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全面•特點•平和》/ 醺人
2020/03/23 20:00:26瀏覽1825|回應0|推薦5

  《全面•特點•平和》/ 醺人

           ——研討詞牌常見字眼之五——

                  (一)全面

   這一陣子研討詞牌常見字眼,做了一連串的比較工作,證實牌目有「令」字的多數是短調;見「近」字,屬中調天下;「慢」字出頭,則壓倒性歸長調;各領各的風騷。

    本文輪到「引」字現身說法了。這個字跟開頭第一篇的「子」字一樣,在短、中、長三類詞牌之間平均分佈。換句話說,兩個都比較普遍化,也可以說全面性。

    這一系列先討論「子」字,有兩個原因。第一、在眾多常見字眼裡面,要數它的常見度最高了。比較一下看:「子」與「令」最常見;「慢」、「引」次之;「醉」、「近」又次之。為了避免「教條式酸味」之譏,今後除非絕對需要,不再開列出數目字。想知道究竟有多少支的看官,請自己弄一部詞譜來計算一下,還要記得譜與譜之間也常有出入。

    「曲」、「詞」••••這些字也一樣常見,為什麼偏偏看上一個「子」字呢?其中有個緣故,還須費一番功夫才講得清。常見歸常見,卻還要分輕重,舉個例說明:現在天下第一大新聞是「新型冠狀病毒」,簡稱「新冠」。假設有那位詞學大師譜出一支新牌子,取名《新冠曲》,那是理所當然,誰也不會覺得奇怪,因為唐、宋以來詩、詞、曲就本是一家,元代甚至乾脆就把詩詞叫《元曲》,對不對?但反過來說,如果取名《新冠子》,那個「子」字就難免令人馳思遐想了。還不單如此,放眼「子」字詞牌,除了《醉公子》、《朝天子》、《安公子》少數幾支,刪掉「子」字以後,變成《醉公》、《朝天》、《安公》,有點不倫不類之外,試看其他的:《漁歌、天仙、江城、更漏、南鄉、卜算••••》

有沒有「子」有什麼差別?還不是一樣意思嗎?!引伸觸類,自己不禁要暗問:『牌名用「曲」、「詞」來標明是曲調和詞牌,可以理解;但「子」呢?難道詞牌還分父子夫妻不成?為什麼硬是要把這個「子」字塞進去?』這才是優先探討它的第二個原因。

    經過仔細考據分析,「子」字牌除了平均分佈在短、中、長調三類,相當全面之外,再也找不出任何具有其他作用的跡象,只能下結論:唐、宋兩代的人取名,對「子」字似乎特別鍾愛,所以才會有吳道子,而詞牌不管需不需要,也放個「子」擺擺樣才高興!            

                 (二)特點

    全面性它是像「子」字牌了,但「引」字牌卻還具有一些其他的特點。

    「引」字牌裡面,常見同一支牌名,卻出現不同字數版本的現象。這一點酷似「令」字牌,但常見度則有過之而無不及,多到足夠進一步討論。

    討論之前,先回頭溫習《小令 • 短詞 • 殿後》一文,醺老兒提到:『學術硏究證明, 碰到這種情形(一支牌名多樣版本),通常先有短調,然後再產生長的版本••••』現在補充一點:長版產生過程,還分成偷懶和創新兩種方式。「子」字牌《何滿子》原調37字,後來不知哪一個天才,居然一成不變「再來一次」,湊出74字,分成上、下兩片,美其名為「雙調」!「令」字牌《如夢令》原調33字,也這樣「變」出66字的「雙調」來!《梁州令》由52字到104字••••這些都是偷懶式加長法的典型例子。

    「引」字牌不但有偷懶式,也有創新式,洋洋大觀。舉幾個例子:

    無名氏有很多闋《導引》的範詞,原調50字,分上、下兩片。他老兄興緻之所至,意猶未足,竟將上下片合為一片,依樣葫蘆再來個「下片」,倍翻出100字的「雙調」!他老兄好像迷上《導引》這支牌,文獻中這個牌子,不分單雙,悉數由他一手包辦。

    《梅花引》的情形完全相似:原調57字;雙調114字;不過主要作者卻換成賀鑄。無名氏還填過雙調插上一腳,真是物以類聚!老賀暱稱原調為「小梅花」,可見投入程度。

    再看另一支牌子《迷仙引》(牌名多麼「引」人入勝),有83字和122字兩個版本,都是柳耆卿的手筆,前者純粹屬中調格式,後者也十足長調範型,循規蹈矩,不見胡亂縫合重複加倍的破綻。出招想拉長詞牌,要像這樣,才不枉寫作人的本色和創意。難怪後世對歷代詞家的評價,賀方回始終不如柳屯田;至於無名氏這古板大師,連祖宗的尊姓和自己的雅號也不敢亮出來,就更不用提了。

    《東坡引》也有48字和59字的版本,有趣的是:一、蘇學士本身從未填過這支牌子。

二、迥異於李謫仙是杜工部兩首《夢李白》的主角,蘇學士非但不是《東坡引》的主角、配角、臨場••••,竟連一丁點兒的邊也沾不上,這才是怪事中的怪事。        

                    (三)平和 

  「押尾」時,「令」字導致原牌發生字數變化,可能增多,也可能減少。「引」字則夥同「慢」、「近」字,一律引起字數的添加。舉新作與逸峰兄和玉為例:

        《千秋歳 • 飲食詩酒》/ 醺人

   飲求對手。食務須宜酒。互交襯,同持久。

   茅台汾麯艾,羌蒜芫蔥韮。膏扒柳,加餐佐膳咸延壽。

   

讚李仙詩秀。樽盡毫飛就。逸凡俗,超虀臼。

    後生循例幹,結雅朋騷友。醺授受,唱和不倦頻繁奏!

·

        返步奉和《千秋歲 • 飲食詩酒》/ 逸峰

    精誠合奏。酬唱傾衷受。通靈性,知音友。

    達觀和韻美,完善循窠臼。篇章就,從容展現輝煌秀。

     拓胸期增壽。庭宴邀垂柳。帝王饌,家鄉韮。

     舉杯宣盛誼,絲竹諧聲久。葡萄酒,熱情敦敬真歌手。 

    這闋《千秋歲》本來71字,由「引」字來「押尾」,搖身一變成《千秋歲引》,增加到82字(欽定正格。參考書並未註明由誰「欽定」,姑且聽信之);幾天前拙作《千秋歲引 • 仲春感懷》是87字的「變格」,又承蒙逸峰兄、老頑童各惠賜「返步」、「上步」和玉,已經先後在《南瀛網頁》貼出、《大眾論壇》刊登過。限於篇幅,就不再浪費寶貴的喝酒時間,重抄一次了,省得抄的人吃力,看的也夠辛苦!

    特別提到《千秋歲》和《千秋歲引》,只想討論一件事:由71到82,甚至87,增加十多字而已。再看《臨江仙》58字、《臨江仙引》74字,多出的數目,依然在十來字左右,不像「慢」和「近」字,動輒帶來二十幾、三十多字的鼓脹,力道十足。

    最後另外比較一下:《婆羅門引》76字、《婆羅門令》86字;「引」又不如「令」。

    所以說:「引」字押尾,雖然具有酵母素作用,卻只屬於平和的一類。正是:

          打氣添詞皆特異

          增光引字最平和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y7308&aid=132179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