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隨波逐流 Man in Wild
2016/10/16 23:57:03瀏覽685|回應3|推薦4
今天是第四次參加維港渡海泳。之前3次時間都是50分鐘左右。今早到達終點爬上浮橋看看手錶,時間竟然是10:40,第一反應是手錶可是壞了?下水時間是08:50,游了1小時50分!
的確最後之幾百米望着終點總是可望而不可即,但也沒可能比往年的時間多了120%吧?亦不覺得自己後勁不繼,反而最後幾百米被我超越的人數應該多過往年。今年參加人數3000名比去年多了幾百人,如果計名次當然不會奢望高過往年,在浮橋往後望卻頗肯定倒數計算應該會從倒數200內上升到倒數300-400名內。再者,大會規章說明一小時內未到終點者將不可繼續而需登上大會派出的船及被取消資格。上岸冲身後至取回寄存物品時與其他泳手交談原來大家都比往年游多一個鐘。
回想一下,下水初期一直沿著大會浮標至過了3號,亦望到4號浮標。跟著覺得浪比往年大,可能有一米高,蛙泳相當吃力,只好比訓練時更多用捷泳。跟著前面一大群泳手游,雖然發覺偏離了4號浮標,但往年已多次因偏離而被大會獨木舟趕回航道內,所以以為只是在泳手群的最右(西)方游到左方而已。不一會,果然被獨木舟截停並說已嚴重偏去了東面及路程多了200多米。停下來一望原來已差不多到了嘉亨灣對出的碼頭外面。雖然是偏離,感覺到達這裡的時間不算慢,而且仍是在大群泳手附近。200多米就多游6、7分鐘吧。


然後就是上文所說終點兩個紅色藍色大氣球總是可望而不可即!大家如果有看今屆奧運10公里海泳賽,就知道終點是一個左右以浮波圍起來的通道,長度與寬度差不多一樣成正方形。今早到這個結構前的幾十米就感到非常強的水流從終點裡迎面湧向泳手。游進終點的通道情況更惡劣,水流不只把泳手推後,更把泳手推往通道左(東南)面的浮波。過了通道仍是圍著浮波但比通道寬數倍,再約20多米就是連接岸上的浮橋。但水流跟通道裡一樣,從下圖看到泳手都只能緊貼左面浮波捱往浮橋。短短數十米水流卻把余的身體拋撞到左面浮波不下3次。有泳手更形容終點通道有如漩渦!

幾個泳手都說從鯉魚門游到西灣河碼頭用了半小時.西灣河游到終點一個多鐘。回到家拙荊告訴余有一個男泳手死了一個女泳手危殆(後註:星期二也過世),惋惜之餘推想可能訓練時沒有預料到游泳時間比正常超出一倍有多。晚上看新聞,香港奧運游泳代表歐鎧淳說的竟也跟余這個包尾的經歷一樣:“游到了嘉亨灣外面然後游來游去都唔到終點,水流強勁。”可恨的是大會負責人王敏超(兼香港前游泳冠軍)在悲劇發生後對傳媒說“風和日麗,水流跟往年差不多”。如果大會真的相信如他所說,應該早就派船撈起不能在一小時完成的泳手!下圖是余憑經歷的猜想圖。原本距離是1,500米,很大部分泳手實際游的不單只多了20%的距離,而是從B點到終點是正面頂逆強勁水流。大會似乎昨天對水流一無所知,因為往年水流是東向西流的。獨木舟應該儘早防止泳手偏向東南游,有可能避免兩宗悲劇。往年因水流所向,多數泳手是向西(右)偏離航道,所以大會印發之泳手須知說要游在浮標之左(東)方。這反映到主辦單位一來思想閉塞,老馮以為水流是永不變向,二來亦完全缺乏應變能力。今後希望賽會能在航道左右兩邊同樣設置浮標。


由余的同學從終點觀眾席拍的相片也見到泳手全是從嘉亨灣沿海岸向西北偏西游向終點,正確線路根本不應經過嘉亨灣而是從起點直接向西南偏西游。
今天有兩個賽後感。感到興奮的是從未試過近年亦沒想過有能力不停的游泳110分鐘。如果沒有水流,以余現在的泳速應該游到3500米。1973-76年高中時期很喜歡游泳,每星期平均游5000米,當年沒有泳鏡在游泳池氯水游2000米眼睛已張不開來,時間卻不需40分鐘。今天在海中隨波逐流,更深刻感受到對大自然應有的敬畏!

