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學運今昔 On Class Boycott
2014/09/25 22:55:46瀏覽2026|回應17|推薦4

這幾天聽得膩了, 有社會地位的人面對傳媒的標準台詞: "年青人有理想, 有激情, 我尊重他們自行選擇參與罷課的決定"。與此同時, 媒體上有關的好文章也不少, 余推介看官可一讀劉迺強濼生
也有人大言不慚, 把現正發生的罷課與九十五年前的五四運動相提並論, 真是有辱先賢!觸發五四是巴黎和會之「一戰勝利國」於1919430日決定把戰敗國德國在山東的利益轉予日本。当时最著名的口號之一是“外爭國權(對抗列強侵權)
, 內除國賊(懲除媚日官員)”。與今天香港部分政棍的狹隘本土主義, 天差地遠。李漢奸與忽然民主阿婆動輒到美英乞求干預, 就是媚外國贼。
說近一點, 香港六七十年代的學運也是基於民族國家大義, 可敬可佩。最傑出之兩場: 爭取中文成為香港法定語文, 及保釣。後者是1971年美帝把釣魚台撥交日本引發的。由學聯牽頭兩三千人於七七盧溝橋日寇侵華紀念日在維園示威, 因壓制67暴動而被冠上皇家的香港警察派出勇猛的威利警司, 身先士卒, 揮舞警棍, 翌日報章說他“上打雪花蓋頂, 下打老樹盤根,如虎入羊群”, 把學生打得頭破血流, 只消個多小時就完全清場。1974年香港有兩件大事; 其一中文終於在開埠130多年後成為法定語文, 其二防止貪污部從警隊獨立出來成為廉政公署, 3年前立了大功的威利警司獲擢升, 且在當時大量聘請的中文主任幫助下改了個名字變成通情達理的韋達理助理執行處長(H Norman Whiteley)。今年七一差不多整整43年之後老對手又過招, 學聯搞佔中預演, 不再是皇家的香港警察在沒有英裔殖民地警司指揮下, 手足無措, 折騰了一整個晚上畏首畏尾, 翌日卻仍逃不過被指責招待不週, 沒準備夜宵與飲料。今天25/9/14媒體報導, 有一家叫基孝的中學也由學生搞罷課, 原因是學校在新學年訂立新校規遲到學生要罰企, 另外學生亦不接受在酷熱天氣下於露天操場舉行早會。試問早會氣溫能有多高, 是否烈日當空?“70前”的港人當年上學有沒有空調的禮堂?很多比香港熱的落後地區學生更要在放學後在高溫下遠程徒步回家。嬌生慣養的90後港孩與把他們寵壞的家長認為被拘留應該有Club Med般的待遇。
領導五四運動的都是一時俊彥、響噹噹的頂尖人物。其中傅斯年更是以北大預科全級首名入學, 且遑論其日後顯赫成就。今天罷課可有傳媒廣為報導的HKALEDSE狀元參與?香港也有與傅斯年學業成績相若的榮譽, 名為King Edward VII Scholar, 每年頒給大學入學成績最高者, 乃真正的狀元。有興趣者可到港大陸佑堂, 有數面大木盾列名歷屆得主。在學位氾濫的今天黃之峰連大學也進不了。搞勞什子公民提名給黃之峰洗了腦的鄭宇碩則是不折不扣的學棍, 兩次干犯plagiarism欺世盜名。一名也是大學教授的同窗告訴余, 如果是其他人兩次干犯plagiarism立刻就被大學炒魷了。現實是如果你在犯民陣營有些微角色而又在中大型機構任職, 就有了免死金牌, 哪個雇主敢負上“打壓民主”這條罪名?6月在辯論東北發展研究撥款時, 上百萬市民即時見證衝擊立法會大樓的一班刁民以用來分隔他們的鐵馬投擲破壞玻璃門, 今天提堂竟厚顏無恥說是被政治檢控。香港犯民所追求的就是以民主之名幹無法無天的事。
政改罷課與五四風馬牛不相及, 與文革的紅衛兵則如出一轍。前幾天城大學生要求校長表態, 獲得郭校長與葉副校長親身接見, 已是給足了面子。學生卻不明白不接受君子和而不同的道理, 批評校方不支持罷課, 與紅衛兵思維一致, 只差沒迫校長跪下在其頸上掛牌子。鼓動中學生罷課則是由起初的紅衛兵下及少不更事的紅小兵。五四學生領袖被捕後, 原已是同路人的北大校長蔡元培與一眾學界泰斗立即四出奔走營救, 民族大義下, 人同此心也。香港各大學校長無一挺身撐罷課也可從側面看到罷課之得失。由犯民編導演的香港政治生態不單弄到經濟增長放緩GDP被新加坡愈拋愈遠, 對大學發展也造成嚴重障礙。繼高錕校長之後最有機會成為下一個
港人諾貝爾獎得主的徐立之校長, 眾所周知是因李克強訪港大事件餘波覺得意興闌珊而不續任。香港原本對科研的投入已不算多, 在大學校長也要面對紅衛兵式責難的環境下, 怎能吸引星級學者來港或回港呢?
煽動學生罷課的公民黨頭頭與鄭宇碩, 彼等行為就像大陸的裸官~~妻兒財產都不在身邊。They don't put their money where their mouth is! 讓別人的孩子去做炮灰!
保釣實乃五四的延續
, “列強”到20世紀仍持有19世紀對待我國的心態與手法, 只在他們相互之間瓜分我國之利益, 1919年如是, 1971年亦如是
。去年悼鐵娘的拙作, 余說過: “保釣在香港仍是由陳毓祥烈士的已逾花甲同代人延續”。蔥匆40年香港滿懷愛國情操的學運領袖後繼無人, 可悲可嘆!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xingwanlilu&aid=17577414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Derek
The protests made me sick (part 2)
2014/09/29 19:01
He kind of backpedal and said he's talking about the very far future.  He said he would still prefer to invest in China next 20 years and not after that.  He thought China would disintegrate after that.  In addition, he said India is not true democracy.  I decided not to give me a rebuttal as there was no time left.  In any case, who knows what's going to happen after 20 years and I might be dead.  In the U.S., it might also disintegrate after 20 years.  In California, the Mexican/Latino population is closed to or already at majority.  Many people considered themselves as Latino even they are mixed (Mexican and Central American mixed with Whites).  I would not be surprised after 20 years, California might want be a separate Spanish speaking country or become part of Mexico (the U.S. conquered Mexico by force long time ago).  


