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李遠哲:力挺謝長廷,再造一個陳水扁?
2008/10/11 09:50:38瀏覽8040|回應0|推薦7
     曾經力挺陳水扁為總統,卻因為陳水扁的品格拙劣而大傷腦筋的臺灣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日前卻出人意料地表態挺謝長廷當選。

  李遠哲之所以為大家所知不是因為他是一個政治人物,而是因為他在化學動力學、動態學、鐳射化學等物理化學領域均有卓越成就,並因此曾獲得美國化學學會的哈裏遜豪獎、彼得.德拜物理化學獎,美國能源部的勞倫斯獎、美國總統府的國家科學獎章、英國皇家化學學會法拉第獎和一九八六年諾貝爾化學獎等等。

一個本該被在科學界頻頻提起的人物,卻頻繁地出現在政治舞臺的風口浪尖裏,這不是因為李遠哲在政治上有高瞻遠矚的見解,只是因為他以自己在科學界的威望為一個無良政客陳水扁在總統大選時做了背書,並在後來的日子裏為自己舉薦的領導人的無良、無行給臺灣造成的混亂反復懊喪和懺悔。李遠哲的成就也許可以拿到化學諾貝爾獎,但卻拿不到諾貝爾和平獎,就像他可以是一個出色的科學家卻未必是一個成熟的政治家一樣。當一個科學家過分挨近政治的染缸,弄得自己科學上不再純粹,政治也十分蹩腳,被人利用了還以研究科學的執著詮釋著自己政治的無知,讓人既不能把他作為一個科學家來尊重,也不忍心將其作為政治小醜來嘲弄。

  這次臺灣立委選舉結束後,盡管他也分析到,民意乖離,是這次立委選舉民進黨遭遇重大挫敗的主因,同時對陳水扁做了不少批評。在這種認知下,李遠哲則對謝長廷寄予厚望,他極力想說明的是,陳水扁的錯,不是民進黨的錯,民進黨的錯,不是謝長廷的錯,所以陳水扁的錯,和謝長廷無關,而且國民黨立委大勝,卻不應該讓屬於民進黨的謝長廷大敗。

  李遠哲政治上真的很天真,好像謝長廷作為一個政治人物突然之間是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一樣,和他從來沒有離開過過的民進黨沒有任何關系。民進黨執政這些年的亂相,謝長廷作為民進黨主要骨幹之一也不需要負任何責任。2006年6月25日,李遠哲發表公開聲明批評民進黨“政績有限,弊案不少”,並期待陳水扁“止謗莫如自修”。如果說民進黨是好的,爛的是陳水扁一人。那麽,其實民眾在罷免陳水扁時已經給了民進黨一個和陳水扁最好切割機會。這個機會讓他們很容易就表現出自己是個負責的政黨,不是為了自己的小團體利益而置臺灣人民利益於不顧的政治投機集團。那時,民進黨的以及現在認為很有調和能力的謝長廷們的表現如何呢?立委選舉今日之果,豈不知就是罷免案民進黨不進場投票之因。李遠哲發表讓陳水扁下臺的意見,被民進黨罵得狗血淋頭,頭上的“狗血”尚存,李遠哲批評民進黨不知反省,以及自己說的“當初在政黨輪替時,曾極力支持陳水扁,事到如今,自己也要檢討”話,言猶在耳,難道就因為敗選,這個已經被民眾唾棄的政黨馬上就脫胎換骨了嗎?李遠哲和民進黨恐怕都沒有“檢討”或“自修”過。因為李遠哲還再熱衷於舉薦總統人選;而民進黨黨員這些天,要麽在挑好日子跳海,要麽在繼續摸黑別人:兒子在街上和老人沖突,被人打卻是馬英九的錯。要麽就咬牙切齒地痛恨沒有選他們的選民,要麽垂頭喪氣地抹鼻涕掉眼淚,哀兵必勝地準備接下來大選的“奧步”,讓人沒有感受到他們有任何深刻的反思舉動和意思。

  當初陳水扁競選時,李遠哲也是信心滿滿地支持陳水扁,其結果就像巫師喚出的魔鬼,被喚出後卻失去了對他控制的能力,自己剩下的只是懊悔,嘆息。感嘆自己不應該在選舉時幫忙把陳水扁這個“魔鬼”喚來,自己受人推崇的科學成就和令人尊重的人格,只是成了召喚魔鬼到來法壇上的犧牲,卻怎麽也不能夠成為讓其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靈符。

  李遠哲一直堅信:民主最有趣的地方,就是政黨做不好就會被民眾唾棄。立委選舉已經對民進黨做得好不好,做了最好的回答,這是民主的勝利。如果李遠哲政治上成熟的話,一之為甚豈可再乎?前面推舉的陳水扁給臺灣人民帶來的災難還沒有結束,現在就開始為另一個和陳水扁同屬一個政黨的謝長廷的大選背書。即使沒有前面的教訓,作為一個舉足輕重的、受人尊重的公眾人物,這樣公開發表意見也不是很恰當的。李遠哲無論多大的名頭,最多只能代表一個人。如果自己認為民進黨害得臺灣還不夠,覺得民進黨已經進行了足夠的反思,將來對謝長廷當選“總統”後會很好地配合他,他可以在大選時投出你神聖的一票,但在局勢紛擾和敏感的時期,這麽公開發表言論,對參選人都是不公平的,也是有違民主選舉原則。

