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強調•平衡•慢詞》/醺人
2020/03/10 20:51:48瀏覽1845|回應0|推薦4

   《強調•平衡•慢詞》/醺人

       ——硏討詞牌常見字眼之三——

          (一)強調

    最近談論詞牌常見字眼,刊出兩篇後,收到一位文友來訊,褒貶各半。美言的部份就不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對醺老兒的批判,是在拙作中發現『一絲絲教條式的酸味』!酒醋本一家,評得好!老兒衷心接受她的高見。感戴之餘,本篇試圖以另一種手法表達題意。

    前幾天在《南瀛網頁》拜讀老頑童的《定風波慢》和逸峰兄返步和玉;這頑童以100字寫盡120年的悲歡滄桑,相當難得;逸峰兄報以一貫儒雅達觀、熱愛國家人類、反邪惡的襟懷抱負,詞如其人;這頑童重複押三次「子」韻,犯了大忌,本該罰他自踢屁股,但他機靈運用「強調」技巧,凸出疊用這三韻,寫活19001960、2020三個庚子年,險中求勝得手,反而應該敬他烈酒三大杯;逸峰兄以「庚子」開場謝幕,中間「任班子」,應對得法,不愧名家手筆,也該敬三杯!原唱好玩酬和佳,令人看來蕩氣迴腸,特抄錄於下:

 

       《定風波慢 • 庚子有感》/ 老頑童

 

       我中華,千載悠悠,叫人不忍翻史。

         逐鹿王侯,遭殃百姓,戰亂從無止!

         幾多愁,若干喜?端視朝廷智與鄙。

         庚子。八國京師鬧,慈禧禍水!

 

         共和國庚子。定風波,復建該開始。

         硬抓權,煽衛兵,紅主席,清譽須臾毀!

         謝蒼天,正綱紀。固本寧邦築根底。

         庚子。且滅瘟神,同鋪新軌!

                   

   返步奉和老頑兄《定風波慢 • 庚子有感》/ 逸峰

         看神州,錦繡江山,連綿不斷青史。

         動靜安寧,千秋變易,發展無休止。

         換朝廷,歷悲喜!當代何從判優鄙。

         庚子。內外憂患遇,非關風水!

 

         歲移任班子。卜干支,鼠屆新冠始。

         癩蒼鷹,照舊狼吞虎噬,難怪雙贏毀。

         霸權孤,敗風紀;關稅強徵未知底。

         庚子。奮志自強,超常多軌。

 

           (二)平衡

    詩詞的兩大要素,是感性和知性。缺少感性的作品,就像今人說的:『一行一行的中國字』,有殼無魂,等同走肉行屍。反之,缺少知性,就難免言之無物,又像古人說的:『滿紙荒唐言』(雪芹先生的自謙。《紅樓夢》絕對不是「荒唐言」!且借其字義);但更重要的是感性和知性必須平衡,否則就會匠氣畢露。能夠做到知感平衡才是正直詩人。

    建立詩人位置以後,這詩人的作品,又分成兩類:其一是平衡中偏重感性的。南瀛才女安娜的詩詞通常屬於這一類。她的《定風波 • 詠紅梅》尤具代表性,抄錄於下:

       《定風波 • 詠紅梅》/ 安娜

 偶攝猗園夕日斜,其姝怒放映光霞。

 左右含苞嬌嫩狀,憨樣,芳心難抑一奇葩。

 

 獨綺高枝方寸亂,偷看,凡間多少好人家。

 姐妹呶呶喧妒意,狐媚,爭春搶閘賭年華。

 

    老頑童返步和詞則剛好是另一類:平衡中偏重知性。一唱一和,相映成趣:

 

       返步奉和

  安娜女史《定風波•詠紅梅》/ 老頑童

  逸韻天成苒物華,豔名吹遍逆風家。

  歷凍經霜猶俏媚,神意;堅貞臘月耐寒葩。

 

  雅客騷人爭踩看,忙亂。濡朱撥墨捕丹霞。

  禿筆凡箋圖取樣,難狀;枝前歎息日西斜!


    一感一知的《定風波》,是各該類詠物詩詞中的佳品,連同兩闋《定風波慢》抄錄出來,一面鄭重推介,又因兩支詞牌有助於發揮本篇題意,還可以借寶獻醜,一舉兩得。

             (三)「慢」字

    上篇研討「令」字浮現的詞牌,費了大把功夫搜集資料數據,做許多比較,結篇前證實含「令」的牌子,大體上是短調,跟「慢」字剛剛相反。想證明「慢」是長調的天下,就簡單得多了。打開任何一部站得住腳的牌譜,依字數把「慢」字牌從少到多登記一下,除了《少年遊慢》84字,下一支《謝池春慢》90字進入長調領域,再接下去洋洋三十多支牌,字數越來越多,至為明顯,就不再一一報出來了。誰有興趣可以自己翻牌譜去找。

    上篇談的另一小題是「令」字「殿後」的效應,最後證實「令」字介入,會改變詞牌的字數,連帶引起結構的更易;至於字數是增是減,則因牌子而異,可能性是雙向的。

    本篇就同一個小題討論「慢」字。為了分清界線,不再稱「殿後」,改用「押尾」,其實意義完全不變。回頭看前面的《定風波》,全牌62字;結構方面,它很像五韻的七律(第1、2、4、6、8行押韻;另一種首行不押,一共只四韻),這一點,較早在拙文《七律•詞譜•演變》已仔細討論過,不再舊調重彈了。

    《定風波》因為「慢」來「押尾」,成為《定風波慢》,字數從62跳到100;結構也轉為長調格式。須知詞牌雖不像五、七絕和五、七律那麼單調,但短、中、長調的造型,還是有蹤跡可尋。長調基本上都分上下兩片,(少數三段[十多支],極少數三段以上);每片通常分四行;每行十多字左右;差別只在行間每句字數的分佈配合而已。試看一些常見的長調,像《雨霖鈴》、《滿江紅》、《念奴嬌》……都脫不出這框架,是不是?

    言歸正傳,「慢」字「押尾」不但拉長《定風波》,對其他牌子也清一色發生同樣作用:《長相思36》、《長相思慢104》;《浣溪沙42》、《浣溪沙慢93》;《采桑子44》、《采桑子慢90》;《卜算子44》、《卜算子慢93》;《菩薩蠻44》、《菩薩蠻慢108》;《少年遊50》、《少年遊慢84》;《西江月50》、《西江月慢103》;《臨江仙58》、《臨江仙慢93》;《行香子64》、《行香子慢96》……。花開富貴滿堂紅,毫無例外。

    尤有甚者,上篇寫《浪淘沙》本來28字,因為有「令」來「殿後」,《浪淘沙令》倍翻成54字,像田徑賽跳遠;請看現在:換成「慢」來「押尾」,《浪淘沙慢》一下子加到132字,豈不是像三級跳遠了?!想一想,「慢」導致膨脹的力度是何等驚人,其威勢直如滾雪球!這種現象,是不是符合俗語說的:『不怕貨比貨,只怕不識貨』?

    總結「慢」字:本身主長;「押尾」時,更是長上加長,就像一個中華聚寶盆,又像一台西洋打氣機!正是:

                喝慢當頭須巨幅

                跟班押尾更悠長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y7308&aid=131990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