看官如有興趣請蒞臨2013年首度參加寫的一篇: http://classic-blog.udn.com/xingwanlilu/8912396
亦推介讀讀下面施永青先生的文章

( 興趣嗜好運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xingwanlilu&aid=78003037

 回應文章

E-sk
主辦單位竟沒有常識了解水流
2016/10/22 10:40
以前公司俯瞰維港,曾看過維港泊了美國航空武艦,船的停泊姿勢很明顯看到維港的水流,有時東向西流,應是維港漲潮,有時水流西向東流,即退潮,我同意你說大會主辦單位竟沒有常識了解水流而放錯浮標及獨木舟保護泳手,泳手在末段要逆流游水,也不提早要泳手退出(可能太多人),這是今次有死亡事故的主因。
大會衹要搞之前請教專業人員即天文台,自會了解當日水流而决定如何放置浮標、獨木舟,最後當然要比賽出發前通知泳手今天水流方向而應如何游,自會減低意外發生。
其實小弟於1980年代末也參加過銀洲島去淺水灣(現已沒有)及大埔沙瀾去大尾督(現還有)的渡海泳(約2.4公里),另外東南亞旅遊時浮潛,對海流也有少少認識。

泳手編號5671
給維港泳主辦單位的建議
2016/10/22 10:24
Dear William:
 以下是本人今天給維港泳主辦單位的建議,供你參考和分亨:
香港業餘游泳總會、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
本人在2016年10月16日首次參加「新世界維港泳」,并能順利完成賽事而感到非常高興。但賽後新聞報導得知,今年泳賽有一位男泳手遇溺死亡,另一女泳手遇溺危殆;是2011年復辦渡海泳以來首次有泳手遇溺死亡,使參賽者和全港市民都感到非掌難過!
 為了避免日後每年的維港泳賽事再有悲劇發生,相信香港業餘游泳總會、主辦單位、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參賽泳手們等都在尋找原因及改善不足之處。
 本人因為是第一次參加賽事,所以,無法親身比較往年與今年泳賽時的海浪、水流急慢的差別。但聽過去已參賽多年泳賽的朋友說,今年的水流的確比往年急,特別在游過維港後接近嘉亨灣後再往鰂魚涌公園賽事終點游時,非常吃力,水流方向流向鯉魚門方向,而且是逆流非常急;部分泳手這段時間所花的氣力和時間比游過海多一倍。而兩位出事泳手也是在這段逆流位置出事。
 賽后這幾天時間一直與朋友及一些資深的救生員討論有關問題。其中一位資深救生員提到,今年賽事水流特別急,是與農歷的日子有非常大的關係,因為月亮與地球之間的互相引力問題,海面水流在農歷初一和十五都會特別急,而且初一與十五的水流可能會是不同的反方向,游泳人士在這段時間到海里游泳必須特別注意安全。2016年10月16日維港泳賽事這一天剛好是農歷十六,所以水流特別急。往年賽事的日子可能是農曆其他時間,例如:農歷初六至初九或二十一至二十五時間,海面水流會平靜一些。
本人覺得這個說法非常有道理和有科學依據。建議泳賽主辦機構,在來年的賽事日期選舉上,可以同時參考選擇農歷的時間。如果選擇比賽時間上仍然難以選擇到水流較平靜的時段時間,也希望選擇順流而游的時段;這樣可以增加泳賽的安全性和減少泳手需逆流而游所花的體力以及時間。并于比賽前通報所有參賽泳手當天的水流流向和預計水流速度,再在泳手落水比賽等候時,再透過現場擴播,告知當天的水流的流向和流速情況,使每一位泳手都做好充分的心裡准備和計劃好游泳去終點的方向。
 以上建議相信對來年的泳賽的安全性有一定的幫助,所以,特別向貴會及主辦單位提出,希望貴會及主辦單位能採納或作參考。
新世界維港泳2016泳手編號5671

Benny
嘉亨灣 at which many swimmers were stuck
2016/10/21 13:46
Dear William,
I, same as you, participated at the gala swim on 16/10. Thank you for your sharing which shows the general comments and observations of swimmers and commentators.
It is a shame to note two swimmers were drown with over hundreds received medical treatment. My deepest condolences are hereby given to their relatives.
Taking this opportunity, I wish to identify the likely cause of the fatal disaster.
To me, the main cause is the "water current" (Cause) outside the Grand Promenade (嘉亨灣) at which many swimmers were stuck together and the water current was strong.
I did not know the Cause until after I was told-----at the end of the swim.
Why?  Why didn't the organizer forewarn swimmers prior to start?
Put it another way--Why didn't the organizer promptly inform swimmers the strong water current?
I expect that a responsible organizer will take out at least the following measures before and during the race:
1. Promptly inform swimmers the factual situations, including the strong water current before and during the swim; and
2. Promptly brief rescuers to take special caution to the water current and prepare for the worse.
Your feedbacks are welcome.
If you consider appopriate, you may circulate this message to the concerned persons and parties.
Benny
zhangWL(xingwanlilu) 於 2016-10-21 15:07 回覆:
Benny, much appreciate ur response. The organizer, in my opinion, was not being irresponsible, but was simply incompetent -- due to their total ignorance of the current. 王敏超 not only told the press on Sunday after the drowning tragedy “風和日麗,水流跟往年差不多”, he attended RTHK's 千禧年代 on 17 Oct am, and still talked about the "west-flowing current" remarking that was the rationale for putting the flotation signs as the western boundary of the swimming course. It meant HKASA had not yet realised a day after the event that this year's current actually was in the opposite direction to previous years. Not knowing even the direction of current-flow, how could they be expected to know the strength of the curr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