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妙牌 • 換題 • 定位》/ 醺人
2020/10/03 10:14:01瀏覽1771|回應0|推薦2
《妙牌 • 換題 • 定位》/ 醺人
——「移步」變數系列之三——

(一)妙牌

在眾多詞牌之間,《一七令》是相當有趣的一支妙牌。
坊間多數牌譜處理詞牌,每一支除了開頭有簡短文字介紹之外(結尾偶而也有),例
常不再用文字,卻改用一個個空格的框框加符號,來表明這一闋詞的字數、結構與形式。
《一七令》也不例外。試看《欽定詞譜》一部為例,開頭引用計敏夫《唐詩記事》的
話:『白樂天分司東洛,朝賢悉會興化池亭送別,酒酣,各請一字至七字詩,以題為韻,
後遂沿為詞調。』再開列出該系統收錄的四體:一、白樂天(首行單字平聲);二、韋式
(單字仄聲);三、張南史(首行雙單字平聲);四、張南史(雙單字仄聲);然後就是
框框、符號,如此而已。醺老兒現在試用文字代替框框格子,說明《一七令》:
《一七令》全詞共七行;每行兩句,末字押韻。這支牌最有趣的地方有兩點:首先,
字數方面,第一行是一對單字的句子,第二行增加為一對雙字句子,第三行一對三字句,
第四行四字句••••這樣依次加到第七行一對七字句為止。可能因此而得名《一七令》。
因為一路加字的結構法,造成第二點有趣現象:這闋詞填成以後,無論用繁體字由上
而下的寫法,或者是簡體字由左而右,形式上都呈現一個三角形。後者如果精心好好去排
列整理,甚至可以疊出一個正金字塔形來。竊錄竹草女史的佳作為例:

《一七令》/ 竹草

詞,
愁遣,情依。
幽懷訴,夢魂馳。
徽墨落硯,雅思泛池。
詠唐風古調,吟宋韻新辭。
鶯燕管弦聲起,風花雪花相隨。
美景良辰何時寄,笙歌醇酒幾腸回。

看完這闋例作,細心的讀者,一定會提出問題:『你這老頭「文字說明」每行兩字,
第一行是「一對單字句」,為什麼例詞第一行只看到一個單字「詞」?』
竹草詞長應該是按照白樂天的單字平聲體填的。一般牌譜都只提供這一個格式,包括
流行一時的《白香詞譜》。原玉填來中規中矩,法度完全正確,是詞中佳品。
至於老兒的「文字說明」,當然另有根據,卻是說來話長。

(二)換題

必須指出,《欽定詞譜》開頭那段文字,和收錄四體的排行法,很容易誤導讀者,產
生一種《一七令》是由白樂天首創的錯覺。幸虧醺老兒對四體的作者做過考證工作,知道
白居易的生卒年份是公元772-846。「韋式」大概是指韋端己(韋莊),但不敢準確鎖定。
挖掘張南史,翻遍了參考書,只查出他是唐初文士;出生年份不詳,去世大概是616-619之
間;詞作除了《欽定》收錄的兩闋《一七令》,同牌還有五、六種,都是首行雙字的。
看上面的資料,張南史死後一百多年白樂天才哇哇墮地,照邏輯《一七令》應該先有
「首行雙字」體,並以此為正格,所以老兒文字說明「第一行是一對單字的句子」。
至於「首行單字」一體,很可能是白樂天高陞外放(分司東洛),騷人雅仕朋友在池
亭送別,大家喝醉了(酒酣),第一行漏掉一個字,個個跟進犯錯,但因為白居易老兒名
氣實在太大,而且人多勢眾(朝賢悉會),所以就訛以傳訛,自成一家了。
看《唐詩記事》「以題為韻」這一句,醺老兒自己也有一個問題:吾人填詞,除了牌
名,如果沒有另外起名,按慣例通常以頭句為題名(如柳屯田《雨霖鈴》「寒蟬悽切」;
東坡老兒《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那麼,竹草詞長這《一七令》應該以首行
「詞」字為題又為韻,老兒酬唱一向喜歡「返步」奉和,豈不是連人家的題都改了!?
後來一想,誰規定唱和一定要用同一個題目啦?難道就不可以換題嗎?請看拙和:

返步奉和
竹草女史《一七令》

回,
念動,心隨。
歸去賦,好歌辭。
品嘗佳釀,不越雷池。
憶茅台意往,思大麯神馳。
西鳳酒香撲撲,劍南春味依依。
洋牌粗辣招納悶,國貨甘醇釣詩詞!

因為「返步」,原玉的首末韻「詞」與「回」易位,題也跟著變了。就這樣,才女冩
她的「詞」,詩意盎然,儼如易安再世;醺老兒寫老兒的「回」,還提到四種國產佳釀,
酒香洋溢,不失飲者本色。題目是換了,大家照樣唱和,皆大歡喜,不亦悅乎!為了共同
乾杯,應該趕快開一樽「中國勁酒」(新牌國酒,上巿才十多年,鄭重推介!)。

(三)定位

如果一定要依照同一個題目移步唱和,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那麼一來,就要牽涉到
酬唱的「變數」和處理問題了。試看逸峰兄佳玉:

《一七令 • 詞》/ 逸峰

詞。
桂魄,蘭姿。
如夢令,驀山溪。
凌霄正氣,峭璧靈芝。
趁堯天舜日,迎宋代風雷。
漱玉溫馨婉約,稼軒豪放巋巍。
一剪梅香青玉案,千秋歲末阮郞歸。

無巧不成書,跟才女竹草一樣,逸峰兄這闋詞也以「詞」為題,都是單字,而且發表
時間相差不太久,就在前後之間。如果想「返步」又不改原題,處理方法,只須綁住首行
原題那一韻不動,讓它定了位,再把其餘六韻倒轉過來就行了。請看拙和:

題韻不動,返步奉和
逸峰兄《一七令 • 詞》

詞,
加酒,扶歸。
醺逸緻,賦高巍。
乾杯引玉,聚字成雷!
盞中求意境,牌格譜瓊芝。
須細品雙溝麯,再悠遊浣紗溪。
竹葉青山尋夢曲,女兒紅臉憶仙姿。

值得特別一提的是,逸峰兄寫這闋「詞」,靈妙運筆遣字,雙關用意而又不落痕跡,
在第三、第七兩行嵌出六支詞牌的名稱:《如夢令、驀山溪、一剪梅、青玉案、千秋歲、
阮郎歸》,詩豪碩儒風範,文采精芒逸縱。
玉來磚答,醺老兒也在第六、第七行暗藏詞牌、酒牌各三種:《浣紗溪、尋夢曲、憶
仙姿》、「雙溝麯、竹葉青、女兒紅」,以資傚顰,一派酒徒德性,原形畢露無遺!
字文遊戲,逸峰兄臻此境界,醺老兒當浮三大白。對不對?正是:

返步和詞雙變數
分途定位兩通關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y7308&aid=151186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