As I indicated before, I don't like communism.  However, the point is democracy has its plus and minus.  Even the U.S. is not a true democracy as it's the electoral college that votes for the President.  The kids in HK got so brainwashed and many so-called democratic leader are so hypocritical.  


窗外有明天(5 Broken Cameras)很值一看
2014/09/29 11:35
濃縮地說, 我看不出罷課會很有效, 但我不反對罷課。 我認為此可樣學生們看到一個運動是怎麼一回事, 真實的運動跟本不會非黑即白, 參與者亦必是各有計算。 他計算什麼, 他不會說出來。 Law of the Jungle still applies !!
還有,”留得青山在“才可後會有期。如果有人說”寧為玉碎, 不作瓦全。” 我想到兩個可能。 1.此人乃煽動惡棍。 2.此人跟本沒想成就什麼, 只是出來發洩一番個人浪漫。Beware of Lucifer Effect !!
另外:此集窗外有明天(5 Broken Cameras)很值一看 http://bit.ly/1rs3s3R 。 試對照他們與我們, 有何同與不同。
學生們看到了, 學到了很多。不揣測背後的事情種種, 下了一道這樣的藥, 副作用必定很大, 毋須妄想。事態環境分秒在變, solution都在變都要變, 玩不動如山加非黑即白很笨。同樣地, 928其實落order的那些人應該都可以用時間變出很多戲法, 但卻選這條路, 他們有他們的計算, 我不管, 只請他們必須面對後果。

泠眼
不是利誘
2014/09/28 23:18

我看完你那篇文章  感覺很無奈  事實很多人都是善意的  人與人之間也是有感情的  他覺得罷課可以喚醒其他朋友  同學  或這個社會  那是他'思想'上的自由  如果要付諸行動  就不難要遇到尊重他人的自由的問題  他可從不上課  但要別人罷課  就侵犯了他人的上課權利  為什為人家付錢上物理303  要和你討論政改呢   如果有人罷課  要你討論皇馬和巴塞隆納  你又作何感想呢   你覺得皇馬沒意義  不過我覺得全球少有一千萬人和你的想法不同  自稱自發的事情很多 例如 stock car racing   comic book convention   american rifle association  3K黨  也有很多人覺得有意義  是否所有沒有意義的事都不做  去幹那 somehow someone getting us nowhere' whimsicalities.

