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08年總統候選人模擬電視辯論(申論)
2008/10/10 20:30:18瀏覽1365|回應1|推薦1

      本文爲了好玩最初模擬製作發表于2008年2月16日,現在作為備份搬家於此。

     2008年 2月24日  ,某電視臺主持人***說明:第一階段申論依照事先抽簽的結果,由候選人甲先生先申論,接著是候選人乙先生申論,每一個人八分鐘,結束前一分鐘按鈴一短聲,結束前三十秒按鈴兩個短聲,時間到按鈴一長聲,超出五秒鐘要消音。請謝長廷先生先開始。
  
   申論
  
  
總統候選人甲:主持人、各位提問人、可敬的候選人乙先生、各位嘉賓、親愛的國人同胞,大家午安,大家恭喜,大家好。今天是歷史性的一天,也是我們臺灣民主歷史的第二次,更是華人社會的第二次接受嚴峻的考驗。其實四年前,大家已經經受過一次考驗,大家做出了保臺灣、愛臺灣的最佳選擇。選擇了本土政黨候選人陳水扁執政,讓臺灣避免了被出賣的危險。關於親手把選票送給陳水扁的臺灣廣大人民,大家對他和他周圍的親人和幕僚弊案纏身,以及對他本人執政中的政績也有諸多不滿意的地方,我能夠理解並表示遺憾。但是,陳水扁作為“臺灣之子”,並非他自己加之的封號,是所有愛臺灣的人公投贊許,通過他以及他的努力,去中國化、去蔣化成效顯著,臺灣的主體性不斷彰顯,我在行政院做院長期間,深切體會到這種進步。兩者相比,陳水扁總統還是瑕不掩瑜的。盡管八年來,陳水扁總統,我這裏之所以要頻頻提起陳水扁總統,是早已預料到,會有人要我為民進黨的執政狀態負責。對全民選擇的陳水扁總統,在任內經濟上也並非一事無成,他所領導的政府的經濟貢獻也是有目共睹的,很多方案無法推行,完全是因為朝小野大、是在野的國民黨極力杯葛和阻撓的結果。致於讓人側目的陳水扁以及與之相關人士的弊案問題,“政治歸政治,司法歸司法”,這些是別人抹黑還是真實在案,相信司法會給民眾一個滿意的答案。另外,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從始至終我都反對貪腐和專權,無論是黨內、黨外我都有改進和抨擊建言,也相信今天大家是在檢驗我的操守,而非要我為並沒有定論的貪腐和無能頂杠。之前,我提出的“三不二沒有”,相信大家已經明白了我對待貪腐的信心。當然,也有大陸方面操控的政治集團,頻頻抹黑我,說我陷入這樣那樣的弊案,事實是,沒有一件得到過證實;甚至說我是“抓耙子”,你們會信嗎?沒有我以及愛臺灣的同仁的打拼,就沒有民進黨的今天,臺灣的民主也將會在黑暗中徘徊。現在臺灣危機四伏。任何一個有外來政權背景的人,振臂一呼,就能夠聚集幾十甚至上百萬人穿著對岸的代表色遊行。臺灣立委選舉後又形成了一黨獨大的局面,已經沒有人能夠對曾經專制、貪腐的政黨進行制衡。如果這些不能引起我們足夠的註意,明天這些人就會打開大門把對岸引進來。四年前、甚至八年前,愛臺灣的民眾是因為確保臺灣的獨立性“肚子扁扁,也選阿扁”,相信今天大家也會以同樣的理由選擇一個土生土長、為臺灣打拼半生的人。我以人格向在座各位表示,我不但是真正愛臺灣的人,我也是一個同樣知道怎樣把臺灣引上繁榮、昌盛的人,我在做市長時比其他人做臺北市長做得好,就是一個例證。在總統候選人只剩下兩派的時候,你交給愛臺灣、拼經濟的本土政權的人重新執政?還是讓一個持有外國綠卡、缺少誠信、時刻準備出賣臺灣的外來政權的人,去掌管大家的命運?盡管投票還沒有開始,相信大家已心有屬焉。“別怕臺灣發展停,愛臺灣就選某某(不是長停)。”(臺南話)。民進黨已經剩下最後一席,請再給我們一次機會,給你們自己一次機會,給我一次機會。謝謝。
  
