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重逢時的臉
2020/06/16 22:47:00瀏覽1646|回應2|推薦20
剛剛看完台灣「留學生文學」的開創者,於梨華的經典小說《又見棕櫚.又見棕櫚》。

看這本書的時候,是以懷舊的心情,遊子的角度,探索上世紀50 – 60 年代,典型台灣外省人家庭「離散」社會的剪影,體會那個「美國就是天堂」的年代。書裡主人翁「無鄉可回」的無可奈何的自述,下面這句寫得最好:「我是一個島,島上都是沙,每顆沙都是寂寞」。

看到一段描述男主角天磊與舊情人眉立重逢的文字,非常驚豔:

「天磊就立在紙門邊,也不招呼她,……,也不笑,也不說話,只怔怔的望著她。她就是他記憶中的眉立,而又不是,似乎是眉立的姐妹,或是姑姑,或是和眉立有點血統關係的人。頭髮由長變短,以前她的耳朵總是藏在頭髮裏,所以耳後的皮膚特別嫩白光滑,他們單獨在一起時他總愛吻吻那小塊地方。現在耳朵露在外面,帶著養珠耳環,他好像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似的忙把眼睛掉開,而看到她臉上去。」

而臉,也是似熟不熟,應識未識的:

「臉上的五官和他記憶中一樣,卻又不完全相同。眉毛由淡變濃,由寬變窄,由直變彎了。眼睛原先是長而圓的,但因雙頰比以前豐潤多了,而奪去了眼睛的圓,使它變成細長的兩條,圓眼睛所代表的少女對世界的訝異,也由少婦鳳眼的媚所代替了。以前削薄的嘴唇是淡紅的,現在搽了櫻紅的唇膏,唇膏下該是什麼顏色呢?他無法想像。」

「那個最能傳達她的秀氣的尖下巴不但不是尖的,而是圓滑的雙層下巴,把一張臉改成圓形。圓形的臉,搖晃的耳環,人工的唇色加上眉筆造成的眉,以及時髦的、梳得很蓬鬆的短髮,使眉立變成了一個很摩登的少婦,而不是他記憶中,不經過人工點綴但不失清逸秀氣的女孩子了。」

啊,樹猶如此,人何以堪。當我們夸言「我會永遠記得」的時候,可曾知道有朝一日我們會把承諾「一定會記得」的東西都攪混、模糊,甚至張冠李戴?如果眼、眉、唇、下巴都跟「我記得的那樣」不一樣了,到頭來我們以為刻骨銘心的事物,是嫵媚的青山,還是始終「不識真面目」的那片雲山霧罩的感覺?

所以「同學會」才會和結婚與求職面談等一樣,排名為前幾大「人生最大壓力源」之一呵。

閒話一句,於梨華應該是不太欣賞加州「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的;因為在書中,她將之翻為「尤塞末地」─尤其塞車的末等旅遊地?大多人應該會敬謝不敏吧。

翻譯啊,文字啊,一二個用字差異,就可以植入寫作者的情緒。真是能「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的哩。

後記:用字的選擇與讀者讀到的情緒,二者關係非常密切。比如說「窪性吞」這個詞。看到這三個字,你會有甚麼感覺?

如果直接解讀這三個字,我會有「窪 - 地勢/地位低下 + 性 - 色情本性 + 吞 - 食慾貪婪/急切不經大腦」等負面的感覺。

如果這三個字代表的是一個偉大的人,甚至是一國的國父呢?

在美國傳教士謝斯婁所編著,1882年出版的《萬國通鑑》裡,就是這麼翻譯「華盛頓」的。

當然,對華盛頓這樣的偉人而言,中文翻譯的良窳並不能減損我對他高潔人品的景仰,但我不可避免地從「性‧吞」二字會聯想到,偉大的華盛頓婚外瘋狂暗戀鄰居少婦,還有曾寫信託歐洲友人,千里迢迢代購「菊虎」─西班牙蒼蠅,就是十八世紀的男性威而鋼的往事。

語言,是有情緒的。當我們欣賞文學作品時,濃墨重彩的可以彰顯文字之美。

但當我們用帶有情緒性的語詞,描述現實─特別是政治現實,甚至用帶有情緒性的詞語,建構或者推論下一步的行動的時候,這便是要命的謬誤。

當我們在寫作或是講話的時候,所使用或選擇的語詞,常常決定了它最終帶給讀者甚麼樣的感受,以及它是否發揮了我們預期中或非預期中的作用。

我們的用字,可以歪曲一件事物的真實性。特別是當我們自以為的「思考」,也是基於這種情緒性的用字的時候。然後,我們會被字的情緒所影響,進一步做出更有情緒性的推論。

這就是所謂「客觀中立」的媒體絕種的原因。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yiutang&aid=138656418

 回應文章

安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17 00:30
孫文在民族主義第六講裡頭用:「嗌士巧士咪」哩!
曉煒(wuyiutang) 於 2020-06-17 10:47 回覆:
哈哈哈!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16 23:53
很抱歉我來煞風景了,看到那個故事我想起一句話跟一個笑話。

哪一句話是:歲月真是一把殺豬刀。

另一個笑話要看過舊版百戰天龍的人才會知道:

有一天,某人走在路上突然揪著另一個人的領子說,哎呀,你不認得我了嗎

那人說,你是誰我怎麼會知道你是誰

某人說,老皮,你怎麼連我都不認得,我是馬蓋先啊!(當年百戰天龍很盛行,很多人幻想自己跟馬蓋先一樣帥,馬蓋先是鳳凰基金會的特工,老皮是管理鳳凰基金會的人)

換句話說,版主談到說了那麼多感想的那人,可能被歲月嚇到了,或者根本就是認錯人了
曉煒(wuyiutang) 於 2020-06-17 10:47 回覆:
呵呵呵!