自發不代表一切  善意更加不  如果他是物理學  你要他做醫生  公平嗎   大家都說民主  那一套才是真的  如果要討論  一千年也說不完  我國理學就出現過孔 孟的問題  政治是民生問題  不是數理邏輯  辨來幹麼  政制還是要人去實施  如果戴小狗 黃小貓上了台  市民就有幸福嗎  寧為玉碎  不作瓦全  是少數錦衣玉食  一帆風順的人的幻想  現實的是中國作為全球第二經濟(以全國 GDP)國家  很多人的夢想  只是三餐有碗白米飯 有蔬菜  有時有一點肉    罷課  飯盒  夜宵  和現實距離大遠了  我勸你朋友去讀經濟  可能對我們  以至全世界  多點認識  民主理想  是做不出米飯布匹的  本來就是你爭我奪的世界  民主理想  只不過是一層糖衣  去justify我們所做的事  最後我想問他  究竟用過電影中那種燒柴的爐煮過飯未  有沒有飯焦  他砍過柴未  砍過有沒有一百擔


飯民
誠心祈求,港人認清真相
2014/09/28 21:15
究竟是環境造就英雄,還是自視英雄製造環境呢?觀乎一開始,戴耀庭將自己夢想成馬丁路得金(也許塗黑臉也有幾分似);昨天新聞報導中的片段,黄之鋒站在台上就像賽馬節目中馬評員的舉作…這就是熱血愛港的嗎?路經政總,排滿了警車,救傷車,心情沉了下來,香港是一片福地,我們根本就沒本錢玩這套,可隣的是很多人盲從了,最終得益的是那既得利益的政棍,他們受薪就是要製造環境讓自己更多的本錢,更大的發言權,卻少了現實地關注民生所需,這幾年來就是這亂局,我們不斷退步沒半點進步,究竟什麼時候可停下來?誠心祈求,港人認清真相,不要再走冤路,我們真的受不了也沒本錢來這一套

zhangW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一個做義工時認識且對其十分欣賞的醫學生在FB給的回應,特此轉載於下
2014/09/28 21:05
或許會冒犯,或許我需要惡補歷史知識,又或許我的朋友不是香港考試制度下的狀元,我只想說我的朋友們沒有被任何人利誘,全是自發。他們懷著想讓香港變得更好的決心。而大學的罷課不罷學令很多人上了珍貴的一課,讓更多人認真討論,關心社會,這樣不好嗎?平心而論,誰想看到另一個人流血,什麼人都好都不要。我深知跟你的看法剛好對立,難以再一同探討此事,只是想提供另一個關於現今大學生的描述,望見諒。
zhangWL(xingwanlilu) 於 2014-09-29 10:24 回覆:
Elki,非常高興你看了拙作及發表了你的看法。上文提及的歷史很容易在Wiki或Google找到。完全相信大學生不是被利誘而罷課,正如余及差不多200個保安及多個不同行業的朋友一起去參加817大游行也全是自發的。前兩年的反國民教育,就是在過去20多年把80后洗了腦的人要繼續控制著未來香港人的思想而策動的。無疑,這些人在該役大獲全勝。所以今天才有這麽多年青人自發來跟香港的經濟民生過不去,且相信沒做錯。
余衷心感謝你作了回應,至少吸引了一部分你的友儕也看了拙文,希望能稍微減少年青一代的偏看。懇切期望能與你,Christie,Amy,Bobby,Lawrence....等等一起飯敘,理性討論。相信力行董事莊醫生及謝太也樂意參加。

冷眼
反恐行動
2014/09/26 23:44

你的想法 太理性了 這不是一個意識形態的問題 而是一個存心部署搗亂的政治斗爭 不論你怎樣忍讓 對方是不會承認現實 一定會死戰到底 不死不休 這是切底政治角力 不是理性探討 無論你怎樣有理 他的結論都是否定的 所也沒有妥協的餘地 做好玉石俱焚的予備吧 在恐怖要挾下 是不能屈服的 否則只會帶來更多麻煩 將精力都放在斗爭上 如切斷它的補给線 銀行出入賬都要監視 干擾他後勤系統 取得他的通訊資料 拘捕有關人士 停止學生會的濫權 鐵腕政策 不用留情 這是祖國反恐的預習 不能讓恐怖集團得逞

取得社團合作 雙管齊下 就十足勝券

有個種人 學生是一種職業 專門踢人入黑社會 有的叫姑爺仔 引誘學生黃 賭 毒 然後拍下証據 日後加以操控 我在母校也曾遇到這種 recruit 信不信由你

如果學校早已 infested with such recruits 香港有幾十萬學生 要弄個三幾千人 還不容易嗎

不過是一群”籮底橙” 到時六四也好 六七也好 也基本上解決了香港將來部份的問題


张阿水
说得好!
2014/09/26 15:10

雕虫岂能与大手笔比。 但不要 少看这一少群人(与700万比,他们是少数),埃及初始也是少数人发动,后来举国就像着魔一般,整个国家也倒下了。原因:毛主席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他们全都是厚黑同道,懂得蒙着“民主”这件外衣行恶。可惜在香港如麟兄正言者少,并顶不住“厚黑民主”传媒的抹黑攻击,所以只有党报能言,但信服力较低。

故此,香港危矣!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