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令 • 短詞 • 殿後》/ 醺人
2020/03/07 20:31:40瀏覽1864|回應0|推薦6

《小令 • 短詞 • 殿後》/ 醺人

        ——硏討詞牌常見字眼之二——

          (一)牌名「令」

    前篇《詞牌 • 字眼 • 真義》硏討詞譜牌名常見的字眼,限於篇幅,暫時告一段落,談論過「子、曲」兩字,臨結篇時說到:『常聽說:「子、兒通用。」「兒」字可能因為小巧玲瓏,比較偏向短調,就像小令的「令」字一樣。』

    不錯,從古人開始,一直傳到現在,常常聽說:『小令。小令••••』誠不我欺也。

    本篇討論牌名有「令」字的詞牌。依照上篇老例,用括號(《》)圈起那支牌子,

後面再以羅馬數字註明字數(例如《十六字令16》)。比較常見的詞牌和字數如下:

    短調部份:《十六字令16》、《調笑令32》、《如夢令33》、《憶悶令45》、《相思令47》、《三字令48》、《梁州令50》、《惜春令50》、《折桂令50》、《留春令50》、《破字令50》、《四犯令50》、《伊州令51》、《探春令51》、《品令51》、 《傾杯令52》、《鋸解令52》、《壽延長破字令52》、《折花令52》、《珍珠令52》、 《一七令55》、《鼓笛令55》;

    中調部份:《唐多令60》、《折桂令63》、《喝火令65》、《解佩令65》、《如夢令66》、《玉梅令66》、《師師令73》、《甘州令78》;

    長調部份:《采蓮令91》、《折桂令100》、《梁州令104》、《勝州令215》。

    在這些詞牌中,「令」字是牌名的一部份。另有一種情況,「令」字則有殿後作用。

    殿後的意思是說,一支牌子本有自己的牌名,像《浪淘沙》,後來又在本名末端加一個「令」字成為《浪淘沙令》;而加字的結果,使詞的字數和結構都發生更動,這「令」就成為殿後的「令」。必須注意,有些「令」字雖附尾,並未引起變化,不在硏討之列。

 

                            (二)殿後「令」

    舉例說明這種殿後「令」。逸峰兄近作《浪淘沙 • 盼春》既是佳品,又是「頂針格」(「頂針格」每行末字轉為次行首字,全文結束時,末字又跑回頭,成全文首字),別具欣賞價值,醺老兒因此返步酬唱,且將原玉連同拙和一起抄錄於下:

 

                     《浪淘沙 • 盼春》(頂針格)/ 逸峰

 

                      文化多元利創新,新生事物惠人群。

                      群芳競秀三春盛,盛綻千秋勵志文。

 

 

                           返步奉和

                   逸峰兄《浪淘沙 • 盼春》(頂針格)/ 醺人

 

                      新詞老調課中文,文字何妨醉不群。

                      群盼無非春順暢,暢行酒令好迎新。

 

    醺老兒向來不喜寫應酬文章,拒絕當「哥德派」(歌功頌德也),但如果碰到真正值得讚揚的人物和場合,還是會出手的。多年前農夫兄接掌南瀛就是這樣的場合。錄舊作:

                      《浪淘沙令 • 佳統傳延》/ 醺人

                       ——恭賀農夫兄榮任南瀛社長

 

                       新任最斐然,文德雙全。

                       襟懷坦蕩孰爭先?

                       接掌南瀛無二選,佳統傳延!

 

                       幾載結詩緣,知彼胸寬:

                       逢才不妒敬忠賢。

                       身正心誠來辦事,前景通天!

 

    農夫兄很客氣,賜和表示謙誠兼言志(好個「辟地開天」!):

                 原韻奉和醺人兄《浪淘沙令 • 佳統傳延》/ 農夫

 

                       受命豈欣然,五味齊全。

                       千頭萬緒恐為先。

                       幟樹南瀛非易事,荊路延延。

 

                       結社本因緣,回首心寬。

                       不爭名利競求賢。

                       亦友亦師同進退,辟地開天!

 

                            (三)總結「令」

    除了《浪淘沙令》,「令」字殿後的詞牌還有《訴衷情令》、《獻天壽令》、《金盞子令》、《雙頭蓮令》、《上林春令》••••。

    且來比較一下:《浪淘沙》全詞28字,分四行,每行七個字,一氣呵成,第1、2、4行一共押3平韻,根本很難分出這牌子跟七絕有什麼兩樣。《浪淘沙令》54字,分十行,又分成對稱的兩片;每片各五行,字數五、四、七、七、四;第1、2、3、5行押平韻,一共8韻。殿後「令」一登台,字數從28跳到54,幾乎滾大一倍,型體跟著起了天翻地覆的更動。

    其餘幾支牌子,結構也以正比例,隨字數發生或多或少的變化:

    《訢衷情》33字;《訢衷情令》44字。《獻天壽》47字;《獻天壽令》52字。前者增多十一字,後者僅五字,照比例看,結構上的差異應該少一些。事實也正好是這樣。

    看這三支比較,「令」字都引起字數的膨脹;但有時候它也可能導致相反的作用:

    《金盞子令》47字;《金盞子》107字。《雙頭蓮令》48字;《雙頭蓮》103字。《上林春令》53字;《上林春》102字。同一個「令」字殿後,兩樣的效果。雖然如此,事實擺明,這個字的介入,導致詞牌的字數起變化,連帶引發結構的遷異。這一點可以成立。至於是加是減,向左向右,因牌子而異,就難下定論了。

    看首節的單子,有「令」字的牌名,短調一共22牌,中調8牌,長調4牌。其中《如夢令》並列短、中兩調;《梁州令》列短、長兩調;《折桂令》更是短、中、長三頭掛名。

    學術硏究證明,這種情形通常先有短調,碰到大師級詞家開始填詞,靈感源源不絕,欲罷不能,越填越長,收筆時懶得另起牌名,產生一牌多調••••。所以同一個牌名出現不同字數版本時,短的往往是老祖宗,因為悠久歷史,例作更多,更站得住腳。

    本文討論「常見」的,鬧雙胞、三胞胎必須擇一而從時,短調的份量會重一些,刪減的結果,影響也比較輕,中、長調會少幾支。還有,215字的《勝州令》其實並不常見,是偏門中的偏門,歷來僅存鄭意孃的一闋,收在《花草粹篇》。醺老兒當年看到為之一楞:

『天下哪有這麼長的令!』就記下來了。列出這牌子只因為它特別長,供大家參考,不列出也無傷大雅。如果扣掉它,「令」字就幾乎是短調的天下了,跟「慢」字剛剛相反!

    欲知「慢」字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正是:

             樹令牌名原主短

             生枝節外卻雙全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y7308&aid=131957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