  主持人:甲先生,你還有2分鐘加你的其他“奧步”,如果30秒內,不堅持使用剩下的時間,則視同放棄。
  
  候選人甲:謝謝主持,我最討厭口水戰、扒糞戰。我沒有要說的了。
  
  
  
   申論
  
  
候選人乙:主持人、各位提問人、候選人甲先生、各位鄉親父老兄弟姊妹們,大家午安,大家好。辯論不是我的長項,就像抹黑、塗紅不是我的長項一樣。今天我坐在這裏不是想通過辯論打敗哪個人,而是想接受大家的提問,並給大家一個莊重的承諾,那就是我如果當上總統後,做我所能夠做到的。四年前,甚至八年前,也有人給臺灣人民在大選前,開過許多支票。但是直到今天,很多人並不知道到哪裏去兌現這些支票。“人在做,天在看”。如果是愛臺灣的人,就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撕裂族群,讓人民懵懂中長期陷入危險的狀態;愛臺灣就不會化公為私,把國家的金庫化為自己和自己團體的錢包。一個負責人,一個政黨,如果不為自己執政時的貪腐、沈輪負責,在沒有任何反思和改進下,就無視人民的判斷,讓人民再給他一次機會。其實人民已經給了他很多次機會了。立委選舉,人民做了“紅衫軍”、立法院都沒有完成的選擇。我不是個神,我肯定有自身意識不到的缺點,但我是不是誠信,我盡管沒有把握做到在任何一個事情上都誠信,但我可以肯定告訴大家的是,我一直在努力做到誠信,從來沒有刻意欺騙或隱藏什麽。所以,我能夠欣慰的是,也許還達不到誠信的最高標準,但卻自信還是能比甲先生的誠信多一點點。兩蔣統治臺灣是歷史的遺留,出現“2、28”這樣的噩夢是給臺灣民主最刻骨銘心的教訓。也正是原因於此,國民黨隨歷史的潮流而動完成了自己民主的和本土化的轉型。威權時代對民主自由的扼殺,也讓我們時刻驚醒不要陷入另一種形式的威權,那就是,你只能有一種選擇,而且是一些政黨自己設定的選擇。否則,就把你抹黑、塗紅,說你是外來的,是不愛臺灣。愛臺灣不是一句空洞的口號。作為一個負責的政黨、一個負責的領導人,應該時刻研判怎樣才是對臺灣的今天、明天、後天最有利的,而不是為了選舉,把後天的空頭支票,在今天都拿來給民眾當飯吃。民進黨執政八年來,是經濟上,還是在臺灣獨立性上讓臺灣有所進步呢?我和大家看到的是浪費大量公帑和機要費之後,我們只不過換了幾塊牌匾、少了一些國際上的支持。我今天仍然宣布是在競選中華民國的總綂,而不是像有的人說是,選什麽臺灣國的總統,但又是憲法上的中華民國的總統。謝先生在推動臺灣正名化、和主體性上,是不是比陳水扁總統更執著、能力更強,是臺灣一夜之間突現的超級“臺灣之子”相信大家自有公論。在臺灣人民沒有決定之前,我將一如既往地堅持“不獨、不綂、不武”。這種觀點當然會被臉上貼有愛臺灣或臺灣之子的人抹黑塗紅,說是在向大陸暗送秋波。但我們認為,這種執政理念是最適合目前臺灣現狀的,能夠在保證臺灣主體性的情況下,在不喪失尊嚴和對等的狀態下,與對岸展開全方位的良性互動,對臺灣難道有害嗎?難道就是不愛臺灣嗎?有人說,我沒有甲先生聰明,我自認為比謝先生只是言吶於行。我的確佩服甲先生是怎麼不需要打麻藥就能夠和陳水扁和民進黨不好的方面切割得幹幹凈凈,至少給我的感覺是甲先生是以為,作為民進黨主要骨幹之一,民進黨及其領導人讓臺灣人民寒心的事情,和他沒有任何關系。也佩服在謝先生身邊人那麼多弊案,快要查到他的時候,就噶然而止,他是怎麼做到獨善其身的。致於謝先生說,其治理經濟的能力比我優越,我不清楚,為什麽大家不再給他個機會來治理臺北,讓他臺北市長選舉失敗後,大感英雄無用武之地,我也同時感嘆,以謝長廷這樣的經濟治理好手怎麽匆匆入住行政院不到一年就黯然而退?是他自己沒有院長的調和能力呢?還是陳水扁不相信他的能力呢?但要說陳水扁不相信謝先生的能力,可陳水扁為什麼又幫他競選總統呢?八年已經接近於政府領導人執政的極限,一個負責的政黨和領導人,完全應該,也有足夠的時間引領臺灣人民更有安全感和幸福感。(嘟嘟。鈴響)臺灣人民得到的是什麼呢?選總統不是選律師,更不是選辯論手,如果是這樣總統府的律師和電視主持人也許比我和謝先生更有資格當總統。說到不如做到,我的確承認在辯論上無法贏得甲先生,但我希望在做事上,能夠更勝甲先生一籌。在選舉之前,希望甲先生我們兩人能夠共同讀讀龍應臺女士《品格;今天這一課》。如果說謝先生因為龍應臺女士在我任臺北市長期間做過臺北市的文化局長,那就不妨讀讀曾任民進黨族群事務部副主任,國會助理的顧家銘 的文章《請用價值說服我》。謝謝大家。
  

