人人自危。

畢殿龍(xinluzhiyin) 於 2008-11-16 08:35 回覆:

先回答第一個問題:野草莓的集游法

       自由廣場靜坐的學生,提出一系列不可能實現的訴求,本來就是要讓靜坐拉長、影響造大,更政府更多難看。一開始一般的、對政治并不敏感的群眾,更愿意善良地相信這些學生是爲了民主的熱忱,而自發聚集抗議。但隨著時日發展,狐貍尾巴就露出來了。這些學生根本就是反對黨最廉價的政治工具。其一,他們抓住一點不及其餘,唱片行的執法即使過當,但政府在第一時間做了檢討和道歉,但這些學生,對這些視而不見,并默認該個案可以讓後面遊行暴力合理化的,對聲稱要對遊行負全責的蔡英文不置一詞,對大家要他們要求蔡英文也道歉的呼聲也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其二,要求修改《集游法》政府早就有這個規劃,並且也肯定了學生對修改集游法的推動的肯定,并邀請這些學生的代表在公聽會參與意見。靜坐好像應該結束,但這些學生卻說,沒有按照他們的要求修改,還要靜坐。修改法律不是僅僅聽學生或者是製造業者或者是黨派的意見,而是要聽取各個方面的意見。否則,即使學生都滿意,其他行業不滿意,他們也靜坐甚至暴動怎么辦?你這些各地雲遊來的學生,馮什麼說,你就代表了所有的學生?誰授權給你們代表?你們的要求馮什麼就一定要滿足?你們用非法的活動來要求修法的東西不是一個很大諷刺?其三,幕後指使的台獨和民進黨的痕跡越來越明顯。這些學生打著學生的名義,已經淪為個別政黨的打手,不覺得玷污了學運的高尚和純潔?在活動中裝扮清純和超越,卻選擇性地認知,不感到比赤裸裸地跳出來為特定政黨服務更無恥?

  如果是真的要修改《集游法》《集游法》修改的利弊原則和方法看看這個藍本可以涵蓋所有的需要,那些想為所欲為利用遊行搞垮政府、實施暴力的行為全社會都應該譴責,當然不在保護之列。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馬總統別越做越小,成了政府發言人
2008/11/15 11:51
馬英九的幕僚應該研究什麽活動是應該馬英九參加的,審美化是應該講的,講后會有什麼效果,話應該什麼時候講等。比如呼籲絕食的三個人進食,就無需講的啊。當然這些不是馬英九的錯,有些是幕僚沒有安排好,有些是如果媒體不是這么敬業,他的講話不是每次都能夠傳播出去,也不會形成目前的給人感覺像總統府發言人一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