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隔離者銅像芻議
2021/10/03 20:16:03瀏覽1251|回應3|推薦12
錢德拉‧鮑斯,二十世紀前期到中期的印度獨立運動家,是比較少為國人所知的人物。原因或許是:甘地、真納與尼赫魯等巨人的陰影遮蔽了其他從事獨立運動者的光芒;另外,他在二戰之中選擇了政治錯誤的那一邊─與軸心國德、義、日合作,站到了主流價值的對立面,因是被大部分的歷史敘述屏蔽隔離。

也因此,談起印度的獨立運動史,大部分人都只會記得甘地的不合作運動或是食鹽大進軍,而忘了鮑斯所策劃的「民主平等運動」。這是原本預計在1940年7月3日,針對英國統治印度的象徵進行破壞─印度各地英國人銅像與紀念碑,所進行的非暴力運動。因為這些英國將軍、總督、名人銅像與紀念碑之類的,象徵了英國對印度的支配權。破除或移除這些象徵,代表印度人掙脫殖民統治枷鎖的決心。

運動的本身,在發動之前就被英國人奇襲破壞,鮑斯也被逮捕入獄。可是「拆銅像」這件事,倒是觸動了正在隔離中的我,一點點有關延燒全球已經二年的疫情的,小小的創意。

下午正讀著佐佐木讓的歷史戰爭小說《起飛─柏林的指令》─這是他所謂《太平洋戰爭三部曲》的第二部。(幾年前讀過第一部《來自擇捉島的緊急電報》,就深深地驚豔……) 故事大綱是說,深為英倫空襲不利所苦的希特勒要求盟國日本緊急送交二架零式戰鬥機讓德國仿造─不利的主因是德國戰鬥機的續航能力不足,無法護衛轟炸機。有了能飛1800公里的零戰,就能在飛越海峽之後與英國戰鬥機纏鬥,消滅英國空軍,從而在攻擊蘇聯之前解決西線戰事,避免二面受敵。

中間有關物色適合的飛行員,將二架螺旋槳飛機飛過半個地球的一段饒有趣味。安藤啟一中尉是軍中的特立獨行者─他拒絕服從不合理的命令,像炸射中國平民,射殺跳傘的敵人飛行員等等。但他志願從事這一趟危險性極高的任務─不只距離極長,中間還須穿越英國控制的大片地區海洋。

被問到為何接受這個任務時,安藤說:

「我是一個飛行員,是駕駛飛機的。只要是飛向遠方,不管甚麼時候,我都志願飛行。」

而我……現在是個無懸念的隔離者,是隔離檢疫的。只要是能縮短隔離期間與殺時間的方法,不管甚麼,我都志願。而發文的同時,全世界應該還有上萬個像我一樣陷在這個「室廣八尺,深可四尋。單扉低小,白間短窄」困境中的人。要不要也來…………為隔離者造個銅像,以紀念彰顯這群承受大苦難中的低程度苦難,志願桎梏在斗室中一段時間以換取別人安全的「被動」之士呢?

如果要塑像,該用甚麼形象最能表現隔離者的樣貌精神呢?是沉思者,還是悟道者?是參禪者還是苦修者?用米開蘭基羅的「大衛」表示隔離者挑戰 Covid 瘟疫巨人歌利亞的決心 (ㄜ…)?還是用朱銘的「太極」表示隔離者的無動無靜不寂不滅與道混同的狀態?體態不能健美─因為十四天只吃喝不運動只會肌肉鬆弛;衣著不能講究─因為沒有換洗整理光鮮示人的必要。隔離者宜躺、宜臥、宜閒、宜發呆、宜流涎、宜無所求、宜無所戀、宜停滯假死……也像辛棄疾自問自答的「而今何事最相宜,宜醉宜游宜睡」……

想不出甚麼正面積極的,可以型之銅鐵,塑之玉石的隔離者偉大姿態。我決定繼續專心隔離。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yiutang&aid=168905153

 回應文章

Shiftbear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21/10/04 11:37

Chandra Bose 本人的銅像還在印度Kolkata的Subhas Chandra Bose機場內。他是在台北圓山附近空難喪生的。

印度人至少還緬懷昔日抗殖民英雄,比台灣人高級多了


!#@$%^&*()_+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10/03 22:51
又是日本人擦屁股的屁小說。

零式能飛長距離,是因為所有該拆的都拆了,而且像是坂井三郎這些牛人知道怎麼省油。實際上就是零式被打一砲就沒了。如果我沒弄錯,早期的紫電更走火入魔。飛行員還怕飛機自動解體。

德國根本不可能要日本的垃圾飛機。

還有《永遠的零》也一樣。所有日本的故事,裡面的軍人都是他媽的清新脫俗。就不用再裝了。

安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10/03 21:59
孤獨才能讓人真正的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