  不是說科學家不可以搞政治,如果李遠哲實在覺得搞政治比自己研究科學更有趣、更能夠發揮自己的才能、對臺灣或世界更有意義,他可以放棄或少一點科學研究(但這實在有點可惜),去多花一些時間仔細研究研究歷史和政治,特別是研究如何通過人的外表認識一個人的內在品質,研究政客和政治家的區別,研究政黨和領袖之間的關系等等。

  李遠哲是希望兩岸和平的、存心仁厚的一個長者,但如果謝長廷加入的不是以臺獨為基本教義的民進黨,尤其不是這麽爛的一個政黨,謝長廷也許還可以少些牽絆,最大程度地發揮自己的能力,展現自己對臺灣有益的人格,沒有民進黨的支持,謝長廷有實現這些的可能嗎?要獲得民進黨的支持,就不得不和民進黨捆綁,是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人常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如果謝長廷人格夠高尚,早就應該離開他現在借重的“群”,早就應該發出不同的聲音。李遠哲舉薦謝長廷的理由,有沒有認同謝長廷人格高尚、偉大的因素,新聞中沒有看到,只從他推崇的謝長廷的調和能力看,這實在是靠不住得很。因為民進黨執政八年來,他對民進黨或陳水扁或在野黨發揮了什麼樣的調和能力?一個連自己黨內的同誌都調和不來的人,你能奢望他調和整個政府?況且,還沒有當選什麼總統,已經弄得民進黨內支離破碎、裂痕累累如果他上臺,臺灣將面臨另一形式的惡鬥和扯皮。這恐怕連過路的人都能夠預見得到。

  無論從哪個角度,李遠哲和一些天真的善良的臺灣民眾已經給過民進黨多次機會,現在人民終於用民主的權利表達了自己的意見。為什麼不能充分相信國民黨一次?總統和立法院都為國民黨掌控,給國民黨一個盡情發揮的機會,讓國民黨更少些牽絆,把經濟民生搞上去?如果國民黨做得太爛,李遠哲不是堅信“民主最有趣的地方,就是政黨做不好就會被民眾唾棄”嗎?國民黨做得不好,仍然可以把他們趕下臺。你都給民進黨八年的機會了,為什麽就不能給國民黨一個四年的機會?何況以民進黨兇勇善鬥的個性和傳統,和沒有事沒事還能編造點出來點事,摸黑、抹紅、武打、謾罵的手段,一個人往往可以發出數百人的聲音造勢能力,即使“總統”是國民黨來做,也將在民進黨的全程監督之下,以國民黨以及馬英九的傳統和個性,肯定會做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屆時對臺灣的發展未必不是好事。

  總之,感覺李遠哲還是做個科學家更能夠讓人尊敬些。如果作為一個公民發表自己的政治見解,你可以對未來的“總統”人選的人格品質和執政方向提出自己的想望,不必推出具體的人(投票時具體投誰卻是自己的自由)。就像政府對待你經常使用的試劑和設備一樣。政府可以對這些試劑、設備的性能、規格、質量等提出具體的要求,但卻不可以指定各個實驗室都使用那個工廠生產的那個牌子。如果那樣做就有違背公平市場原則一樣。假如謝長廷因為你的誤導而當選,萬一成為第二個陳水扁怎麼辦?你如何向臺灣人民交代?“請神容易送神難”,勸不聽勸,趕不下臺,屆時難道學王世堅去跳海嗎?讓臺灣人民在紛亂下再等另外一個四年嗎?千言不如一默,千萬別再給兩岸制造第二個陳水扁。

  在發稿前,作者突然看到最新消息,說李遠哲時隔一天,突然來了個大轉彎,否認自己明確挺謝,這就更加印證了他政治上的莽撞。但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建議李遠哲有時間參詳社會學中的一個《酒與汙水》定律。該定律是說,把一匙酒倒進一桶汙水,得到的是一桶汙水;如果把一匙汙水倒進一桶酒,得到的還是一桶汙水。民進黨裏何止幾匙“汙水”?且不說謝長廷的人格能力如何,即使有民進黨內有比謝長廷內更好的人選,但這幾匙“酒”,倒在民進黨這以大桶汙水裏,又能如何呢?民進黨要翻身必須從深刻反思開始,否則就沒有適宜產生和溫潤“總統”的土壤。

 畢殿龍

《聯合早報網》2008年1月23日

相關文章:愛護他,所以批評他

                    陳水扁扮無辜,羞辱世人扭曲人性

( 時事評論人物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xinluzhiyin&aid=2289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