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詞牌 • 字眼 • 真義》/ 醺人 ——硏討詞牌常見字眼——
2020/03/05 11:24:36瀏覽1930|回應0|推薦9

    《詞牌•字眼•真義》/ 醺人

          ——硏討詞牌常見字眼——

               (一)字眼

    如果說《聖經》是教友的寶典,那麼,吟友的法寶應該是《牌譜》和《韻譜》了。

    翻開任何一部《牌譜》,在眾多令人眼花撩亂的詞牌名稱裡面,觀察力比較集中專注

的詞友一定會注意到一些常見的字眼:「子、令、引、近、慢、醉••••」。

    這些字眼,有的只是詞牌命名的一部份,是一般的普通名詞,沒有什麼特別。

    作為普通名詞,這些字都簡單明快,一看就明白是什麼意思,就像「弄潮兒」和「張奕仁」這幾個字,同樣代表一個能詩敢醉的性情中人、爽快漢子一樣,不在言下。

    但有時在某種情況下,有些字不但是普通名詞,而且還可能兼具其他作用,是寫詩填詞時專用特有的「術語」technical term。

    成為「術語」後,這些字的特殊性,除了極少數涉及音律樂理之外,其餘的多數由普通名詞搖身一變,轉化成特別名詞,代替形容詞、動詞,行使起它們的功用來。

    發揮形容詞機能時,這些特別名詞,或是說明或是暗示詞牌的「長、短」;發揮動詞機能時,它們則指導字數的「添增、減少」,作用就像詞牌《減字木蘭花》的「減字」。反正它們的特別功能或多或少都跟詞牌的長短有關係。換句話說,字數是重要的因素。

    本篇和接下去的幾篇,將試圖替這些常見的字眼,做一個定位,分別指出它們究竟只是普通名詞而已,或者是詩詞「術語」。

 

                (二)字數

 

    幹起這種鑑定分類的工作,就像在大學硏究院修碩士、博士學位,寫論文一樣,必須收集很多資料,做很多比較••••。當然,這是聽一些真正博學之士說的。醺老兒略識之無,只會喝喝酒、寫寫歪文章,不敢自「封」啥勞什子「野鷄博士」,特此聲明。

    前面說過,字數是決定一個字只是普通名詞,或是「術語」的重要因素。

    下面就列出《牌譜》裡,牌名含有「子」字的詞牌,用括號(《》)圈起那支牌子,後面再以羅馬數字註明字數(例如:《十六字令16》)。但有幾點必須事先說明:

    說明一、詞牌是根據歷代大師級詞人留下來的作品作參考編成的。而大師級人物通常都很有個性。舉個例:同一個字,由柳公權來寫,和由顏真卿來寫,字劃的數目就不一定相同。像「德」字,顏大師寫來循規蹈矩,一筆不苟;柳大師就硬將「四」和「心」中間那一橫省掉了!而且因為他大佬筆揮得快、揮得多,字又寫得一貫,字帖也就這樣傳下來了!不信請大家找一部看看,就知道老兒在說些什麼。

    漢字從一劃到三十多劃,每個字平均在十劃左右,一到大師筆下就可能差一兩劃。詞牌每闋從十多字到幾百字,大師級詞人寫得興起(有時還半醉或酣醉!),加減一兩字也不足為奇。所以同一支牌子,由柳耆卿來填,和由蘇學士來填,字數是不是一定相等,相信誰也不敢打包票。下面括號裡的字數,依據最普遍的一般填法,並不是絕對的。

    說明二、本篇和接下去幾篇,討論詞牌長短時,也根據一般分類法:55字以下是短調(又稱「小令」);55到90字是中調;90字以上是長調。當然,這樣分法也並不絕對,可能有加多或減少兩、三字的出入。

 

             (三)「子」字

 

    比較常見的,牌名含有「子」字的詞牌和字數如下:

    短調部份:《南歌子23》、《漁歌子25》、《搗練子27》、《天仙子34》、《江城子35》、《何滿子36》、《生查字40》、《酒泉子42》、《卜算子44》、《采桑子44》《更漏子49》、《南鄉子54》;

    中調部份:《攤破采桑子60》、《撥棹子61》、《破陣子62》、《攤破南鄉子62》、《行香子64》、《天仙子68》、《江城子70》、《何滿字74》、《番槍子75》、《安公子80》、《八六子88》;

    長調部份:《八六子91》、《卓牌子93》、《西子妝97》、《金盞子102》、《安公子102》、《更漏子104》、《雙聲子104》、《醉公子106》、《選冠子107》、《女冠子107》、《風流子108》、《輪台子114》。

    看這些牌名在短、中、長調間的分佈非常平均。其中《八六子》分列中、長調,只因為它的字數碰巧在交界地帶。《天仙子》、《江城子》、《何滿子》並列短、中調;《安公子》列中、長調;《更漏子》列短、長調;都只是巧合。因為「子」字是歷代牌名偏愛採用的字眼,就像人名喜歡「龍」字,「子龍、小龍、顯龍••••」各有高矮肥瘦一樣。

    由此可見,「子」字並不特別偏向任何字數長度。所以大家可以安心地說,詞牌中的「子」都是當成普通名詞用的,鮮有其他特殊意義,除了一個例外:

    《後庭花破子》(32字,平韻)。根據《太平樂府》註「仙呂調」:『此金元小令,與唐詞《後庭花》、宋詞《玉樹後庭花》異。所謂「破子」者,以其繁聲入破也。』

    破子的「破」,跟《攤破采桑子》、《攤破南鄉子》的「破」一樣,是樂理術語,指揮曲調拍子的輕重,跟詞牌的字數長短毫無關係;所以「子」字依然是普通名詞。

    同樣道理,「曲」字是另一個常見字眼,因為普遍,牌名太多,不再一一列出了。

    又常聽說:『子、兒通用。』話雖這麼說,但差異還是有的。首先,「兒」字普遍度稍低,牌名比較少,僅僅《梧葉兒26》、《蝴蝶兒40》、《眼兒媚48》、《鹽角兒50》、《好女兒62》、《粉蝶兒72》••••(當然千萬不可忘了,人名還有「弄潮兒」!)其次,性質也稍為不同:「兒」字可能因為小巧,比較偏向短調,就像小令的「令」字一樣。

    欲知「令」字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正是:

            把酒詞牌思定義

                  潛心字眼究真章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y7308&aid=131930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