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領導者的胸襟氣度─曹操與凱撒
2008/07/16 20:23:08瀏覽3058|回應0|推薦3

領導者的胸襟氣度─曹操與凱撒 

偉大的領導者要能包容異同,如江海能納百川,才能合眾智以成其功。而「不記恨」的寬容態度,該是領導者的基本素養。胸襟與眼光,往往是一體的二面。我們再看看曹操與凱撒,這二位亂世的領導者「寬容」的風範。

不是敵人就是同志 

做為一個重視現實的政治家,曹操總能冷靜地把個人情感與政治現實分開。與曹操有著血海深仇的首推張繡。張繡曾在宛城,降而復叛,夜襲曹操,這一役曹操的長子曹昂,姪子曹安民,愛將典韋等人都陣亡。可是後來張繡再次來歸,曹操信守承諾,依然對他優禮有加。又像陳琳,為袁紹做事時做了篇討曹操的檄文,不但把曹操本人罵的狗血淋頭,說他「贅閹遺醜」,連他祖先與父親也一起罵進去。等到袁紹失敗,陳琳來歸,他還是用他做文學方面的侍從官,成為「建安七子」之一,開創了建安文壇的文學盛景。就連對劉備,他也是三番兩次的幫忙;只不過三國演義裡有情有義的劉皇叔對曹操卻是恩將仇報:先叛歸袁紹,再叛投劉表。

另一件例子是:官渡戰前,因為曹袁實力差距甚大,不少曹操的部下人心惶惶,暗地裡向袁紹納款輸誠。戰後,曹操俘獲大量他的陣營寫給袁紹的書信,他一概不看,命人一把火全燒了,人心因而大定。這是寬容的謀略性運用實例。

忠於自己的信仰與原則 

與曹操比起來,凱撒的寬容更像是出乎對自己原則的忠誠。

西元前49年,凱撒與龐培的內戰開始,凱撒兵不血刃進入羅馬。城內的元老院派人心惶惶,因為僅僅四十年前,當獨裁者蘇拉進城的時候,造了一份反對者的名單,照單大開殺戒,殘殺了將近五千人的政敵。而凱撒作的第一件事卻是公開宣稱「我等不是蘇拉」,同時也嚴禁他的士兵任何的擄掠及暴力行為,這一點連他的政敵西賽羅都公開讚揚:「你看這是多麼不同!寬恕敵人的凱撒與拋棄自己人的龐培!」

        而凱撒稍後給西賽羅的回信,更被視為千百年來「寬容」的典範:「您是知道我的人…即使從我這裡獲得自由的人,將來再把矛頭指向我,我也不會因此而感到後悔。我對於自己的要求,就是忠於自己的信仰,所以認為他人也理應如此。」

Man to Man

        演義裡關公過五關斬六將的神勇讓人印象深刻。但是事實是:曹操下令:「彼各為其主,勿追也」。當官渡之戰後,關羽打聽到劉備的下落,曹操毫不留難,還命沿途關隘放行,以嘉許他的忠誠。曹操不可能不知道關羽的能力與危險性:後來關羽北伐,圍攻襄陽,水淹七軍,生俘曹操的大將于禁,還一度讓曹操考慮是否從許昌遷都。就是他自身的胸襟與氣度,讓選擇了忠於自己的原則,做出這種有著「man to man」風度的事。

相對於曹操義釋關羽,凱撒也做了一件極類似的事。他的副將拉比埃努斯,與他一齊並肩奮戰七年,多次涉險;可是因為他身為龐培的門客,最後在內戰開始前,選擇了投奔龐培一方。他也頗守義氣,未帶走一兵一卒,只有自己孑然一身離開。凱撒知道了,命人將他的行李妥善打包後奉上。同樣的,拉比埃努斯對於凱撒也是危險的敵人:他太了解凱撒的戰術了。七年同袍的關係與對騎兵戰術的嫻熟日後讓凱撒吃盡苦頭。

「既然已經變成信仰的一部分,就讓它留在那兒吧!」 

        當寬容脫離了政治的機心,變成一種信仰與生活態度後,凱撒的表現,可以令幾千年後的我們深感汗顏。在決定性的法爾沙拉斯會戰,凱撒擊敗政敵龐培之後,這時就有人想藉著打落水狗以表達自己的忠誠:有一些凱撒派的人把羅馬的一座龐培像推倒。凱撒知道了,就在原來的位置為龐培又立了一座全身像。

        下面的這個故事更會令台灣的讀者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前面談到,凱撒曾在高盧奮戰七年,其中有輸有贏,其中最危險的的時候連自己使用的劍都被敵人奪走,高盧人還把它懸掛在神廟中,作為信仰的一部分,鼓勵族人反抗羅馬。在高盧全境被征服以後,有人建議凱撒把劍取回,以消弭這個恥辱的象徵。

凱撒的話足為所有政客之鑒:「何必呢?既然已經變成信仰的一部分,就讓它留在那兒吧!」

「不得慕虛名而處實禍」 

做為一個重實際的政客,在身後事的安排上,曹操似乎比凱撒高明一些。政治家的現實與直覺,使他的寬容必須做出某種程度的妥協。當他大權獨攬之時,有人建議他是否急流勇退,成就歷史上的美名。他以「自明本志令」(西元210) 坦率回答。柏楊版資治通鑑翻譯地非常透徹:「我,身為宰相,對一個作臣屬的人來說,尊貴已達頂點…然而,如果打算要求我放棄軍隊,交還給有關機關,回到我的采邑…則絕不可能。為甚麼?我恐怕一旦離開軍隊,就會被人謀害。…所以,我絕不會為了一個虛名,而去接受實禍。」

柏楊接下來的闡釋於我心有戚戚焉:「曹操這項『自明本志令』,光明磊落,字字真摯。他坦率地承認…既被推上高位之後,他就等於騎到猛虎背上,到死才能下來。…大多數政治性文告,都是虛情假意,說些謊話、大話、空話。…曹操之可愛,就在於有異於此。」

       

寬容的代價 

        而凱撒的結局呢?西元前44年,凱撒似乎到了他事業的頂點,他所享有的榮譽,除了「國父」之外,羅馬人民還同意將「寬容」神格化,允許建設名為「凱撒的寬容」的神廟。這在一再原諒、赦免反對者,相信寬容是唯一出路的凱撒心中,該是最好的禮物了吧?他的政敵們主要都是元老院的議員,在內戰結束後,他不但允許他們歸國,保護他們的財產,還保留他們在元老院的議席。然而,就是這些寬容的受惠者,謀殺了寬容的實踐者凱撒。

        羅馬的元老院是以唇槍舌劍決勝負的場所,向來禁止攜帶武器進場。在場的守衛也都不是武裝的士兵。十四個暗殺行動的參與者,一齊拿起短劍向手無寸鐵的凱撒亂刺。意識到自己必死,又看到自己一心欣賞的布魯圖斯也參與了暗殺的凱撒,只說了一句:「布魯圖斯,你也來殺我?!」,之後就用長袍蒙住自己的頭,任憑暗殺者恣意砍殺。更反諷的是,最後他就倒在他最大的政敵─龐培的雕像之下。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yiutang&aid=2046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