  
  
 畢殿龍 提前整理 如有雷同,絕非間諜
  
  
  
  本文最初發表于2008年2月16日。十分抱歉,當時很多地方把本文一不小心當成已經發生的了。其實,文中怕大家誤會,寫明日期了。盡管這樣,這篇文章也是本人極力按照兩個人的思維,主要是候選人甲的思維(整個格式是參照2004年陳水扁與連戰的辯論),模擬而做的。千萬別當真啊。謝長廷的寫的短點,他還有2分鐘的時間,加他的“奧步”,候選人乙有點木訥,不一定會有幽默的語言出現,但超時是很可能的。越不善辯的人,越想多說點以便解釋清楚,其實越解釋,大家越糊塗。2004年連戰的辯論會上的發言,太實在,忽略了電視媒體宜生動、幽默,而不適合深刻。連戰先生,在第一次和第二次辯論會上,說了很多實質性的經濟民生問題,甚至都開列了第一、第二、第三等等,聽起來乏味。而陳水扁先生的發言,則用巧妙的語言技巧回避了很多實質性的問題,並善於借力打力,四兩撥千斤,他先塗紅、給別人扣上不愛臺灣的帽子,然後又理直氣壯地對別人質問他為什麽扣帽子,再次把帽子扣回去。


  當然,國民黨候選人的連戰們,啞巴吃黃連的是,他們必須為披著國民黨外衣,其實行的是民進黨之實的李登輝的執政狀況負責。他們不能否認,但又不甘心承認,李登輝執行的是真正的國民黨的政策。盡管,大家已經知道李登輝是國民黨最大的家鬼,給國民黨造成的傷害,將要持續很久。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xinluzhiyin&aid=2287906

 回應文章

畢殿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當時該文害的朋友批駁,把比較寫得認真轉來一篇
2008/10/10 20:46

