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快慢 • 遠近 • 罕常》/ 醺人
2020/03/17 11:38:55瀏覽1832|回應0|推薦5

《快慢•遠近•罕常》/ 醺人

     ——研討詞牌常見字眼之四——     

            (一)快慢

    上一篇《強調 • 平衡 • 慢詞》舉例說明並總結:一、牌名有「慢」字的詞牌,除了《少年遊慢》一支84字,已靠近長調範圍,其餘的毫無例外,都在長調底限90字以上;因此,「慢」字牌應該歸類長調。二、即存詞牌加「慢」字押尾(例如:即存牌子《定風波》加「慢」押尾成為《定風波慢》),毫無例外對原牌子發生加長作用。

    刊登後,收到朋友來訊,提出兩個問題:第一、詞牌名稱,所以含有「慢」字,是不是跟音樂有關係?這類問題的答案,通常要從歷代正史、稗史、文獻……裡面去找。比方說,《史記》記載戰國時代荊軻和秦舞陽在易水引吭高歌,只証明那時代音樂已經存在,而且可能跟武俠、刺客有關係,但絕對不是文藝,更不用說詩詞了。如此類推而已。

    回原題:唐代白樂天的《長恨歌》提到《霓裳羽衣曲》,只證朋音樂已經進入宮廷;《琵琶行》寫『名屬教坊第一部』,也只證明「教坊」的存在,沒有進一步仔細述說「教坊」的功用成員。要看野史明文記載柳耆卿、周美成、秦少遊……經常進出教坊當貴賓,他們每填完一支新詞,必有大把樂師爭著譜配曲,大把樂隊等著伴奏……我們才能坐實詩詞跟音樂的結合。不但宋詞如此,前人也已證明唐詩一樣可以唱出來,所以叫「吟詩」,至於音樂跟「慢」字被納入牌名是否有關係,醺老兒只能說可能性很大而已。

    朋友的第二個問題很有趣,他假設詞作可以唱出來,演唱時如果慢慢唱,時間會久一點,詞牌跟著拉長,字數增加,所以牌名才用「慢」字。他問老兒這假設是否站得住。

    他的假設,其實一共四點,串聯起來成一個問題。第一點詩詞可以唱出來,前面已經證明正確。第二點唱得慢,時間會久一些,屬於普通常識,當然全票通過。隨後兩點因果說法,醺老兒想也不用想就可以回答:『絕對站不住!』理由很簡單:《滿江紅》「怒髮衝冠」的唱法,老兒知道四種:1、街頭歌者用快板伴奏唱出來的最快;2、洋人作曲讓中國男高音唱的,稍為慢一點;3、國樂隊以二胡、琵琶為主樂器,演奏的又慢一些;4、民間最流行,最常聽見的那調子最慢……四者之間時間長短各有差異,字數則完全一樣。

    這道理顯而易見,至為分明。所以「慢」字的來歷,極可能跟音樂有關係(大有可能是術語),至於怎麼掛鉤,老兒不知準確的答案,只知道絕對不是吟唱的快慢。

             (二)遠近

    「近」字的情況,跟「慢」完全相似:它出現在詞牌名字中,極可能跟音樂有關係,但也絕對不是遠近。為什麼會有這種模棱兩可的說詞呢?

    須知醺老兒對音樂稍有涉獵,看到一些術語,能了解 clef 是譜號,別無他意;score 是五線譜,不是分數;sharp 是升半調,不是銳利、辛辣、尖酸……;flat 是降半音,不是扁、薄、膚淺、無趣、陳水扁、爆車胎……可惜這一類的認識只限於西洋樂理;對於我中華管絃,雖然會用兩三種樂器,卻都靠五線譜、簡譜,不然就乾脆憑耳朵作主,也就是台胞說的「無照步來」!現在猜想詞牌一些字眼,像「令、慢、近、引……」可能是國樂術語,想找前人記載資料給自己撐腰,匆忙中一時半刻又找不到,只有乾著急的份兒,奈何!

    妙方既然找不到,就只好採用笨方法,來慢慢分析解說了:

    詞牌中有「遠」字的一共有《思遠人》、《遠朝歸》、《望遠行》三支,一看就知道「遠」字僅僅在履行指示空間距離的任務,不具其他作用。再看有「近」的《好事近》,也不難理解這回標明的是時間距離,依然不離本義。可是,如果在人名後面,平白無故多出一個「近」,像《祝英台近》,就難免引人遐想:『這「近」是不是別有用意?』

    再進一步看其他三支詞牌:《郭朗兒近拍》、《隔浦蓮近拍》、《快樂年近拍》,答案就呼之欲出了。這「拍」字的作用,就像《促拍采桑子》、《促拍滿路花》的「拍」,以及《添聲楊柳枝》、《偷聲木蘭花》的「聲」,《攤破采桑子》、《攤破南鄉子》的「破」……。顧字思義,這些字毫無疑問,都在指揮音樂的節奏。

    找出「近拍」兩字三次連袂並肩,出現在三支牌子中,對笨方法解釋有很大的幫助。這就像賭博押寶時,押「慢」字跟音樂有關係,如果能有六、七分勝算;那麼,先對「近拍」心裡有數,再去押「近」字跟音樂有關係,勝算就無形中提升到七、八分了!

    而「近」字跟音樂有關係的成份越高,跟遠近距離的關係,自然成反比例降低了。

         (三)罕常 

    詞牌常見字眼(限於有討論價值者。有些字常見度高,像「曲」,但一看就知是指歌曲,殊乏奇特處,不算在內)「子、令、引、近、慢、醉……」之間,論牌目多寡「近」字只有十支,雖排行末席,研究起來卻最方便。牌目附字數(從少到多)如下:《好事近45》、《卓牌子近71》、《郭郎兒近拍73》、《隔浦蓮近拍73》、《訢衷情近75》、《祝英台近77》、《紅林檎近79》、《快樂年近拍79》、《傾杯近84》、《劍器近96》。

    十支牌子,除了首末兩支分屬短、長調,其餘八支字數全在中調範圍;何況首支是較長的短調;末支又是較短的長調。所以「近」字牌應歸屬中調。

    十支牌子,其中八支「近」字是牌名本身一部份。兩支「近」字具押尾催化作用:

    第一支:《卓牌子56》、《卓牌子近71》、《卓牌子慢93》;

    第二支:《訴衷情33》、《訴衷情令44》、《訴衷情近75》。

    數目字顯示,「近」字押尾,一律添增原牌字數。再來比較一下打氣的力度,「近」字比「令」字強得多,卻遠不如「慢」字,只能算是中等酵母素而已。

    老頑童近作「遠近雙全」,十分有趣,竟像是專為本篇配詞,抄錄於下:

        《祝英台近•梁山伯遠!》/ 老頑童

          隔陰陽,千古怨。後會須多遠?!

          冤草橋亭,枉萬松書院。

          忍覌稀世鴛盟,煙消雲散。悲哀處,心傷腸斷!

 

          馬家漢。門第顯赫誠然,奈何非所願!

          花轎升程,半途墳前奠。

          墓開人臥同眠,相從無憾。化蝴蝶,雙飛成伴!

    大家只要明白《祝英台近》的「近」是牌名,可能跟音律拍子有關;《梁山伯遠》的「遠」是題名,純粹標明時間距離,就可以豁然開悟,像那對蝴蝶海闊天空了!正是:

            英台遠近飛雙蝶

            樂曲詩詞唱一家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y7308&aid=132083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