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黑鬼 • 放貢 • 癟三》/ 醺人
2019/11/18 08:55:01瀏覽1699|回應0|推薦5

《黑鬼 • 放貢 • 癟三》/ 醺人

                   (一)

    『使唆黑鬼放大「貢」』是閩南話;「貢」者,炮也。意思是說,有些圖謀叵軌,卻膽量不夠的奸滑鼠輩,怕風險,不敢親自動手,卻騸動一些笨蛋(黑鬼孫)來代勞做骯髒事。而這些躲在背後「使唆」的元兇主謀,是名符其實的「黑鬼頭」。

    多年前,有這麼一首舊作:

《使唆黑鬼放「貢」》/ 醺人

甘充黑鬼由人教,白替花旗燃大炮。

插手黃岩硬嘴巴,關心旅業溫容貌!

勞工出處既貪圖,水菓銷途猶計較。

吃米流涎死不敢,荒唐透頂專胡鬧!

 

    天下何來混帳的「黑鬼頭」做缺德事呢?當然是花旗鬼子!分析一下詩的時代背景:

 

    當年該國由奧巴馬當家。憑良心說,奧巴馬為人還算不錯,是正人君子,並不贊成見不得人的勾當;只可惜他投身服務一個見不得人的國家,高居一把手頂尖位置,必須執行見不得人的「國策」。幸虧他的國務卿柯林頓夫人幹起這玩意兒,是高手中的高手,替他做起來,真是輕而易舉,游刃有餘的小事一件了。

 

    大凡婦女一到極點,會形成兩種類型:一種溫柔到極,連再殘暴的凶禽猛獸都不忍心去傷害她的人間仙子;另一種厲害透頂,連凶禽猛獸都怕她的女強人。柯林頓夫人正是第二類的女強人,厲害到連俄國頭頭普丁也怕她,所以上次選舉做了手腳暗助遢爛舖 Trump搞垮她!雖然如此,大半應該怪她自己厲害到連花旗老百姓也怕,對她不是百分百放心,不然普丁畢竟是外人,遢爛舖又是半吊子蠢蛋,怎能那麼容易得手?人在做,天在看。使唆「黑鬼」的壞事本該少做為妙,誰叫她偏要去挑戰老天?當然自食惡果遭報應。

   

詩中的「黑鬼」大言炎炎宣稱「擁有」黃岩,甚至作夢國際法庭會支持他的囈語!  

                                                                                   (二)

    他說得倒是輕鬆,手下的鬼兵鬼卒登時亂了套,叫苦連天。勞工部趕緊宣布:『不致影響外勞打工!』;旅遊局緊跟著說:『該不致影響貴客光顧!』;農業部也說:『不致影響菓子蔬菜銷售……』要知道黃岩島的真正主人,正是這個國家的多面性恩主,只須開口說一聲:『既然如此,貴國來打工的外勞,請馬上捲鋪蓋打道回國;貴國種的香蕉、椰子……請留下自己吃吧,我們海南島多的是,不必有勞輸運了;至於旅遊嘛,好玩的地方多的是,以後也不再提心吊膽,光顧治安欠佳的……。』黑鬼國怎麼吃得消?!

 

    記得老頑童在《謝天下》一文,問個有趣的問題:『腿擱在人家肩頭上,腿與肩的主人誰佔上風?』他舉例遢爛普的腿擱在中國肩上,自以為高高在上,發動商戰挑釁,結果變成「少林金雞獨立腿」姿態,單腳站立不上不下……半吊子遢爛舖雖然愚蠢,也還有一絲絲僥倖的機會。「黑鬼」則是百分百必敗的局面,也去試火,難道是用腎臟做思想的?

 

    「黑鬼」一家人真有趣:父親安然逃亡到花旗國,明知必死,偏要回國搞革命。前一站在台北市機場開記者會,露出身上的防彈背心示人說:『想要命就打我的頭。』一抵達目的地,人家就真的朝著腦袋瓜給他一槍。他那視死如歸的精神,令人想起他的前輩同鄉荷西黎剎 Jose Rizal 以及戊戌六君子的譚嗣同,拒絕大刀王五和霍元甲一干俠士救他出天牢的建議,寧願慷慨就義。不過還有一種傳言說他已驗出身罹絕症,拚卻一死換名譽。姑不論是真是假,若能逃過一死又當起總統來,這父親還是有點門道的。

 

    該當總統的當枉死鬼,不該當的卻當了。「黑鬼」的母親是一個毫無政治根底,只一心一意想報夫仇的婦道人家,卻被花旗鬼中央情報局製造種種風波,硬行推上元首寶座。

 

    中情局專做這種糊塗事。他們陰謀「幹掉」吳廷琰丟了越南。拉下巴列維沙王 ShahPahlavi丟了伊朗,還不知吸取教訓,妄想女傀儡比較容易控制,殊不知那婦人出身共產黨搖籃地區,滿腦子反美情緒,當花旗克拉克空軍基地Clark Air Base 租約到期時,她斷然拒絕續約給「Yankee 侵略者」!洋鬼正盤算著如何施壓,大神八達喝辣 Bathala也顯聖佑民,引爆憑那土坡 Pinatubo 火山,摧毀掉整個基地,對我中華的「封鎖鏈」露出個缺口!其實朝鮮的火箭已能打到你家後院,中國更強,「封鎖鏈」有啥屁用?!

                                  (三)

    「黑鬼」本身因緣際會,靠父母聲譽,不該當元首,後來竟也混到手!

    他雖替「黑鬼頭」當「黑鬼」,人卻一點也不黑,反而蒼白乾枯,風一吹就倒人的模樣,扮「吊鬼」、「癆鬼」都比「黑鬼」更適宜,而一臉無賴死相,閩南話叫「軟母丁」,港胞叫「爛仔、衰仔」、台胞叫「阿舍哥」、山東人叫「潑皮」、上海人叫「癟三」……!

    當年有感而寫《黑鬼詩》,發稿後,承蒙晴雨兄熱心響應:

奉和醺人詩長《使唆黑鬼放貢》/ 晴雨

專長觀鬥離間教,攪局安寧頻放炮。

爛額焦頭毀自容,狼心狗肺現原貌!

出台傀儡鬼嚎囂,困境日皇屍臭泡。

混水摸魚瞎唱和,想吞欲奪紛來鬧! 

 

    稍後,逸峰兄也鼎力助陣:

奉和醺人詞長《使唆黑鬼放「貢」》/ 逸峰

親鄰禮數無從教,喪儀貪婪轟鬼炮。

馬卒千翻傀儡風,陽謀百漏猢猻貎。

黃岩海島主權清,墨賊烏龜滾水泡。

  盜狗偷鷄扮餓狼,居心叵測喧天鬧。

 

    《黑鬼》七律組詩,有幾點要特別提一下:首先,三首都是比較少見的仄韻律詩;其次,晴雨兄是大忙人,難得撥冗賜和,隆誼感人;再次,逸峰兄當時剛剛加盟,能投磚報玉,為組詩生色添輝。而三首一致譴責「黑鬼」與使唆者,齊聲宣布老祖宗遺傳的版圖,不管黃岩、白岩、赤岩……不容外寇染指,寸土必爭必衛!人共此心,心共此理。正是:

                   黑鬼孫聽洋惡霸

                   黃岩島屬我神州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y7308&aid=13093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