     謝長廷的“申論”:究競是“愛”臺灣?還是“害”臺灣?  江治國 

    讀了網上謝長廷競選“總統”的“申論”,我對謝深表同情,通篇申論缺乏他應有的才智,他的思想好象被陳水扁的“臺獨”大綱給束縛著;其實平心而論我也相信謝是愛臺灣的,但他自已感覺不到他那愛的方式有問題,那不是愛臺灣那是害臺灣;過去陳水扁打臺獨這張牌,那是兩岸人民缺乏溝通,臺灣人民對大陸缺乏認知;現在跟陳水扁當年不一樣啦!那麽多臺商到大陸經商投資,大陸同胞是鬼是人大家在一起介紹交流,用事實說話,以親身感受發言;那些騙人的鬼話,既不能騙人也不能嚇人。人民網強國社區(  謝口口聲聲說他愛臺灣,如他在申論中說:“ 相信今天大家也會以同樣的理由選擇一個土生土長、為臺灣打拼半生的人?我以人格向在座各位表示,我不但是真正愛臺灣的人,我也是一個同樣知道怎樣把臺灣引上繁榮、昌盛的人,……。‘別怕臺灣發展停,愛臺灣就請謝長廷。’(臺南話)。”
  中國人誰不愛臺灣?關鍵是怎樣愛,你是在競選臺灣領導人;因此這愛呵,應愛在根本上;老百姓最根本的利益是什麽?是和平,是在和平的前提下發展經濟,不斷地滿足老百姓日益增長的物質需求。而老百姓最害怕的災難有二個;第一是天災,第二是人禍;春節前後大陸有二十多個省遭受的雪災,共損失一千多億人民幣,這就是天災。而最大的人禍是戰爭!大陸的老百姓不想打仗,臺灣的老百姓也不想打仗;因為打仗要死很多人,許多美麗的城市都將在炮火中化為灰燼,看看戰火中的伊拉克,那就是人禍。有些遊戲是不能玩的,比如“臺獨公投”,這種分裂祖國的事,是不能幹的,那會留下千古罵名的。大陸老百姓雖然怕打仗,但是為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這樣的仗老百姓不僅不怕打,而且將誓死捍衛;比如抗美援朝。

     要愛臺灣,就要解放思想,那種排外的本土思想不利於臺灣發展,那是一種落後而狹獈小邦思想。如你在申論中所說:  “沒有我謝長廷以及愛臺灣的同仁的打拼,就沒有民進黨的今天,臺灣的民主也將會在黑暗中徘徊。現在臺灣危機四伏。任何一個有外來政權背景的人,振臂一呼,就能夠聚集幾十甚至上百萬人穿著對岸的代表色遊。”
  外來人只要能代表臺灣人民的根本利益,那就要用呵。我們都是中國人,這裏我順便舉一個大家都熟習的歷史案例,戰國七雄,為什麽秦國能一統天下?就是因為秦國會利用外來人的智慧; 秦國強大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秦人善於學習吸收中原的先進文化;大量引進中原的人才精英。如秦穆公引進百裏奚,百裏奚原本虞國大夫,虞亡被晉所俘,後逃到楚國,穆公知他是一人才,用五張公羊皮,把他從楚國贖來,拜為大夫。後穆公用百裏奚之謀使秦國強大而列為春秋五霸之一。穆公之後,秦孝公引進衛國之商鞅,秦國經商鞅變法而變得空前強大。孝公之後,秦惠王引進魏國之張儀,張儀以連橫之謀散蘇秦合縱之約,又壞齊楚聯盟,奪楚漢中之地,從此天下諸候莫能敵秦。而後秦昭王引進魏人範睢;而後始皇引進楚人李斯,秦得天下斯貴為相。由此可見,從秦穆公至始皇,秦由弱變強,由小變大,終得天下。而為秦謀天下者,皆中原之精英也。如百裏奚、商鞅、張儀、範睢、李斯等輩,皆中原之士,他們把中原的先進文化引入秦國,提升了秦文化的水準,使秦文化很快融入到中原文化。
  由此可見,謝長廷若想當“總統”;第一,要為臺灣人民爭取和平避免戰爭,這是根本利益;第二摒棄小邦意識,不要排斥外省人;第三反思一下愛與害的現象與本質;如能做到這三點,我看你還是很有希望的。


本部落格文章沒有注明轉帖者,均為原創,轉載本人原創文章時需要注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